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专辑 > 印尼华侨的漂泊生活史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3)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3)

点击查看下一张

      (十二)河山依旧 乡情不变

    回到家乡,河山依旧,但人面未一新,因为我离开家乡只五年。五年时光,人们没发生太大的变化,老的比较老了点,小孩子虽然大了许多,但大家依稀还可以认识。当我步行到家门时,人们都不曾想到我会回来的。大家骤见之下,不禁谔然,继而不断的问长问短,还有的不断的祝贺恭喜!恭喜!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全村,传到了我母亲的耳朵里,她老人家真是个喜出望外,很快的跑出大门来接我。她不住的流泪说:孩子你真的回来了!啊!你大了许多了。谢天谢地保佑你平安归来。孩子你怎么要回来不先知一声?我真个梦想都没有想到你真的回来了。她老人家接过了我手上提着的那篓潮州柑,拉着我的手进入屋内。
    一会儿一传十十传百,全村的许多人都来访问,有的问我有无见过她的丈夫,有的问我有无见过她的孩子,真个应接不暇,这是因为全村的人家都有孩子或丈夫同去山口洋地区谋生的。
    第二天早上,我同我母亲一起到丙村圩古海隆处,把寄存的两件行李担回来。我母亲担着行李一路上没说话,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等到回到家我把行李打开:一个皮甲是我的衣服,那一个笨重的藤甲却是书本,都是现代的文艺小说。她一看呆住了,问我你买了这么多书本来干什么?我还以为里面是什么金银值钱的东西,原来是一甲书本!我说这是我外面看过的书,价钱很贵不舍得抛弃才带回来,将来有空再拿来看。她老人家不感兴趣,不以为然。但我不住安慰她不要难过:我虽然没有什么东西带回来给你老人家,但我有一片孝心。我不能赚多点钱来安家,心里感到惭愧,但我能顺顺利利回来同您见面,同您永远在一起您应该高兴了!
     到了明天,母亲一早起身,洗了脸,挑了担粪箕正要出门去担煤,我很快走过来拉住她的手说:妈!您要去哪里?不要去担碳了,留下来吧!
     妈满脸愁容的说:家里的米都完了,不去担些钱来怎么过日?我听了压不住流下眼泪。我才知道母亲的处境是这么辛苦,这么困难!
     四五年来,我虽然年中也有钱汇回来,但是杯水车薪,有什么用?就是因为家贫才让孩子们出外去找寻生活,希望博一博运气,三年五载赚点钱来帮助家庭解决家庭的困难。但是我现在回来,除了人以外,见到的是那几本书,这是使她老人家多么心痛,多么失望的事!
     我把她老人家拉了回来说:妈!您不必伤心,不要难过,我们想法解决,我身上还有带回来的一点钱,暂时可以应付。等下我们到丙村圩去买些米和菜回来。其余的事我们慢慢商量吧。
     我们吃了早餐,我叫妈妈挑一担米箩上街准备买米。妈妈相信我,挑了两只箩,一同跑到丙村圩。我先带妈妈到一间外汇找换店,我拿出一张五十盾的荷兰盾,(那时每盾可以换一元半)换了七十五个光洋交给母亲。她一看呆住了,她更感到奇怪,为什么一张纸便更换了这么多的钱,真是出乎她的意外。(当时国内还没有纸币,慨是硬币,最大的是光洋)。她说这么多的钱,这么笨重,还是你自己保存你自己拿。
     我们来到米店,买了两个大洋的米。每个大洋可以买到白米一斗,两个大洋可以买到两斗(大约三四十斤)。母亲把米担到古海隆处然后又去买了干菜和一些咸鱼、鱼肉以及日用品等,然后担着米一步一步走回家。母亲虽然担得很辛苦,但心里很开心。因为她老人家有四五年未曾拿过有袁世凯图样的光洋了!她好奇地问我,你那是什么纸?一张可以兑换那么多钱。我说这是荷兰盾,那张五十盾目前可换中国大洋一元五角。她又问我这纸币还有没有?我笑笑说不多不多,还有四五张,你暂时把它存放起来,到要用时才拿出来用。她听了我的话很开心,兴奋的对我说:好孩子,你有用,不妄我一生的辛劳,今天你能赚那么多钱,我真开心!

          (十三)在二姐帮助下择偶结婚

    我的二姐古华妹比我大七岁,她一向对我很好,我从小就由她看管和照顾我长大的。因为我一出生来爸爸就病死了那时她只有七岁,母亲每天一早起来要出外挑担留下的我和家务就由我二姐助理,我孩提的生活都由她护理。她是我母亲的好助手,直到她十八岁她才出嫁,才离开家门。
     姐姐是嫁给丙村程岗岌谢家村的一个谢姓男子叫谢宝南又名谢璞玉的。谢璞玉是个小康之家,他也从小就到海外去谋生的华侨。他谋生的地点是靠近南美洲的一个小岛,叫做毛里求斯。听说这个岛是英属殖民地,岛上的居民除当地民族外,中国华侨有十几万,全是梅县人。梅县的客家话通行全岛。由于他为人忠诚勤俭,而且又能省吃俭用,所以去了四五年储蓄了一些钱。因为家里有个年高的老母亲乏人照料,所以他回家后,由亲戚介绍我二姐和他结婚。结婚之日,都很讲究,按照旧封建礼俗,贺客盈门,荣极一时,极尽光彩!
     姐姐听到我回来,特来我家住了两天,谈了许多我们家庭的事,主要的事就是要我结婚。姐姐认为母亲老了,也认为我的年龄也应该结婚的时候,趁我这次回来,就好娶个妻子后,上可以服侍母亲,安慰母亲,下可以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我在母亲和姐姐的劝说下,只好俯首应从了。但我对姐姐说如果要我结婚可能我钱不够,我姐姐说钱不够她可以帮助,不用担心,于是我就进行打算结婚。
     娶妻的风声一出,加上又有什么“番客”名誉,前来说亲的人真是大有其人,结果由一位宗亲嫂的介绍她的堂妹妹谢婉梅。谢当时还是个学生,十八岁,人品面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是一个中等女子。
     我们就在1934年十二月举行婚礼,结婚仪式是简单而又隆重,把当时旧社会的封建仪式改换为比较新的仪式。不用传统的花轿,也不用传统的龙袍凤冠,改用现代凉轿和现代婚纱礼服,迎娶时也改用新郎亲到女家迎亲,也不用锣鼓执事开引带路。这样启新的做法,倒也新鲜。自从我创新后,各村都很多人也学样跟随,在村里可说我是婚礼改革的先锋呢!
     按照俗例,大摆喜宴,我全村古姓宗亲共有五六十家,每家请一人,加上一些亲戚朋友一共摆了二十台酒席。大家欢聚了一天,晚上还由朋友请了一班曲艺人演唱歌曲,热闹了一晚。人生大事总算解决了!算一算银钱一共用了三四百,姐姐帮助我一百元。


            (十四)1935年再度到山口洋生活

      1935年的新年过去了,虽然我结了婚,家庭增加了一点快乐,但是生活的负担却也加重了一份。本来这次回来打算在家住个一年半载同老母欢聚的,但来一个不曾预料的结婚,把带回来的钱不到两三月便用光了,生活又发生了困难。看看可怜的母亲,又将恢复到她过去那辛苦的日子!家无半亩之田,叫她怎样可以度日?难道再叫她再去挑担过日吗?想来想去,我决定再度到南洋去,多混几年多赚点钱来解决家庭困难问题。
      这时是二三月了,正是陽春天气,桃红柳绿,莺来燕去,而我的婚姻也正在甜蜜的时候,无奈好景不常,我又要割爱而远离了!同时我老婆己告怀孕了,但穷气逼人,那有什么办法呢?也只好忍痛而告别老母和老婆,再到南洋闯天下了!
      过两个星期后,我又来到山口洋。阔别了半年,山口洋市面还是很萧条,失业的工人添了许多。我的二哥也因为商业萧条而离开了三发埠而到爪哇岛去了。行情不景,使每个人都带着忧虑。这时,全市和属下各地的学校都开了学,要当教师也来不及了。商店的店员也一样人满之患,难于入头,我只好又回到文岛宜埠去,到回瑞哥和瑞嫂那里。
      我回去他们虽然表欢迎,但看到他们的生意确实淡风一片,我在他店里住了一个月,闲着店内。瑞嫂叫我不如入村走卖,我便搬了他店中的一批沙龙布匹叫一位土人背着,领我到各地土人住的村落去叫卖。做了一个多月,因为土产没价土人生活也一样陷入穷困没有生意。后来我把这些纱龙带到上山去卖,上山多是中国妇女。因为我带的多是比较新式,色泽比较好,是比较迎合一些富裕的“惹娘”(小姐)的,生意比较好,我这样一来一往做了两三个月。虽然生意不算怎样,还可以赚到六七十盾。我把所赚来的钱交回瑞嫂,但她不肯接受,她说是你赚来的,是属于你的。她还说你现在有了唐山的家,有妻子,应该把赚来的钱保存起寄回家去。如果还有销路,你不妨就干这一门吧。随后我又去卖了一批。经过了两三个月又赚了好几十盾。

           (十五)乡里生活困苦  妻快分娩  再次回乡

    幸喜我所到之处,多是以前熟悉的朋友亲戚之家,吃的住的都不用花费,不然的话,也不知会得到什么后果。不料这时,我接到母亲寄来的信,她说自我走后生活都陷入困苦,每天挑但连你的妻子也一样去挑,但是你的妻子快分娩了,到时我真不知如何是好,如果是生了孩子,也不知怎样解决。。。。我接到这封信后心里很是难过,我很后悔,后悔我不该结婚。如果我不结婚,我现在还在家乡,我的母亲还能好好过日,现在我苦了不算,还要增加母亲的负担,想来想去我还是再回家去好。有了我一个人在面前总可以分担我母亲的一部分,还可以照料我的妻子,就这样我又决定再度回家去。我把我所有做买卖所得的钱,总共两百多盾带回家去。
   我要再回家前,告诉过瑞哥和瑞嫂我的情况,他们也很同情,也同意我回去。当我向他们告辞时,瑞嫂还交了一封红包给我,她说这封利是是我的小意思送给你的妻子的,现在祝你顺风,后会有期。我含着热泪只好领了谢了他们。
   我回到山口洋去再乘搭由山口洋一直包到汕头的联运轮,船票只二十多盾,两天到了新加坡,在新加坡宿了一晚第二天就转开航。由山口洋到汕头,只用了十天时间,倒也快捷便宜。不过轮上的享受比其它轮的待遇就天渊之别了,但一求经济,二求快捷,虽然享受差些都不是我的要求,这是我们这般贫苦的人打算的。
   这次我回家也是不声不响直到我回到家时,母亲老婆才谔然知道,骤见之下,母亲是很欢喜,老婆也一样高兴。一眼望去,老婆果然腹大便便,快要分娩了。我这次很快的就回来都出乎许多亲友的意料之外。有的说我舍不得娇妻,有的说我中了彩票,我都一笑置之。其实我的内心苦情他们何尝知道呢?我这次回来,已经下了决心再也不到南洋去了!决心在家乡找寻生活了!
   我回来后不久,老婆便分娩了。当她分娩时,发生很大的困难,足足痛了一天一晚,忙了我母亲,忙了所有族亲,最后我到丙村圩的培元医院请了接生的医生才解决了生产问题,却生了个女儿。由于家乡还是重男轻女的习惯,这个女儿不到周岁就嫁人家做等郎嫂了。但出嫁不久,女儿生了病,无法治好便病死了。

              (十六) 留在村里当教务主任三年

    我这次回来,决定长留家乡在乡里找工作。1936年春,家乡的安摺学校改选校长,选了我的宗叔古冠今,我便在这间学校担任校务主任,还加聘了两位教师,一共四人。这座学校是我村两约居民兴建的,两约村民计有两百多家,多是我们古姓,所以学校一切权限都操纵在我们古姓。全校有学生一百多人,我在这里担任校务主任的工资每月二十元,其他教师只有十五元,校长是三十元。这时市面物质还算便宜,每月二十元还可以过的去。我在这里担任了三年。
    1936年的重扬节我妻子生了个男孩叫古捷文,我在这三年中,我的家庭虽然辛苦,但有了我在家的处理和应付,总算减轻了母亲许多负担还帮助解决了我二哥两个孩子的生活和入学的费用。因为我二哥也在南洋,这时他叫他的老婆出去南洋,留下了两个孩子在家跟我们一起生活,我在乡的三年,尤其我在学校担任教务主任,在乡间都有些名望和地位。我有时也会接触丙村镇的一些官僚政客,那时丙村区的区长是我以前在南洋孟加影中华学校的同事,也是亲戚,所以我经常到区公所去拜访他。他是很能干的人,他自从南洋回来,因为亲老子幼所以也留在家里,但由于他能够交接一班土豪劣绅,所以他的地位日益提高,就被地方的绅士选举为丙村区的区长。听说区公所没有固定的经费,一切开支全靠市内一些商行的捐助和属下一些庙宇捐助,再加上在市内对一些作奸犯科和违法的罚款来维持经费的。
     国民党时代小城镇的警政机关多是这样的情况,就是县级机关情况都是一样。多是就地筹款,开支一切,同时还可以出卖官缺。所谓出卖官缺,就是:例如一个新的县长上任,他的属下那些区长 公安局长的缺位,可以从新更换,更换就是等于把官职出卖给人。所谓的一朝天下一朝臣,出卖的缺位是按照地区贫富而定的。富的地区卖价较高,贫的地区卖价较低。他将出卖这些缺位的钱是拿来弥补他买官的支出,因为他的县长也是用钱买来的。所以那时想做官就要有钱,除非你是特别有势力的背景。做了官就括钱,贪污腐败,是那时官场中公开的,很平常!只可怜的是广大人民,被那些贪官污吏和土豪绅士作为鱼肉!

         (十七)林家尧的下场

    说起林家尧打进官場的事,都使我感到非常的意外。我知道他以前的思想很新,当我们在孟加影学校同事时,他经常咒骂国民党,经常痛恨旧政府,痛恨土豪劣绅,竟不料一回到家乡,思想便大大的改变了,不但苦日的痛恨消失了,还钻进了这个贪污腐化的政府场合中,搞得有神有气!他在丙村当了区长两年,又在兴宁县公安局干了一年,最后跑到始兴县去当了个什么科长,也没有料到在土改时被人抓来大斗特斗,结果上吊自杀了,想起来也是一个可悲的下场!
    我在乡三年中,林家尧和我都很好,什么事他都会告诉我知道,他几次要我去帮他。他任兴宁公安局长时,曾叫我去当什么警长,我问他警长的薪金多少?他说没有固定的,是全靠罚款的钱,我说全靠罚款,那不是全靠鱼肉乡民了?这个职务我不敢干,我还是做我的教学工作好。
    林家尧的为人是喜欢出风头,也喜欢做头头,假如他不是忘了以前他咒骂过国民党的贪污,不是忘了咒骂过国民党政府的腐败的话,他一定不会有这样的下场的。

        (十八)七七事变后 第三次南渡山口洋

   1937年七月七日,日本鬼在我们东北制造事件,发动了大规模的侵华战争,无能的国民党军下令不抵抗,节节败退后使得日本鬼子野心大发,企图霸占整个中国。国民党军真个无抵抗,任由日军长距直进,一下子便占领了北平,继而过黄河到上海到南京。
    日本鬼占了我们半个中国,看看沿海各省也守不住了!就在汕头快要沦陷的那年,我又冒着危险冲过汕头走到香港,在作第三次的出洋。
    这次的复出实在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当祖国发动抗战时,地方纷乱,物价飞涨,人民生活便到了最穷困的极点。由于国内生活日溢困难,日本鬼子又日溢嚣张,国民党政府又搬到重庆去了,沿海各省的沦陷自不待言,而只有等待是时日了!刚好这是广东全省还未紧张,南洋水客还能照常往来,我便托了一位水客把我的荷兰殖民地居留证带到外面去签证,准备复出。不到半年,水客回来了,也把我的字头签生了,于是我拿到后马上趁着汕头还没有沦陷与水客一起冒险出去。
    这时的汕头虽然还没有沦陷,但每天都有日本飞机飞来飞去,有时扫射,有时轰炸。我们刚过汕头的前一天,日本飞机就来过汕头把中国银行大楼旁边炸了几个大洞。我们到了汕头,马上落到一艘悬挂英国旗的轮船深夜渡过香港。到了香港才松了一口气,住了两天再搭轮到新加坡然后转往山口洋
点击查看下一张点击查看下一张
                 当年丙村人到南洋就是先由这条锦江河乘船到汕头再由汕头到香港的(录像相片)

 

Posted @ 2012/3/13 8:10:59  阅读( 3421)  评论( 0)  
最新更新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 完)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6)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5)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4)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3)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