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人物 > 我的朋友铁德光 (续完)

我的朋友铁德光 (续完)

 (标题图片来自网络)

*******************

(一)

      德光是我儿时的好友,数十年过去了,我一直不能把他忘怀。

     十多年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第一次回到阔别三十多年的大亚齐,见到了他。一阵热情的握手后,互相打量对方。他健壮、高大,孔武有力,略带卷曲的头发还是那样黑,脸色红润,虽然额头出现了二三道深刻的岁月留下的痕迹,但仍不失英俊潇洒。五十多岁的人啦,身子骨还那样硬朗、矫健,还那样有魅力,我真为他高兴。

   “走,上车,先到我家看看,然后带你周游大亚齐。”他兴致勃勃拉我上了他开来的三菱吉普车。我边欣 赏他开车的英姿,一边和他闲聊起来。

     不一会,到了他家,见到了他太太,我心里感到错愕,不会是她吧?三十年了,难道变化真的这么大?不,一定不是她。我不好问,只好闷在心里。他们夫妇俩对我这个来自遥远的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中国的客人——又是数十年前的儿时好友的到来,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我感受到他们的真诚和友好。客厅里洋溢着欢乐的气氛,我们畅谈别后的情景。我们聊得很开心。过了一会儿,德光说:“走,去看看大亚齐。”我们便坐上了车子……

    汽车先在市内的街道上行驶,每到我熟悉的老地方,他就会一一指点介绍。

    不久,车向郊外开去,车速明显加快,在笔直宽敞的柏油马路飞驰,我向周围望去,满目苍翠,各种热带树木,长得郁郁葱葱,处处都可看到椰树的倩影,美丽的热带田野,风光旖旎,叫人陶醉。

    两旁的树木一闪一闪向后飞逝。久别重逢,我们的话没完没了,彼此都沉浸在老友重逢的幸福之中……。

     这时我闷在心里的话不禁脱口而出:“她怎样了?……”。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又转头盯着正前方,明白我问的是谁,沉重地说:“死了……”。

   “啊……”我不禁长叹一声,“什么时候?病?还是……”。我眼前即刻浮现一位白衣白裙,婷婷玉立的少女,她那一双柔情似水,明亮而又美丽的眼睛叫人看一眼就很难忘记。怎么就香消玉殒了,难道真的红颜薄命?……留在我脑海中的她,是那样的青春貌美。

   “是前几年病死的,唉……”他不无感慨地叹息,有点愧疚地看了我一眼。

   “哦……”我长叹一声,久久默不作声,无限的思绪把我带到了遥远的从前……

(二)

      当年,我记得在我升上小学三年级时,开学的那一天,上课铃响后不久,班主任带了一位头发有点卷曲的漂亮男孩——一位插班生进来,对着全班同学说:“他叫铁德光,读一年级时各科考试成绩一百分,而且他年纪大了一点,学校决定给他跳班,安排在我们班,当班长。”老师把他安排和我同桌,因为我也是班里年纪最大的一个。于是,我认识了他,而且从此成了好朋友。他十二岁了,大我一岁,虽仅差一岁,可懂的知识比我多得多,他常常给我讲有趣的故事,我很爱听。就这样,我俩上课下课,常常在一起,简直形影不离。

      他住在郊外,家境贫寒。我家在市中心,父亲经商,开一间公司,在当地算得上有钱人家。我常到他家玩,他家房屋周围是半人高的竹篱笆,屋后有一个小小的百草园,除了花草还种了一些杂树,几棵番石榴,和其他我叫不出名的果树。我们常常上树摘果子吃,或在草丛中寻找捕捉昆虫。那小小的园子是我们的天地,我们在那里度过了无数的美好时光。

      说来挺怪,他从来没有踏进我家一步,我多次邀请他到我家玩,他不愿意。我好声好气地求他,并说是我妈叫他来我家玩,他不答应就是不答应,我甚至生气了对他说:“你再不到我家玩,不和你做朋友!”他却笑嘻嘻和我耍赖。我也没办法,只好随他。一直到我回国,他始终都没到过我家——我实在不知他为什么不愿到我家,是自卑还是志气,或兼而有之?尽管如此,我们的友谊,丝毫不受影响,随着岁月的增长,我们的友谊与日俱增。

      他学习用功,人又非常聪明,每学期考试,都考第一名。他家里穷,除了父母,他还有姐姐和两个小妹妹,父亲是泥水匠,全靠父亲养活一家人。母亲身体不好,只能做一些琐碎的家务。家里常常入不敷出,以致全家人生活拮据、家境窘迫。他不得不在读完小学五年级后就辍学了,那时他还不到十五岁。他跟父亲学做泥水工,既可减轻父亲的负担,又可多少赚一点钱,补贴家用。我深感遗憾,如此聪明的人,就这样失学了。

(三)

       我小学毕业后,父母不想让我在大亚齐振华学校读初中,要把我送到大城市读书,以开拓眼界,于是我便离开大亚齐到棉兰市崇文中学就读。从此,我俩就很少见面了。学校期末放假,我回到亚齐,必定会去找他。他白天要做工,只好到了傍晚,我骑了自行车到他家约他出来玩。这时,他做了几年工,有点钱了,便买了一辆自行车。我们便踩着自行车,边漫无目的闲逛,边海阔天空地闲聊……我们都大了,我身高一米七二,他比我高,至少有一米七五。他英俊挺拔,仪表堂堂,因为整天在露天的建筑工地做工,阳光、海风把他熏陶得体魄健壮,肌肤呈古铜色,油亮亮的。我们聊的内容,也渐渐变了,常常会禁不住,谈些少男少女最感兴趣的男女情事……。

      记得在我初中毕业前,有一天,我们骑自行车到了亚齐河的桥上,停下来,倚靠着铁桥栏杆,欣赏落日余辉。晚风习习,凉爽舒适。他显得有点激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他神秘兮兮告诉我,他恋爱了。“哦,是哪位美女让我们的俊哥看上了。”我很好奇又挺感兴趣地追问。那时他已十九岁了,热带少年早熟,早就不是情窦初开的愣小子了,已经有资格谈婚论嫁啦。他脸红了,细声细语吞吞吐吐地说:“就是……那个、那个,阿翠,你见过的。”

    “哈哈,原来是她,不错,有眼光。”是的,我见过她一面,去年在他家,一位白衣白裙婷、婷玉立的少女在我眼前闪过,我匆匆一瞥,只觉得她翩若惊鸿,婉似游龙,给我留下极其深刻、难于抹掉的印象。

(四)

     以下是他深情的叙诉:

     翠翠住在我家附近,从小经常到我家找我两个妹妹玩。青梅竹马的人儿,渐渐长大。她爱穿白衣白裙,肌赛霜雪,清新脱俗,已长成如花似玉的少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有事没事爱找我说话。有时我在吃饭,她会倚靠在门框边,笑眯眯地看着我吃饭,看得我真不好意思。便对她说:“有什么好看的,要吃就坐下嘛。”她格格一笑说:“我就是爱看你吃饭,看一头大笨牛,不知是吃饭,还是吃草。嘻嘻!”她边说边笑,调皮地走开了。

     渐渐地我从她的眼神看出来,她喜欢我。每天下午,我做工回家,定会看到她在我家——明是找我妹妹玩,实际上是在等我。看到我回来,她的话也多起来。我们家吃饭时,她还不想回家,依旧倚靠在门框边,边看我们一家人吃饭边找些话儿和我们谈……等到暮色降临,我妹妹提醒她该回去吃饭啦,她才回去。其实,我是挺喜欢她,尤其喜欢她看我的眼神。那眼神,含情脉脉,常常令我手足无措,心慌意乱,但又让我有说不出的一种甜滋滋的感觉。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的感情也一天天加深。到后来,如果她一天没来,我就会感觉很空虚、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她今年十七岁了,初中毕业,要想继续读书,就得去棉兰读高中(大亚齐的华侨学校当时只办到初中)。有一天,她问我:“得光哥,我要去棉兰读书,爸爸也同意了,你呢,想我去吗?”

  “什么,去棉兰!”我感到突然,不知说什么好……。“说话呀,怎么不说话?”她便调皮地唱起了当下很流行的歌曲。“为什么不说话呀,你为什么不理睬,两心相爱,你这样太不该……”我哭笑不得,赌气地说:“你想去就去,问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什么人!”我第一次这样生硬对她说话。

      她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呆了一会,幽幽地说:“人家是跟你开玩笑,又不是真想去棉兰……你这样就生气啦……难道你还不了解人家对你的心……。”

      看到她难过,我于心不忍,连忙说道:“我不是生你的气,我听你说要去棉兰,觉得很烦……”她听了,脸色由阴转晴,笑眯眯别有用心地说:“哦,很烦,为什么?舍不得我咧……”她侧着脸看着我说“唔,是不是……”我沉默不语。“沉默表示默认,老实告诉你,我爸爸要我去棉兰读高中,我对他说,坚决不去!还不是为了你……这个这个……”她停了一会,小声在我耳边甜甜地说:“冤家。”说完,便笑着飘然而去了……就这样,我们彼此都了解了对方的心意,我们沉浸在快乐、甜蜜、温馨的爱河里。

      以上是德光在亚齐河桥上向我倾诉他和翠翠好上的经过,当时我记的很清楚,他诉说时脸上洋溢着陶醉的浓情蜜意.

(五)

      第二年我初中毕业后,我准备回国深造,回亚齐和父母商量回国事宜。我又见到他,还是在亚齐河的桥上。这一次,他英俊的脸上,乌云笼罩,看来是一个不详的预兆。果不其然,他懊恼地向我叙诉了他不如意的恋情:

     我和翠翠双双陶醉在温柔乡里,无比甜蜜,无比幸福。美好的时光不知不觉过了一年多,可是,好景不长,不知从那一天开始,她有好几天没来了,我焦急地盼望她的到来。有一天,我做工回到家,她来了,我喜出望外,可是,她苍白忧郁的脸色已经明白告诉了我,不如意的事要发生了。果然,她告诉我,她父亲知道了她和我好(她把和我好的事偷偷说给母亲听,母亲又告诉父亲)她父亲很生气,不准她再到我家玩。她深情地看着我,不安地问:“德光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这一次我真的不知所措,感到无奈,惟有安慰她说:“不要急,慢慢想办法,也许时间会帮我们,过了一段时间后,你爸爸说不定会回心转意。”她不以为然,摇摇头,垂泪说:“不会的,我了解我爸,他决不会同意我们好……”我没话说了,望着她伤心落泪的样子,我真不是滋味。

      又是好长时间,她没来了。我很难过,做工时常常神不守舍,开始自暴自弃,无端端发工友的脾气。我常常胡思乱想:她家里一定瞧不起我这个穷小子,即便这样,她也应该来看我呀!她是不是变了心……有时怨恨起来,骂她父亲嫌贫爱富,真是狗眼看人低。

     有一天,她来了,默默向我走来,站在我面前,脸色苍白,有点憔悴,用充满哀怨的眼神望着我。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心里仅存的一点怨气早就丢到九霄云外了。我用无限爱怜的眼神看着她,四目相投,久久凝视,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她下了最大的决心对我说:“光哥,你带我走吧,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好吗?”

    “啊!那不是私奔?这、这、这……”我吓了一跳,想不到,一个弱女子,竟然有这样的勇气、有这样大胆的想法。我显得有点心慌意乱,连忙对她说:“别急、别急,先不要这样想,我们还是想别的办法吧,会有办法的,会有的……”

    “还有什么办法?没有了!只有走,离家出走,才是我们的出路……我三个哥哥已对我发出警告了,如果我还和你走在一起,就要打你。还有我两个叔叔,牛高马大,很凶恶,我爸已对我叔叔交代,只要看到我往你家里走,就找上门去,教训教训你父亲,甚至对你父亲动手也在所不辞。我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的。”

     “不行、不行,我们走了,你们家一定会说我拐骗他们女儿,不把我家闹翻天才怪。我的两老怎么办,难道忍心丢下他们不管?”

   “不会的。我想过了,只要我一走,我爸顶多到你家闹两天,不会对你家里人做得太过分的。我毕竟是他的亲身女儿,也是他唯一的女儿,他看到米已成饭,不答应也得答应了。老实告诉你,我爸已经不想让我去棉兰读高中了,而是想把我嫁给他的好朋友的大儿子,我妈对我说我老爸不仅看中他们家有钱有势,还因为他们是多年的朋友,结成儿女亲家后,就能巩固他们的友情,加强他们生意上的联盟和经济实力。你想想,我跟你走了,对方还会娶我吗?”

     我沉默了,盯住她的脸,只见她白嫩的脸上泛起一阵阵红潮,闪着泪光的眼睛也明亮了,翘首望着我,热烈而又充满期待,她的眼神,让我有点意乱情迷,实在拿不定主意。

   “说话呀,你这样犹豫不决,可不行啊!我跟你说,我是得到妈妈同意,才跑来跟你商量的。妈支持我,她偷偷给了我一千盾(当时一个职工的工资每月700盾左右)。我是妈的心肝宝贝,她非常疼爱我,见我为了你朝思暮想,常常茶饭不思,睡也不安稳,不忍心我受如此折磨。当她知道我的心思后,也因为了解我的性格,怕我做傻事,她时时保护着我,处处为我着想。她吩咐我可以跑到司马威找我的大姨或者到棉兰找小姨,她们一定会帮助我们的。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啊!”

     我看着她坚定和期待的目光,深为感动,我真的被她的勇气和灼热的感情打动了,心想,难道我还不如一个弱女子吗?我迅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大姐已出嫁了,剩下两个妹妹也不小了,能帮助家庭了,父亲一人的工资够一家人的生活开支了,母亲身体是差一点,操持家务应该没问题。况且我是那样的爱着翠翠,没有了她,日子怎么过。想到这,我下了决心说:“好吧,你先回去准备准备,我也要同父母亲商量——我想他们为了孩子的幸福,虽舍不得,也会同意的。一个星期后,就是下星期一的早上六点,你一定要想办法跑出来,到我家对面的那棵大树下,我在那里等你。”

     她听后,激动地拉着我的手,深情地说:“这才是我的好德光哥,好,一言为定,到时我一定想办法跑出来……你放心,一年半载,不行的话,两年、三年后,等我父亲气消了,我们再回来看望爸爸妈妈。”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等两三年后,事情平息了,我们再回来,希望到时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一边说一边爱怜地看着她,她美丽而又妩媚的眼睛,流露出令人心动的似水柔情,让我深深陶醉……。

     她走了,回家去了,带着希望,带着对未来幸福的向往,充满自信地走了……

(六)

   
    “你在想什么?”德光一句话把我从记忆中唤醒。汽车继续在远离闹市的海滨公路上飞驰,路上没有其他车辆。车外的田野风光,扑入眼帘,我也无心欣赏。我看着他,忍不住说:“我在想,当年我们在亚齐河桥上,你对我说三天后将决定你和翠翠的命运,结果……结婚了吗?”“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件事,不然,怎能算是我的好朋友”他让汽车减速后,缓慢而又沉重地说“当年我们桥头分手后的第二天……”他开始一五一十有条不紊地向我述说事情的经过:

 

     我们分手后的第二天。下午,放工回家,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家路上,心情舒畅,悠然自得,想着很快将和翠翠远走高飞,那该是多甜蜜多幸福呵……突然她三位哥哥和一位叔叔出现在我眼前,他们站在路中央,拦住我的去路,她三个哥哥快速向我走来,包围了我,其中一个一言不发,就挥拳向我脸上打来,我本能地把头一歪,躲过他的拳头,我立即站起来,双手握住车把提起车头,用车轮奋力向来者撞击过去,车轮撞到他身上,撞得他向后跌跌撞撞。我乘机丢下自行车,冲上去和他们对打起来,三个打一个,我毫不畏惧。我一拳打中其中一个的鼻子,让他鼻孔鲜血直流。不一会儿,又把另一个的眼角眉骨打裂,打得他满脸鲜血。这时他三十多岁牛高马大的叔叔,手提一根棍棒,冲上来,从背后,恶狠狠地向我腿上一扫,我痛彻心肺,扑地倒下,三兄弟乘机对我拳打脚踢,他们使劲往死里打,打得我趴在地上,不能动弹。幸好,这时有一位亚齐人,我的工友,路过,把我救了(他们是不敢惹当地亚齐人的),并把我送回家。

     我伤势很重,回到家,卧床不起,全身疼痛,尤其是被棍棒击中的一条腿,痛得不能站立,像断了似的。第二天,他们三兄弟还不肯善罢甘休,气汹汹跑到我家来,在我家的篱笆周围走来走去,耀武扬威,大吵大闹,还把一桶红漆隔着篱笆泼在我家门口,警告我再纠缠他妹妹,绝不会放过我。我父亲气得要命,拿起一把菜刀冲出去,要和他们拼命,他们才跑了。我父亲对我大发脾气,警告我以后不准再和翠翠来往。我母亲也细声细语劝我说:“德光,算了吧,我们高攀不上他们家,还是死了这条心……”

     我痛苦万分,精神上受到的折磨比肉体的疼痛还难受百倍……两天后,我毕竟年轻,身强力壮,肉体上的痛苦减轻了许多,只是一条腿还很疼痛,走路还不方便,一瘸一瘸……到了和翠翠约好离家出走的时间,我忐忑不安,我想,这事肯定泡汤了,她不会来了,事情闹到这样地步,还有什么希望……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身体康复了,开始去做工了,可是,翠翠始终没有再出现,我便越来越觉得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

      一天,意想不到,翠翠,白衣白裙,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我又惊又喜,连忙迎上去,可是,我愣住了,原来她后面不远处还站着她三个哥哥。这时的她脸色更加苍白,神情更加憔悴,她拉住我的手,深情地注视着我……我看到她的大眼睛,红红的,涌出了泪水,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她恨恨地说:“是妈哀求父亲让我来见你,就这一次,以后不准再见了,而且父亲要我对你说清楚,不准再找我,否则……德光哥,我对不起你,我听说你被他们打了,打得怎样,现在还疼吗?”我摇摇头,她继续说“他们够狠的!这几天,我被他们死死盯住,寸步难行……德光哥,我想你,好想你,这几天我在家里大哭大闹,不吃不喝,可是父亲像铁了心,逼迫妈妈,要妈劝我,如果不听,就要对妈不客气……妈不理他,还是支持我,可是我不吃不喝,妈心疼。妈妈是最爱我,从小我是在妈妈抚爱、疼惜下长大,为了妈妈,为了不让妈受委屈,我、我只好停止反抗……”

       我还能说什么呢,看着她苍白憔悴的脸,哭得像带雨梨花,我心如刀绞,忍痛安慰她:“不要再和家里闹了,没用的,搞坏了身体,叫我怎么办。这事还是要从长计议,急不得,等过了这阵风以后再说吧。”

      她听了,边摇头边抽泣说:“不会有以后了,我知道除了我妈妈,家里所有人都反对我和你好。我现在才知道——听妈说你父亲以前在我家工程队打工时,带头闹事,和我父亲对着干,我爸和叔叔们恨死你父亲,绝对不会把我嫁给你家的。况且我爸已经和他的朋友商量好了,过了年,要把两家婚事定了。德光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离家出走的秘密,我爸他们会知道,不然,我们现在早脱离苦海了……”

    “翠翠!快点,不要再纠缠了,走吧!”她哥凶神恶煞地催了,翠翠回过头,瞪了她哥一眼:“要等就等,不等,你们就先回家去!”她又转过来继续对我柔声说道“我要走了,告诉你,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这辈子我俩不能结合,那就等来世吧!我走了……”她扭转身,哭着跑回家,她三个哥哥赶紧跟着……

      我呆呆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久久地、久久地、在风中伫立……

      后来,我真的再也没见到她了,可是我对她始终不能忘怀,她的爱,我永远珍藏在心底深处……过了几年后,不知是那一天,听我妹说,她嫁人了,嫁给了她父亲要她嫁的人。我妹还说,出嫁前一天,她上吊自杀,被她妈发现,抢救及时,活过来了。可是,从此她变了,变得沉默寡言,整日郁郁寡欢,浑浑噩噩。一位活泼美丽,充满青春活力的白衣少女,一位心地善良、坚强勇敢、敢作敢当的姑娘,就这样被家长的专制和无情的社会摧毁了——得不到她应得的幸福……岁月匆匆,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不知她是怎么过的,每每想到她,我心里就会很难受……前两年,听我妹说,她病死了,临死前,我妹去见她,她消廋得厉害,她拉着我妹的手说:“我对不起你哥哥,告诉他……我好想好想他……我、我……来世一定会去找他……”。

 

       听了德光的叙述,我心情沉重,不知如何安慰他……可是一转念,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再怎么安慰都毫无意义了,还是看看眼前吧。眼前的德光,可不是当年的穷小子了,经过多年的奋斗,他已拥有了自己的工程队,成了当地一名建筑商。他早就有了自己的家,儿孙满堂,生活富足。

       汽车又加速了,在笔直的公路上风驰电掣……这时太阳快要下山了,美丽的晚霞染红了西天,我看了德光一眼,他正潇洒沉稳地开着他的爱车,我为这位儿时的好友有今天的成就而高兴;同时,也为他俩,翠翠和他——相爱的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而深深惋惜……

(续完)

 

 

 

Posted @ 2009/7/1 10:06:00  阅读( 3261)  评论( 2)  
最新更新
  • 我的班主任
  • 我小学的地理老师
  • 我的朋友铁德光(修改稿)
  • 我的朋友铁德光 (续完)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许玉龙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广州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