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感悟 > 从Cina想到华侨人

从Cina想到华侨人

                                     从Cina想到华侨
                                            ── 阿保──
      一听到“支那”两字,内地老一辈的首先就会想到“日寇”的暴行,海外华侨就会感到人格受辱和对当时弱势祖国的无奈。我小时,印尼小朋友如果称我们Orang cina(支那人),会翻脸骂人,往往把他们骂得莫明其妙。叫他们称Orang Tiongkok(中国人)吧,他们反而觉得很奇怪,怎么和书本写的,以及他们长辈说的不一样?几十年来,每当听到“支那”两字,总还感到莫明的剌耳。
      “支那”原先是否是贬意词?据〈辞海〉等载:二千二百年前,秦朝统一了中国,故秦汉以来,古代的外国人称中国为“秦”,称中国人为“秦人”,这称谓自秦至晋,丝路西边的外国人沿用了数百年。故古印度和地中海的古希腊、古罗马皆以“秦”的发音,称中国或中国人为Sinae或Cina、Thin等等。在西元世纪初,汉译的古经典则译成“支那”、“至那”、“脂那”等等。
      英文的China是指“瓷器”,因为古代西方的瓷器都来自中国,故西方人以China指“瓷器之国”,也就是指“中国”。金鸡纳树(树皮是治疟疾药的原料)英语亦称为China,查英文并无Cina这个字。英文的China读成“再那”,而印尼或马来语,依照China字母拼音则读成了“基那”。是否印尼文后来就因此而写成Cina了,还是取自古希腊、罗马人的读音?不得而知,因为印尼文确实是有很多外来语的。日本人近代亦把中国和中国人称为“支那”,是如何来的?再说,从孟加拉湾以东至南中国海以西之间的老挝、越南、柬埔寨、缅甸、泰国直到马来半岛,在地理上是属于印度和中国之间,西方也就称其为“印度支那半岛”(IndoChina),我们在心里上会否也觉得很不自在呢?
      在辛亥革命之前,孙中山先生也自称Chinese、China,孙中山建的是Republic of China,新中国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总不成是我们在自贬吧?“支那”之所以观念上变成了贬意词?因为近代西方列强对积弱的中国和中国人是很鄙视的,在他们眼中,那是几百条洋枪就吓得大量赔款的政府。早年的西方电影把“支那”和男人留长辫的清装形相,卧在床上抽雅片的乌烟瘴气,饿得瘦骨如柴衣不蔽体等同。很可能使中国人,特别是居人篱下的海外华人产生了一种自卑心态;如今祖国强大了,有没有把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改成People's Republic of Zhonghua的必要呢? 
  讲个题外话,世运会的入场通常是以国家名的第一个英文字母排序,China如果换成Zhonghua,那就要从第三变成了包尾第二,只剩个殿后的主办国了,有这必要吗?如果认为是贬意词,要改,新中国一成立,就该把China、Chinese、Cina从字典上抹除掉。包括“印度支那半岛”也应该改名。
      其实中国人古代称外国人为“胡人”,称少数民族地区为“番邦”,华侨称南洋的土著为“番那”等等,及近代称西方人为“鬼佬”,称南亚人为“亚差”等等,是否更有贬意呢?现在不称“鬼佬”而称“老外”,应该是一大进步吧。
      海外华侨华人一向自称“唐人”而不称“秦人”,可能因为秦虽统一中国但为时很短,版图也不太大,那时也少有中国人移居外国。唐朝时版图广阔国势强大近三百年,唐宋以来,移民海外的中国人渐多,特别是明清以后,自称“唐人”有大国的自豪感。
      半世纪前的50年代,我们侨生回到祖国,北方乡下的同胞称我们为“华侨人”。一位当时在北京读书的女同学说,有一次下乡“劳动”,农村一位老婆婆看到她们干农活鸡手鸭脚的,心疼的说:“啊呀!你们华侨国做娘的,怎么舍得让那么小的娃来我们中国受苦呀!”连自己同胞都以为“华侨”是一个国家。我在武汉时,是另一种情况,在街上如果有同学和当地市民起一些冲突,那怕是很小的事,他们就说:“华侨人打人!”一下就围了几十人。当时“华侨人”在那里等同“番人”、“胡人”,是化外民族,会引起一些“敌意”的。不过北方省市的政府,对“侨生”倒是相当照顾的。我在武汉那几年,常有东欧及前苏联各民族的艺术团来表演,每一次省统战部总会安排我们去观看,让一般的市民非常的羡慕。
      回国的第二年暑假,我从上海探亲回武汉,在湖南株州转车。我老老实实的和内地乘客一同排队,不多久,有一位穿制服的来问我:是否海外华侨。我一点头,他就把我带到“母婴后车室”,让我和BB们一起“提前上车”。上车时已过了火车上的晚饭时间,突来有一位挂了“列车长”牌子的特地来问我,要不要吃晚饭,他们餐车可以安排,把我这“新侨”感动得几乎要喊“万岁!”
      后来我被命运安排向南迁,越往南方走,“华侨”越多,“华侨”两字就越不值钱了。到那个特殊的年代,“华侨”就突然的一夜“变种”,成了“狗仔子”,几乎要人人喊“打”了。七零年起,开了“南风窗”,穿着时髦的港澳同胞可以回乡探亲,侨生可以大批大批的“出国”,“华侨”两字一夜之间又“珍贵”起来了,真也是命数。
      五六十年代北归的侨生,经过神州山水十数年的洗炼,虽然后来有相当一部份不得不背转身向南,但那颗“心”,还是始终向着北极星的。他们中,不论是回到侨居地老家或去国的少部份,还是被迫居留港澳的大部份,都发挥了父兄的艰苦创业精神,赤手空拳的硬是打出了一片天地。七十年代尾,当祖国的大门略微开了一个门缝,第一批提着他们在异地他乡以血汗赚下的第一桶金,义无返顾的从门缝中挤进内地创业设厂的,正是那当年曾挥泪出走的“海外孤儿”们。
      如今,“华侨”企业家早已俺没在台商和外国企业的“外资”海洋中。但见到祖先的故土繁荣昌盛起来,世界上每一个角落都有“Make in China”的品牌,外国人看我们的眼神由鄙视变为尊重和羡慕。正如“阿来”引外国媒体评论所说:如今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为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和自豪”了。Make in China也好,Make in Cina又怎么样?如今是否已可以和“强盛”挂上等号?
      我们在海外的家人如今因祖国的强大而可以挺起胸膛走路,我们的后代,已在国内外创下了很多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奇迹。我们那几十年前失去的青春,那曾经随长江水东流的满腔热血,算得了什么?
      我们以生为“华侨”而自豪,从辛亥革命、八年抗战直今,当神州有天灾人祸时,当祖国有需要时,海外的“华侨华人”,还是会第一时间再站出来的!不是吗?
     我想有个家
Posted @ 2009/10/23 23:27:26  阅读( 4752)  评论( 35)  
最新更新
  • 人生如夢
  • 从谐音和歇后语引出的小故事
  • 既当我是老友,请高抬贵手!
  • 铁道游击队之春运大战[转贴]
  • 从Cina想到华侨人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阿保
    游戏人间懵老翁,对着电脑乱敲钟。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