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往事 >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往事如霞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往事如霞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

往事如霞

杨多思

    ——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在我上小学一年级时,正是我们国家极端个人崇拜的时期,开学第一天上课,班主任语文老师说:“上课”。临时班长:“起立”。语老师:“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学生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老师:“同学们,请打开语文课本第一页,第一课”。语老师读课文,我们学生跟着语老师读。语老师读:“毛主席万岁”。学生们:“毛主席万岁”。老师:“中国共产党万岁”。学生们:“中国共产党万岁”。接着语老师在黑板上写出:“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汉语拼音和生字笔划书写顺序。当时的老师还兼教图画课、唱歌课(那时美术、音乐课都叫图画、唱歌课),图画课就画五星红旗、天安门、铁锤、镰刀等;唱歌课,老师教我们唱的第一首歌是《火车向着韶山跑》;“车轮飞,汽笛叫,火车向着韶山跑,穿过峻岭越过河,迎着霞光千万道,嗨,迎着霞光千万道。阳光灿烂照车厢,车厢里面真热闹,真呀真热闹,藏族大爷弹起琴,新疆姐姐把舞跳,蒙族叔叔唱起歌,一路歌声一路笑,一路笑……”。老师深情的向我们介绍:“韶山——是我们全国人民向往敬仰的地方……”。

除了对领袖的歌颂与崇敬外,每周一早上第一、二节课的全校周会,校长还讲述“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斗争,“唯物论者”与“唯心论者”的世界观与价值观等等,因为校长头发向后梳得光光滑滑的,戴着一幅斯文眼镜,一本正经,道貌岸然,开口闭口:“唯物论者怎样怎样……;唯心论者如何如何……”。同学们给校长起一个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名字——“马礼克”。马礼克好象是电影《列宁十月》,还是《列宁在一九一八》里的一个重要人物,马礼克开口闭口就:“布什维克怎样怎样……;布什维克如何如何……”。是一个高深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专家。因为时间太久了,马礼克具体是个怎样的人物,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马礼克也是戴着一幅斯文眼镜,头发向后梳得光光滑滑的。我们一见到校长都会在背后叫他“马礼克”,而不叫他校长,校长就是马礼克,马礼克就是校长。

在“学工、学农、学军”的学生时代,每周的下午都有几次劳动课,一到劳动课,同学们戴着草帽,扛着锄头,来学校铲草、烧肥、种蕃薯等。有次,全校周会课,教导主任“熊老别”(别:伯,海南话;是学生给老师取的花名)激情高昂的向学生宣布:“要分批组织学校学生向解放军叔叔学习,进行野营拉练,先从高年级开始”。同学们听了后都激动的不得了,到了野营那天,高年级的学生穿着军布鞋,身背军用布书包、军用水壶、军用饭盒,头戴布军帽,腰间绑上军用皮带,再去采些树枝、树叶,做成伪装草帽戴在头上遮太阳,就像八路军、新四军、野战军和志愿军一样(不过是儿童“山寨版”的)。同学们一切准备就绪,教导主任“熊老别”雄壮有力,一声令下:“出发——”。高年级的学生浩浩荡荡,雄纠纠,气昂昂的沿着国防公路开拔前进……,那声势、那气势、那场面、那情景至今还记忆清晰。等我们也升到高年级时,学校也组织我们去万宁六连岭野营训练。六连岭是海南琼崖纵队的革命根据地,地处万宁县与琼海县交界处,六连岭高山峻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山洞又多,敌人多次进行围剿红军,都无法达到剿灭红军的目的,红军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与敌人和自身艰苦环境做斗争,最后取得了革命的胜利,海南岛“几十年红旗不倒”,成为中国革命解放斗争事业史上的奇迹,就连朱德委员长1957年也亲自来到了六连岭深山,参观了“红军洞”、“红色操场”,了解当时海南岛的革命的斗争情况,深有感触,并当场欣然提笔,写下了一首歌颂六连岭红军的诗歌——《六连岭》:“六连岭上现彩云,竖起红旗革命军。二十余年游击战,海南人民树功勋”。接着董必武也来到六连岭参观,也题下了一首诗歌,歌颂六连岭的红军。当地人民政府在六连岭山下,立了一座“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以纪念为中国革命事业牺牲的革命先烈。我们四年级两个班同时出发,学校联系了药物站的一部卡车,一个班乘卡车先行出发,另一个班步行前进;卡车行到很远的路上,把乘卡车的学生放下步行前进,卡车又调头回来装上正在步行前进的学生。一路上就是这样两个班轮流交替变换乘车与步行,来到了六连岭革命根据地参观学习。六连岭革命根据地周围的人民群众,由于长期支持革命斗争,牺牲惨重,全村的房屋被敌人烧光,农户被敌人杀绝,成为绝村的有藤寨、多贤等20个村庄;全村房屋被敌人烧光,大多数农户被敌人杀绝的有故地、加荣等25个村庄,死难同胞共计3000多人。

六连岭参观完后,我们又去到万宁的港北渔港,一见到蔚蓝的大海,同学们就只往海边沙滩冲,这个陈为民疯了似的,一个人沿着岸边的沙滩越走越远,老师喊,同学喊,他也不当回事,走的快连人影都看不见了,等他回来时,挨了老师狠狠一顿批评。我们走在松软优质细腻的沙滩,老师手指着大海说:“那蓝蓝的大海就是太平洋”。我一下子感到很惊讶,平时在地图上看到的太平洋,现在就突然真实的横空出现在眼前,太难于想像了。虽然我以前乘轮船去过几次广州,也亲眼见过大海,可那时没有什么知识,不能将知识结合亲身感受来体会。现在漫步在大洋的此岸,遥想大洋的彼岸,一席席海风微微佛面;一阵阵波涛轻轻拍打着脚下,感觉海洋这么的浩瀚,自然这么的伟大,世界可真大啊!野营训练是很苦、很累的事,可对我们小学生是一个很好、很直接、很生动的锻炼和社会实践教育课,在步行行军中,我们真实的感受了解放军叔叔的坚强意志和不怕苦不怕累,流血流汗的顽强勇敢精神,平时只能从国产战斗故事电影里,看到红军和解放军叔叔,就是靠双脚进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南征北战,横渡长江,占领南京,大上海,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和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解放了全中国。现在自己也步行行军亲身体验,比在课堂上老师说一大堆空洞的说教大道理,还更具有现实教育意义。

七十年代初,我们国家正是处于战备时期,我们国家意识形态的敌人太多,国际、国内两大敌对阵营,不断的磨拳擦掌,剑指对方,边境海上偶有战事发生。就连我们农场都被编入二师八团,听说军长还住在师部里(也就是后来的兴隆中学校址),我到师部的供应部买东西时,还看到很多穿着军装的解放军叔叔,听说都是师长、团长级干部,我们班上有的同学的爸爸还是解放军当官的呢。农场开大会和看电影等,都会有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民兵,整齐威武的入场,民兵席地而坐,那步枪的刺刀寒光闪闪,那是毛主席提倡“全民皆兵”的时代。有一次,在三亚到海口的国防公路上,看到一队长长的全副武装的解放军叔叔,正在步行行军,那整齐的步伐,遼亮的口号声,雄壮有力。平时在电影上看到的情景,现在一下子真实的出现在眼前,我们都站在公路旁观看,没想到解放军叔叔就在我们兴隆小学(后改为农场“青年突击队”的大队部)安营扎寨,修整休息。解放军叔叔借了我们几间教室,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打地铺,那一支支步枪和冲锋枪,整整齐齐的立在墙边,还有那一挺挺机关枪并列的摆放在地上,我们都站在窗口,眼睛一直盯着那乌黑发亮神密的机关枪看,再联想起电影里的情景,“哇!解放军叔叔好威风喔!”。我心想:将来我长大了,我也要当一名勇敢的解放军叔叔,保卫祖国。解放军叔叔很守纪律,自己带米、带锅,在土堆边用工兵铲做了几个标准象样的灶,自己动手做饭。夜晚,解放军叔叔吹起军号,早早就休息睡觉了。第二天,一早天刚亮,解放军叔叔军号一响,悄悄的就出发前进了。哇!好神密的一支部队,让我们大开了眼界。我们的学校就在公路边,经常都会看到几十辆军车,拉着各种军布包着的大炮从国防公路驶过,也许是炮兵在训练吧。解放军步兵野营拉练,我们经常看到,也都看过好多次,有一次规模还挺大,有战车、有军马、通讯指挥车等,还有许多女解放军阿姨,绿色整齐大方的军装,腰间别着把小手枪,头顶上戴着闪闪的红五星军帽,真是体现了毛主席说的:“不爱红装爱武装”的美丽、时尚、动人景象。

我上小学和中学时,特别爱穿一条蓝、一条白的海军“T恤”衫,因为我长大也想当一名解放军。那时小,只觉得解放军叔叔好威风,所以我们小朋友也会用木板锯成手枪的形状,再用小刀修整,用沙纸打磨,涂上黑墨水,一支手枪神奇活现的拿在手中,插在腰间。当年的儿童团还用木头手枪,机智的缴获日本鬼子、汉奸的“真家伙”呢!母亲后来托人在外地买了一顶“雷锋帽”给我,冬天时戴上“雷锋帽”还挺神气的,有小解放军战士的感觉。记不起什么原因,我弄到一枚红五星,当时全国热影《闪闪的红星》电影,那首《红星照我去战斗》更是唱歌课老师必教的歌曲,我也学着小红军战士——潘冬子,手拿红五星对着太阳晃动,红五星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小时候的思想就是这么的单纯、朴实,理想也很多,但最伟大、最崇高的理想,就是听毛主席的话;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就像闪闪的红星那样发光发亮,照我去战斗。

不过,我们那时受“四人帮”“读书无用论”的思想的毒害,还是挺严重的,一会批“三字经”;一会“批林批孔”;一会“反击右倾翻案风”;一会“割资本主义尾巴”;一会学校请“工农兵”代表来讲课,批判那些走“白专道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读书读的越多,越瞧不起劳动人民,越脱离实际和广大人民群众,还流行一句“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话。最典型的就是电影《决裂》里,葛存壮饰演的教授在与工农兵学员讲授,与脱离生活实际的“马尾巴的功能”。有一次,学校请来了一位老师,讲他自己是怎样走“白专道路”,读完了大学毕业后,脱离实际;脱离生活;脱离群众,就连红鲤鱼都不认识,他说周围的群众,都批评他这个大学生是个:“不识红鲤鱼的大学生”。有时放学后,我们在路上遇见这位老师时,我们就大声喊:“不识红鲤鱼的大学生来喽——!”,把他弄得哭笑不得。学校还请来贫苦农民,讲述她在那万恶吃人的旧社会的悲惨遭遇,她说她小时候生病了,家里没钱治病,她就到太阳底下晒太阳,病也就治好了。她还说:“家里没钱买药,就拿牛屎晒干做药来治病”,不知她是否夸张,但我从此知道了两个治病不花钱又环保的新药方:晒太阳、吃牛屎干(不是牛肉干,千万不要搞错喔!)。

当时,还流行学习《毛选》,老师经常表扬一位女同学,学《毛选》学得很认真等,搞到全班都掀起学习《毛选》的热潮。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好啊:“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毛选》第一卷开篇里的这段话,对我们启发很大,我们都歪着去理解和运用,毛主席他老人家为我们指明的真理和路线方针。李大头(李志强,因他的头特别的大,我们都叫他“李大头”;上中学时,我们又改叫他“李德勒”,大概是“希特勒”,不知什么原因,我们就改叫他“李德勒”)是我们的朋友,陈为民(现海南大学教授)、徐建平(现珠海印尼侨友会副会长)、陈志海、陈红军、谢华生加上我,被老师称为“六大金刚”,李大头自然是“超级大金刚”。因为我们特别讨厌那个学《毛选》,学的最好、最认真的人,她讲话和朗读课文时,带卷舌的口音,让我们全班同学都起鸡皮疙瘩,老师说她是“北方腔”(其实,她是海南人,“南腔北调”听起来十分的肉麻、难受、刺激,我们都叫她“韩老五”)。在课室里,我们经常拿吃过的蕃薯皮从四面八方丢她,搞到她父亲来学校找老师告状,与我们算账。她还有个妹妹,也是个“小韩老五”,放学时,李大头就在回家的路上拦住她,揍她妹妹——“小韩老五”。她妹妹的嘴还挺厉害的:“我告诉老师听,留你一百天”,李大头一听到“老师”三个字就害怕,吓得赶紧跑掉。因为老师住的离李大头的家很近,李大头在学校的任何表现,李大头的妈妈随时都可以了解到,所以李大头一听到“老师”三个字,就像孙悟空听到唐僧念的经一样头就痛。“留你一百天”也是世界独创,公安局拘留嫌疑人也才七天,对一个三年级的学生“留你一百天”,不吓到屁滚尿流,也吓得腿都软,况且,还是老师留,老师的嘴特唠叨,烦都把你给烦死。

李大头是我童年时最难忘的铁哥们、好朋友之一,李大头是山东人,爸爸是解放海南岛的南下转业干部,也是农场的领导,所以李大头有山东人敢作敢为的豪爽性格和英雄气概。在上初二时,下课有几位同学上来抓弄我玩,有个同学也走上来捏了我一下,我一生气,将此事告诉李大头听。我原是想让李大头警告警告他们,不要抓弄我,我万万没想到中午放学后,李大头在路上拦住了那个捏我一下的同学,李大头走上前二话不说,抡起拳头就朝那位同学的脑袋打过去,那个同学惨遭李大头的“加工修理”。这回可闯大祸了,那个同学进了医院,经医生检查诊断为:轻微脑震荡。班主任老师找到我,把我狠批了一顿,然后带着我到那个同学家里,向他的父母陪礼道歉。这李大头性情也太鲁莽,下手也太狠,有水浒梁山好汉李逵的性格。

我母亲调到场部机关托儿所工作,我上午放学后,就去母亲上班的单位,机关饭堂打饭吃午饭。到了中午上课的时间,我经过李大头的家门口,就和李大头一起上学去,李大头这时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条尤鱼干,一人一半,我们边走边吃,真是太好吃了。第二天中午上学时,我问李大头:“还有没有尤鱼干吃”,李大头说:“中午吃饭时,他的父母家人都坐在饭桌吃午饭,而且吃得很慢,尤鱼干就吊在饭桌上的篮子里放着,一直没机会下手”。我每天上午放学时,都叫李大头想尽一切办法,支开他父母,找机会下手,弄点尤鱼干来吃,改善改善生活。有时李大头得意洋洋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成功得手了;有时李大头空着手无奈的笑嘻嘻,我就知道没戏了。

在中午上学的路上,要经过场部戏台后面的国防公路桥,我们就下到桥底下,把河水搅浑,用小棍子从水里钩起蝴蜞(水蛭),然后把蝴蜞开膛破肚放血,再将蝴蜞内外翻开,放在大石头上晒干,蝴蜞的血流到石头上,一大片血渍斑斑,十分的血腥恐怖。我们还有另一个残酷的玩法,就是将抓到的青蛙杀了后,撕下青蛙的皮晒干,拿一个空“罐头国”(壳,客家话),让青蛙皮套在“罐头国”的口上,用绳子或橡皮筋绑稳青蛙皮,找两根小木棍在青蛙皮上敲打,一个小锣鼓就做成了。

另一位“金刚”陈为民,刚上一年级没几天,就和一位女同学下课时,追追打打闹着玩,女同学赶紧躲进女厕所里“避难”,陈为民紧追其后,也冲进女厕所里抓人,把大家吓得目瞪口呆,等他出来时,大家都嘲笑他,说他下流。陈为民很爱穿一件白色衬衣,衣上有几个可爱的小公仔图案,他穿上去更显得他很可爱、很天真、很好看、很洋气,像女孩子样,他妈妈很希望他是个女孩子,我们都取笑他。有一天他爬树,从树上摔下来手断了,等手医好了后回来上学,他的手伸直往前一指,奇特的景像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他的那个手臂是严重的弯曲,肘关节处并向上凸起来,让我们看了后很好笑,我们全都学着他,把手伸直往前一指,那奇形怪状手的样子,让我们笑了又笑。

我小时候,有好多个朋友都爬树跌下来手断过。在我四岁时,也被小伙伴从学校操场上的平衡木上推下来,手刚好压在一个小土坑上,开始以为是脱臼,被一个荷兰婆帮我擦跌打油,又是推又是拉,痛的我一阵阵惨叫,送到医院拍片,确定为肘关节骨头断。医生接驳好敷中草药后,没几天中草药在纱布里发热、发酵、发臭,手臂里又闷、又痒,我用小手往草药里抓痒,竟然看到一条条小小、白白、胖胖的小虫在蠕动爬出来,吓得我全身发麻发痒。医生在换药时用纱布捆绑,过几天我觉得手臂疼痛的难受,医生打开纱布繃带时,看到我手臂肱二头肌处,因纱布绑的太紧,将皮和肉都绑烂了,血一直在流……。

虽然我们都有断手的惨痛经历,不过我们还是很喜欢爬树玩,乐此不彼,尤其是在树上玩抓迷藏,更是惊险、刺激、好玩。抓人的小伙伴用红领巾蒙着双眼,在树上摸着树枝去抓人,被抓的人就在树上与其周旋,一棵树上有十多个小朋友在上面爬,好不热闹,就像一群猴子一样爬上爬下。在一次树上玩抓迷藏中,我不慎踩断了一根树枝,从高处急速往下垂直跌落,眼看人就将重重的跌落到地上,一起“惨案”即将发生,谁知我的手臂刚好挂在一根树枝上,脚的膝关节又被另一个树枝钩住,“哇噻!”,好险啊!魂都吓掉了,如果掉到地上,不是手断、脚断就是腰断等重伤。冯俊典、梁定东就是在树上玩抓迷藏和偷採荔枝,从树上掉下来手断的,他们躺在地上动也动不了,一直在哭喊:“阿买,哎——!阿买,哎——!”(阿买:阿妈,海南话),那哭喊的叫声是掏心掏肺的,有哪个做父母的听了不心痛呢!可我们并没有因为有人不断的从树上掉下来,发生手断、脚断受伤事故,而放弃爬树的乐趣。

每年到了六月份左右荔枝熟的时节,我们都到附近农村的荔枝林里偷採荔枝,听说当地的海南人,为了防止别人来偷採荔枝,用打野猪的“粉枪”(猎枪)装上胖谷粒,一枪打过去,全身像麻子一样,一粒粒,一个小洞,一个小洞,浑身又痛、又痒、又难受。海南的荔枝树有几十米高,大约有三、四层楼高。一次,阿任(宋友烈)爬上荔枝树上偷採荔枝,他不慎脚一滑,人突然从十多米高的树上,“博陆——!”(客家话:东西跌下地发出的形象声音)一声,重重的跌到了地上。完了,完了,肯定完了,阿任躺在地上,脸色发白发青,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他尝试爬起来,“呓!”,手还能动;“呓!”,脚也能伸直,手和脚竟然没断,真是奇迹;“呓!”,人还能慢慢的坐起来,他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呓!”,身体也没事,他怕暗伤,身体往地上跳了三下,没事。一阵狂笑,真是福大、命大、天怜我也,命不该绝啊!拍拍屁股,高高兴兴走人喽!

邓文光还有一件十分好笑、十分有趣、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放暑假时,因为兴隆山上的树木都被人快砍光了,我们就转战到,由工厂去南林农场那里的山上去砍柴。我们几个人合用一部手推车,邓文光夫妇俩也推着一部手推车。我们都是自带盒饭,在山里吃午饭,下午四、五点钟左右才下山回来。回来时,大家都是满载而归,路途中有很多个上坡与下坡的路段。可每次走到其中的一个下坡路段时,邓文光夫妇俩总是控制不住手推车,装满木柴的手推车就像失控的汽车一样,直往下冲下去,最后手推车和木柴翻倒在路边。每次都是在这个路段的这个下坡处,他夫妇俩就要重蹈覆辙,上演一场美国“好莱坞”式,中国“山寨版”夺命惊魂的《生死时速》,最后的结局总是手推车横冲直撞翻倒在地上,一片狼籍。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奇特的怪现象,一路上有这么多的上坡、下坡,偏偏好多次,就是在这一个路段的下坡处,让他们夫妇俩在此翻车,也许是老天冥冥中的有意安排,这个坡就是他们夫妇俩的“滑铁泸”,我们干脆把这个下坡段,以他们夫妇俩的卓越功勋、荣誉、成就,命名为:“邓文坡”,以纪念邓文光夫妇多次在此上演惊险、刺激的一幕幕精彩大戏。每次我们推着手推车来到这个路段下坡时,都会互相提醒大家,避免前车之鉴,大声喊:“注意喽!小心!前面邓文坡——!”。大家打醒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的推着车下坡,有点像日本鬼子进村扫荡时——“小心!地雷”一样,可我们谁也没翻过一次车。

父亲知道我特别爱玩,不爱读书学习,特别的无奈,他把前门堵,我后门就溜走了;他关后门,我前门就冲出去,有时被他逮住,呆在家里就像是坐在监牢里一样难受。只有大自然才属于我们自由自在的天地,只有太阳河才是我们幸福快乐成长的乐园。约好的时间我还没出现,小伙伴心急如焚,就悄悄地来到我家的窗下,海岩不够窗口高,又不敢发出声音叫我,他知道我正被父亲关禁闭,他就在窗外左右摇摆窗户的挂钩,挂钩摇摆发出“呓呓呀呀,呓呓呀呀”的声音,我就知道是小伙伴在向我发出的暗号。后来这一联络的暗号被父亲发现了,他知道关住了我的人,却关不住我的心,我是属于大自然的,小伙伴的呼唤比什么都还更重要、还更有吸引力。就连上课,我是:身在课堂,心在外。想上就上,不想上,背着书包就逃学(到我读大学时也还是这德性,一点也没改)。我和梁定东早早就逃走了,来到他家附近的一片香蕉林,他用小刀把一棵香蕉树放倒,割下了香蕉。他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坑里铺上苦练树的叶,把香蕉放入坑里,在香蕉上面再放上苦练树的叶,然后用泥土埋上。过几天,我们又悄悄的溜回来,扒开坑里的泥土,香蕉已在土坑里焗熟了,我们俩一人一半装在书包里,边走边吃。周六下午不上课,我们俩冒雨去到八管区南旺的深山里採“碧叭果”(竹筒枪发出“碧叭”的声音),做“碧叭筒”枪的子弹。

在上小学是,我们国家发生了好几件震惊世界的大事。有次,我们在一个土堆上玩,看到许多大人破天荒的大白天不做工,都坐在屋子里,神神密密,个个面无表情,沉默不语。过后,才知道他们在学习上面传达的中央文件,文件里说:有人背叛了毛主席,乘飞机仓皇出逃摔死了。平时老师上课时都爱说:“最高指示,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学生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现在老师改口说:“最新指示,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老师告诉我们说:“‘最高指示’是反革命说的,现在必须改说‘最新指示’”。没几年,我们又看到很多大人白天都不做工,全都有坐在屋子里哭,哭得很伤心。根据以前的经验,我们知道肯定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情。等大人们散会后打听,才知道我们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和接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因为我们谁都知道“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我们也说了千遍万遍,怎么才几年的时间就……,不是“万岁”吗?我们都感到疑惑不解。后来,粉碎了“四人帮”,清算“四人帮”的帐时,老师氛怒的告诉我们说:“毛主席他老人家身体有病,是他老婆想做中国的女皇,想当伍则天,想到都快疯了,希望毛主席他老人家早点……。他老婆就将生病躺在床上的毛主席的身体翻来翻去,毛主席他老人家年纪大,身体又有病,经不起这么折腾,就这么悄悄的离开了我们”。我们小朋友都握紧拳头在骂:“这么坏的老婆,这么恶毒的女人,这个‘死八婆’”。我们全都到场部参加召开的万人大会,庆祝粉碎“四人帮”,全国各地也都在敲锣打鼓放鞭炮,上街游行庆祝。放学的路上,老师给我们出了个“脑筋急转弯”问我们:“你们知不知道“四人帮”是哪四个人啊?”,我们很快答出来,老师表扬我们很聪明。

随后,全国各地、各行各业,到处都在肃清“四人帮”的瘤毒,这时我才醒悟,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不爱读书学习,这么爱玩,原来都是“四人帮”搞的鬼,我是中了“四人帮”的瘤毒,而且中毒还很深、很严重。“四人帮”就是害怕我们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争他们的位置,抢他们的饭碗,夺他们的权,才提倡什么“读书无用论”啦,还编出儿歌让我们小朋友学唱:“糖儿甜,糖儿香,吃吃玩玩喜洋洋。读书苦,读书累,读书有个啥用场”。真是没想到啊!我们就这么被“四人帮”忽悠了十多年,等我再想读书学习,我怎么也跟不上了。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差很差,我恨死“四人帮”了,我的学习成绩差到:一把扫把三毛五,要买三把扫把,一共需要多少钱?就这么简单的加减法算术题,就连地球人、乞丐、捡垃圾的都会算,可我怎么算也算不出来。十个手指头掰完了,还不够指头,两只脚掌从鞋子里伸了出来,又再掰脚指头,掰来掰去,算来算去,最后还是没算对。这成了我父亲取笑、讽刺、挖苦我的笑话和把柄。

上初一,开始学英语了,“早上好”:英文GOOD MORNING的发音,我老是记不住,就在GOOD MORNING的旁边注上中文“鬼摸你”,这样就好记多了;“钢笔”:英文PEN,就在PEN的旁边注上中文“骗”;“铅笔”:英文PENCIL,就在PENCIL的旁边注上中文“骗锁儿”。父亲发现我的英语书上,怎么有这么多的奇怪读法的中文汉字,他又讽刺、取笑、挖苦我:“什么‘骗’?你是骗人的‘骗’,你这是在骗自己还是在骗老师,你学习怎么就这么差呢?”。我的自信心、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和伤害,我说:“不就是‘四人帮’喽!你怪我,你怎么就不怪‘四人帮’呢!”。我那时一直都天真地认为,我的学习成绩这么的差,都是“四人帮”害的,如果没有“四人帮”那该多好啊!

一次,上数学课,数学老师让我上讲台演算一道运用题,我在黑板上算了很久很久,没算出来,就连列出的程序思路都很混乱,数学老师等得都不耐烦了:“杨多思,你下来”。数学老师叫了另一位同学上讲台:“来,你上来,你来算算,算给杨多思看看”。那个同学一下子就算出来了,算的又快、又好、又正确。这时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大大的四个字:“笨鸟先飞”,然后说:“杨多思啊!你要笨鸟先飞”。我一向IQ低,一直不理解什么是“笨鸟先飞”的实际意思,应该怎样去理老师送给我的这句话呢?但我从此知道了我是只“笨鸟”。从此,我在学习上、做人、做事上很没有信心,很不自信,还很自卑和自闭。但对于玩和画画,我有极大的兴趣和吸引力。多年后,我在广告公司工作,“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激烈竞争中,我明白了又一个求生存、谋发展的实际真理:“早起的鸟有虫吃”。所以,我对画画从不偷懒,从不找没时间的各种借口,没时间就想尽一切办法挤时间,“创造条件也要上”。我一向避免应酬、喝茶、聊天之灾;拒绝无聊空虚的侵入;放弃拍施、逛街之苦、之累、之烦的受罪;玩失踪、“走佬”、躲猫猫、抓迷藏,为了艺术牺牲一切,以居士、隐士为名,“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人生总是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人生就是在得失间取舍,在得失中权衡利弊与轻重。“舍清溪之幽,得江海之博;舍方寸之惑,得苍穹之大;舍举目之求,得天地之志”,在“取舍之间,彰显智慧”。赵本山说:“友情重要,艺术更重要”。我一向是默默耕耘,从不问收获,不求名利,更不张扬、喧哗、攀比、夸夸其谈。我要早起,我要先飞,我要“一意孤行”。因为,我知道我是只“笨鸟”;是“菜鸟”;是“蛋白质”(笨蛋、白痴、神经质)。李正天大师评价我画画:“你没有那些聪明人的帅气与横溢的才气,但你有极其强烈、深刻的韧劲与磨劲……”。这得感谢几十年前送我“笨鸟先飞”四个字的老师,在我人生的道路上,不断的自己提醒自己:“你比别人笨,你要比别人多付出、比别人更努力,OK——!”。

说到玩,我是最兴奋、最有激情、最来劲、最忘我、最陶醉,中午吃饱饭后,就不见人影了。烈日下,我们在太阳河,光着屁股游泳,沿着太阳河一直玩着上去,快到学校的地方,上课的时间也快到了,穿上裤子,走进课室上课。下午放学后,又奔去太阳河,沿着太阳河玩下去,一直玩到快到住家的地方,又上岸回家。晚上也会跑去太阳河里玩水。一到周六下午不上课,我就跑去药物站阿彬(吴海彬)家玩,因为他有一部很旧很旧老古董的手摇留声机,我们把老唱碟放在留声机里,留声机唱出:“太阳出来哟嘿,喜洋洋喽嘿,不愁吃来不愁穿,哟嘿……”。留声机越唱越没力,一直跑调,我们赶紧用手用力摇留声机,由于用力摇的不均匀,歌曲唱得让人听了哭笑不得。阿彬还极力推荐一首特别好听的流行歌曲,是台湾歌星尤雅唱的——《往事只能回味》:“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两小无猜日月相随。春风又吹红了花蕊,你已经也添了新岁,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李大头他最爱唱邓丽君的《香港之夜》,李大头常纠正我唱得不正确的地方,他说:“是‘夯康,夯康’(HENG KENG),不是‘吼抠,吼枢’”。我一直发音不准,将“HENG KENG”唱成“HOU KOU”,这李大头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嘛!至少他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比我强。现在的李大头已是长头发;花衣裳;喇叭裤;大金戒指(仿制,儿童玩具),一派港台青年、海外华侨的形象,就差讲粤语。李大头一开口就:“人家外国怎样怎样,人家香港如何如何……”。李大头此时的江湖名望日益高涨,江湖地位不断巩固。“兴隆山,太阳河,兴隆出了个李大头,他为人们抱不平呀!呼呀嗨哟,他是我们的好兄弟”。李大头生性讲义气,重友情,爱抱打不平,为朋友两肋插刀,他的一双拳头是很厉害的,江湖上许多有能耐的人都怕他,他是人上人,是江湖“一哥”。几十年后,我和李大头意外的通了长途电话,我们几十年没见面了,李大头的声音、口音、语气还是没变,依然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男人味。李大头问我:“还记不记得,你叫我打那个同学的事”,我说:“当然记得啦!不过,我和那个同学,现在是很要好的朋友,还有那个学‘毛选’,学得最好、最认真的女同学(她现在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教授)与她的老公,我们都是华南师范大学毕业的校友”。李大头像大哥一样关心我现在的状况,他怨我在深圳这么多年都不跟他联系,他在深圳的许多地头都是他的地盘,他经常到派出所去报到,和派出所的民警都混熟了,他在深圳华侨城还有自己一套高档私人物业。李大头早已是有头有脸,呼风唤雨的江湖显要人物了,现在又杀回海南拓展地盘空间,扩大市场占有份额。这李大头还挺行的嘛,李大头真是: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淘尽世间事。铁肩担道义,拳头出真理,平生爱管不平事,哪有不平哪有我,哪有酒肉哪有我,南弥阿弥佗佛啊!南弥阿弥佗佛。

我们有几个好朋友,最爱经常在一起学唱港台流行歌曲,一到傍晚就打开收音机,收听澳洲广播电台,还写信去“澳广”点歌。有一次,听到“澳广”点歌节目主持人——贾凡说:“中国海南的热心听众杨多思,要点首歌给他的好朋友李向农听……”,“my god——!”,我当时激动的不得了,竟然在收音机里能听到我的名子和我点的歌。第二天一早上学,到了学校,许多同学都走过来笑着对我说:“杨多思,昨晚收听“澳广”,听到你点歌给小农听”,我说:“我也听到了”,当时的喜悦心情,就像过年说声:“恭喜发财,利是到来”,得到“红包”一样,又高兴、又兴奋、又激动。李向农的父亲是农场车队的司机,所以他特别爱玩小汽车。我们用几块小木板钉起来,做成玩具汽车,再装上泥沙、石块、树枝等,用绳子拖着小木板汽车,到处走去玩。本来是托儿所的小朋友才这样子玩的,可我们都是四、五年级的小学生了,出门玩时,还拖着一辆木头玩具小汽车,到处走来走去玩,我到现在都还是个童心未泯的怪人。

当时,我还是疯狂的“追星族”,我最喜欢的歌星和影星是:邓丽君和张瑜。父亲看我迷她们迷到这样的程度,买了和订阅了许多有她们照片的电影杂志,连饭也不吃,在听邓丽君的歌。父亲气氛的说:“你这么迷她们,也不用好好学习了,你干脆就去做她们家的小佣人啦!你去问她们要不要你?要,你就去”。几十年后,有一次,我去香港学习,在半天的游港岛赤柱时,导游指着半山坡十来米处一座绿色的别墅说:“那就是邓丽君在香港的别墅”。想到我小时候是她忠实的歌迷“粉丝”,想到那动人的《小城故事》、《又见炊烟》、《香港之夜》、《甜蜜蜜》……。现在,我站在她的别墅底下,脑子里回荡着她深情悠扬的歌声,无限的感慨,真是:红颜薄命啊!

玩有快乐的玩;有意义的玩;休闲的玩;优雅的玩。可我们小时候就喜欢疯玩、恶搞,搞搞新意思,玩出新境界。上小学二、三年级时,就喜欢把课室当战场、当欢场、当游乐场,将课室里扫到的垃圾装在簸箕里,再将装有垃圾的簸箕放在进教室的门上,门是半开的,当听到上课钟声响时,同学进课室一推开门时,门上的垃圾、泥沙、纸屑、灰尘和簸箕一起落下,倒在进门同学的头上和身上。其实,这是很缺德、没良心的事,可那时还小,做了损人利已得手成功的事情都会很开心,很得意,很高兴,忘乎所以,被整的人像个“傻B”,整人的人体验到成功人士的快乐滋味。

中午上课前和下午放学后,我们都会在路上的校办农场农作物地里,玩丢泥土块大战,双方在无遮掩的环境情况下,展开猛烈的泥土块自卫反击大战,就像淮海战役解放军向国民党反动派发起总攻时的炮弹一样,倾落而下。大家前后左右双手抱头蹲下躲避“炮弹”,双方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泥土块功势,就像美军集束“子母弹”一样漫天落下,有时被“敌人”发射的泥土块“炮弹”打到头顶,泥土块粉碎变成散沙,“‘敌人’被我们打中啦——!”,开心到不得了。

每到苦练树开花结果时,我们都会爬上苦练树上採苦练树的果当“子弹”。上课时,冷不防就朝“敌人”打“黑枪”,放“冷枪”,下课后,见到人就开战追着打。周六下午不上课,就到农科所的白楼和兴中教学楼开战,双方开战的口号是大声喊:“嘀,哒,嘀——!”,“哇——!”,“子弹”蜂涌而出,“中弹”声,受伤声不断传出。复仇的火焰,报仇的种子,使双方越战越勇,不断传出:“打,给我狠狠的打!”;“请首长放心!有我在就有阵地在”;“不要管我!向我开炮——!”;“同志们!战友们!为了新中国,冲啊——!”;“乌拉——!胜利啦——!我们胜利啦——!”,全是电影里的台词都用上了,这是儿童“山寨版”的《英雄儿女》、《董存瑞》、《夏伯阳》……。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还涌现出了许多英勇、机智、顽强的“战斗”英雄,海涛不顾个人安危,从三楼的边上爬到另一边的楼,再绕到“敌人”的后面进行偷袭,前后夹击,为“我军”取得最后的胜利,做出了功勋卓著、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因为小时候看太多的打仗电影,都被解放军英雄的形象深深感染,连长大的理想就想到:要当一名威武的解放军战士,紧握手中的钢枪,一双警惕的眼神,很酷,很酷。

我们除了爱玩“博战”(客家话:打仗之意)外,还喜欢去学校食堂周围的臭水沟里抓黄蟮,只要看到臭水沟的烂泥里有个小洞洞,或者有气泡冒出,就迅速用手掌插下去,将两边的烂泥挖开,动作要快,因为黄蟮很会钻,一下子就钻走了,黄蟮身体也很滑不好抓住。有次,我和祖祖来到兴中食堂的礼堂边,在农科所水稻田的臭水沟,我们在田埂上挖了块缺口,把臭水沟里的水放掉,让它流到边上的水稻田里。我们正忙着挖烂泥抓黄蟮,这时农科所的水稻田管理员走过来,严肃的责问我们:“你们在做什么?”,祖祖:“我们在抓黄蟮”,管理员:“你们想不想吃饭?”,祖祖:“想”,管理员:“嗯——!想吃饭,你还挖——!”,祖祖被问到说不出话来,呆呆的望着管理员。管理员用力一锄头下去挖了块泥,把田埂的缺口给堵上,我们只好灰溜溜的走掉。

也就是在这块水田地旁,后改为兴中学生食堂的菜地,菜地旁边有口水井,下午放学后是学校住宿女生洗衣服的地方。我们中午吃完饭后,都会很早去上学,我们几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总是喜欢一天到晚都在一起,形影不离。因为中午天气很热,我们几个好朋友来到水井边上坐,刚见面又有说不完的话,我们把头朝水井里看,水井里的水泛起的涟漪,将我们的小脑袋瓜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就像漫画卡通变形一样。我突然灵感闪现,问身边的同学:“你们敢不敢从井口的这边,跳到井口的那边”,没人出声。我就站起来说:“你们看我的,我跳给你们看”,我腿一伸,奋力跳到了井口的那边,转过身来又奋力跳回到井口的这一边,如此重复来重复去,还觉得很好玩,很得意,那些危险的人物在刀口上行、火焰上跳,我是名副其实的在深渊上蹦,根本没把危险放在心里,按现在的话说:“没有安全意识”。谁知这时我父亲从远处走来,我还是乐喝喝的在井口上跳过去,跳过来,突然有人提醒一声:“你爸来了”,“怎么可能呢?他要两点多才来上课”。可事情也总有例外,他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完了完了,这回又得倒霉了。平时老师向父亲汇报说我很调皮,父亲没亲眼看到过我调皮的劲,现在我真的是撞到了枪口上,被父亲逮个正着,我无话可说,证据确凿难于抵赖、狡辩。

我除了贪玩外,还爱与老师唱反调,每周下午的劳动课,都是为校办农场的咖啡地铲草,铲完草后,过几周又还是回到此地铲草,如此反复的进行。我就发现其中的问题所在,我马上及时向老师反映,我说:“老师,我们今天铲完草,过两、三周我们又还是回来这里铲草,这样铲了又长,长了又铲,多浪费人力啊!竟做没什么实际意义的工作,不如叫校长买几包水泥,把咖啡树的周围全铺上水泥,这样草永远就长不出来了,我们以后也就不用每周都要带锄头来劳动了”。此话一出,立即得到了全班同学的一致肯定和赞同,都表扬我很有创造性,想问题能想到点子上。老师看了看我,苦笑了两声,我想大概老师心理认为:“孺子不可教也”,或者他心里在说:“哼!你丈着人多,都站在你一边支持你,你等着瞧吧,看我到时怎么收拾你”。也许是我的创造性提议得到了太多同学的支持,老师知道他此时势单力薄,孤掌难鸣,形势暂时对他不利,所以他没有马上批评我,而是默默的不出声。过了几天班会课时,老师就班上近期出现的问题,进行了严肃的批评,老师的话题慢慢的转入:“……有的同学呢!谬论、牢骚特别的多,劳动课不好好的劳动,怕苦、怕累的思想很严重,既然想把我们学校校办农场的咖啡地全铺上水泥,这样以后我们就可以不用劳动了……”。老师此时处于强势进攻阶段,我们全班同学都沉默不语,都把目光注视着我,他们知道我现在倒霉了,处于劣势不利、挨批、挨整的处境。因为,历来班会课就是老师“家长制”、“一言堂”课,都是老师话事、说了算的课。有部电影里的台词:“别看今天闹得欢,小心将来拉青丹”。我劳动课那天“闹得欢”,今天轮到我“拉青丹”了。

在上物理实验课,物理老师每次量安倍表,每次量到的结果很巧合都是“五伏”,所以物理老师提问我站起来回答问题时,老师问:“杨多思,你说安倍表等于多少伏?”,我根据以往的经验,随便给了物理老师一个答案:“等于五伏”。因为物理老师是个“咖机囊”(潮汕话:自己人之意),潮汕口音特别的重,我回答老师的问题时,也是学着用潮汕口音来回答:“等于五呼(伏)”,全班同学轰堂大笑。又有一次物理老师量了安倍表后,他没看安倍表上的指数,就大声问全班同学:“你们说,等于多少呼(伏)?”,全班同学笑着大声喊:“等于五呼(伏)”,物理物理老师不相信,以为我们又在促弄他,他把头朝安倍表一看,果然是“五伏”,他不出声,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偷偷笑了起来。从此,物理老师有了个至高无上、光荣的外号——“五老师”,物理课同学们也改称“五伏课”。

“五老师”又上物理实验课,他点了酒精灯要做个小实验,叫了几位同学上讲台看实验过程,在“五老师”刚点好酒精灯后,有个同学轻轻用嘴吹了吹酒精灯,那酒精灯的小火焰被吹的左右晃来晃去,要灭又不灭,大家都在偷笑。我走上前,左右手把前面两位同学的肩膀用力拉开,我头往前一伸,发出了武林内功,一口气将桌上“五老师”点燃的酒精灯的火焰,干净利落的给吹灭了。“五老师”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氛怒的眼神望着我,他随手抓起讲台上的尺子,朝着我就要打(其实“五老师”只是吓吓我罢了,“五老师”是一个很好,很有责任心,很兢兢业业,很认真准备上课的好老师,只不过“五老师”教不逢时,教不逢班,偏偏教到我这个“金钢”,我又对理科一点兴趣都没有。“五老师”看到我,他就头痛,就心烦,就叹气,就摇头),把我吓得拔腿就冲出了课室,那惊险的一刻,让全班的课堂纪律又沸腾起来……。

“五老师”有个小儿子,长得与“五老师”一模一样,我们都叫他“小五伏”,“小五伏”的小名叫“阿鹏”。刚好那时又在放映电影《五朵金花》,电影里的阿鹏为了找到与他邂逅一见钟情的金花,演绎出了一场“阿鹏找金花”的感人故事。我们一看到“小五伏”阿鹏上学或放学回来后,我们冲上去,抓住“小五伏”阿鹏就问:“阿鹏,你找到你的金花了吗?”,“小五伏”阿鹏还只是一、二年级的小学生,被我们问的一头雾水,“小五伏”阿鹏疑惑地问:“什么金花啊?”,我们说:“就是你喜欢的女朋友喽!”,“小五伏”阿鹏:“什么女朋友啊?”,我们答:“啊!回去问你爸爸”。

我给物理老师取“五老师”的外号,“五老师”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整我”。也许是机会来了,“五老师”每次要我回答问题时,我总是重复来重复去,说不清,道不白,“五老师”说:“杨多思啊!你总是这么喽哩喽嗦的,以后就叫你:杨喽嗦好了”,全班同学放声大笑,齐声大喊:“杨——喽——嗦——!”,喊声冲破课室,回荡在整个校园里。“五老师”想到我那捣蛋顽皮劲,心中很不解恨,在别的班上课时,他又对别的班的学生说:“以后你们见到初二(3)班的杨多思,你们不要叫他杨多思,他一点都不多思,他特别的喽哩喽嗦,你们就叫他:杨喽嗦”,班上的学生又大笑起来。从此,同学们见到我都叫:“杨——喽——嗦——!”。“五老师”长期愁云满面的脸上,露出了天真可爱的笑容,笑的很开心、很舒畅。真是:“给点阳光,他就灿烂了”。

有一次,下课钟声刚响,我经过初二(1)班的课室门口,数学老师课堂练习还没讲完,班上大多数的同学听到下课铃响,急的冲出门口。数学老师是客家人,客家口音很重,他大声喊:“不要出来!不要出来!不要出来!”,“不要”两个字说的很快,又是客家口音,听起来就是“飙出来!飙出来!飙出来!”,客家话“飙”就是“冲”的意思。结果数学老师越是大声喊:“飙(不要)出来!飙(不要)出来!飙(不要)出来!”,更多的同学往门口冲出去。数学老师还是一直在重复的大声喊:“飙(不要)出来!飙(不要)出来!飙(不要)出来!”。以后,我们见到这位数学老师,我们就大声的喊:“飙出来!飙出来!飙出来!”。

其实,我们最喜欢上的课,是上午第四节的语文课,因为语老师一进课室,我们只要看到语老师口袋里的白色布袋,我们大家都互相高兴的笑了笑,我们知道等下会提早下课放学,因为语老师口袋里的白色布袋是米袋,等下语老师要赶着去食堂买米。只要过了一两个星期,我们就会很留意语老师的口袋里是否有米袋,只要发现有米袋,我们都会欢呼雀跃,都会很高兴拍拍手。语老师看到我们这么高兴,他心里也很高兴,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容,他也许心里在想:你看我,课上的多么好,同学们都这么欢迎我,这么喜欢我。其实,这个语老师的语文课的确也是上的十分的好,只是我们开心、高兴的真正原因,他一直还朦在鼓里。这:“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全班同学知,就是语老师不知的奥秘,就在他身上那白色小小的东西,可以找到真正的答案。

还有一位老师教我们语文时,有件事让我深刻感受到,我们中国人丰富的想像力和伟大的创造力,同时也深深感受到那个时代,我们中国人的无比狂妄和夜郎自大。我们那时的中小学教育,就是这么“忽悠”了我们天真无邪、幼小稚嫩的心灵十多年。“什么什么万岁!”;“什么什么生活比蜜甜”;“什么什么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什么什么主义社会是腐朽的、垂死的、挣扎的……”;“什么什么社会的优越性”;“什么什么人当家作主”;“什么什么人接什么什么的班”;“什么什么人是什么什么社会的掘墓人”……。有一天,“窗户”终于打开了,才发现我们比世界先进发达国家落后二、三十年,我们国民文化素质和教育发展水平还不如非洲乌干达国家……。我们还有这么多的各种腐败,这么多的道德信用等危机,最后连人与人、同事、朋友、夫妻之间都产生信任危机……。那个时代造就了我们这一代“粪青”——不信权威,怀疑一切,冷眼看世界的另类份子……。

记得,当时那位老师讲到二十一世纪,我国实现了工业、农业、国防、科技四个现代化的宏伟蓝图和美好前景时,激动的不得了。在他讲的天花乱坠之时,班上有位同学提出台湾比我们国家小几百倍,可台湾现在怎么怎么的发达,是亚洲“四小龙”之一等观点。我们那位可爱至极、至尊、至上的老师,越来越发挥我们中国人,特有的东方智慧和灵敏机智,处变不惊与坚定不移的、战无不胜的、伟大的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信念、无产阶级革命浪漫主义理想。他自信、乐观、骄傲、豪气冲天的说:“即使台湾打过来,我们一点都不害怕,台湾他导弹打过来,人家我们海南岛的‘五指山’,就会打开山洞的大门,然后,伸出一支巨大的、有力的手,将台湾丢过来的导弹接住,然后,我们又再丢回去给台湾,让台湾国民党反动派们自食其果……”。老师边讲还用肢体语言做了很轻松接东西,很用力丢东西的优美形体动作。我们听了感觉很雷人,都半信半疑,信:是因为我们从小就听大人传说,海南岛的“五指山”里面是个国防战备大山洞,中国最先进的战斗机和导弹等武器装备都装在里面,只要战争一爆发,“五指山”就会:“芝麻开门”,神密的打开……;疑:有点知识和常识的人都会怀疑……。不过这位老师的想像力、创造力是一流的,是不可置疑和否认的,是为我们中国人在国际舞台上长脸、长志气的、绝不丢人现眼的,有民族英雄气慨的有识之士,中国人历来是买国、赔款、割土地、露屁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绝不能在洋人面前,丢我中华央央大上国的脸,绝不能输在民族气节上,头可断,血可流,民族气节不可丢。俗话说: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如果让他教艺术,也许兴隆中学会培养出多几个象样的艺术人才,那绝对肯定是真的,只恨我当时没成为他的入室弟子。

在上小学的时候,每天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都要经过砖瓦厂的鱼塘,我们都会下到鱼塘边上,捡起地上的碎瓦片,大家比赛看谁丢的瓦片,能在水面上飘的最远。瓦片沿着池塘的水面上,像走轻功一样,飞快的掠过水面,瓦片快飘到远处岸边才慢慢地沉入水里。瓦片所途经水面的路径,会泛起片片的涟漪,这片片漪就像点点滴滴的童年往事,随着时光的流失,渐渐地沉入到记忆的深处里,留下夕阳晚霞映照的宁静水面和回荡在远山的欢乐笑声。人生就像是在“水上飘”一样,奋力向前,不使自己沉没……。

 

 

                                         写于深圳夕夕斋

                                         2009615

 

Posted @ 2010/1/11 21:12:55  阅读( 5403)  评论( 21)  
最新更新
  • 不能忘却的往事
  •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往事如霞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珠海侨友
    请使用成员公用帐号的珠海朋友不要修改任何个人资料和密码,并请您发每篇文章时,注明您的名字,以便大家尽快认识您。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珠海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