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人物 > 我的班主任

我的班主任

                         我的班主任            许玉龙

       本世纪初,我第二次去印尼探亲,在雅加达我见到了读小学时的班主任——易子莲老师。
      记得那一天,我大亚齐振华学校小学的同学钟德亮得知我来了,便开车到我们家探访。老朋友见面,格外高兴。我们亲切交谈,谈个没完没了。我上一次回印尼探亲曾经到了我的出生地大亚齐,是他陪伴我重游故地,还开着丰田越野车载我周游了整个大亚齐市——想来也有十年了。
        “走,去看看易子莲,还记得他吗,他教过我们,他中风了,半身不遂……”他边说边拉我上了他的车。他的车还是丰田车,只不过已经换成了“雷克萨斯”的轿车。
        “当然记得,我们的班主任,他怎么啦?中风?严重吗?”我坐上车,关切地问。
        “相当严重,我前几天见过他,走路都要人扶……”他开动了车子……。
        我沉默无语……。这时,一位文质彬彬的年轻教师,穿着整洁的白色短袖上衣和熨得笔直的白色长裤,在我脑海中浮现。他就是我读小学5、6年级时的班主任易子莲老师。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位不苟言笑,很严肃的老师。说话一是一,二是二,从不啰嗦,老实说,我有点怕他。
        我那时是个很顽皮的学生,上课爱讲话,爱搞小动作,尤其我不爱上的课,我的话特别多,因此多次受到上课老师的批评警告。对于那些我讨厌的科任老师的批评,我都当作耳边风,置之不理,照样我行我素,有时甚至无理顶撞,把老师气得跳脚。于是,在一些科任老师的眼里我是个坏学生,这可以从他们看我的眼神中觉察到,我看得出,他们不喜欢我,有的甚至讨厌我。
        然而,唯独班主任易子莲老师,不这样看我。
        我很顽皮,都说顽皮的孩子多数很聪明,可是偏偏我是笨拙的其中一个,根本不会观眼察色,但凭着儿童的第六感,直觉告诉我,易老师待我是真诚的,他有时会严厉批评我,可他严肃的外表后面却隐藏着对我真心实意的关怀。
       记得有一次,我在同学面前出“风头”,把校园内一株株约一米高的小树,当着跳高的目标来逗乐。我一次又一次跳过了较矮小的树,同学们嘻嘻哈哈地起哄鼓劲,我开心极了,再来一次,这次我选了较高的一株,起跑,腾空一跃,想从分枝的两根树杈中间跳过去,结果跳是跳过去了,谁知我那两只手却硬生生把两根树杈从中掰开,致使树的主干裂成两半……我惊呆了,知道闯祸了,看我表演的同学一哄而散。凑巧得很,教导主任偏偏从这里经过,看见了,非常生气,走上前,二话不说,叉开五指,那硕大的手掌,一巴打在我脸上,哇!好狠啊,打得我晕头转向,脸肿了,嘴都歪了一边……
        第二天,放学时易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给我倒了一杯暖开水,然后冷冷地说:“你自己想一想,错在哪里?为什么会犯错,好好想吧……”我心里明白,他是给我机会,要我主动认错。最后,我哭了,在他面前我羞愧地低下了头……
        我经常和同学打架,只要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这是因为我受到《水浒》中的鲁智深、李逵等江湖好汉的影响——说真的,我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喜欢阅读《水浒》、(七侠五义》、《小五义》、《说岳》、《说唐》等小说,其实,我是囫囵吞枣,只略微看懂故事梗概,根本无法做到“汲其精华”,反而吸收了作品中的糟粕——在潜移默化中养成了性格中的暴力倾向……对鲁智深、李逵、李元霸、薛仁贵、罗通、薛刚、北侠、南侠等武艺超群的英雄好汉,佩服得五体投地、崇拜得不得了。最爱他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豪气。有一天,我有样学样,在校园内和一个比我“大只”的同学打得不可开交、难解难分,直打得双方滚在地上、直打得彼此鼻青脸肿……
        这样,我又一次走进易老师的办公室……最后,又是哭着低下了头。
        又有一次,一位女老师上课,我觉得她要上的课我都懂了,而且又上得枯燥乏味,我不爱听,于是我便偷偷地讲《说唐》的故事给同座听——前几天我刚看了一本《说唐》。当我正在津津有味地讲述第一条好汉李元霸大战第二条好汉殿前大将军宇文成都时给老师发觉了。她怒吼一声,大叫我的名字,我吓了一跳,"唰"的一声站了起来,直直地望着她,她严厉警告我不准讲话……
        "不讲就不讲“我赌气坐下……可是,不久,我故态复萌,又轻声细语继续讲我的故事。我越讲越起劲,同座越听越有味,当我讲到李元霸把宇文成都抛到半空中,掉下时,抓住他两只脚,用力一撕,把他撕成两半时……突然,一声“狮子吼”,像晴天霹雳在我耳边炸开,我吓了一跳,本能地站起来,直挺挺地。这一下可不得了,她瞪眼怒目逼视着我,对我大发脾气,大骂一通……我“火滚”了,也毫不不示弱,跟她来一个“顶心顶肺”地对抗,还忍不住顺口骂了她一句我熟悉的福建话“鸡婆”,气得她呱呱叫,喊着:“我上不了啦!”边哭边冲出课室……全班同学瞠目结舌。
         两天后,我忐忑不安地又再一次走进易老师的办公室……我心知肚明,这一次闯的祸可大啦,他一定伤透了心。果不其然,他一见到我,铁青着脸,盯了我老半天,那眼神我觉察得出:是难过、怜悯、惋惜——恨铁不成钢,最后,他说:“我没教好你,你妈妈多次找我谈,要我好好管教你——看来我是没资格教你了……”他停了一会儿,接着他又恨又爱地说:“你为什么就不能改!你能对得起养你爱你的妈妈,啊?”我被他那充满爱心的话打动了,忽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最后他告诉我学校决定停我的课,叫我回家好好反省……。
         不久,我听说,是那位女教师向学校施压,要求学校处罚我——开除我,不然,她就不上我们班的课,大有“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势不两立之气势。
        有鉴于我屡犯校规,学校对我作出了停课三周以观后效,并记两个小过的决定。  
        后来,我听母亲说,在学校作出对我处分之前,班主任易子莲老师找过我母亲,把学校将要对我作出处分的事告知母亲。他耐心地劝解开导,并诚心诚意地安慰她,要她好好管教我,不要荒废功课,三周以后,正好期末考试,到时他会要求学校让我回校参加考试。
        我父亲听到我被学校勒令听课,火冒三丈,不分青红皂白,剥下我的衣服,让我光着身子,用一根有手指粗的藤条,拼命抽打我,真要命!那火辣辣的疼痛实在难“顶”,打得我身上“烙”下一条一条又红又肿的藤条痕迹……。
        后来,我又听母亲告诉我,她听一位知内情的人告诉她,本来学校是受到了来自那位女教师的压力,想顺着她的要求开除我——因为她父亲是为侨社的华文教育作出贡献的知名人士,学校这块地就是他家献出来给学校办教育用的,可得罪不起啊!可是在易子莲和一些能公正看待这件事的老师的极力反对下——教过我的老师都知道,我虽然顽皮,可学习成绩还不错——学校因此顺水推舟,只作出了停课三周和记两次小过的决定。这样既可让女教师出了一口气,又不至于开罪我父亲(毕竟没有开除嘛)——我父亲起码也给学校捐献过一些钱。
        在我停课期间,易老师和我家有联系,督促我温习功课,准备期终考试。可是停课对我来说正是求之不得,可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享受我“得”之不易的快乐“假期”,呵呵,太爽了!怎么可能叫我像老和尚念经般呆坐家里读书而不去到处游玩,不可能!否则,我岂不是大大对不起自己,岂不是笨蛋一个。
       考试到了,学校准许我回校参加考试。结果,我考试成绩名列第9名,总算合格。算是不辜负易老师的期望,我想多少都能抚慰他对我的一片苦心吧。
       “你在想什么……”德亮转过头问我,这时前方严重堵车,车子停了下来——雅加达的交通就是那么糟糕。
       “没什么,我在想易老师,想起从前的一些事情……快到了吧?”
       “快到了。你看,雅加达天天堵车,不然,早就到了。”车子又开动了。这样停停走走,终于到了易老师的家。
       易老师的家是两层楼,我们上了楼,见到了易老师。啊,眼前的易老师和我脑海中的易老师无法重合,简直判若两人。现在的他衰老瘦弱,一头白发乱蓬蓬,满布皱纹的脸是那样苍白憔悴。他的家人大声告诉他说:“你的学生看你来了。”他便非常吃力地扶着拐杖颤巍巍地站起来。更让我心酸的是他嘴巴歪斜,嘴角流涎,半边身体已经不能动弹了。我和德亮连忙上前搀扶着他让他坐下,问:还记得我们吗?他歪着脑袋看着德亮,点点头,再看看我,想了半天……我在他耳边放大了音量(因他耳背)说出我的名字,并加了一句:我是“建南”的大儿子。他愣了一下,瞬间,他有了反应,脸颊、嘴唇颤抖着,用一只能活动的手紧紧抓住我,不知是喜还是悲,眼泪“唰”地流出来,成串成串往下掉……看到他晚景落得如此凄凉、悲惨,我难过极了,不知怎样安慰他才好,只有忍悲含泪不停地抚摩着他的手,用心灵跟他亲切交流来表达对他的最诚挚的慰问。他用含糊不清的言语向我们叙诉他内心的悲苦,他的话虽然我们听得很吃力,但都能理解他心中所思所想以及所要表达的意思……我怎能不理解他此时如此痛苦的心境啊!想起从前他对我的关怀爱护、对我的谆谆教导,对我的顽皮和不争气的表现操尽了心,我心里有愧啊!
       我和德亮陪他说了许多许多的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虽然依依,但终须一别啊!我们站起来和他握手告别,他也站起来 ,突然伸出一只手拉住我,像孩子般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他是不想让我走啊!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连忙安慰他请他放心,不断表示我们还会再来看他……
       岁月飞逝,自从雅加达和班主任易子莲老师匆匆一别,至今也快十年了。相隔天涯海角,音信全无,我还是会常常想起他,不知他如何度过他最后的日子,想到这,我心里就难受,我惟有默默地遥祝,祝福他在最后的日子里能平平稳稳地度过……。
      
      
      

Posted @ 2010/12/27 22:14:50  阅读( 2951)  评论( 1)  
最新更新
  • 我的班主任
  • 我小学的地理老师
  • 我的朋友铁德光(修改稿)
  • 我的朋友铁德光 (续完)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许玉龙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广州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