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往事 > 少年的思念 (天惠)

少年的思念 (天惠)


少年的思念
       (天惠)

自序:

    2005年初,當我見到幾個分離長達 41 年之久的萬隆初中旅港班友的時候,感慨之心久久不能平息,於是就寫了這篇短文。長期尋覓不到昔日好友的這一件事,已經在我的心底形成了極大的郁結。
    當時我並不熱衷於寫。之所以寫,只是作為自己對自己傾訴的一種方式,並不苛求更多。可是上蒼待我不薄,萬隆原華僑中學 178 班友會的十周年紀念刊向我邀了這篇稿,題為《昔日的思念》,於是,就被我的一位小學班友看到了,骨牌反應之下,就帶來了2006年初的更大的中小學校友聚舊,甚至連小學一年級的朋友也見到了。這個經過記述在《萬隆的追憶之旅》上。


       萬隆的早晨天色依然一如平時那樣清涼,輕輕吹拂著身軀的微風向來都令人感到舒爽。
    少年站在家門口,茫然望著遠處朦朧的群山和蔚藍的天空。微寒的晨風本來就令人歡悅的,可是他臉上流露怏怏不樂的表情。他今天不用上學了 ...... 昨天他辦好了離校手續,而明天他就要離開這個「生於斯,長於斯」的出生地,離開擁有 14 年情感和眾多朋友的地方,到陌生的雅加達讀書了。
    兩年了!在僑中的初中生活多麼愉快!他的性格溫和,雖是男生,卻帶有一絲男孩子少有的文靜和羞怯。不過他和同學甚合得來,而且因為被默認「聽話」,老師也喜歡他。最主要是他有一班玩得來的好朋友,甚至包括小學的「小朋友」們。他不想搬走,可是搬家是父母的決定。一個 14 歲的「小孩子」,能說甚麼呢?
    也難怪,從他出生不久,父親就隻身離開家庭到雅加達工作去了。13 年來,除了每個月兩次的回家能令父親享受到短暫的團圓天倫之樂,其餘的大部分時間父親一直在默默地孤零零地生活和工作。他明白父親的苦,餓了病了都沒有人能知道,有甚麼苦惱也沒有幾個人能向之傾訴。其實他也盼望父親在身邊,可以經常和他談上好一陣子。這次媽媽下了決心,全家搬到雅加達,照顧父親的起居生活,他總不能為了自己的同學好友和喜好,予父親於不顧吧?
    他沒精打采地準備回屋裏去 ...... 突然他看到了他的一班同班好友來了,范長順、羅玉新、林志仁 ...... 還有後面那淘氣的盧有仁。他萬萬想不到他們來送別。他們趁上課前的空餘時間來探望他,這可能是初中少年第一次面臨的離別吧。沒有人教他們應該如何送別!他們本能地前來,向好朋友誠心地說一聲「珍重、再見」。
    少年和他的朋友當然為別離而難過,可是幼稚的心靈尚未能深切地感受那「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裏,各在天一涯」的開始。

    *     *     *

    不久,少年長大了、開竅了。他在新的地方消除了以前的靦覥羞怯,自信心增強,人也開朗了。他在新地方結交了一批好友,可見年輕人之間交朋友並不難。
    兩年後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事件 ...... 少年現在居住的地方和以前曾經住過的地方均無法倖免這場席捲整個僑居國的大衝擊。平靜的日子不再,少年和他的新舊朋友都不幸失學。
    新朋友或舊朋友也好,有一部分的幸運兒仍然能投奔國外的高級學府繼續他們的學業;有一部分則提早走上了承負生活重擔的道路,甚至遷離了原來的城市;更有一部分朋友不幸地捲入了其實他們也不甚了解的政治漩渦;而相當多的一部分朋友則受到某種思想意識的感染而回歸祖國,「祖國見」成了時髦的紀念冊留言。可是,分散在遼闊神州大地的朋友,「祖國見」所付出的交通代價,豈又是少年朋友所能負擔呢?「舟行有返棹,水去無還流。奈何生別者,戚戚懷遠遊」,昔日好友天隔一方,能留給朋友的,恐怕也只是那無窮無盡的回憶了。
    少年也回歸祖國,來到了中原,來到舊時三國演義赤壁之戰的舊地。赤壁之戰本來是少年小學就耳濡目染的歷史故事。可是作夢也想不到,他不但來到那裡,還經歷了比赤壁之戰更淩厲的「文化大革命」風暴。本是同命運的兩派卻惡言相向槍彈對持。每個人自認追隨和捍衛「主義」,將對方視為「萬惡不赦」的「反革命」。
    後來稍微平靜了,少年又來到長江邊的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以親身經歷目睹中國農民的艱苦奮鬥。兩年後,他又被調到群山連綿的煤礦,看到了礦工為了建設祖國所付出的血汗甚至生命,見證了還在艱苦發展中的祖國。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輾轉數載,少年已變成了青年。
    在那互相懷疑互相告發的人性大混亂年代,他竟然也奇蹟般地結交一些知已。在華僑補校的三年,他和來自五湖四海的僑生共度患難;在飲著長江水的兩年,他有一班純樸的農民朋友;在煤礦的三年,他也有一批同病相憐的「知識青年」朋友。
    不過,儘管新朋友如何之多,他始終懷念那失去聯絡的萬隆老師和班友。夜蘭人靜之際,“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他始終在責怪自己,為甚麼在離開萬隆的時候沒有寫下兒時朋友的地址,沒能保持聯絡,以至於現在連一個中學小學的朋友都沒能找到。
    正是「笑一聲滄海茫茫也有枯期,嘆一句人生豈能盡如人意」

    *      *      *

    香港是「少年」漂泊的最後一站。
    二十二年的奮鬥過去了。那可怕的十年也早已寫進了歷史,「少年」成了「老人」,他的下一代長大成人了。可是,他思念萬隆班友的心情卻久久揮之不去。
    他因而參加旅港萬隆校友會,為的是在校友會每個聚會中游戈人群,或睜大眼睛掃描校友會文稿上的人名,祈望奇蹟出現,給他見到那怕一個當時的班友。他妻子也受到感染,努力在每一個新認識的萬隆朋友中為丈夫打聽。可是昔日班友消失得全無蹤跡,每一次的努力都歸於失敗。
    最後一次的努力發生在千禧年,他和妻滿懷希望地參加在萬隆舉行的僑中 50 週年紀念會。可是歷經滄桑的四十年,敬愛的班主任老師已經認不出他,在場唯一見到的一位昔日舊友也記不起他,沮喪之心可想而知。
    朋友邱文興和楊彩肖安慰他﹕「還記得四十年前就分別的學生和同學的人,能有多少個呢?」想想也是,師生和學友的友誼不管如何深厚,畢竟才持續兩年,而分離的日子呢?卻是相識的 20 倍呀!時間之神,就這樣和他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多次的尋找令他失卻信心。他想通了,唯將一顆懷念的心放在心靈深處 — 「藉此抒懷,廿載同窗舊」,就讓這一段溫馨的往事,在適當的時刻在自己的回憶中重溫吧!

Posted @ 2010/1/20 13:13:05  阅读( 4677)  评论( 2)  
最新更新
  • 我的中文启蒙老师 (红)
  • 萬隆追憶之旅(天惠)
  • 少年的思念 (天惠)
  • 波洛莫历险记 之三 (天惠)
  • 波洛莫历险记 之二 (天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香港侨友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