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专辑 > 聊斋故事新编 > 聊斋故事新编——农人锄狐(修改稿)

聊斋故事新编——农人锄狐(修改稿)

聊斋故事新编
农人除狐

许玉龙

<一>
        在一座树木葱茏茂密的青山脚下,有一间新搭建的茅屋,屋里住着一对年轻的农人夫妇,男的叫李敢,女的叫小红。他俩新婚燕尔,夫妻亲密恩爱。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生活幸福美满。
        每天李敢到山下自己的田里耕作,小红在家里织布。到时间,她就会做好饭菜,把饭菜倒进陶器瓦罐里,再冲热茶一壶,拿了碗筷等,统统装在一个篮子里,送到田间。
        休息了,小两口在田埂上边吃边聊,挺写意的。吃饱了,喝口茶水,便把装有吃剩下饭菜的瓦罐,放在靠近山脚下的田埂上,夫妻俩便一起下田耕作……
        夕阳西下,可以收工了,小红收拾碗筷、瓦罐……她愣住了,感到惊奇,瓦罐干干净净的,一点剩饭都没有了。是谁偷吃了,野狗?四周静悄悄的连只鬼影都没有,真是匪夷所思。
        第二天、第三天都是如此,小夫妻心存疑虑,不知是何方鬼魅妖物作祟,连这点剩饭也不放过,他俩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一天,小红照例把盛残菜剩饭的瓦罐放在原处,夫妻俩便走下田,边劳作边向这边偷窥。过了好一会,没有什么动静。
       “奇怪,难道这鬼魅察觉了吗?”李敢有点不耐烦了。小红深情地看着夫君,轻声说道:“耐心点嘛,如此没耐性,怎能捉到这偷食鬼。”
        还是没有动静,李敢便埋头劳作,只是偶尔抬头往这边瞧瞧。小红时不时抬头,警惕地注意观察周围的动静……忽然,她发现一只特大的狐狸,从山下的草丛中探出头来。它鬼鬼祟祟,东张西望,观察了一会,便悄悄地匍伏前行,走到瓦罐处,把头伸进去……小红轻声叫了一声:“啊!一只狐狸,快、快……”李敢立即扛起锄头悄无声息、极其迅速敏捷地跑过去,挥起锄头,一锄头砸下去……狐狸敏锐异常,发觉不对劲,就纵身跳窜,躲过李敢砸下的锄头,急忙逃跑,可是,它的头还套住瓦罐,一时甩脱不掉,便使劲上窜下跳,也脱不下来。李敢追得紧,它只好往山边的方向逃,刚好山边有一块大石当道,它不顾一切往前冲,瞎有瞎着,它一头撞在大石上,瓦罐碎落,露出尖嘴头颅来,它看到了威风凛凛的李敢,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锄头,闪烁着耀眼的白光——这锄头是有来历的,是一位路经此地的得道高人黎民大师,是机缘巧合传授给他的。此狐识得这宝物,更加惊慌,急急如丧家犬,拼命乱跑,翻过山岭,终于逃脱……
                       
< 二>
        狐狸从此对李敢夫妇恨得咬牙切齿,一心想报复,于是在山洞里潜心修炼,每天吐纳炼气,还跑到山顶仰脖子昂首采取山川秀木之灵气,白天对着太阳,晚上对着月亮,吸取日月精华,这样苦练三年,终于练就一身邪术,能幻化成人形。
        它认为报复的时机到了,便偷偷下山,潜伏在李敢茅屋周围的草丛里,伺机偷袭。可是,当它看见李敢扛着神锄从家里走出来,那正气凛然的一股煞气,它立即想起差一点命丧李敢锄头下的情景,便全身筛糠、酥软,吓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得悻悻然跑了。
        过了不久,一连数月,离村子不远的小城镇,发生了几桩年轻女子晚上在自己的闺房被害案。这些被害子女都有共同点,都是年轻貌美,而且死前都有几天茶饭不思,精神恍惚,死后喉咙都有一个血洞,全身的血似乎已经流尽,可是地上却没有血迹——可见是被妖邪吸干了……还有一个共同点,出事前,她们家的墙上,都出现画有桃花的标记。
        县令非常恼火,在自己辖区内竟接二连三出现如此命案,他判断定是武艺高强的采花大盗干的,便派出捕头捕快四处侦查,结果一无所获。人们纷纷议论说,那采花大盗,来无影、去无踪,太厉害了……
        李敢为人仗义,常常帮助左邻右舍。不论那一家有困难,都会想到李敢。尤其在农忙期间,李敢常帮了这家又去帮那家。有时农活太多,李敢忙到天黑,实在太累了,邻居便会把他留下过夜。小红为人善良,有胆气,晚上一个人独睡,并不害怕,也无怨言。
        这天,小红刚要上床睡觉,突然发现一个男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面前,她吓了一跳,本能地抓起桌上的剪刀大喝一声:“你是谁?想干什么!”
        那男子笑嘻嘻地说:“干什么?嘻嘻,今天就是要找你算账!我就是差点死在你老公锄头下的狐狸。哈哈,说实话,我是怕你老公,偏偏他今晚不在家,算你倒霉了。识趣的,乖乖顺从我,否则,你就会像前边那小镇上的美女,死得很难看!”
        小红即刻明白,今晚自己落在妖狐手里,必死无疑 ,想到此,反而镇定多了。她紧握剪刀,刀尖指向妖狐,横眉怒视,冷笑说:“嗤,你这畜生,当年让你逃了一命,下次再碰到我老公,定把你挫骨扬灰,叫你死无葬身之地!”说着便挺身冲过去,手中剪刀狠狠刺向妖狐的胸膛,妖狐也张牙舞爪猛扑过来,剪刀正好扎中它的胸部,顿时冒出血来,毕竟小红力气小,扎得不深,不能重创妖狐,妖狐恼羞成怒,夺过剪刀反刺过去,这一下刺中了小红的颈项,小红只觉得天旋地转,扑地倒下,晕了过去,伤口鲜血直流。穷凶极恶的妖狐张嘴吮吸小红伤口流出的鲜血,直至喝饱,才擦擦嘴,化一道黑烟溜了……
        妖狐练的是旁门左道的邪术,它每吸足一个年轻女子的鲜血,功力就会曾强一层。
小红心犹未甘,迷迷糊糊中,她看见烟雾中出现一穿黑袍一穿白袍的两只鬼,头戴长长的高帽,嘴吐长长的舌头,她知道是黑白无常索命来了。他俩手提铁链,就要来锁她。她连忙说:“且慢,无常大哥,请高抬贵手!求你暂缓锁我,我想见我老公,等他回来,有非常重要的话要交代他,妖狐为害人间,我老公有办法除掉它,我知道他是妖狐的克星。求求你们啦……”
        黑白无常面面相觑,露出敬佩的神色,黑无常竖起大拇指说:“好一个侠义女……好吧,白兄,我们手头还有四个鬼魂要拉,这样,我们先去拉那四个鬼魂,拉了他们以后,再回来请这位侠女上路,如何?”
   “好,走吧,等我们再到回来,她老公该回家看她了”白无常说。瞬间,他俩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一早,李敢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进了屋,走进卧房,看到爱妻躺在地上,吓坏了,赶紧扶起妻子,焦急地连声呼喊:“老婆、老婆,醒醒,醒醒……”小红在李敢怀里,慢慢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气吁吁地说:“……老公,我俩的缘分已尽,该分手了!能和你做三年多的夫妻……这三年是我一生最甜蜜,最幸福的时光,我心满意足了……你还记得吗?那只偷吃剩饭的老狐狸,就是那畜生,是它害死了我,还害死了附近城镇的几个姐妹,它学会了妖术,专吸青春女子的鲜血,采阴补阳,祸害人间,你一定要除掉它,你一定要答应我……我相信你一定能除掉它!”小红挣扎着,凭仅存的一口气把话说完,说完后就慢慢闭上了眼睛……她跟着黑白无常走了,永远走了。李敢撕心裂肺地抱着她嚎啕痛哭……
                                      
<三>
        一年过去了,这一年中又有几个小家碧玉或大家闺秀遇害了。搞得全城的人,惶惶不可终日,尤其是有闺女的人家,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
        县令也束手无策,只有多派人手,四处追查,结果无济于事……
        有一姓王的财主,有一女,十七岁,待字闺中。王员外这天在自家外墙上看到了画有一支娇艳的桃花标记,恐惧万分,日夜提心吊胆。他认为捕头捕快都是一群只会勾结匪徒,欺压良善,鱼肉百姓,尸位素餐,白吃干饭的窝囊废,决心另请高明,出重金从崂山请来一位听说道行高、功力深不可测的道士来护卫其千金小姐。
        崂山道士来了后,便设坛祭神,画符念咒,仗着三尺宝剑,耀武扬威。他正在神气十足的时候,忽然一阵腥风掠过,一道黑烟直往二楼房间飘去,那正是小姐的闺房,道士立即仗剑纵身追上去,妖狐察觉有人袭击,立即从闺房逃窜出来,和道士碰个正着,双方便缠斗起来,杀得难解难分,一直杀到半空中,人们纷纷跑出来抬头观望。只见云端间两道电光,一黑一白,绞杀在一起,杀得电闪雷鸣,乌云滚滚。不一会儿,其中一个从半空中掉下来,重重摔在地上,身体抽搐了几下,便直挺挺一动不动了。人们欢呼,以为妖狐死了,可是,跑前一看,死的是崂山道士,只见他七窍流血……这时,半空中传来妖狐的狂笑声:“哈、哈、哈,想和我斗,还不够格!老子今天累了,过两天,再找你们算账,哈、哈……”
        过了几天,王员外的千金,果然遭到了妖狐凌辱,被吸干血液而死,其死状,惨不忍睹……王员外痛不欲生,整个王府笼罩着凄凄惨惨的气氛之中。

<四>
        李敢来到杨员外府上请求做杂役,他只求东家提供食宿,不求薪资,杨府管家见他忠厚老实、体格健壮,当然求之不得,即刻安排他在伙房做杂役。
        李敢急于要进杨府,因为他探听到,杨员外有一闺女,十八岁,既漂亮贤慧又聪明伶俐,他断定妖狐一定不会放过这一家,所以他以打杂的名义,住进了杨家。目的只有一个——除妖!。
        当晚,李敢梦见了他日思夜想的爱妻小红,她穿一身红色衣裙,全身上下红得像一团火。她情意绵绵、如泣如诉向李敢倾吐对他的思念之情。她爱怜地看着李敢温柔地说:“老公……这一年来,你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我不能分担你的痛苦,不能排除你的孤独寂寞,我是多么难过啊 !我在地狱,阎王见我有胆有识,委我重任,叫我掌管他的文书机要。他要我告诉你,妖狐的末日快到了,叫你即刻想办法混进杨府,妖狐的下一个目标是杨小姐。记住,一定要带黎民大师传授给你的锄头,才能对付它,这妖魔神通广大,只有你和这把锄头,是它的克星。”李敢点点头说:“我也预料它下一个目标是杨府,现在我已住进了杨府,准备随时和它生死决斗,不把它除掉誓不为人,不把它挫骨扬灰绝不罢休。老婆……我好想你呀……”他伸手想握住爱妻的手,只觉得触碰到的手其寒如冰,马上又缩回去。小红垂泪苦笑:“我俩现在是阴阳相隔……不知下一世能否重聚,盼望上天垂怜,让我俩能再续前缘……”两人相依相偎,难分难舍,不知不觉,“喔、喔……”一声鸡鸣,小红惊觉,只好含悲忍痛,泪如雨下,渐渐消失……。李敢惊醒,原来是南柯一梦。
        杨小姐名叫小慧,她听说新来的一个叫李敢的年轻仆人,一来就和管家吵上了,觉得奇怪,便跑来看看。
李敢指着管家说:“这位老伯不小心跌倒,把茶壶摔破了,又不是故意的,你怎么可以打他?你看,老人家的脸被你打肿了。”
       “你知道什么,这茶壶是很珍贵的,老爷很看重。你叫我如何向老爷交代?”管家气势汹汹地质问。
       “即便这样,你也不应该打老人家,况且是打耳光,那是对老人极大侮辱。你家没有老人吗?这茶壶多少钱?我赔!要怎样赔,你说。”
      “哧,你赔得起吗……”管家不屑地说。
      “他赔不起,我来赔,你看我赔得起吗?”杨小姐挺身说道。
        老仆见此情景,连连点头、弯腰鞠躬说:“是我不好,我不好……打破了珍贵茶壶,应该受到惩罚。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管家立即换了一副嘴脸,点头哈腰,笑着对小姐说:“既然小姐说情,那就算了。不过,小姐,此事不要对老爷说……”
       “知道了,你走吧。”小姐冷冷地对管家说。管家只好怏怏不乐地走了。
        小慧转过身,好奇地看着这新来的仆人,见他相貌堂堂,心想:这小子,有勇气,不怕得罪我家权贵。正要和他说话,那知李敢转身走到柴堆,准备劈柴,那是他今天的工作,非做完不可,因此不想搭理她。小慧心里难免有气:“喂,小子,人家帮了你,你连一声谢也没有,真是岂有此理!”
       “那就谢谢啰……不过,小姐,你帮人就要帮到底,今天你扫了管家的面子,可要防止他对老伯报复,他可不是善良之辈……”
       “不用你说,我也会去警告他的。你还是管好自己,难道你就不怕他报复你吗?”
       “哼,我才不怕,最多东家不打打西家。”李敢不再理她,挥动斧头,使劲一劈,木柴变成两半……
        小慧见此情景,心里不快,暗暗骂道:这小子,真不识抬举。可是,见他赤着上身,体态健美,挥舞斧头是那样的雄劲有力,心里油然升起对他的好感。当晚,小慧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眠,想到白天的情景,偷偷暗笑:这小子心地还真好,敢作敢当……
        管家想报复李敢,给他小鞋穿,就对李敢说:“山下那块西瓜田的西瓜快成熟了,晚上要派人看管,往年是王五看,丢了不少西瓜,不能再叫他看了,还是你去看吧,你可要好好给我看好,晚上就睡在西瓜田里,那里已搭好木架棚,可以睡人。记住,白天照样回伙房帮忙。”李敢明知他有意为难自己,还是服从了他的安排,因为他是管家,有权安排仆役们的工作,另外,为了除妖,还得对他忍让。不过为了小姐的安全,他一定要见小姐一面,交代一些事情。
        他自从来到杨府见到小姐以来,觉得小姐为人和蔼,待下人没有架子,为人善良,明辨是非,能仗义执言。若有不测、被妖狐害了,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安乐,都不会原谅自己。
        他在挑水进内屋时,见到了小慧。他把水桶放下,躲在树旁,向她招了招手。小慧立即跑过去,笑嘻嘻地说:“啊哈,什么风,你也会找人家说话,想使坏呵?”
        李敢严肃地说:“不敢,不过有些事要让你知道……最近有一只狐狸精,非常猖狂,经常对美貌的小姐下手,小姐你可要特别小心,没事最好不要出门,尽量呆在家里,别让狐狸精看见。”
      “嘻嘻,你吓谁,我不信有什么狐狸精,要有,你就是!我怎么越看你越像狐狸精,专门勾引良家妇女,想不到你这样不老实,真坏……”小姐故意侧着头,盯着他,显出调皮的样子,似怒还嗔。
        李敢摇了摇头说:“我说的是真的,不信,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晚上要去西瓜田守瓜,你记住,只要围墙周围发现桃花标记,无论如何一定要叫我回来……”说完,挑水走了。
      “喂、喂,不要走,话还没说完……”小慧气得跳脚。李敢却头也不回走了。小慧并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一有机会就和丫鬟出去玩。
        一天,杨府围墙上果然出现了一朵画得娇艳欲滴的桃花,震惊杨府上下。员外早就听说桃花和妖狐作祟有关的事,因而夫妇俩惊恐万状,但又束手无策,他们惟有不停地祷告,祈求菩萨保佑他们的掌上明珠,千万千万不能出事啊!小慧因为事先已听了李敢的警告,虽然害怕,但还能镇静,她把李敢的警告告诉了父亲。员外脸现鄙夷之色,轻蔑地说:“李敢?一个仆人,有什么能耐,敢夸海口,去、去、去……”小慧无奈,只好向父亲要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准备跟妖魅拼命,宁死不屈。一连几天,小慧用墨汁把脸涂得像黑炭团,并且躲进了一间密室,以为这样可以骗过妖怪。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妖狐终于出现了。小慧的雕虫小技,怎骗得了狡猾无比、诡计多端的狐狸。一阵黑烟过后,一个美男子像玉树临风,出现在小慧的密室里,他嬉皮笑脸地站在小慧的面前,朝小慧脸上吹了一口妖气,小慧脸上的墨汁即刻消失,露出了一张活生生娇艳俏丽的脸。妖狐得意地哈哈大笑:“如此人见犹怜的小姐,怎么自甘丑陋,哈、哈……小姐别白费心机,乖乖听话,我会让你舒舒服服,你看呀,我俩天生一对,我是金童,你是玉女,真可谓郎才女貌,嘻嘻……”小慧灵机一动,笑嘻嘻地说:“哪来的美男子,本小姐好喜欢,你叫什么名字呀?”妖狐见状,哈哈大笑:“我还没见过这么大胆的女子,真是可人儿。小生叫胡玉郎,小姐你能乖乖地听话,我会让你幸福,你我结为夫妻,永享青春快乐”。
       “好啊!你貌若潘安,是世上少有的美男子,我愿意嫁给你,不过,婚姻大事,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明天我禀告父母,我想老人家一定会同意,这么好的乘龙快婿,到哪里找?”小慧虚与委蛇,哄他开心。妖狐听了,乐得心花怒放,上前就要搂抱小慧。小慧连忙说:“且慢,我听说你法力无边,这我很放心,可是,我又听说,你害怕那专门打鬼的钟馗,要是他来破坏我俩的婚事,怎么办好啊?”
      “哈、哈,钟馗算得了什么?他只能管孤魂野鬼,想管我,没门!”
      “哦,那武当山的张天师张真人,他可不是吃素的……”
      “张真人,他敢管我,你问他有几个胆!”
      “那么,齐天大圣孙悟空,你敢惹他?他发起神威来,你就会被他的金箍棒砸成齑粉”
     “孙猴子,弼马温,不错,他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尤其是他那根金箍棒,能千变万化,我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他自从西天取经,功德圆满,被如来封为战斗佛以后,他早就忘了取经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正逍遥自在地享受人间烟火,已经毫无斗志了,绝对不会来管我们的事。”
      “这,我就放心了。不过,难道你就没有怕的人吗?”
      “这、这……”
      “你告诉我嘛,我可以和你一起想办法对付他,凭我冰雪聪明,再加上你的法力,怎样厉害的家伙,我们都可对付……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嗯……好吧,告诉你,这世上,我还真怕一个人,此人叫李敢,我差一点死在他手里……”妖狐便一五一十地把偷吃剩饭被李敢追杀的经过告诉小慧。小慧高兴万分,终于用计套出这妖怪害怕的对手了。哈,原来是李敢这小子,想不到是他,太好了,谢天谢地,我有救了。于是,小慧连哄带骗,把他送走,并假意叮嘱他明天晚上早点来,免得自己牵肠挂肚,等得心焦……。
        杨员外夫妇听说昨晚妖狐进了小姐的闺房,吓得要死,连声念叨:“阿弥陀佛……”小慧把和妖狐打交道的情况告诉了父母。小慧说:“现在马上叫李敢回来,我才有可能得救。管家,叫管家进来……”不一会儿,管家提心吊胆地进来了,他毕恭毕敬站着,等候员外的吩咐。员外挥挥手说:“去,快去,把李敢叫回来,即刻就去,不要等,你,管家,亲自去请,请不到,惟你是问!”管家唯唯诺诺,步履蹒跚地走了……
        李敢回来了,提着他那把锄头走进大厅,他在路上已经听管家说了昨晚的情况。他首先想到的是这把令妖狐恐惧的锄头,所以他带来了。他知道这把锄头是黎民大师收集天下苍生的精气锤炼而成,用来专打为害百姓的妖魔鬼怪。
        员外夫妇客客气气把李敢请进客厅就坐,叫丫鬟上茶,小姐站在夫人身旁,正偷偷看他,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员外殷勤地说:“李义士,我听小姐说,妖狐怕你,你是这妖怪的克星,请你大发慈悲,救救我们一家,如果你能救小姐性命,我重重有赏。”
        李敢看了小姐一眼说:“重赏就不必了,只要老爷吩咐管家,善待那些老老少少、大大小小的仆人,我就感激不尽了。”管家听了,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尴尬地说:“李义士,你大人有大量……我、我……。”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义士放心,我一定会严加管教,不让他再欺侮仆人。好吧,我们言归正传,研究、研究如何对付妖狐……”
        于是,他们策划好了对付妖狐的万全之策……
当晚,夜黑风高,小姐正坐在床上等待那妖狐的到来。此时,一道黑烟飘进小姐闺房,妖狐悄悄闪身进来,望着床上的小姐,喜滋滋地说:“嘻嘻,妙人儿,等急了吧?”
        小姐站起来,迎上去,捉住它双手,嘻嘻一笑:“你怎么这样迟才来呀,让我等你等得好心焦啊!”她紧紧抓住它的手不放,脸上露出醉人的微笑。弄得妖狐神魂颠倒,浑身骨头都酥了,魂儿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它警觉起来,特异灵敏的鼻子让它发现了异常,嗅出了危险,本能地把小姐推开,摇身一变,化一阵风就要溜走。说时迟那时快,李敢从床后腾身跃出,祭起神锄,发出万道金光,把整个闺房罩住,一道道无形的防线,封锁了所有房间出口,如铜墙铁壁一般。那妖狐东撞西撞,撞得焦头烂额,无法脱身。它焦躁起来,念动咒语,叫声:“变”,霎时,变成一头庞然大物,身高丈余,腰大十围,头如车轮,眼似灯盏,青面獠牙,凶恶异常,张开血盆大口,向小姐猛扑过来,李敢见状,把手一指,神锄飞速落下,对着怪物头上砸去。怪物惊觉,迅捷躲过,又变回人形。万般无奈,它张口把自己历经千辛万苦炼成的内丹吐出,那丹珠如拳头大,带着一团火焰,滚滚而来,要把李敢和小姐烧死。李敢毫不迟疑,手一指,神锄即刻迎向火珠,两相撞个正着,“砰”一声巨响,迸出火星四溅。那妖狐自采了许多女子经血以来,采阴补阳,把一个内丹宝贝练得如拳头大,功力大增,已达九重,神锄一时也灭不了它。两个法宝在空中互相绞杀、缠斗,火珠烈焰腾腾,神锄金光闪闪,一来一往,斗得难解难分。
        神锄稍不留意,被火珠乘虚冲破缺口直飞出去。妖狐大喜,摇身化作一阵黑风,也跟着冲出缺口,紧追火珠去了。它收了珠丹,御风飞行,飞到郊野。
        困斗了半天,又受了惊吓,它觉得身心憔悴、疲惫不堪,于是落下云头,想找个地方休息。它向四周望去,满地荒草,萧索凄凄,见没有人追来,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以为脱离了险境。就在这时,它心头一震,一身衣着红得像一团烈火的女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它眼前,它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原来是被它害死的小红。小红仗剑冲杀过来,口中骂道:“畜生,拿命来!”妖狐连连躲闪,被逼得手忙脚乱。它恼羞成怒,口中吐出烈火宝珠,朝小红烧将过来。小红扭身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它无可奈何,只好收了宝珠。小红又出现了,还带领一群被妖狐害死的众姐妹索命来了。她们包围了妖狐,发出“啾啾、啾啾”的叫声,还不时叫着“还我命来”,摄魂夺魄,慌得妖狐连忙又吐出宝珠……突然,一声霹雳,一把神锄从天而降,万道光芒罩住妖狐——李敢赶来了,他指挥着神锄迎战妖狐的烈火宝珠。妖狐又变作庞然怪物,张牙舞爪扑向李敢,双方斗在一起。小慧小姐也赶来了,她焦虑万分,紧张地注视着李敢恶斗妖狐,眼睛流露出无比关切的神情。
        半空中两件法宝在激烈搏斗,斗得天昏地暗,地面上人跟妖生死相搏,杀得烟尘滚滚。
        小红见到小慧来了,百感交集。她为李敢有了一位能知暖知寒、有情有义的红颜知己而欣慰,又为自己命运多舛不能与自己相知相爱的人长相厮守而暗自垂泪。她来的时候,阎王爷特别交代,她的任务只是阻截妖狐,不让它逃跑,任务一了,即刻返回阴间,绝不可与李敢见面,以免影响了一段美好姻缘。她非常无奈,只好深深地望了李敢一眼,含泪忍痛带着众姐妹依依去了——李敢只知道有一红衣女子在截杀妖狐,不知是小红。而且打斗正激烈,无暇顾及。
        此时搏杀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李敢见妖狐死到临头还如此猖狂,又想到了自己心爱的妻子是被它害死的,怒不可遏,腾腾怒气直冲霄汉。他抖擞精神、奋起神威,聚集了全身力气,扑向妖狐,双掌猛推,掌风形成一股强烈的气旋,排山倒海般击向妖狐,把妖狐打飞,跌倒在地,口喷鲜血。与此同时,神锄突地光芒万丈,呼呼飞舞,一下把妖狐的内丹火珠打得迸裂,灰飞烟灭。只见妖狐跪倒在地,现出人形,身软经麻,渐渐地没了力气,全身筛糠,连声求饶。
        李敢像天神般威风凛凛站在它面前说:“我找你找了好久,今天看你还往哪里逃,畜生,你死期到了。今天我要为小红报仇雪恨,为所有被你害死的姐妹讨还血债……”小慧怕它逃了,急忙催促说:“快、快,还不下手!”李敢不敢迟疑,把手向空中一招,收了神锄,把它高高举起,对准妖狐脑袋,一锄砸下去,“砰!”的一声,妖狐脑壳迸裂,脑浆、黑血四溅喷涌,满地狼藉,一声哀号,呜呼哀哉,死于非命,现出原形,只见一只特大的狐狸直挺挺地横尸地上……
        妖狐已除,杨府上下皆大欢喜,李敢收拾好东西,扛着那把锄头,走进内屋,向员外辞行。他为人间除了一大害,也为自己报了仇,雪了恨,心愿已了,不走更待何时。
        员外见他要走,便笑着对他说:“你就留下来吧,我要报答你,提拔你做管家,或者你想做什么工就做什么工,随你,不想做工,我养你一辈子也可以。”  
        李敢诚恳地说:“在下是一个山野村夫,承蒙员外抬举,本应留下为府上效劳,但是我有破茅屋一间,还有一小块薄田,等着我回去打理,就不留了,告辞!”
        这时夫人从里面走出来,在员外耳边嘀嘀咕咕。员外点点头说:“好吧,夫人,你是最了解女儿心意的,就这样定下……”他转向李敢说:“等等,有事要和你商量。”
        李敢停下脚步,诧异地看着员外:“还有什么事……”
      “夫人和我都觉得你为人本分老实,想招你做上门女婿,不知你意下如何?”员外不等李敢回话,继续说道“我和夫人只有小慧一个女儿,你入赘我家,将来我百年之后,就由你继承家业……”
      “不,员外,谢谢员外厚爱,瞧得起我,可是我是一个穷小子,配不上小姐,我还是回家去好。”说罢,扛起锄头,转身而去……他要回归农村的自由天地,去过属于自己的农耕生活。他要回到自己的茅屋,那里曾经和爱妻小红度过恩爱、甜蜜的生活。在这小茅屋里,他会和她的魂灵相伴,直至永远、永远……
        小慧在房间里偷听到了李敢的话,气得直骂:“死李敢,臭李敢,这样没良心,哼,有什么了不起,没有你我照样过的很快活!”转念一想:你如此无礼,如此傲慢,我非找你算账不可。对,去找他,问问他,难道对我就没有一点……我不信,他是如此无情无义。
        李敢高高兴兴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在他熟悉的乡间小路,沿途桃红柳绿,春光明媚。这时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喂、喂……李敢……等等……”他回头一看,,一位全身穿着红色衣裳的妙龄女子向他走来,乍一看还以为是小红呢。那女子跑得很急,跑到近前,原来是小慧小姐。
她气喘吁吁地埋怨说:“走得这么快,也不等等我……”
        她手里提着一个蓝色包袱,秋水盈盈,定定地看着他,那眼神似嗔还怨,幽幽地说:“难道我就让你如此讨厌?”他俩面对面相互站着,四目相投,脉脉含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走吧……”李敢柔声地说,伸出手来……小慧得意地笑了,立即牵着李敢的手,挨着他的肩膀,幸福地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Posted @ 2011/2/2 15:34:31  阅读( 3271)  评论( 0)  
最新更新
  • 聊斋故事新编——侠道(二)
  • 聊斋故事新编——侠道
  • 聊斋故事新编——九山王
  • 聊斋故事新编——红玉
  • 聊斋故事新编——农人锄狐(修改稿)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许玉龙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广州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