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专辑 > 聊斋故事新编 > 聊斋故事新编——红玉

聊斋故事新编——红玉

              聊斋故事新编
                  红 玉                           许玉龙       


     广平县有一位姓冯的老先生,快六十岁了。身边只有一个儿子,名叫相如,已长大成人,娶了媳妇。父子俩都是读书人,不善经营谋生,致使家道中落,加上老先生性格耿直倔强,说话常得罪人,也就得不到亲友的相助,因此家境日趋贫困。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久,冯老先生的妻子和儿媳妇相继去世。父子俩只好自己操持所有的家务,生活更加拮据窘迫,幸好父子俩都写得一手好字,尚可卖字度日。
    一天晚上,月明星稀,相如坐在屋前树下,吟诗赏月,想起情深意重的亡妻,情不自禁,吟诵起苏轼怀念亡妻的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喂,傻秀才,念什么诗呀?酸溜溜、悲戚戚的。”一串清脆曼妙的少女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头望去,一个妙龄女子从东面邻居的墙上探出头来,正调皮地望着他。他不由得走前去,顿时一亮,一个俏生生的绝色女郎出现眼前,正对着他微笑。
   “你应该念陆游的《钗头凤》更有意思: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那女郎摇头晃脑,笑容可掬。
   “你的态度不对”相如认真说,“你念的是离情满怀,愁绪难抑?怎么可以嘻皮笑脸——只不过你念的是‘生离’,我吟的是‘死别’……”
    他见她笑脸如花,忍不住,向她招手,叫她过来。她摇摇头,可也不想走开。相如一而再,再而三,请她过来,并把梯子摆在墙上说:“下来吧,小姐,小生这厢有礼了。”
    女郎嘻嘻地笑起来:“一会儿假正经,一会儿油嘴滑舌。”边说边顺着梯子爬下来。走到他跟前,脉脉含情地看着他,微微一笑“瞧,天上飞过一只呆头雁,嘻嘻……”
   “呆头雁?哪里,哪里……”
   “那不是?目瞪口呆,眼睁睁的一双贼眼,眨都不眨,不就是十足的呆头雁吗?嘻嘻……”
    相如才明白过来,她在笑自己,说得也是,刚才惊鸿一瞥,她的美貌使他情不自禁怦然心动,加上那深情的眼神,看得他灵魂出窍,忘乎所以。他连忙嘻皮笑脸说:“呵呵,小姐,谁叫你不是人……”
    “什么,不是人?你才不是人!你骂人,你真坏……”
    “不、不……我是说你不是凡人,你这样美丽,一定是神仙,哦,对了,是嫦娥……”他指着天上的月亮说,“是从那月宫下凡来的嫦娥。”
   “看你是个读书人,像个老实人,原来是个登徒子一样的好色之徒,亏你刚才还在苦苦思念亡妻,怎么,一看到美女,就把这份感情抛到九霄云外了。”她现出一副不屑的神情。
    相如一听,即刻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点轻佻,他看着她似嗔似怨的表情,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像湖水般清澈,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他不禁脸红耳热,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小姐,我无意冒犯,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是不是又冒出什么歹念,想入非非?”
    “不、不,只是觉得你这样年轻美貌,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来历难免令人生疑……”他话锋一转“敢问小姐芳名,何处人氏?”
     那女子说:“我是邻家之女,名叫红玉。见你对着天上的月亮,不停地摇头叹气,觉得好奇,便过来了。”
    相如很高兴,喜滋滋地和她交谈起来。两人像旧相识一样谈得很投入,彼此流露出了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意,一直谈到深夜……红玉才依依不舍,挥手告辞,走的时候频频回头,似乎意犹未尽。到了墙下,她只好爬上原来的梯子翻墙而去了。
    后来红玉每天晚上都来和他聚会,谈天说地,读经论史,评品诗词书画,原来彼此情趣相似、意气相投,越谈越觉得对方是难得的知己,越发觉得对方可亲可敬可爱……。这样温馨、愉悦的相聚不知不觉过了半年多。
    有一晚,冯老先生夜起解手,听见儿子房子里有男女说笑声,觉得很惊讶,便悄悄走近窗前,细心辨听。没错,是有一女子在和儿子说话,即刻推门进去。呵!果然见到儿子和一年轻女子对坐在桌前,在烛光辉映下,隐约可看见那女子美艳俏丽的容颜。见他进来,两人突地站了起来,不知所措。
     他火冒三丈,把儿子叫出来,用手指点着他的脑袋说:“你这畜生,干了什么好事!家境衰落到如此地步,你不思进取,不发奋读书——准备参加乡试,考取举人,或者认认真真练书法,多写几幅好字,卖个好价钱,岂不是好!竟然学那浪荡子风流快活,沉湎女色,若被人知道,岂不败坏了你的名声?”
    相如扑通一声跪倒地上向父亲认错,哭着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以后不再犯,请求父亲原谅。
    冯老先生又叫来女子,责备她说:“我不知你是谁家的姑娘,你深更半夜来到我儿子的房间,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事情传了出去,对你有多大的影响?你不但玷污了自己的清白,还败坏了你家庭的声誉。我们家丢脸还不打紧,可是你家的脸面就会因为你的行为而丧失殆尽!你年纪轻轻一个女孩子做出这种事,将来如何嫁人?”说完,他气呼呼地回自己房里睡觉去了。
    红玉满脸羞惭,眼泪夺眶而出,委屈地说:“你父亲斥责我们,他的话句句刺痛了我的心。我感到无地自容,我是自作自受,谁叫我对你……唉!看来我们的缘分已经结束了,以后你就按照你父亲的话去做吧。”
   “父亲的话我当然要听,我今后一定会用功读书,一定会考中举人,不过这不影响我们继续往来,只要你对我有情意,真心待我,我俩彼此相好,即使父亲不理解,骂我,甚至打我,我也不在呼,我们受点委屈,又有什么要紧!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相如拉着她的手,苦苦哀求。
   “不,我们就到此为止吧,这是天意。我被你父亲批评得好难受,实在没有脸在你家待下去,我今晚非走不可”说完,泪如雨下。
    相如听了,忍不住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失声痛哭,一再求她说:“不要,不要走啊,难道你就这样忍心把我抛弃!”
    红玉去意已决,便百般安慰、耐心劝解他。她平心静气地对他说:“我和你没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只是翻墙越隙暗中往来,这怎么能白头偕老呢?我早就替你想好了。离这里不远的一个村庄有一个好女子,你可以托媒人聘娶她,结为夫妻。”
   “这,怎么可能,我是个穷秀才,穷得叮当响,哪来的钱娶老婆?况且我怎能舍得你呀!”
    “明天晚上你等着我,我会替你想想办法,至于我嘛,希望你把我忘了,我不值得你留恋。放心吧,我会有好去处的,不用为我担忧,也不要牵挂我……”说完,挣脱他的手,哭着跑出去,翻墙走了。
    第二天晚上,红玉果然来了,她拿出四十两白银送给相如说:“离这里六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村里有家姓卫的,他家女儿今年十八岁了,还没嫁人。你给他家送去这笔重礼,再加上你的人品,他家一定会高高兴兴地把女儿嫁给你——要好好对待新人,好好过日子……”她转过身,掩面哭泣,不再犹豫,毅然决然离去。
     几个月过去了,相如一直没有向父亲提起娶亲的事,他对红玉的感情不可能一下子从心中抹去。
    有一天晚上,他父亲对他说:“为父的知道你几个月来,一直闷闷不乐。我也观察了一段时间了,自从那个晚上我说了你们以后,那女子不再来了。为父的为你高兴,所谓‘错而能改,善莫大焉’。不过,你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让我心里不安那。我想过了,你还年轻,你就续弦再娶吧。没有钱,我们可以多写几幅字画,拿去换钱,再省吃俭用,等积攒足了钱,就可以替你娶亲了。我听媒婆说,邻村有一姓卫人家,有一女儿,尚未出嫁,你去试试看,能否先订亲……”
    “父亲,不用说了,明天我就去试试……”这时他想起了红玉临走时对他说的话。父亲提到的姓卫女子和红玉提到的都是同一人,他想也许是缘分吧。再说他也不想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心意。决定明天就去试一试,如果人家看不上,也算对他们有个交代。不过,他没有把红玉赠银作聘金的事告诉父亲。
    第二天,相如向朋友借了马匹仆人,穿了一身整洁的书生服装,前往卫村登门拜访卫家。卫家祖祖辈辈都是耕田的。相如的到来,给卫家带来很大的面子,因为卫老头知道相如出身望族,现在虽然只是个秀才,但不久的将来说不定能考中举人,中了举就可以当官做老爷了。
    卫老头热情招待相如,彼此交谈融洽。相如乘机提及相亲的事,卫老头含笑点头,他见相如长得仪表堂堂,心里早已有了许亲的意愿了。只不过他不知相如能拿出多少聘金——少点也无妨,只要不离谱,当然他更希望能多多益善。他咿咿唔唔,吞吞吐吐,想提出聘金的事,又不好意思。相如见他如此神态,已心知肚明。于是将四十两白银掏出了放在桌上说:“这银子权作聘金,请老伯收下,盼勿推辞。”
    卫老头见到白花花的一堆银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满脸堆笑,笑得见牙不见眼:“嘿、嘿……嘻嘻”有点手足无措,不知说什么好。他急忙收了银子,转身进去里屋。过一会儿,他出来请相如进里屋拜见卫氏母女。卫家屋子狭窄,里屋放了一张小桌和一张小凳。卫家太太坐在桌子旁边,女儿小兰躲藏在母亲身后。卫太太见相如长得俊朗,说话有礼貌,甚是满意,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躲在后面的小兰,时不时偷偷露出俏生生的一张脸来注视相如,相如也在看她,她虽然身穿粗布衣裳,却光彩照人。两人四目相投,即刻擦出火花,情意拳拳,真是郎有意来妹有情,彼此爱苗深种了。
    卫老头请来邻居亲人中的书生做中间人,用红纸写下婚约。还借邻家亲人的屋子来摆酒款待女婿,请了几个邻里亲人陪席。觥筹交错,谈笑甚欢。席间,卫老头说:“公子你就不必亲自迎娶了。等我们稍做些陪嫁衣服,就将嫁妆和人一起抬着送过去。”
    相如听了满心高兴,当即和大家商量,约定好日期,就起身告辞。他带着微微的醉意,满面春风,一路哼着小曲回家去。
    回到家里,相如告诉父亲说,卫家看重冯家清高的门第,答应了婚事,不要彩礼。冯老先生听了很高兴。
    到了约定的日子,,卫家果然将女儿送过来。结婚后,两人相亲相爱,甜甜蜜蜜,感情深笃。媳妇能勤俭持家,又很孝顺老人。一家人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两年后他们家添了一个可爱的胖小子,取名叫小福。
    春天来了,花红柳绿,乡村田野,繁花似锦,生机勃勃。小兰带着未满周岁的儿子小福,在村头田间踏青游春,自由自在,尽享大自然的无边春色。这时有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盯着她。盯她的人是本县的一个乡绅财主,姓宋名仁。此人曾在京城做过大官,因贪污受贿,情节严重,行为又过于嚣张,被政敌抓住把柄把他告发而罢了官。回到老家后,靠着多年贪污积攒的钱财,以及和地方官员的老关系 ,通过强取豪夺,成了全县最有权势的大财主。
    他和他两个儿子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无恶不做。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广场上,有一座楼叫粉妆楼,楼前有一群人在围观,人群圈中不时传出呼喝喊打声,原来是七八个打手在对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大打出手,打得书生头破血流,趴倒在地,奄奄一息。站在旁边的两个年轻公子,长得都一个模样:塌鼻阔嘴,一对小眼睛像老鼠眼滴溜溜乱转,还学时髦样,涂脂抹粉。他俩指手画脚,高声吆喝:“打!给我狠狠地打,看谁敢再顶撞本公子,这就是他的下场!”那样子显得蛮横、跋扈,不可一世。这两个丑类,就是宋仁的两个宝贝儿子宋豹、宋彪(他俩曾是官二代,现是富二代)。今天兄弟俩带了一班打手从粉妆楼里要了一个“小姐”出来闲逛,大摇大摆,出尽风头。那书生只因好奇,看了他俩和他俩身边的妖艳女人一眼,就惹来横祸,遭到一顿毒打。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敢出来拦阻,即使有个别愤愤不平,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宋豹见有人面露不忿之色,便挑衅地说:“看什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父亲是宋仁,你们有本事去告吧,就是把他打死了,顶多花二百两银子,不就摆平了!”说罢带着一班走狗扬长而去。
    那书生在大街上直挺挺躺着,不知是死是活,没有人敢过问,直到家里人得到消息赶来,才哭天抢地把他抬回家。没几天,吐血而亡。他父亲到县衙告状,被县太爷一阵乱棒打出衙门;到知府击鼓鸣冤,被知府大人轰出府衙。他父亲横了一条心,想到省府告状,可是刚出门不远就被衙役半路拦截,结果被打得死去活来。朗朗乾坤,竟然有冤无处诉,天公真是不开眼啊!
    就在他两个儿子在大街上打死人的那一天,宋仁也带了几个帮闲、仆役和两条黄狗出来游春,四处溜达,寻花猎艳,正巧碰见了小兰。 见小兰长得十分娇艳,色心顿起。他叫左右帮闲向村里人打听,才得知原来是贫士冯家的媳妇,穷秀才冯相如的老婆。他可高兴啦,心想:冯家穷得靠卖字度日,我拿出一百两白银引诱他,不信他不动心,叫他让出自己的老婆,还不是伸手就来,嘻嘻……。
    回到家后,宋仁叫了两个帮闲带着一百两银子去到冯家。见了相如,两帮闲鼓起如簧之舌说:“我们宋老爷见你们父子都是秀才,如今正生活艰难,大发善心,送一百两接济你们家,没别的意思,只不过乡里乡亲、攀亲带故的,互相照顾,只是希望你家媳妇小兰能到老爷家帮忙服侍老爷……”说着把一个沉甸甸的包袱放在桌上,打开包袱,现出白花花的一堆银子。
    相如的脸陡然变色,心里有气,当场就想发作,可一想自己不是宋家对手,便按下怒火,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谢谢宋老爷的好意,我们可高攀不起,你们把银子拿回去,等父亲回来,我和他老人家商量后再说。”话音刚落,就见冯老先生正巧从外面回来,相如便把事情说了。冯老先生一听,怒火中烧,指着宋家两个帮闲破口大骂,边骂边把桌上的银两包袱扔出门外。那两人被骂得狗血喷头,狼狈不堪,拾起银两包袱,仓惶逃回宋家。
    宋仁得知情况后大怒说:“敬酒不吃吃罚酒!”即刻叫来八个打手前往冯家抢人。
    相如一家人正在吃饭,八大金刚仿佛从天而降出现在门口。他们不由分说,气势汹汹上前把饭桌掀翻,抡起拳头朝相如父子便打,小兰连忙把小宝抱进里屋,然后披头散发跑出屋外向左邻右舍大喊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打死人啦!快来人那!”八条大汉围着相如父子拳打脚踢,父子俩被打得遍体鳞伤,滚倒在地,紧紧互相抱在一起。恶棍们乘机抢了小兰,直向宋家抬去。
    相如父子伤势严重,躺在地上连连呻吟,小孩在床上哇哇啼哭。邻居们很同情他们,就把他们一一抬到床上躺下。
    过了一天,相如才勉强拄着拐杖站起来,冯老先生仍起不了床,他气得吃不下饭。又过了几天,冯老先生口吐鲜血死去,相如悲愤不已,含冤忍痛,把父亲埋葬……。
    相如带着满腔仇恨抱着孩子到衙门去告状,可是从县衙一直告到总督巡抚衙门,几乎告遍了,始终没有得到伸张。
    他的妻子小兰被抓进宋家后,一直不吃不喝。面对张牙舞爪的宋仁,她宁死不从,最后凭着一股凛然气势奋力向墙上撞去……。
    相如得知爱妻不屈而死,更加悲痛,满腹冤屈无处申诉,心中的怒火,熊熊燃起。他拿起一把尖刀,冲出门外,想在宋仁经常出入的路上截杀之。刚走出几步,便听到从里屋床上传出来儿子的哭声。他的心便软了下来,他怎能放得下还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儿子太小,无处托付,自己决心刺杀宋仁,不管成功与否,都必死无疑,那,儿子怎么办?儿子若有三长两短,怎能对得起自己死去的爱妻,怎能对得起冯家祖宗。他白天夜里苦苦哀思,辗转未合过眼。
     一天,一个壮士登门求见。相如见来人粗眉大眼、络腮胡子、相貌堂堂,在他的印象中他从未见过此人。相如请他坐下,刚想问他来意,客人却抢先说:“你有杀父夺妻的血海深仇,难道你忘了报仇、不想雪恨了吗?”
     相如怕他是宋仁派来的探子,就装着不以为意的样子说:“想报仇,可是我又能怎么样?胳膊扭不过大腿,算了吧,要怪就怪我的命运不好。”
    客人听了火冒三丈,双目怒睁,眼眶欲裂,转身就走,要出门时对他冷冷地说:“我把你当君子,现在才知道你原来是个不足挂齿的懦夫!”
     相如观察他的言行,不像是装出来的,急忙跑前去,拉着客人的手跪下说:“壮士!请原谅我的不恭和多疑,其实我怕你是宋家派来的,要引诱我上钩,才不得不如此谨慎小心。”
    客人把他扶起说:“大丈夫有仇不报,岂能立足于天地间。像你这样身负血海深仇,如果不思报仇,我是瞧不起、嗤之以鼻、并羞于以你为伍的。”
    相如深为感动说:“实话告诉你,我卧薪尝胆已有多日,只是可怜这襁褓中的儿子,怕以后没有人照顾,会使我们冯家绝后。你是个仗义之士,能不能代我抚养他?”
   “不行,我是粗鲁汉字,抚养不了孩子,你最好去找一个善良的妇女,帮你带儿子,从你的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中物色一个可靠的,托付她。这件事由你自己去办吧。至于报仇的事,我愿意代你去,一定为你报仇雪恨。”
    相如听了,万分感激,跪倒在地,向他连连叩头。客人不再搭理他,径自转身出门。相如赶快追出来问他的姓名,客人说:“你别问。我这一去,如果不能替你报仇雪恨,  我无颜见你;如果侥幸把宋仁杀了,替你报了仇,我也不会接受你的感谢。”说罢就离去了。
    相如从壮士那种坚定的神态和豪迈的气概,心知此人是个扶弱锄强爱打抱不平的江湖侠客,武艺必定高强。这一去毋庸置疑定会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来。他怕受牵连、殃及自身,当天就抱着儿子逃走了。
    在一个黑漆漆的深夜,四周静悄悄。宋家高墙的大院内,除了几个放哨的仆役外,全家人都睡了。一条黑影无声无息翻过重重墙垣,闪进宋仁卧房。宋仁正拥着小妾睡觉。他突然惊觉,感触到有一把冷冰冰的利剑正架在脖子上,吓得魂飞魄散,跪在床上,叩头如捣蒜,他的小妾醒来见状坐了起来,裹着被窝簌簌发抖。
   “好汉饶命,饶命,你要多少银两我都给你,五百两?不、不,一千两、一千两,我给我给,只要饶了我这条狗命……”宋仁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苦苦哀求,像一只夹起尾巴的癞皮狗。
   “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往日的威风哪里去了?你自以为有钱有势,没有人敢管你,你就无法无天,作恶多端,戕害百姓。你要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壮士说罢,手提剑落,结果了他的狗命。
    壮士接着神不知鬼不觉,一先一后走进宋仁两个儿子的房间,把他那残暴凶恶的儿子宋豹、宋彪也杀了……
    第二天,消息传出,轰动全县、惊动官府。人们奔走相告,无不额手相庆、拍手称快。宋家递状纸告到县衙,县官大惊失色。宋家控告是相如杀的人,还送了五百两银子给县令,定要县令立即捉拿相如抵命。县令于是派差役前往冯家捉人,而相如已不知去向。由此县官便确认是相如干的,便派官府差役与宋家仆人一道四处搜寻,如狼似虎,所到之处弄得鸡飞狗跳。
    一连搜查了几天,毫无踪迹。一天夜里,搜查的一伙人,在南山附近听见有小孩的哭声,就循声搜寻,在草丛中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相如,他正在喂儿子吃稀粥。这帮家伙,二话不说,把小孩从相如怀里一把抢夺过来,扔到洞口边,一条粗绳把相如捆了,拉了就走。小孩受了惊吓,哇哇大哭,哭得非常厉害,这些恶棍弃之不理,扬长而去,福儿的阵阵哭声渐去渐远,相如肝肠寸断,痛不欲生。他呼天,天不应;他喊地,地不睬,还有谁来救救他可怜的幼儿啊!……。
    县令立即升堂,责问他道:“你为什么杀了宋仁和他两个公子?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相如忍悲含泪申辩说:“冤枉啊!宋仁等人夜里被杀,我白天就出走,并且抱着个小孩,怎么能够翻墙去杀人?望大人明察。”
    “既然没杀人 你为什么要逃跑?分明是杀了人连夜逃走,还想狡辩。来人!大刑侍候。”
    相如悲愤地说:“我死不足惜,小孩何罪之有?你们丧尽天良,把他丢弃在山洞里,不饿死也会被野兽吃掉。”
    “你杀人家儿子两个,现在你只死一个儿子,怨什么?”
     县令当场革去其秀才的功名,动用酷刑,把相如打得死去活来,他咬紧牙根,始终不招供认罪。
     这天夜里,县令刚刚躺下,忽听一声巨响,他吓了一跳,连忙举着蜡烛察看,不看犹可,一看,吓得魂不附体,原来是一把短刀亮闪闪地放出寒光,刀尖已扎入床板有一寸多深。好险!幸好差了半尺,不然就没命了。忽然,耳边传来令他不寒而栗的声音:“今天算是警告,下次若再贪赃枉法,就要你的狗命!”刀光一闪,县令突感耳朵一阵剧痛,用手摸去,黏糊糊的,原来是满脸满手是血——耳朵掉落没了。他惊恐得连声呼叫,全家人都被惊起。衙役们心惊胆颤,手持刀枪四处搜寻,什么痕迹也没有。
    第二天,县令坐堂,心里发虚,被剁掉耳朵的伤口虽然用布包着,但还是渗出血来,阵阵刺痛袭上心头。心想,如果昧着良心把相如杀害,那就有可能,不知何时,突然飞来一把飞刀,要了自己的命!况且宋仁和他两个恶霸儿子都已经死了,没什么可怕的。想定后,他便在上报这宗案子时为相如开脱。不久,相如终于无罪释放。
    相如带着满身伤痛回到家里,如今家徒四壁,孤零零一个人。他凄凄惨惨面壁而坐,形影相吊。不一会儿,饿了,他揭开瓮盖早已没有米面……
    邻居知道他回来了,都来看望,并送来一些红薯米面,使他暂且得以度日。
    他想到大仇已报,心里觉得稍微宽慰。可是想到家里遭到这么大的灾难,几乎满门灭绝,不禁潸然泪下。想到自己的家庭自从有了爱妻小兰、有了福儿,虽然贫寒,一家人相濡以沫,在年迈慈祥的父亲膝下周围,生活得和和美美。现如今老父、爱妻被害,连个儿子也保不住,冯家香火断绝。想到此,他失声痛哭。
    这样过了半年,县衙捉拿案犯的禁令松了。他便去哀求县令,要求判决归还妻子的遗骸,由他安葬。后事办完后,悲戚之情又一次涌上心头,欲哭无泪,自哀自怜,不能自已。当晚,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只感到绝望。
    忽然他听见敲门声,凝神仔细一听,仿佛有人在门外和孩子说话。他急忙起来点上蜡烛,举烛从门缝往外看,好像是个女人。他刚开门,那女人就一脚跨进门来说:“大冤已经昭雪,幸得无恙吧!”他觉得声音很熟悉,仓促间却又记不起来。他秉烛相照对,才认出是红玉。她手里牵着一个孩子,那孩子依偎在她身边嘻笑。相如来不及询问,就抱住红玉放声大哭,红玉也凄然泪下。彼此相拥哭了一会,红玉才省起,推了一下孩子说:“你忘了自己的爸爸了吗?”孩子抓住红玉的衣服,目光闪闪地望着相如。相如仔细端详,他认出他正是福儿。不禁又惊又喜,一下子把他搂在怀里,哭着问道:“你在哪儿找到他的?”
    红玉走到床边坐下后,才一五一十地对他说:“实话告诉你,以前我对你说我是邻家女子,那是骗你的。其实我是狐仙。离开你后,我始终都在关注着你。有一天,我在黑夜中行走,听见小孩的啼哭声,从草丛中的一个山洞口传出,就抱回我的仙洞里准备抚养他。隔天,我打听到,宋仁把你老父和妻子害死,我在山洞口捡到的孩子就是被他们丢弃的你的福儿,我非常气愤和难过。于是我毫不犹豫,立即下山,想去刺杀宋仁,替你报仇。可是,当我背着福儿摸进宋家时,福儿突然哭了,我停了下来,不敢行动,怕吓着福儿。正在为难之际,却意外发现,有一道人影闪进宋仁的房间,不久,就传出哭闹声,我便离开了。第二天,就听说宋家父子三人被杀,有一壮士替你报了仇、雪了恨。后来你又被县令捉拿了去,但不久又释放了。这时本来想带福儿与你相认,可是县衙捉拿案犯的禁令还没撤销。所以只好隐忍等待。今天,得知你的大难都已经过去了,于是领他来和你团聚。”相如听了悲喜交加,挥泪向她拜谢。福儿在红玉怀里,就像依偎着母亲一般,竟然不再认识自己的爸爸。
    第二天天还未亮,红玉便起了床。她梳洗后,叫醒相如,对他说:“我要走了!你可要带好孩子,要勤快一点,要好自为之。”说后,转身便走。相如听了如雷轰顶,赶紧爬起来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跪了下来哭着说:“不要啊!不要再抛弃我……”
    红玉笑得前仰后合,说:“我是哄你的,看你,真没出息。像孩子一样哭,嘻嘻……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要重建家庭,便要早起晚睡,操持家务。”
    她于是撸起衣袖,动起手来,手脚麻利,屋里屋外,清除杂草,打扫灰尘,像男子一样操劳,把整个房子打理得整整齐齐、打扫得干干净净。相如见她这样勤快,高兴得喜笑颜开。可又一想,家境太贫穷,常常要接受邻居的接济,这样的日子怎么过下去。他把这心思跟红玉说了。
    红玉说:“放心吧,天无绝人之路。你只管闭门安心读书,不用担心家里的经济,有我呢,绝不会俄坏你父子俩。”
    于是,她拿出银两来,置办了织布机,租下了几十亩田地,雇人来耕作。她自己里里外外一手操持,耕作、修房每天如此。
    她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她尊老爱幼,和邻里关系融洽,常常周济生活有困难的乡亲,因而受到了周围远近乡亲们的敬重。她如果遇到困难,乡亲们也都乐于主动来帮助她。在她惨淡经营下,过了半年多,冯家逐渐家道兴旺起来,一家人生活过得富足安乐。
    有一天,相如对红玉说:“考试的日期已经迫近,可是我的秀才的功名尚未恢复,这,怎么可能参加乡试呢?你叫我怎么办啊!”
    红玉笑着说:“要恢复秀才的功名,这有何难。只不过我是不想让你参加乡试。我知道,凭你的学识,中举是不成问题。可是中了举、做了官,对你有什么好?你不看看,当今世道,道德沦丧,物欲横流,官场腐败,贪官污吏横行霸道,你做了官,能不同流合污吗?你信不信,我只要送给学官十两银子,你的功名即刻就可以恢复。”
    相如不以为然,说:“你不要把当今社会看得一团糟,官场也不像你说的那样黑暗。不是吗,廉洁奉公的官员还是不少的嘛。求求你帮我恢复功名吧!我向你保证,我若是做了官,一定为民做主,倘做不到,就回来陪你一起种红薯。嘻嘻……”
    红玉见劝不动他,只好为他到县城打点。送了十两银子给学官,恢复了相如的秀才功名,让他得以参加乡试。果然,这一次乡试,他中了举人。这一年他三十六岁。不久,他做了官,当了县令。
      红玉还是留在家里,操持家业,教养孩子,里里外外打理得头头是道。虽然操劳,可是她的腰身还是那样苗条柔美,肌肤还是那样柔嫩如脂。她对人说自己已经二十八岁了。可别人看去却只不过二十岁上下。
      过了不到两年,相如不想在官场混了,打包袱回家。因为他的顶头上司是个刚愎自用,专横跋扈,独裁专断,不好侍候的一个人。更严重的是该家伙贪得无厌,为了他个人和他身边几个臭气相投的人的利益,强取豪夺,胆大妄为,徇私枉法。这班人满嘴仁义道德,常常把经典挂在嘴里,说什么“民为重,君为轻”其实他们是说一套,做一套,“民”在他们心中是贱得比他们豢养的一只狗还不如。再说相如是个老实人,不会官场迎来送往的那一套,不会阿谀奉承,也不懂官场的游戏规则。更重要的是他不愿跟他们同流合污,他常常为了维护贫穷百姓、弱势人群的利益而仗义执言,结果常被上司打击,给他小鞋穿,又受同僚排挤,对他冷嘲热讽。致使他常常午夜惊梦,担心不知哪一天会遭到无情打击和迫害,可转念一想,自己为处于弱势的贫穷百姓而抗争,殚精竭力,无愧于天地!想到此,心情稍为宽慰、释怀。他只好自嘲说:我是满腹的不合时宜啊!
       就这样,他回到了家里,因为他实在无力“为民做主”,只好兑现他当初对红玉的承诺,回来陪她在自己的田园里“种红薯”。见他终于回来了,红玉高兴得笑合不拢嘴。从此,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每天和勤劳诚实善良的乡亲们共同劳作,互相扶持,互相关照,共同谱写了一曲田园美好生活的赞歌。
                                                                                                                                   2011-2-16

Posted @ 2011/2/16 20:04:19  阅读( 4294)  评论( 0)  
最新更新
  • 聊斋故事新编——侠道(二)
  • 聊斋故事新编——侠道
  • 聊斋故事新编——九山王
  • 聊斋故事新编——红玉
  • 聊斋故事新编——农人锄狐(修改稿)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许玉龙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广州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