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专辑 > 聊斋故事新编 > 聊斋故事新编之二——吴令

聊斋故事新编之二——吴令

                      聊斋故事新编之二

                            许玉龙

                     

 

 吴县县令,姓徐名思危,青年才俊,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为官刚直不阿,不畏权贵和黑恶势力。在他治理下,该县还算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

一天他带了两位护卫,一个叫王豹,一个叫马彪,微服私访,进了一座酒楼,径直上二楼大厅,在靠窗的桌席就坐。大厅桌位几乎客满,有的桌位高朋满座、欢声笑语;有的桌位三三两两,交头接耳;有的桌位单人独酌、自斟自饮。

一位卖唱的老人带着孙女,可怜兮兮地正为客人弹唱。那孙女十三四岁,模样俊俏,声音尤为动听,唱起歌来婉转如莺啼。一位脑满肠肥的客人,四十来岁,站起来,走进卖唱跟前,满嘴喷着酒气对小姑娘说:“你的声音如此动人,唱得本大人心痒痒的,来、来、来……陪大人玩玩……”女孩吓得哭了,卖唱的老人,气得颤巍巍,指着那自称大人的客人说不出话来……那位“大人”大怒,一把抓住老人的衣襟猛地向后一推,老人踉踉跄跄向后倒下,他挣扎着爬起来,对着大厅的众人,悲愤地说:“诸位客官,你们都看见了,请你们评评理啊!”有几位看不过眼的客人,站出来指斥他:“瞧你,像个官员,可是行为却如此不端,怎配得起做百姓的父母官……”那官员恼羞成怒,蛮横地说:“你们管什么闲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朝廷派来的官员,是来管你们的,我的官职级别跟你们的县令一样大,你们敢管我!呵呵,你们可不要吃不了,兜着走!

徐思危认得这位官员,姓李,调来一年多了,这期间,作威作福,鱼肉百姓,此人勾结当地土豪劣绅,地痞恶霸,欺行霸市,胡作非为,草菅人命,他早就有耳闻了。其不法行为,已经引起不小民愤,在他手中有不少状告这家伙的材料,他早就有心办他了,正好撞到,绝不能放过。眼前这情景,更使他心里有气,他掏出了一些银子给了马彪,并且低声对王豹、马彪说了几句。两人站起来,王豹走到姓李的官员面前说:“呵呵,是李大人吗?我们县令有请。”姓李的官员向他指的方向一看,见一人站在那里,如玉树临风,摇着扇子,正微笑着看他。他认得是本县县令,赶紧走过去,笑着说:“哦,是徐大人,大人来得正好,看这刁民想要敲诈本官……”县令说:“是吗?大人不必和百姓一般见识,走,到寒舍一聚,叫朋友们也一起去,如何?”

那官员心想:走就走,我正要拜访你,看看你到底是什么货色。我舅舅是当朝正二品大员,你又奈我何!连忙说:“好、好……属下正要拜访贵府……”他向他的左右亲随使了个眼色,他们便簇拥着他跟着吴思危走……王豹在前面引路,把他们都带进了县衙门。在县衙大门前,那官员的随从们,统统被挡在门外,只让他只身进去……

马彪走到老人和小姑娘跟前把一包银子递给老人说:“老人家,这是县老爷给的银子,快拿了这些银子离开这里,回乡下去,等县老爷平息这件事以后,再出来卖唱吧。”老人千恩万谢,老泪纵横,喃喃地说:“好人啊,真是百姓的好官,敢为民作主!”收了银子,牵着小姑娘,步履蹒跚地离开……

吴县县令徐思危,回到衙门立即升堂。惊堂木一拍,衙役们如狼似虎,把那官员掀翻在地。那官员大喊大叫:“姓徐的,你胆敢拿我,你难道不知道我舅舅张世贵,是当朝正二品大员,你吃了几个老虎胆?”

“我只知道你现在是罪犯,你敢藐视公堂,侮蔑本官,来人,给我打……”徐县令一声令下,衙役们的杀威棒,一下又一下落在他身上,打得他杀猪般大叫,打了他二十大板,然后才对他进行审问……根据充分的揭发材料和有力的证据,县令判了他十年牢狱,投进监狱。再把他的罪行一一罗列,上报朝廷,不久姓李的官员被朝廷革职查办。其舅张世贵把吴思危恨得咬牙切齿,……

这件事轰动全县,大快人心。从此徐思危的官声日隆、令名远播。

 

                   

一日, 徐县令又带着王豹、马彪微服出行。一出衙门,县令便对二人说:“今天有热闹看,是城隍神的寿辰庆典。”他们走在街上,人头涌涌,对面大街上,更是车水马龙,锣鼓喧天,舞龙舞狮,热闹非凡。整条大街,彩旗飘飘,花车巡游,人们载歌载舞,场面隆重,像过喜庆节日一般,原来今天是城隍神的寿辰。吴县一带,民众向来崇拜城隍之神,年年都有举办祭拜城隍神寿辰之庆典。人们用珍贵的楠木雕刻成城隍神的塑像,再给它穿上最上等的绸缎制成的锦衣,整个神像,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它坐在高高的平台上,由十几个大汉抬着,走在花车前,巡游大街。

筹办这样隆重的庆典,每年要花费巨大的财富和人力物力,劳民伤财。这些所需钱财都分摊到每个县民身上,成了当地百姓沉重的负担。当地官员和有财有势的土豪劣绅勾结,由他们主办庆典活动,从中搜刮百姓钱财,中饱私囊。因而,他们大肆鼓吹,城隍神如何如何之灵验,不论谁,只要虔诚地信奉、祭拜城隍神,必会时来运转,财运亨通。这样,祭拜城隍神就成了当地的一种习俗,每年都要举办。

徐县令带着王豹马彪,大摇大摆地走在当街,拦住了巡游的队伍。一个恶霸见有人挡道,气汹汹地冲出来,大声骂道:“你们瞎了狗眼,竟敢阻拦大神的路,不想活了?”说着,就伸出手对县令推推搡搡,把县令推得向后跌跌撞撞,王豹大怒,一拳把那恶霸打翻在地。恶霸爬起来,大喊大叫,这一下巡游队伍乱了套,人们大吵大嚷,纷纷指斥王豹。马彪见状,立即跳上巡游车,振臂高呼:“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你们看看,是谁来了?”王豹扶着县令登上巡游车,向大家招手,大多数人不认识县令,只见一个年约三十岁书生模样的人,站在高台上,向大家致意。人们感到奇怪:此人何许人也?这时有人认出来了,大叫:“是县老爷!”顿时,人群静了下来。那恶霸偷偷溜了,去向他的头头禀报去了。徐县令说话了:“大家静一静!”然后指着城隍神像:“你们看,这城隍,高高在上,本来是主管我们全县的大神,可是他能干什么?如果,他有灵的话,他应体恤民情,爱惜人力物力,怎么会白白浪费无数钱财,耗尽民脂民膏,为他的虚名如此张扬。大家也不妨想一想,他到底为全县百姓做了哪些好事?没有,一件也没有,反而劳民伤财,白白享受民间烟火。他分明是冥顽不灵,是个地地道道的昏庸无能、淫乱贪腐的鬼,没有资格让百姓侍奉他。”徐县令的话句句铿锵,发聋振聩,人们面面相觑,觉得县太爷的话不无道理,可是人们对城隍神的敬畏由来已久,加上当地官员和土豪劣绅的欺诈,在他们长期的的淫威下,百姓诚惶诚恐,逆来顺受。

县令当机立断,命王豹、马彪把高台上的城隍神像,拖翻在地,自己亲自手提鞭子,狠狠地抽打神像,一边抽一边指斥其种种不是,一连抽了二十下,才罢手。那些主持庆典的官员和土豪劣绅,早就不知去向。

第二天,徐县令把有份参与欺诈百姓的官员和土豪劣绅,一个一个严加惩戒,警告他们如再搞这劳民伤财的活动,必严惩不贷。

从此,吴县城隍寿辰庆典活动的习俗,被徐县令彻底革除了。全县百姓欢声载道,都交口称赞徐县令之功德无量,受到了全县百姓的爱戴。

在阴间,遍体鳞伤的城隍,一瘸一拐地走到阎王面前哭诉吴县县令对自己的鞭笞和百般凌辱。阎王听了哈哈大笑:“活该!谁叫你只会享受百姓的供奉,却不替百姓做事。不做事便罢了,还勾结地方黑恶势力,为了自己的面子,大搞排场,劳民伤财……”

城隍很不服气说:“现在不就是这样吗?那、那……就让他骑在咱头上作威作福,不管他了?”

“想管也管不了!”阎王无奈地说“他这个人清正廉洁,刚直不阿,品行端正,无私无畏,为官一方,能造福百姓,这样的人,胸中自有一股浩然正气,凌然不可侵犯,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近不得他,都怕他,连我都敬畏他三分。不过,你少安毋躁,这种人,那些身在高位的肉食者,不会喜欢他的,定会找他麻烦!”

城隍无可奈何,摇摇头叹气说:“唉,恶鬼还是怕恶人……”

 

                   

徐县令住家后院有一座旧房子,不大,只有两间小房,一间睡一个丫鬟和一个保姆,一间睡老家人。但近来晚上常常闹鬼,弄得这房子鸡犬不宁,他们都不敢在那里过夜住宿。县令很不满:“哼,哪里来的野鬼山魈,把一座好好的房子弄得没人敢住。好,今晚我就过去那里住宿,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孽,如此猖獗?”

当晚,县令就搬过去睡。他在房间的桌上放了一把剑,然后正襟危坐,转等妖孽上门。夜深了,冷风呼呼,他耐着性子等待。忽然,一位妇人在灯下徘徊,他心想,有没有搞错,妖孽没有出现,反而等来了家里的女仆。他看也不看就不耐烦地说:“走、走、走,你来干什么?”站起来,连连挥手叫她走。可是,那妇人站在那里不走,还望着他笑。他抬头定睛一看,竟不相识,在他家人中没见过有此妇,见她约二十来岁,面如桃花,美艳绝伦。这时,他才恍然,并心知肚明,这定非我族类,便大喝一声:“何方妖孽,胆敢戏弄本官。”

那美妇人娇嗔地说:“你明知我是什么人,却装作不知道。对我大声小叫,嘻嘻,我又不是你的婢女仆妇,随便吆喝。你是不是怕我,怕我把你迷了,实话告诉你,我就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白狐。”

“哈哈,我早就看出你是狐狸精,幻化成美女,专门勾引、迷惑青年人。今天我是除害来的。”说着,提剑要来杀那妇人。

美妇手一指,县令手一麻,剑落地。“嘻嘻,你要杀我?你还没有这个能耐。你这个人,真不识好歹,我帮你除了害消了灾,你不谢我,反要杀我。”

“什么?你帮我消灾除害——你这妖精,不去害人,我就要谢天谢地啦。”县令鄙夷地说。

“你不信?我问你,前些时这房子不是闹鬼闹得很凶吗,现在怎么如此平静?那些恶鬼呢,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出现?”

“这不出现了——你不就是鬼吗?是妖精之鬼。难道前些时,不是你在闹鬼?害得我家鸡犬不宁,害得我家人,伤的伤,病的病。”县令指着她连声质问。

美妇人听了,横眉倒竖,冷冷地说:“你真是有眼无珠,你看看我,像鬼吗?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是不像鬼,还很美呢。但是,‘鬼’知道你是不是伪装。”

“哈,原来你就是‘鬼’,还说我呢。说实话,我是慕名而来。你现在是远近闻名,大名鼎鼎,如雷贯耳。你不畏权贵,严惩了猥亵少女的贪官污吏,并且当众鞭笞徒有虚名的城隍神,真是大快人心,我是敬佩像你这样能为民谋福祉,敢为百姓说话的好官。想认识你,也想看看你,到底你是怎样的一个人。现在总算认识了,你敢仗剑杀鬼,勇气可嘉!”美妇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他,诚恳地说“怎样,我们做个朋友,好吗?”

徐县令被她的真诚打动,当场表示愿意和她做个好朋友。那美妇,不,是千年白狐,十分高兴,喜滋滋地对他盈盈下拜,说声万福。

白狐告诉县令,是她把在这里捣乱的群鬼驱走了,还把为首的最凶恶的厉鬼杀了。所以,这房子可放心住人了。她还告诉他说:“我今天是特地来找你,有一个对你很不利的消息告诉你。你可要当心,你的调令很快就要下达,据我所知,要把你调到穷乡僻壤的边远山区去当县令,那里民风刁悍,盗贼横行——这是被你惩罚的姓李的贪官,通过他舅舅张世贵,当朝正二品大员,对你进行报复。”

“哦,真的?那也无所谓,心中无私天地宽,到哪里都一样,报效国家,效忠黎民百姓。古人尚且‘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处江湖之远,忧国忧民,做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虽不才,愿效法古人。”

这几句话掷地有声,说得白狐感动不已,对他更加钦佩、折服。视他为知己。“好,调令来了,你就放心去吧,到时我来送你。”她深情地看着他“夜深了,我要走了,你多多保重……”说完,转身便走,走没几步,又回头望他,神情依依,可还是化一阵清风走了。

果然,没几天,调令到了,正如白狐说的,调他到边远山区当县令。

启程那天,徐县令携家眷各坐一台轿子,带着丫鬟、婢仆和一位跟随他多年的忠仆共五人上路了。不一会儿,王豹、马彪一身戎装,骑着马来了,他们表示要和徐县令共进退,不愿离开他。跟着这样的好官做事,心安理得,睡觉也踏实。

白狐果真也来了。她身穿一身白色衣裳,骑着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来了,她走在后面,紧紧跟着,警惕地注意周围的动静……王豹、马彪走在前面,一左一右,紧跟在骄子两边。

一路上,遇到好几起蒙面歹徒的袭击,都被白狐和王豹马彪打伤、打退,还抓住了一个为首的歹徒,经过审讯,审出了是当朝正二品大员张世贵所派,这是有力的证据,白狐让贼首当场签字画押,为日后白狐上京铲除张世贵,提供其杀人报复的人证和物证。

几天后,到达了目的地——徐县令的新任所。

白狐终于要和徐县令分手了,临别时,她从行囊里拿出三支香,赠送给他,并叮嘱他,若遇到危险,即刻点燃这三支香,她即便在千里之外,也能随时赶来……

白狐骑着白马走了,徐县令站在高坡上,目送她远去,心中无限的思绪,久久,久久不能平静……。

                                草于文船  2009-7-14

Posted @ 2009/7/14 12:23:14  阅读( 3835)  评论( 0)  
最新更新
  • 聊斋故事新编——侠道(二)
  • 聊斋故事新编——侠道
  • 聊斋故事新编——九山王
  • 聊斋故事新编——红玉
  • 聊斋故事新编——农人锄狐(修改稿)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许玉龙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广州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