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专辑 > 印尼华侨的漂泊生活史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1)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1)

点击查看下一张

2012年4月25日(农历4月5日)是我的父亲一百岁冥寿,为了纪念父亲,我们兄弟姐妹和家乡
亲友将于4月25日在梅州丙村举行一次纪念宴会。为此特将父亲写的历史整理后除在网易博客
上发表外,也同时上传在本网站,方便他的印尼山口洋老乡们和他的学生们阅读。


 

点击查看下一张

   (一) 我的家庭
  我出生于1912年农历4月5日,出生地在广东梅县丙村黄姜坪农村。
  据我的母亲说,我出生还没有一个月,我的爸爸就去世了。爸爸去世后,我的家庭便一天天的嶞落于经济困难中。爸爸叫古应逹,他未死之前,在丙村镇开设一间米酒店,生意规模虽然不大,但在他勤劳省俭的经营下,一家几口的生活总算可以支持过日,可是他死后,后继无人经营,家庭生活也就一天天更加困难了。
  我有兄弟姐妹六人,三个哥哥,两个姐姐。大哥古剑秋,在爸爸去世时他只有十七岁,还没有经商经验,而且他脾气暴躁,但他爱国性很强。在他十六岁时就参加了孙中山先生的鋤清敢死队。他参加过两次鋤清工作,但没有成功。后来他逃跑到香港,再到南洋荷属山口洋地区组织同盟会。本来山口洋的同盟会要报送他回云南讲武堂去参加学习的,无奈那时的他身患肺病而不能过分运动了。他留在山口洋一面当老师一面兼办党务,将山口洋革命同盟会改为山口洋中国国民党直到1928年他因病死于山口洋由国民党支部同志安葬于山口洋华人公司山坟场,立碑纪念。

  
二哥古挺中二十岁时也跑到南洋去谋生;三哥古奋中在十五岁那年病逝;最大的姐姐从小给了人做童养媳;只有我二姐和我在家庭里。二姐没读过书,帮母亲料理家务和看管我。母亲每日挑担过日。我八九岁才入学校读书,读了四年小学再没办法入初中了,只好跟从老学究专科语文读了二年十五岁辍学便跟堂兄古汉中到煤矿山去做采煤工作帮补家庭生活。
      (二)  国困民穷  离乡别井赴南洋
     母亲因看我年龄小,不喜欢我做煤矿工作。我做了半年,接到大哥的信,要我跟随水客前往山口洋。大哥因有重病,经常不能工作任教,有意叫我去替代他的工作,所以他事先和水客商量好了,叫水客来带我出去。我有这样个机会,当然很高兴,母亲更是欢喜,同意我去南洋了。
      1928年的三月间,我出国的手续都办好了,母亲为我准备了一切,她老人家把她存下的钱给我买了一顶蚊帐一张毛毡,还替我做了两套衫裤。我的姐姐也给了我一些旅费,准备与水客和其他同伴南渡。
     南渡那天早上,母亲替我担了行李,同我一起到丙村镇的河畔落船前往。河畔边聚集了许多送行的人。我的姐姐,嫂嫂,还有许多朋友都站在岸边,含着热泪,怀着难捨的心情送别。  次日,我们到达潮州,上了岸马上转乘火车到汕头,在酒店住了两晚。我看到汕头繁华的城市,日间车水马龙,夜间灯红酒绿,红男绿女熙来攁去,热闹非常。晚上跑来旅店卖唱的“南词”(卖唱者的俗称)三个五位或者十个八位,由一位手提弧线的老者领着,一窝蜂的涌进酒店客人的房间进行卖唱,这些南词歌女都是十七八岁到二十岁的女人,毫无羞耻的倒在客人的怀抱卖弄风情,要求点唱。她唱一首词曲,就要给她一角或二角钱。除了这些卖唱的南词外,还有许多专业的妓院,院中妓女装扮很靓等待接客,一晚两块大洋。
    我在汕头住了两晚,再坐轮船到香港,在香港我也是住在旅店。
     香港的繁荣和汕头差不多,不过环境比较清洁。但是抢劫和打荷包的小偷非常之多,旅客一不小心,身上的荷包就会不翼而飞。这里除了妓院还有舞厅,是有钱人的游乐场所。香港岛对面是九龙半岛,还是一片荒凉无烟,只有尖沙嘴火车站的建筑物和启德飞机场。 在香港住了两天,第三天便坐荷兰邮轮万福士前往新加坡。这艘船是专门川行香港与新加坡的邮轮,听说可以容纳二三千人。在船上五天五夜,经抵“沙拉山”的新加坡检疫站,全船的人都要下船登山消毒,直至无人染病才再上船,经半个钟头便到新加坡了。
      新加坡的海关是非常贪污的。在检查行李时,先把你的行李捣乱一番,那时你就要知趣,给他一两元后,才把你的行李上用粉笔划了两划,表示查过,可以放行了。我没有什么行李,也没有花钱,很顺利地通过海关,然后由酒店伙计带我们到移民厅去办理过境手续后进入市区酒店。
    那时的新加坡最高楼房也不过是十层八层楼,一般多为两三层。最热闹的是“南天酒楼”的所在地。新加坡的人比较复杂,除了大多数中国人外,还有白种人,黑种人,印度人,马来人,。。。市区交通工具除一些汽车外,乘客多用人力车。人力车夫多是潮州人,车价一角至二角。
     那时的新加坡,虽然是英国人统治,但全市的经融经济都操在中国人手里。当时有名的胡文虎和陈嘉庚,他们俩是死对头,经常互相攻击谩骂。胡文虎是虎豹行的创始人,专做虎标药品,总行设在仰光。陈嘉庚是新加坡工商界钜子,是一个热爱祖国,热心兴学的老人。抗战期间,他在新加坡成立一个南洋筹赈会,领导南洋爱国侨团侨胞出钱捐物,支援祖国抗日战争。 我在新加坡住了两天,第三天早上偕同水客等人乘坐新加坡往山口洋的轮船,在海上漂流了两晚,好容易前后共经历十多天的时间才来到了目的地。
  
    (三)漫长路途  终于到逹了山口洋
     到达山口洋时已是早上八九点钟了。山口洋市是属于西婆罗洲管辖下的一个城市,码头不能停泊轮船,轮船只能停在远离港口的大海中,由山口洋移民厅驾艘汽艇来将我们接到岸边的移民厅登记问话办理入境手续,经过一个个问话和登记了亲人的地址,暂由亲人担保领出,再等待通知办理居留手续的日期。  
      按照那时荷兰殖民地条例,每个中国人申请永久居留都要交一百盾码头税。如果未满十八岁有父母在当地的可以领回那一百盾。那时我才十六岁,因有个堂叔在该地,我便认了堂叔做爸爸,那一百盾钱便可领回来了。不过,领回的钱却被移民厅的财库----即移民厅的华人官员拿去了一半(因为他知道我不是真正的父子)虽然被他贪污了五十盾,但我可以得到一本永久不用再签证的“二王字”(这叫做外国出生的本地字)如果做新客字,每年到期了要再签证,连签三年,才能有永久居留证。

点击查看下一张
        山口洋码头    (冯世煌提供2011年)

点击查看下一张
         山口洋海关移民厅  (冯世煌提供2011年)
           
     (四)为求生活  教员店员同样做
  我到了山口洋见到了许多久别的亲戚朋友,也见到了大哥哥。我的大哥在抱病中,染的是是晚期无法医治的肺朥病。回想起他在当年参加革命的英雄气概,竟不料逃到这里落魄如此,就快病死他乡了,使我多么悲伤!第二天早晨,我的二哥挺中听到我到来,便由山口洋属下的盐町埠的“培英学校”赶来见面。他对我说:“你这次南来,首先是要解决大哥的教师问题,因为大哥担任了”培英学校“的教师十四年,现在他身体不好,无法-继续任教,所以要你来代替。” 
   那时,在这里中国文化还非常落后,四五十岁以上的人几乎全是文盲,所以他们都很注重文化,希望自己的孩子都能入学读书。学校的设备很简单,只要能容纳三五十个小孩就算一所学校。上课的抬櫈还是由学生自己带来,年级分一二年级四五年级,年龄参差不齐,由六七岁至二十岁。所用的课本还是民国初元的共和国课本,有些年龄较大的却读幼学故事琼林和古文评注等老古文学,就如国内的蒙馆一样。我在国内也在蒙馆学了两年幼学和古文,想不到就在这里大派用场了。
   我的大哥也在两个月前病死了,他死后都由国民党山口洋支部出殡葬于山口洋公司山的华人坆场,立碑纪念。
    我在这间学校当了半年老师。暑期到了,刚巧有一位同宗的青年学生由祖国来到,我介绍他代替了我的职位,我便离开了这学校到邦戛一家同宗商店去当店员了。
      这间商店是专卖油米食品的,设在邦戛市中心“巴杀”内。店里除了宗叔外,还雇了一个店员(我的姑表兄林纯发),他为人很精明,对于商场打理也很有手段,商店全靠他的支持。
    我晚间睡在楼上货仓里,日间就在店里学习做生意。在店的生意很好,除了许多华人来店买货外,还有很多本土番人,也有很多小埠小港的土人商店前来办货。我在这里一边学做生意一边学讲番话。不到两个月,店中的应酬番话(印尼土语)已可以对付了。
     我的宗叔开这商店已好几十年了,他是邦戛华人甲必丹(管理华人的官员)的女婿,有地位也有钱,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男孩。不过由于生性好赌好嫖,因此经济失去了平衡,店内经济突然周转不过来,结果导致吃药自杀。我当了三个月的学徒,却发生了这事故,今后怎么办?怎感到前途无路之时,宗叔商店对面的“宝兴公司”老板请了我到他店帮忙。这间店也是专门经营油米食品的,他给我每月薪金二十盾。
      转眼间我又在“宝兴公司”做了三个月,这时是1928年12月间,天气非常炎热,很久没有下雨了,蓄水塘都干到现底,家家户户屋内蓄水房的淡水也空了 。每天我们要划船到很远的新楠山子下地区去载山泉水,将泉水一桶桶盛好载回来。相争载水的人很多,水流又不大,盛满一桶水要花十几分钟,麻烦极了。怎样捱了两个多月实在受不住了,于是辞工离开邦戛到巴城(现椰加达)探亲及寻找工作。
           (五)好友相助  寻工做事易着落
      我在姐姐古对妹处住了一个星期。有一天的礼拜天,突然来了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客人,他就是邓鑑堂先生。他是我大哥的好朋友,也是山口洋国民党支部的同事。我哥哥在山口洋去逝时,我曾见过他,所以他认识我。邓先生在我大哥未死之前,曾经委托他去探望大姐,因此他一有空闲便来姐家坐谈,这天正巧碰到了我。邓先生是中国国民党驻南洋荷属总支部内的要员。
          一个星期后,邓先生又来找我,介绍我在国民党支部内当职员,专门负责抄缮公文和造册等工作,工资有三十五盾。
          1930年的秋天,我带了邓鑑堂先生的介绍信又回到了山口洋找山口洋国民党支部,希望支部能替我找个学校当教员。当时山口洋支部的负责人是侯民柱,侯是梅县人,年约五十,人很慈和。除他一人外,还有一位助理员邓超华,邓是蕉岭人,年约三十,他对人很热情。当时,侯先生对我说:因目前各地学校都开了学,教师已聘请定了,需要到下学期才有更动,于是他安排我暂时支部里帮忙。
   
            (六)重操故业  在孟加影多间学校任职
  1931年春,我由山口洋中国国民党支部介绍到孟加影埠的中华学校当教员。该校校长是林家尧先生。林是我国内的老相识,也是我六姑婆的独生儿子,大家还是亲戚。
   孟加影中华学校规模比较大,建有一座真正的校舍,学生大约一百人。学校的前任古东星先生(即林家尧的舅父)在这间学校任教了八九年,可说是该校的建校功臣。因年纪老了,古东星便推荐林当任学校主任教师,我便当助理教师。
   林家尧的一张嘴是很健谈的,他除了教学外,经常到各校董家去拜访,谈论国事,发泄对国民政府的不满,使得孟加影华侨听不入耳,校董们便分了两派。另一派便出来建新校舍叫“孟加影公立小学”。侨社也分成了新旧两派了。林家尧在这里只任教了两年,第二年冬天他便辞职带着妻儿回国去了。
我呢?林家尧走了,我也得走了。1932年我转任孟加影属下的“高桥小学”一年,1933年改任“蔴芸学校”一年,总共在孟加影任教了三年老师。
            (七)表哥阻我回国 和他在文岛宜合伙开商店
  1933年的冬天,学校放了假,我也辞去了“蔴芸学校的职。由于离别乡井转眼已经四五年了,思亲心切,准备回国去看看年老的母亲的。
  再过几天就要买舟归去也,忽然想起了几年前同在邦戛远通店内同事的表哥林纯发,听说他自从远通走出来后便在文岛宜埠的耀新商店任店员。我想先去探望他看他有什么事吩咐好告诉他的家里。殊料一见到我的表哥,他就极力阻止我回国。他说他就是因为经常回国搞到一无所存,年年出来做新客,他要求我暂时不要回去,共同在这文岛宜开一间商店,寻求发展,他说了许多文岛宜的生意很好做,很有前途,再三劝我打消回国,共同这里创业。我说创业谈何容易?没有钱,怎能办?你又刚从家乡复出,而我身上只有四五百盾,怎能租店开张?殊知他一听到我身上存有四五百盾时,他便欢天喜地说“够了够了,有了你五百盾可以开店了,你相信我,我们就这样决定,明天我就辞工,我就在本埠前面一间空店明天把它租下来,准备开业。”
   果然第二天,他辞了工,并把那间空店租了过来,每月租金十五盾。然后他又叫了一个木工做了个货架和一些应用的货台等。布置好了,他把我的五百盾拿了去,乘车到邦戛去办货。到了下午,果然他办了一大批货物回来,大家忙着摆货,布置一切,并写了一张红布“万发”的招牌贴在店门上,准备明天开张。
   开张那天很热闹,果然有不少人来光顾,华人也有,土人也有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因为我的表哥在这里打工了三四年,认识的人不少,人面很熟,所以看到他出来做生意,大家都来帮衬买货。没几个月,生意滔滔,满店都堆满了货物。而我呢?每天除了帮理店务外,还学车缝衣服,卖给土人。衣服销路也很好,我们干劲冲天充满信心.。

   (八)表哥不怀好意 吞占生意

好景虽然不错,但是人心不测,那獐头鼠目的林纯发表哥,他认为生意非常旺盛,前途可预光明,竟横心一起,竟想把这间生意占为己有。
     最初我发觉他的账目不清,还做假账。在账簿内除记下我出的五百盾外,还有他也拿出了两百盾本银,一共七百盾成本。我发现后,便问他你当时说过你刚由国内复出没有本钱,而且我也看过你从耀新号结算的薪金单只有三十多盾,现在忽然有两百盾的股本,究竟怎么回事?即使你有两百盾加入,当时你也应该先拿给我看啊!所以我对你的两百盾的股本有怀疑。他也非常狡辩地说:“这是我那邦戛的万裕隆姐夫支持他的货品作为开张的本钱。”我说就算是他支持你的的货品,也不能当作本钱,同时他所有来的货品都入在往来账本里,也不见有支持你两百盾的货单。同时又发现工资方面相差悬殊,他每月支工钱四十盾,他老婆二十五盾,我却十五盾。我觉得太不公平,他太野心!我认为这样长期下去只有他的好处,而且会慢慢被他排斥,生意会被他吞没。于是我提出寸拆店,免得连本都蚀光了。他问我要怎样分拆?我说我的股本五百盾拆回,工资算清,结账半年的生意赚了多少,每人均分一半。竟不料他不同意我的意见。他说店里没有闲钱,不能拿出你的五百盾。如果你要拆,只能先给你一百盾,你回国去,余下的钱,我会以后陆续汇给你。我知道他耍这一套手法,阴谋要吞没我以后的股钱。于是我坚决反对,坚决要找清一切我才回国。但他仍旧不肯答应,还想出一套反要胁我说,他也不要店,让我给他退出,并提出他的两百盾股银。他的意思认为我一个书生未入生意行列,一定不敢接手做生意的,同时也认为我没有办法拿出所谓他那两百盾股本的能力。如果真的这样我也确实无法承接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心情很乱,但事到如此那怎办呢?自己又筹不出钱。如果只拿到那一百盾钱,其余的钱想等以后汇来,那是等于零的。我难在店里呆了,也不想看到他!
(待续)

Posted @ 2012/3/9 10:24:58  阅读( 4551)  评论( 2)  
最新更新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 完)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6)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5)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4)
  • 一位印尼山口洋华侨的漂泊生活史(3)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