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专辑 > 诗文(陈诗忠) > 在深圳与同学们的聚会。在北京意外见到丙班同学。悼念陈树泉同学、赖裕静同学

在深圳与同学们的聚会。在北京意外见到丙班同学。悼念陈树泉同学、赖裕静同学

在深圳与同学们的聚会

我们甲班的黄振添、林玉兰都是从印尼回国到暨南大学念中文系的,后来在深圳教中学英语。陈月媚是宝安人,在深圳市图书馆工作。我2008年4月应邀带所收藏的400张结婚证书到深圳国际展览城展出,在拍新闻报导时,我和黄振添都上了镜头。《深圳特区报》用了一版报导这次婚书展览。黄振添、林玉兰伉俪及陈月媚、肖学聪等同学都到我住处聚会。2013年6月底至7月初,我偕内助应邀到深圳市龙岗体育中心奥林宾馆展出所收藏的500张结婚证书,也邀请部分暨南大学同学聚会。原校幻灯组组长、1961级化学系欧阳本浩特地带我们到深圳西北邻近的惠州,访问已经从深圳迁住惠州别墅的陈月媚,得到他们伉俪的热情款待。对别墅的优美环境,印象特别深,我也填一首词送她:

鹧鸪天  访深圳陈月媚别墅

海畔轻风花木摇,园林别墅任逍遥。

池边杨柳飞泉喷,绿叶红荷映脸娇。

 

沿坦道,过虹桥,洋楼雅致立山腰。

古稀学友登临健,更欲听风望海潮。

   我与福建同乡俞建南兄一直来往甚多。他从印尼归来祖国求学,先在家乡福清念小学,后来从北京华侨补校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与我同班同宿舍。我调动回永春后,曾经到他的老家福清市城区,住进他那古老而宏大的皇宫式房子,那是多么惬意啊!在著名侨乡福清,这是一座以革命据点闻名的房子。时值夏日炎炎,他热情地招呼任中学教师的同乡乙班林忠教、林民勇同学小聚,一起畅谈毕业后的任教经历与感悟,又在酒楼与我举杯对酌。俞建南学兄当时任福清侨联干部,是个活动分子,希望永春侨联主席陈友经同学组织同行到福清交流经验,却始终没能成行。

我从2008年起因为展览婚书、编校《华夏婚书大全》多次到深圳,与俞建南兄见面机会较多。他几次特地从香港来与我见面叙谈。他善于作文,《阿香》曾经作为范文印出,殷德厚老师作生动的讲评,其情节曲折,甚有小说味道,我视之如珍宝,可惜讲义在迁新居后遗失了。他又善于写抒情诗,那首致“致红衣女郎”的抒情诗,经常成为我们同学的谈资。他年纪比我大,身体又健壮,思维颇敏捷,现在还常常在微信里发表新诗,几乎是出口成章,朗朗上口,值得玩味。我们久别刚相见,便又要离开,不觉要吟诵杜甫的诗:“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吟诵时不免有点伤感,但是我忍受伤感,赠这位老友的诗是这样的:

白发何须叹,赞君心态强。镜中看仗国,梦里找阿香。

团聚居南粤,解愁回故乡。手机常在握,世事不茫茫!

 

---------------------------------------------------------------

在北京意外见到丙班同学

我们甲班同学聚会比较多,常常想见到乙班、丙班的同学,但是机会很少。2015年912日,我在北京意外地见到了戚一瑞。他是1962级中文系丙班同学,是念新闻专业的,是母校幻灯组记者,因而与我非常熟悉。1968 年毕业离校后,才首次在京见面。他在母校时就多写新闻报导,善写新诗。这次他以出版新诗集荣获金奖。当年,杜桐系主任指导下,中文系组织了红雨诗社、东风书法社、戏剧社等文学组织,我都参加了。但是,我更加兴趣的是诗词。因此与高年级的唐振贵、卢绍武、杨燊等学长一起组织红雨诗社。唐振贵在“文革”中很早就销声匿迹了;卢绍武作律绝和书法都兼佳,分配到西安晚报社,后来调动至深圳,我多方寻找,却未能一面;杨燊在广西一所市级中学任校长,也依然写旧体诗词,却无缘在各种创作会或颁奖会上重逢。

这次我以创作《六州歌头。谒白园》(谒洛阳市白居易墓)获金奖。戚一瑞同学以出版多本新诗集获奖,他在上台领奖时被我认出来了,于是互道祝贺,他称赞说:“你在大学时旧体诗词已经做得很好了。”一个乐滋滋地说,一个滋滋乐地听。暨南大学中文系,出了个福建人校友汪国真大诗人,可惜明星发出耀眼的光芒殒落了,也有不甘寂寞的诗歌爱好者,在新诗、旧诗的天地里展示自己的风采,希望晚年继续发光。我随即写下一首七绝送他:

七绝  瑞同学

暨南别梦亦何深,北国欣逢共夺金。

岁月无情人有意,同嘘白发暗相侵!

 

----------------------------------------------------

悼念陈树泉同学、赖裕静同学

写下这个题目是令人伤心的。因为陈树泉学兄与本人都是马来西亚归国侨生,他是大一时甲班班长,我任副班长。他后来因身体原因不再任班长,吕嘉肇学兄续任班长。树泉学兄毕业后在广东省潮阳进修学校任语文教研员,很想参加大学毕业分配28年后的班级聚会,在来校途中因身体不适而返回,所以从1968年毕业分配后,就没有回校与同学们见面过。他不幸于2016年11月21日去世。吕嘉肇学长从香港发去表达慰问的微信:树泉君六十年代于暨大中文系学习,与笔者同窗數载,他学习勤奋,生活朴素,乐於助人,熱心班务,被選為班長。畢业後分配到广东潮阳老家,長期从事教育工作,桃李满天下,对他的逝世,诚表哀悼,祝树泉老班長一路走好,家屬节哀順變。”11月23日,在深圳校对《华夏婚书大全》的我听到哀讯随即填词传给其子陈志春表示悼念之意。


采桑子  悼念老班长陈树泉学兄

明湖岸上依高柳,六载同窗,缔作肝肠,蕉雨椰风泪滴裳。

羊城别后梦中见,半纪时光,怎说沧桑,但颂泉清无雪霜。


 在校第一个春节期间,我曾经在暨大西南区第六栋中文系宿舍楼楼顶与陈树泉、柬埔寨归国侨生赖裕静合影,照片上大家都精神焕发,而今只留下我一人了。

赖裕静学兄曾经与我同在山西长治任教。他在边远的新办学校当语文教师,从南方娶珠江畔新娘到山西为伴,我骑自行车数十公里给他送去一幅婚联:“珠江人种太行地;太行人收珠江粮”,横批“亩产千斤”。那时正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我们会意,相视而笑。“四人帮”倒台后,他被选为长治市人大代表多年,后来移居巴黎,曾经有电子邮件往来,不意他在遥远的法国当地下文林郎。2015年9月,我重新遍游山西,特地到他从教十多年的荫城中学凭吊,早已经人去楼空物非,只能对空长叹:“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我们同学毕业后几十年,依然情意浓浓,是暨南大学中文系这条纽带把我们维系在一起;即使他肉体离开这个世界,与其后代也有感情维系,这就弥足珍贵。中文系啊,实际上是人文系,维系着多少人文啊,维系着多少个大写的人!


Posted @ 2017/9/8 10:25:41  阅读( 446)  评论( 0)  
最新更新
  • 贺黄女史迁新居回文诗(附回文倒章)
  • 纪晓岚与“花甲重开外加三七岁月、古稀双庆又添一度春秋”妙联
  • 四季回文跑马诗
  • 人月圆 华清池 步孙高华原玉
  • 步黄山松【五绝】诗成呼美酒(三首)原玉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陈诗忠
    我是马来西亚归侨,福建省永春县人,入学暨南大学中文系1962级甲班,爱好文史文化,热心集邮、集报刊、毛像章、收藏和编修各姓族谱、收藏结婚证书,写文章、作诗词、撰对联,任编辑20多年至退休。现仍做这些工作。任泉州市政协委员20多年,任各种社会职务。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各地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