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人物 > “难侨妈妈”许丽华(图文版)

“难侨妈妈”许丽华(图文版)

 

“难侨妈妈”许丽华 (图文版)

 

——记一位为难侨脱贫奋斗了40载的好干部

 

原著李景源  编集leo

 

 

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世界上被人民拥戴的政府,老百姓都称它的官员为父母官。广东省华侨农场的归侨难民爱把广东省侨办和难民办称作“归侨、难民之家”,把该办官员许丽华叫作“难侨妈妈”。联合国难民署也赞誉她为“难民的母亲”。

许丽华本身是印尼归侨,当年是全国第一个自愿到农村去的归侨学生……退休前她是广东省侨务办公室副主任、省难民办主任,正厅级干部。1981年从海南岛兴隆华侨农场调省上任第一天,她就把广东36华侨农场13万难民难侨的“脱贫”视为己任。上世纪80年代省政府曾下三道“金牌”要她任第一把手,她却三次“抗命”。她认为众农场13归侨难民生活艰苦,农场问题很多,如果没有锲而不舍的精神,不要说“脱贫致富”,即使让这十几万人“安定团结”也是空话。她,要一心一意扑在归侨难民的脱贫工作上。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印知难民大量涌入中国,伴随难民潮而来的诸多问题尤以医疗保障矛盾凸显。

  为此,中国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亦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图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红十字会代表团赴海南兴隆华侨农场检查其援助医疗设备的使用情况。

1979年1月16日,全国人大委员长叶剑英到兴隆视察,许丽华向叶帅介绍咖啡/可可的生产情况。

 

 

 

知难而上  为侨请命

 

20世纪50年代~70年代,亚洲有多次反华排华浪潮,其中规模最大的有三次,总计有40华侨、华人、难民被驱赶到中国。当时,新中国建国不久,自身有褚多困难,但中央政府象一个伟大的母亲敞开胸怀对这些归侨难侨救助安置,在广东、福建、广西、海南、江西五省,新建了86华侨农场,让他们食、住、工作有了基本的保障。广东是重点侨乡,接受归侨难民自然也占多数,共办了36华侨农场,安置了13归侨难民。

由于农场先天条件不足,基础设施薄弱,经营管理落后,加上体制约束,人的潜能得不到发挥,这些农场一直亏损,长期靠国家补贴。虽实行了家庭承包责任制,将农场企业、农田、果园、茶园全部承包给场员,但由于大部分华侨农场地处粤北、粤西、粤东的边远落后地区,加之难侨难民在海外多为小商小贩、工人、职员,农业生产非他们所长,故承包后效益不升反降。如清远侨场改制前农场企业月薪有200元,改制后只拿到100元,甚至身无分文;而承包农田、茶园、果园的收入也大不如前,全家年收入只有1000多元。原来华侨农场场员收入水平均高于周边农村的,转制后反过来落后于周边地区农民,与广东省整体发展水平的差距越拉越大,基层政府视华侨农场为包袱。不少难民难侨看不到前途,要求到大城市或出港出国。许丽华调到省侨办后,不畏困难,毅然接手此项被许多人视为烫手山芋的老大难工作。

许丽华在兴隆华侨农场工作17年,由一个普通劳动者干到农场党委副书记,再当省侨办副主任,对解决难民难侨脱贫问题最有发言权。然而,时值“文革”结束不久,左的影响还严重存在,一些好的建议难以推行。但她坚信“带领人民脱贫致富”是党中央的既定方针,问题终可解决。她深入各个农场,进行扎实的调查研究,积极向中央、省反映存在的问题,大胆披露问题的症结。通过调查研究,她对解决难侨难民的脱贫问题,准备好了一套成熟的意见。

19841020全国侨办主任会议在北京召开。当总书记胡耀邦、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全国人大副主任叶飞到场亲听汇报,面对如此场面,许丽华侃侃而谈。胡总书记越听越有兴趣,干脆宣布取消发言时限,让她敞开畅谈。

胡总书记问:“广东华侨农场最多,归侨难民也最多,你说说他们的生活苦不苦?”许丽华回答:“苦呀!”  胡总书记问:“你说说苦在哪里,原因在哪里?”

许丽华抛开稿子说;“生产项目传统单一,与市场严重脱节;生产技术手段落后,经济效益低,制度僵化;归侨难民被捆在农场土地上,不能发挥潜能;税务又重,而归侨难民由于子女多,对新环境、新职业、新生活不适应。现在改革开放,农场面对市场经济,多数人措手不及。住房破旧狭小,日子比原来困难,只保三餐温饱……”许丽华把解决归侨难民脱贫问题的系统意见,都在会上摆了出来。

胡总书记连说:“讲得好!讲得好!”停顿一会,又提高嗓音说;“共产党员就是要讲真话,办实事。要为民请命,为侨请命!

会上胡总书记对华侨农场体制改革开放和扶持农场经济发展,税务减免,重视使用归侨干部,解决归侨难民疾苦,调整部分归侨难民回城问题都作了重要决策和指示,这就使地方政府

制定具体政策有所遵循。

19841219,广东省政府根据中央的总方针总政策颁布了《关于归侨、难民职工及其子女安置的若干规定》,共七项,其重点有:

——华侨农场兴办企业及引进外资,应优先吸收归侨难民子女就业。

——所有华侨系统的企业和单位,吸收新职工时应安排归侨难民及其子女,非技术工种更应放宽条件。华侨系统的单位和企业在经济特区的亦将准予调入。

——归侨难民子女自谋职业有困难,可吸收为农场合同制职工。

——配偶及其子女,属农村户口要求迁居农场,可办理户口迁移手续,符合条件的吸收为合同制职工。

——原工种不对口的,原则上要按专业对口安排。要求调往市镇工作的,如有接收单位可以调动,家属可以随迁。

——到城镇投亲靠友可停职留薪。

——从事工商业者免征所得税二年;从事劳务、服务、维修行业者免征营业税二年。

随后,中央又多次拨出专款和免去广东华侨农场积欠银行贷款14.9亿元,扶持农场的发展。广东省政府还一次性批准5000名难民子女进城入户。

胡耀邦总书记的指示、广东省政府的政策实施,让归侨难民看作是脱贫致富的路线图,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有的放鞭炮庆祝、有的抛斗笠欢呼,有的拥抱相庆,齐声同唱共产党好,人民政府好。

1984年到1995年的10年间,广东省共有5000多名归侨难民及其子女通过调整安置、投亲靠友入户城镇,6%难侨难民从“乡下人”变为“城里人”。在农场担任党委和管委会领导干部的,各个农场都有3~5人,在管理区担任干部的就更多了;调到省市县党政机关当干部的也为数不少;有条件申请出港出国的全部批准。如今,印尼归侨李嘉位的三个儿女原落户蕉岭华侨农场,大女儿调到梅州市当上了侨联主席;二儿子调到了省政府机关当处长;大儿子在珠海经商,个人资产超千万元。马来西亚难侨子女张伟荣,原落户陆丰华侨农场,1982年全家迁到珠海,父母在拱北中旅任职,他自己经营“得一超市”,由1家发展到20家,总规模达5万平米,资产已超1亿元人民币。

 

 1992年,广东省安置难民办公室主任许丽华(右二)设宴欢迎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绪方贞子(右三)和时任亚太局代理局长、前驻华代表卡彭特访粤。

 

 

以新思维  助侨脱贫

 

198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最迅猛的一年,各行各业蓬勃发展,处处招工用人。许丽华和难民办的同事拿着中央与省政府的红头文件到处请求有关单位安排归侨子女就业。用人单位却只愿意招收有基本技能和工作经验的人才,旅游外贸部门则只招收懂印尼语、越南语的翻译人员,还特别要求懂讲会写。安置处难民办的干部认为用人单位歧视“乡下人”,对难侨难民子弟筑起“铜墙铁壁”。许丽华却笑着说,这个“铜墙铁壁”筑得好,破了我们的旧思维,让我们懂得市场经济优胜劣汰的规律。我们的归侨子女虽有许多优点,但确是缺乏专业知识和技能,如果办职业培训班,让他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学习自己喜欢的技能,使他们有“一技之长”,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找准自己的定位,岂不两全其美吗?

时值全国难民工作会议在广州召开,国务院难民办主任徐留根、国务院侨办的负责人都来到广州。许丽华敏锐地抓住这一难得时机,争取中央领导的支持,取得办班经费。她花费精力,将办培训班的设想、内容、预算都做足了方案:

(一)   职业技能培训班,招收初中毕业文化程度的归侨难民子女。培训专业有:电脑操作、财会、文秘、摩托车、家电维修;服装设计、裁剪、制作;厨师、点心师;酒店服务员、保安员。聘请专业老师按职业学校的标准授课,考试合格者发给结业证书。

(二)   外语(印尼语、越南语)大专班,学制二年,以高中毕业的难民子女为招生对象,委托广州外语学院按大专生标准开班。由学院授课,考试合格者由学院发给结业证书。

学费、杂费全免,伙食费按标准补贴50%,两个班由省难民办组织管理,学员毕业后亦由难民办负责向用人单位推荐。每年经费约50万元。

徐留根主任看了方案,大加赞赏,答应拨出专款解决经费,承诺找联合国难民署支持。他还要许丽华把把这个方案拿到全国难民工作会议上汇报,借广东的“东风”促进各省安置难民的工作。

徐留根回到北京,随即找联合国驻华代表卡彭特谈广东办培训班的事,卡彭特听后,颇为激动。原来卡彭特童年时代曾听过老父亲训话:“与其给你钱,不如给你教育。知识才能给人一个美好的未来。”卡彭特的父亲果然安排他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因此,他迅速批准了广东办班的方案,为此每年拨款7~8万美金,为成立培训中心又拨款30多万美金。中央财政部也拨款100万元。

办培训班一事从此一路绿灯。从19894月第一期开学,到199910年间共办了83期,受培训的归侨难民子女总共4800多名。由于培训中心建立了一套严格的制度,学员专业技能知识和操作水平扎实,上岗后很快就能独当一面,加上他们在农场培养了勤劳、朴实的良好习惯,很受用人单位的欢迎。有的用了一批人后继续要人,有的闻讯而至前来招人,原来自办培训的,也转为要求他们按计划按时间输送人才。一时间给归侨难民子女开辟了广阔的就业前景。广州华厦大酒店是四星级酒店,用人要求甚高,但它从培训中心招用了近百人,有的上岗不久就当上了领班或部门经理。

培训中心委托广州外语学院办的印尼语和越南语大专班,两个班共82人,学习成绩与品德考核全部优良。这些学员从小就懂得印尼及越南语,兼有海外关系,受了专业培训后,随即被本省及外省外贸与旅游部门“抢走”。学习印尼语专业的难民孩子余文辉说,他先在一家国有旅行社任职,后来自己当起老板经营旅行社,雇有职员4人,个人月收入2万多元,现在广州买了房子、娶了妻子、有了车子。其余81人半数以上境况与他差不多,另外半数人也在国有企业任一官半职,经济收入稳定。

职业培训班一共完成培训5800多人,其中在城镇就业和落户的有5046人。

许丽华由此得到启发,从此更注重把培训中心从广州市办到农场,培训对象是留在农场务农的归侨难民,培训内容为经济作物的栽培与管理,畜牧饲养与管理。自1977年开始至2006年在农场共办了60期培训班。教师则请省市极在农业方面有实践经验的专家、教授。培训班在田头、饲养场,人对人、手把手授课,按选种育种、剪枝留枝、选花催花、留果保果、基肥追肥、防治病虫害等科目进行授课,几个关键时段请老师到现场实地指导。有个学员叫张贵立,种了13亩蜜柚,4年了也不结果,正犯愁时老师上门为蜜柚逐颗“诊病”,口传手教产果绝招。第五年后蜜柚每颗挂果70个,最大的每个3公斤,亩产1250公斤,收入达3万多元。消息不胫而走,激起了农场难民的求知热、科技热,也激活了农场管理层的新思路,相继举办了培训班为难民传经送宝。有的农场还设立科学种田成果奖,授予丰产户、增收户物质奖和精神奖。各个华侨农场涌现出大批养猪、养兔、养鱼等大户,种植柑橘、柚子、香蕉、菠萝等“大王”。奋勇华侨农场越南难民姚水姑是橡胶大王,1997年荣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光明华侨农场难民陈木养则另辟蹊径,学的是皮革制品加工,在农场办起加工厂。由于工艺好,欧洲、日本地知名厂家都找他合作,在深圳享有“皮具王子”的美誉,不久当选为深圳市青联常委。

         广东省难民办主任许丽华陪同联合国难民署阿莫那先生、梦娜女士看望难民员工并合影。

 

 

1997年,广东省难民办资助归侨、难民大专生座谈会上许丽华主任与学生合影。

 

 

爱侨如己  赤心一片

 

1994年秋,广东粤北发生罕见的特大洪水灾害,民居、村舍、山林、农田、茶场。公路、桥梁均被淹没。英红华侨农场,清远华侨农场城里泽国。英红侨场安置了1万多印支难民,是全省安置印支难民最多的农场。作为省侨办的主管官员,许丽华连夜驱车赶往该农场,看望灾情最严重的归侨难民。在一家被洪水浸泡过的难民家里,出现了一幕令人心酸的镜头: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女孩,坐在床上无助地哭泣,父母站在被水淹过的地上沉郁寡言。许丽华走进床前拉着小女孩的手说:“振作起来,洪水可以冲走我们的财产,但冲不走我们的意志,只要我们有两只手,就可以将失去的挣回来”。怎知这女孩越是安慰越是伤心,她仍在抽泣地说,洪水把她一生的幸福,一家人的希望全都冲走了。原来她刚刚接到大学本科录取通知,家里即遭遇洪水袭击,一家七八口生活已陷困境,她良好的升学机遇顿成泡影。许丽华从农场回到广州,直奔省财厅,向有关领导汇报粤北救灾的事。财厅领导告诉她,厅里已召开过紧急会议,作了救灾安排。许丽华说,有些特殊问题,需要单列拨款,才能解决。她把英红华侨农场这位少女的遭遇沉痛地说了,还说农场像类似情况的青年不少,不能让他们摈弃在大学门外。洪水无情,人有情啊。那个年代,省财政的情况也很困难,但有了胡耀邦总书记关于华侨农场问题的指示,省财厅还是对英红华侨农场39名特困学生及时单列拨款23万元,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从那一年开始,广东省政府便制定一项新规定,对华侨农场归侨难民子女,凡被大专院校录取缴纳不起学杂费的,可以申请困难补助,由省财厅单列拨款。这一政策从1994年开始至今已实施了14个年头,帮助了2000多名归侨难民子女圆了大学梦。许丽华对此还不放心,她要求难民办与这些孩子建立长期联系,定期召开座谈会,了解他们学习、生活、思想情况,鼓励与表彰他们刻苦学习、高尚为人的精神。与此同时,还组织在中大、暨大等10多所大专院校就读的孩子,到大企业、科技园参观,帮助他们了解当今企业对人才素质的要求,以此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就读于广东教育学院外语系98级学生黄成云,再给难民办的信中写到:“我万分感激你们所给我的珍贵的学习机会,我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帮助无能力接受教育的同胞,为我国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力量”

 

               英红华侨农场。1999年春节,省难民办主任许丽华慰问印知难民老寿星。

 

 

为侨谋福    勇敢担当

 

1978年,中国安置了20万越南难民,1979年联合国难民署批给中国1000万美元援助款,兴办生产性项目。这是中国第一次接受来自联合国的援助。用这些钱搞什么项目、怎么开支、有何效益?都要向联合国报告备案,联合国则一一检查验收。款项由国务院难民办主任徐留根接受。徐主任原是中国派驻联合国的外交官,了解联合国的办事规矩。他为此跑了好几个省,最后选中广东作为试点。许丽华知道该援柤款可以办工厂、医院、教育、及先进农业项目,尽管任务繁琐,手续复杂,但她还是勇于把这个担子挑了起来。广东华侨农场从       1979年至1994年接受联合国难民署无偿援助的项目108个,总金额1900万美元。1995年后,有偿援助项目(又称“周转金”,即无息短期贷款)共13个,总金额189万美元。

联合国难民署规定每个援助项目都是几万至几十万美元的小项目,要有立竿见影的效益,特别是有偿援助的项目,还款期为5年。英德华侨茶场水电站扩建项目,设计发电量2059万千万,年产值780多万元人民币,预算利润460余万人民币。该工程1995年主体厂房已建好,只因发电机所需59万美元的银行贷款还没到位,工程迟迟未能完工投产,而联合国难民署对印支难民的无偿援助已于1995年全部结束,许丽华便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周转金“。难民署驻京代表罗翰坤迅即到农场考察,确认:“项目好、效益好、潜力好”。但碍于总部规定每个项目最高“周转金只准20万美元,对要求贷给59万美元甚感为难。经许丽华再三游说,这位洋代表终于冒违反总部规矩的风险向总部“力谏”,最后,联合国难民署破例批出59万美元“周转金”,使项目顺利上马。至1999年底,水电站已累计发电2629万千瓦,实现总产值1061万元,利润340万元,如期归还了全部“周转金“。

联合国援助广东的项目总计达121项,其中包括商业、农业、种养业、教育、培训、住房设施、医院、卫生。这些项目经联合国难民署验收,结论全部合格,13个“周转金项目189万美元的贷款,也全数如期归还,建立了良好的信誉。

联合国难民署把广东的经验向全世界推广。美国也是接收印支难民的国家之一,美国驻穗总领馆领事于19978月到广州难民培训中心考察取经,影响深远。许丽华由于长期对难民安置事业操劳过度引发了心脏病,两次病倒在农场,经医院抢救才得以康复。

争取实现“归侨知青”回城,也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海外华侨向往建设社会主义祖国,送子女回国读书成为热潮。1965年开始的文革掀起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华侨学生同样激情澎湃,纷纷到农村锻炼。各个华侨农场的突击队都是与归侨知青为骨干组织起来的,他们专挑最苦最累的农活干,一干就是10多年。1977年中央有了让知青回城的政策,国内一般知青早已回城就业。本省归侨知青共1400多户,却留在农场迟迟未能回城。对此,许丽华决心探索解决良策。

这批华侨知青大多40岁左右,无特别专长,又有妻室子女,一般单位难以安排。许丽华向侨办党组大胆提议另辟途径,针对实际情况,由政府兴办企业,安置他们回城。广东省粤侨企业公司就是在这个历史背景下由省政府特别批准办起来的,这一招果然奏效。笔者当年奉命主持此事,对此有较深体会。由于归侨知青工作能力、经验参差不齐,粤侨公司只好因人设事,办起旅业、旅游、制衣厂、印刷厂、汽修厂、华侨风味餐厅,分别发挥归侨知青所长,因而所办企业均取得较好效益。拱北中旅社年年被评为珠海市最受欢迎的旅行社,是全国百强旅行社之一,现在在该社工作地全部归侨知青人人都住上了新房子,个个安居乐业。

 

 

品德高尚  深得众心

 

许丽华是印尼归侨,父母热爱祖国。许家由五个女儿,她排行第二,五姐妹分别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回国。许丽华是1960年北京工业大学的学生,那个年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邢燕子、董加耕等青年学生放弃升学的机会,成为回乡务农的榜样。许丽华受他们的行为感染,决心走他们的道路,把自己的青春贡献给社会主义新农村。当年她是全国第一个自愿到农村去的归侨学生。有关部门考虑她是从热带国家回来,便把她安排到海南岛兴隆华侨农场,她那时还嫌那里不是最艰苦的地方。其实上世纪60年代海南岛山区生活是十分艰苦的,城里人都视海南岛为畏途。许丽华到了兴隆,先后在垦荒队开荒,去托儿所当保育员,当过管理区队长、指导员以及农场的党委副书记,干什么工作都很出色。在兴隆农场,她被选为“三八红旗手”、“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调到省里工作后以创造性的出色表现当选为“第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十三大党代表”,两届省委候补委员;1999年被评为全国侨务工作先进个人。

——她总是个工作狂。翻开她的考勤记录,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农场,诸多个中秋、春节都是在农场过的。所以哪个农场住房有问题,哪个农场缺衣少吃,哪个农场有何困难,她都了如指掌,处处关心,不解决问题,决不罢手。

——她总是象慈母般关爱着归侨难侨。1995年前夕,她准备往粤北粤东的7个华侨农场检查工作,给员工拜年。出发前,还特意到华厦大酒店探望安置在那里的归侨难民子女,告知她将到所在农场,如有事所托,她可代办。有人说,要给家里捎钱,当工资还未发。许丽华说,你们报个数,我先垫上。于是,有的报500、有的报800……到了农场她先拿自己私人的钱垫上,一一送到他们父母的手上。2000年许丽华退休的消息在归侨难民中传开,难民办接到很多来电来信表达了对许丽华同志的依恋与不舍,更多的是感谢和祝福。

——她总这样热情地为国家分忧,重视国际影响,为中国政府赢得信誉。联合国难民署官员称赞“广东安置难民工作堪称典范”,联合国难民署驻华代言人凯斐瑞多次赞誉说:“中国接受难民署援华项目的成功是许多国家无法比拟的”,“广东工作做得非常好是伟大设想和努力工作地结果”。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绪方贞子,是日本人,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曾来广东检查难民安置工作,对广东出色的工作念念不忘,连续7年托人带口信问候许丽华。

——她总是那样廉洁自律,一丝不苟。从事干部工作20年,经手的钱不下十数亿,其中,联合国难民署驻华工作小组援助广东的项目款便有2090万美元。省财厅年度审计和离任审计,结论都是“清楚无问题”。联合国难民署官员对援助项目的监控比中国审计更严格,但他们对广东121个援助项目的审计评价是“每一块美元都用得非常恰当”。为此,还特别给广东难民办发了3万元人民币的奖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机关办企业成为时尚。省侨办属下有个企业,给省侨办的领导发所谓的“奖金”,对此,她严词拒收,而且明令自己分管的企业不得向领导送钱送物。在那样的环境下,做到洁身自好、光明磊落、干净做人,实属不易。

——她的事迹证明了她总是高瞻远瞩,目光敏锐,敢于创新,而又作风泼辣,大胆为侨请命,看准了便一干到底,锲而不舍,勇于承担。

 

——这就是侨务工作的一面亮丽的旗帜——“难侨妈妈”许丽华。

 

但当听到有人称她是“难侨妈妈”时,她又总是那样地谦虚自抑,从不居功。她响亮的说:“中央和省政府、周总理、叶帅、胡耀邦、廖承志、徐留根才是真正的‘难侨妈妈’”。

                       工作是大家做的,成绩归公于集体。许丽华主任与广东省难民办公室全体同仁合影。

 

Posted @ 2009/4/4 3:01:55  阅读( 7656)  
最新更新
  • 旋风式的到访 强力的助推器
  • 优秀印尼三友——谢晋和
  • 一位归侨的足迹
  • “难侨妈妈”许丽华(续篇)
  • “难侨妈妈”许丽华(图文版)
  • 最新通知

    (2020)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珠海侨友
    请使用成员公用帐号的珠海朋友不要修改任何个人资料和密码,并请您发每篇文章时,注明您的名字,以便大家尽快认识您。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珠海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