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让我们再次品味

让我们再次品味

让我们再次品味:

著名诗人余光中作为泉州竞争中国最佳魅力城市推荐人的演说词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
   东西塔还要对望多少年?
   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
   多少船开出了泉州湾?
   每次想起我的故乡泉州,心里充满天长地久的感觉,就会想起这样的诗句。
  

       古老的是初唐的开元寺、北宋的洛阳桥, 但更古老的是永恒的晋江和外面的大海。丝绸的海路从此地起锚,船舱里载满了丝绸与瓷器, 也把上百个国家的商船迢迢引来,在宋、元两朝成为“东方第一大港”,与埃及的亚历山大港东西齐名。万国的海船飘扬着各种旗号,载来了各种信徒,从佛教到伊斯兰教,从基督教到印度教、摩尼教,钟声不断,香火不绝,泉州乃赢得“世界宗教博物馆”的美誉。

       泉州地灵如此,人杰自多,明清之际尤为鼎盛,李贽、俞大猷、郑成功、施琅、李光地等都名垂青史。泉州人面向大海,勇于乘风破浪,去海外创业,至今在南洋和港澳的乡亲后裔超过八百万人。隔了一湾浅浅的海峡,泉州的子孙在台湾更多达九百余万,使两岸的血缘浓于海水。
   我的祖籍是泉州永春,半世纪前去了台湾。“掉头一去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终于能回来,感到十分快慰。
  
       有幸生为泉州之子,我更以能担任故乡 “魅力城市”的推荐人为荣。但愿泉州,古代的名港,现代的新城,能在中国的地图上永远闪闪发光。
                      
        光明之城 魅力之城

        一次城市与城市的对话,一场精心准备的角逐,当“最佳中国魅力城市”的桂冠戴在这座光明之城头上时,泉州又一次热热闹闹地激起福建人的光荣之情,异地人的仰慕之心。走在泉州城中,仿佛周身内外都格外明亮起来,悠远而飘逸。

       泉州,700年前为各国商人惊羡的“光明之城”,灯火璨灿,彻夜不息。文明之光像它的灯火一样闪耀在这座城市的上空,乃至更远。700年后,泉州从遥远的中世纪一路走来,繁华而不张扬,宁静而不沉没,风采依然。

       如今,城市化的步子裹挟着泉州亦步亦趋,泉州像所有不甘落后的城市一样,在一片繁华中挺进。伫立于高楼大厦间的红墙白石,萦绕在车水马龙中的古韵乡音,仍旧不疾不徐地点缀在古城的街头巷尾,时时提醒我们仰视这座城市的厚重与深邃。

     海之魅

      “海上丝绸之路”是一个令所有中国人永远铭记的辉煌情结。遥想当年,从神秘的东方古国开出的巨大航船,一路劈波斩浪是何等壮观,泉州就是这条海上丝路的一个最耀眼的驿站。如今,只有横陈在泉州海上交通博物馆的古船残骸在静静地诉说当年的辉煌。

      “盖诸地商贾,贩运货物之巨,虽合全世界之数,不及刺桐一巨港也。”15世纪70年代,意大利学者保罗·托斯加内里回复哥伦布信中提到的“刺桐”即今天的泉州。公元9世纪,刺桐已在泉州遍地栽植。每当春夏之交,刺桐枝头绽放的一朵朵火焰般的花蕾便将整个城市渲染得无比娇艳迷人。到了10世纪中叶,当泉州的城墙范围扩大到周长10公里,并沿城环植这种开红花的观赏树时,“刺桐”便成了它的美丽别称。在“海上丝绸之路”时代,没有一个城市的名字比它更响亮,更为世人所熟知。

       泉州的海上贸易可以追溯到更早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据唐代道宣《续高僧传》第一卷载,南朝有一来自西天竺优禅尼国(印度)的僧人曾从晋安郡(今福州)航行到梁安郡(今南安县丰州),又从梁安郡到南海郡,并通过泉州乘大船到外洋,可见当时泉州已是重要港口。

       至唐代,泉州的海外贸易更加兴盛。诗人包何的《送李使君赴泉州》诗写道:“傍海皆荒服,分符重汉臣。云山百越路,市井十洲人。执玉来朝远,还珠入贡频。连年不见雪,到外即行春。”当时泉州城内随处可见头缠纱巾,身着长袍的波斯人以及阿拉伯人。

       宋代泉州成为重要对外贸易港之一,南宋时泉州港之繁华可用“涨海声中万国商”来形容,至南宋末泉州港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大港。“大观元年(1107年)……泉州纲首朱纺, 舟往三佛齐国,斋请神之香火而虔奉之。舟行迅速,无有险阻,往返曾不期年,获利百倍。”元代泉州港“为世界最大港之一,甚至是最大的港口”。《光明之城》的著者、意大利商人雅各·德安科纳十分惊叹在“光明之城”的大街上,那种车水马龙、繁闹嘈杂的景象。“这里的商店数目比世界上任何城市的商店都多,各种商品应有尽有,即使世界上最遥远地方的东西和最昂贵的物品,在这里都能买到。”
  
       众多史料中多次提及的泉州港位于泉州湾的后渚,为晋江下游入海口,东西洋航线在此交汇。各国商船从这里满载着丝绸、瓷器等货物,向东边的大海一直划去,追寻他们心中的梦想。昔日的铅华已经荡然无存,后渚成为一个盛放人们怀想的湾畔。一艘简易搭制的巨大木船迎着夕阳矗立,船头的旗帜猎猎作响,船上古装扮相的演员认真地演戏,但孤零零的大船终究无法再现当年的盛景,反而有些空旷的意味。

       无论是700年前万国商贾的人声鼎沸,还是19世纪延续近百年的“刺桐在哪里”的争论,抑或是今天“最佳中国魅力城市”的头衔,这一切都在反复强调着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 刺桐确实拥有无法抹灭的历史光环,泉州确实是曾经令世界着迷的“光明之城”。

       神之魅

       穿过熙熙攘攘的泉州通淮街,一座肃穆整洁的清净寺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停驻、凝视。它高耸的尖拱门传达着异域的新鲜,它残存的围墙诉说着久远的风霜。在这样一条热闹的街道上,它仿佛突然出现在面前,其实已兀自站立了近千年。北宋大中祥符二年,这座“艾 苏哈卜寺”(圣友寺)拔地而起,元至大二年(1309年),耶路撒冷人阿哈玛特重修了这座宏伟的门楼。今天,在仅存四周围墙及地面上残柱断础的礼拜大殿“奉天坛”内,每一个走进来的人,都会默默端详四周墙壁上和西墙中断凹形的“米哈拉布”壁龛上那用古朴的阿拉伯文字浮雕着的《古兰经》,感受这座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清净寺的遥远。

       走进泉州海上交通博物馆的“宗教石刻陈列馆”,仿佛走进一座神秘的宗教圣殿。一尊静立于半月形莲座上的神,头戴权力桂冠,鼻梁高耸,眼帘低垂,长耳及肩,四臂拿着法器,威严、高贵而又优美,他就是印度教的主神之一 ——毗湿奴;令欧洲学者无比惊奇的“刺桐十字架”石刻也在这里整齐地摆放着,朴实的石像掩饰不住基督教在这里曾经的绚烂;200多座融合了中国传统佛教和基督教、印度教、伊斯兰教、摩尼教、犹太教的神龛传达着几百年前人们内心交汇的美好。

       在泉州这座小城,世界各国的宗教都能找到印迹,伊斯兰教传入中国最早的史迹“圣墓”在这里,中国最大的道教造像老君岩在这里,还有那佛教文化最集中的圣堂开元寺,以及一处处数之不尽的浮雕、碑刻、墓盖石,细细地探寻,细细地品味,怎能不惊叹泉州像海一样宽广的胸怀?

       刺桐是宽容而热情的,它敞开大门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同时以更加宽广的胸襟容纳着世界各族的文化,没有排斥,只有交融,留下了数百年后仍让我们感动并自豪的美妙景象。
                            
       戏之魅

       南音、梨园戏、高甲戏、提线木偶,小小的泉州有着太多令人遐思的清音雅乐。

       在泉州街头,震耳欲聋的流行乐也存在。只是,知道泉州的人,一定会直奔那一方方帘幕低垂的剧场,就是听不懂,也要叫这份清远飘逸仔细熏陶。

       南音,广泛流传于闽南地区的民间音乐,几百年了仍保留着琵琶、二弦、洞箫、拍板的原汁原味,几位“弦友”在街巷中一聚,便是一场小型音乐会。不在乎听者的多寡,乐音响起,便是一场虔诚的祈祷。“南音的每一首曲子都是一个故事,述说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闽南人因为爱,所以才唱。

       南音起源于唐代的宫廷乐,在五代十国时期,闽王王审知把唐代“大曲”中的“遍”和“破”等宫廷音乐移植入闽。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因为战乱的原因,宫廷音乐永久地消失了,却在偏远闭塞的东南一隅奇迹般地保留了下来,它和本土的民间音乐相融合,并且在宋元时期,又和南下的昆腔、弋阳腔混合,形成了今天以闽南方言入词,韵工巧妙、曲词典雅、雅俗共赏的美丽音乐。

       南音以优雅婉转的旋律深受泉州人的喜爱,同时陶冶着这个城市人文性格中儒雅的一面。泉州人爱南音,不只是因为它起源于这里, 而且南音已经成为他们性格中的一部分了。
  
       梨园戏,是中国现存两大最古老的剧种之一。所谓“梨园”,想必用心看过的人都能心领神会,从剧情故事到曲牌唱腔,直至科介表演,梨园戏之风格有“梨花带雨”的神旨。
  
       地方方言表演的局限性,形成了梨园戏千百年的稳定性。“进三步,退三步,三步到台前”的一方天地,承纳了梨园戏从古至今的流传。梨园戏分“上路”、“下南”和演员为童龄的“小梨园”三种不同艺术流派。各个流派都有各自专有的剧目和专用唱腔曲牌。“一 句曲子一科步”,“举手到眉毛,分手到肚脐,拱手到下颏”的细腻糅合进温婉动人的内容,叫人百看不厌。
  
       提线木偶被泉州人推举为竞选魅力城市的魅力瑰宝,另有一番味道。

       提线木偶戏古称“悬丝傀儡”,闽南俗称“嘉礼”,又名线戏。王审知入闽称王时,傀儡戏随之传人泉州。到了宋代,已在泉州民间广为流传。明代的泉州傀儡戏已脱离片断、杂技表演的“弄傀儡”形式,能够演规模宏大的历史戏了,清末民初,泉州一带有50多个木偶戏班遍布城乡。泉州东岳庙、关帝庙、元妙观、城隍庙等“四大庙”,均有固定戏班为祈天酬神专门演出。

       泉州提线木偶最奇妙的在于线工。每尊木偶身上设置8-16条提线,较复杂的表演多至36条线。按人体基本动作,线分若干组,全凭演员双手操纵,表演难度很大。解衣、拔剑、接伞以及叫人眼花缭乱的各种特技动作,全靠精致准确的抽线功夫方能得心应手。有时为使表演更为逼真,同时由两个演员合作操纵技艺,形成了泉州提线木偶戏表演独特的艺术特色。

       石之魅

       泉州自古盛产石以及与石有关的美丽故事。

       沿着泉州最著名的中山路一直走下去,一个年轻的发现牵引出一串长长的历史。德济门在地表1米之下静静地躺了数百年,仿佛为了给人们一个惊喜,它忽然间就出现了,出现在几百年后灿烂的阳光下。圆圆的石头拱门已无法竖立起来, 只是石拱门下面的石板路,泛着青幽幽的光,一如路两旁茂密的老树。

       开元寺的塔是裸露的,但同样地,每近距离地交流一次, 它都能给人以不同的惊喜。东西塔一个叫镇国塔,一个叫仁寿塔,分别建于唐末和五代,起初是木塔,后来改建为砖塔, 到南宋时期才改建为石塔。石塔最让人看不厌的便是塔身的石雕,双塔共有浮雕160尊,均是宋代的雕作:有圆眼怒睁的金刚,有凶神恶煞的罗汉,有仪表庄重的天神,有赳赳武夫,形态迥异,线条粗朴、优美。 虽然不能全看懂,但是一个一个地转过去,也是一份眼花缭乱的炫目了。

       本土的石,自应是当地能工巧匠的得意之材,倘融入了异域的色彩,又另是一番风情。开元寺大殿前的丹墀台基上, 有古埃及的人面兽身像,那是一共70多面的青石浮雕,中国的传统石雕工艺与埃及艺术的完美结合,产生出浓重的东方情调。

       石门、石塔、石雕,这些都还只是零碎的片断,但是,到泉州的石桥上走一遭,这些片断便都能连缀起来, 成为一条优美的弧线。

       走上洛阳桥,是一个冬日的正午。太阳暖暖地照在这座长360余丈(约1106米)的石桥上,两边的河床近乎干涸,露出肥沃的河床,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

       洛阳桥是中国第一座建于海港的梁式大石桥,建于北宋皇 五年至嘉 四年(1053-1059年)。当前人在“水阔万里,深不可测”的洛阳江,用海潮的涨落来运送、砌筑重达七八吨的石梁时,据说神仙也来帮忙了。建桥人似乎有意要给后人一些怀想的由头,在桥中间,雕上一处奇异的石柱,一排四个座佛后面,是一个美丽的“月光菩萨”像,给这平白的桥面增添一些曲折,一些看头。身旁来来往往的农民,挑着担子,踩着自行车,走过这条他们也许走了一辈子的桥,而洛阳桥的故事还将延续下去,迎来送往,看潮涨潮落。

       泉州的石往往以这种完美的形态让人惊叹,而另外一些散落的记忆则在不经意间激起人更深的怀想。泉州南建筑博物馆是一处简易的工棚。这里的石头都摆放在露天的场院 里,牌坊、底座、廊柱等都是几百年前的遗留,静静地躺在这里的一个角落。两块父子碑成就一段凄婉的故事,碑上的人像只依稀可辨,而故事却被搬上戏台,一代一代地流传着。
 
       人之魅

       提起泉州人,人们总会首先想到惠安女。惠安女的勤劳能干像她们独特的服饰文化一样美名远播,许多不熟悉福建的外省人甚至将惠安女与泉州人等同。

       惠安女是汉族中惟一一个穿着独特的人群。她们包头巾,上身衣着很短,露出肚脐,裤子却长而宽松,人们戏称其为“封建头、民主肚、节约衣、浪费裤”。在生活中,她们做着男人应做的粗重活,开公路、修水利、补鱼网、扛石头、拉板车,甚至在乡间将各式摩托车开得飞快,大朵印花的头巾在风中飘得很远很远。男人们则把精力放在抚养小孩、雕刻、打鱼、照看店铺上。

       惠女的确已经成为泉州的一道胜景,实际上,泉州人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

       泉州人与酒,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有人说,要了解泉州人,或者要和泉州人联络感情,应该先学会三件事:闽南话、喝酒和猜拳。在泉州,喝酒时猜拳是不可少的,有喝酒的地方,就能见到有人斗酒,就能听到吆三喝四的猜拳声,其热闹程度,不仅在福建,即便在同属闽南地区的厦漳两地,也属最盛。泉州人生性豪爽大方,好交朋友,爱热闹,表现在酒桌上就是豪饮与斗酒,有文称,“泉州人赴宴的目的不为吃,而为喝;不是品酒,而是斗酒;不求结果,只求过程;不讲形式,只讲气氛。”泉州人的斗酒不是拼酒,真正的泉州酒文化讲究的是斗智而不是斗勇,斗的首先是心智,其次才是酒量。

       酒桌上的热闹,是泉州人豪爽的一面;而一进茶馆,则又是另外一番味道。

       小街一隅,一座古朴的老房子,低低的房檐下,挂着两盏红灯笼。这是典型的闽南普通民居格局的古厝。进得门来,穿过前厅堂,便是一处小天井。两张鼓形青石托着的茶桌,几张简易的竹凳正好放置在天井中,袅袅的翠竹依立两旁,廊檐下的灯笼透着朦朦胧胧的红光,这便是许多泉州人清神养气的“古厝茶坊”。

       泉州人喜欢饮乌龙茶,其中以安溪铁观音最为出名。泉州人饮茶十分讲究。清代人施鸿保在《闽杂记》中说: “漳泉各属,俗尚功夫茶。茶以武夷小种为尚,有一两值番银数圆者。饮者必细啜久咀,否则相为嗤笑。”

       早茶晚酒,已经成为泉州人的生活方式,既清静且热烈,一如泉州人的性格。.

Posted @ 2011/5/29 17:03:03  阅读( 3890)  评论( 0)  
最新更新
  • c 永春白鹤拳创始人方七娘祖籍是浙江处州丽水县vv
  •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将访问祖籍地福建省
  • 六月四日李娜在法网女单决赛夺冠赋诗以贺(纪事诗)
  • 让我们再次品味
  • 300多张婚书展示婚恋变迁 (附现场作诗)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9)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陈诗忠
    我是马来西亚归侨,福建省永春县人,入学暨南大学中文系1962级甲班,爱好文史文化,热心集邮、集报刊、毛像章、收藏和编修各姓族谱、收藏结婚证书,写文章、作诗词、撰对联,任编辑20多年至退休。现仍做这些工作。任泉州市政协委员20多年,任各种社会职务。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各地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