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潼湖僑場記憶(建丁)

潼湖僑場記憶(建丁)

作者:建丁

華僑農場(一)

       H縣華僑農場離廣州市五六小時車程。1967年大量緬甸印尼華僑回國。這一年,僑委會選擇在H縣興建華僑農場,場址主要在“潼湖”範圍。“潼湖”雖名為湖,但只在兩季時泛濫,旱季時卻是一片草原,附近農民都到此放牧、割草。故農場取名為“潼湖華僑農場”湖邊有一條河名“甲子河”。

       按建場計劃,在湖的周圍河邊興建了一道防洪大堤,名為“甲子圍”。耕地面積約六七千畝。堤的下游興建了一座排灌站,洪澇時排水,早季時灌水。

       農場劃為十個居民點(生產隊),另有工交站、糧食加工廠、商業站、畜牧場、醫院、中小學校等,歸僑約四千人,其中職工一千多人,堤內興建了七個居民點,每隊一般是六七十戶及單身宿舍,各隊都有自己的食堂、小商店、文化室、托兒所、倉庫、晒谷場、牛棚等。堤外三個居民點及二千多畝耕地,另外尚有三個附屬華僑農場的原住民生產隊。

        華僑農場種植水稻、花生、甘蔗、木薯、小麥、茶葉等。

        華僑農場四周環山,山清水秀,景色怡人,甲子河由東向西蜿蜒劃開這綠色的田野,流向東江河,南面高聳入雲的鳳凰山是抗日時期東江游擊隊根據地,東面十多公里是廣東名勝惠州西湖公園,這里有古代詩人蘇東坡遺蹟,西面丗多公里通往廣深鐵路樟木頭站,交通方便。1968年初,五六戶來自印尼東加里曼丹S埠華僑安置在這個農場。

開荒

        1969年秋,農場領導決定全民動員,開荒種木薯。新荒地已沉睡了數千年,其硬無比,將我們的鋤頭磨擦得雪亮發光。如果使力不足的話,鋤頭會反彈回跳。六隊職工在新荒地已開墾了十多天,新歸僑幹勁沖天,為了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抗擊美帝蘇修,大家拼命地鋤呀,鋤呀,不時唱起命歌曲或講海外華僑故事,猜謎語,邊唱邊幹,時間過得很快,大片大片的荒地染滿了歸僑的汗水。

        某日,隊長宣佈,今天二 班轉移到水井下河邊開荒。河邊荒地不大,但同樣是堅硬無比。今天,來自東加里曼丹S埠的章女士照樣興緻勃勃。上身穿着一件褐色薄外套、頭上圍着一條淺紅色小方格圍巾-這種圍巾有多種用途,冬天時可作頭巾保暖,免長髮亂舞,插秧或割禾時可作腰帶,減輕腰痛,抬蔴袋或挑擔子可披在肩上,以減磨擦。-隨隊伍出發﹐大家照樣有說有唱,拼勁開荒。突然聽到一聲“哎喲”,只見章女士半彎腰身,抓着落地鋤頭大叫︰“我不能動了﹗”好像佛山市石灣陶瓷廠雕塑的陶瓷像。大家都七手八腳想幫她恢復活動,但越幫越忙,越幫越痛。這時有人建議“去四叫她的愛人(丈夫)管芋來想辦法,只好按照她的姿态背好回家再請醫生治療。

        章女士是1967年由S埠回國時剛結婚的,從一位剛由學校走向社會的學生,在祖國的農村里,鍛煉成一位經得起戰天鬥地考驗的農民,說明華僑熱愛祖國,願意為祖國當開荒牛。

下肥

       1971年秋,隊里要種秋花生,隊里強勞力調到水利工地修水利去,只余下老弱和半老弱職工。種花生先由牛耕開條溝,職工按一定距離下種、施肥、蓋泥。

       糟糕的是今天的土雜肥不夠用,要到牛棚去取牛糞來下肥。來自東加里曼丹S埠的關老師已五十來歲了,在S埠執教卅多年,桃李滿天下,從來沒種過田,更沒接觸過肥料,今天要下牛糞,怎麼辦?思想鬥爭非常激烈。不干嗎,在當時的環境下,就是知識分子小資產階級意識形态尚未改造好。要干嗎,要用雙手抓起牛糞施肥,這個行動是很難接受的。

       經過一輪激烈的思想鬥爭,關老師終於想通了︰我們平日吃的飯菜油料,都是農民不怕臟不怕苦耕作出來的,如果大家都怕脏怕苦,那有飯菜油料吃。那有今天的生活。勞動創造了人 類、創造了歷史,華僑回國下農場就是要改造思想,要學習農民熱愛勞動、不怕苦、不怕臟的思想,建立正確的人生觀。

       於是,關老師就奮然拿起糞箕裝了牛糞,向花生地一條條施肥,雙手雖然染滿了牛糞,但精神卻是純潔的,崇高的。

       晚上,隊里開學習會時,姚隊長特別向職工們介紹關老師的動人事迹。

1999.5.21

華僑農場(二)

      六隊位於甲子的東端,離北面場部菠蘿山二、三公里,離東面農貿市場甲子墟;也是二、三公里。是南面七、八、九三個生產隊對外必經的交通要道。

       甲子墟逢農歷初五初十,每五天開放的農貿市場。這里可以買到自由市價的肉類、鶏鵝鴨各類青菜水果木柴等等。每逢墟日,人頭湧湧,像家鄉的廟會,農場職工來此購買農產品。

       場部是農場領導中心,也是二隊居民點,在甲子圍堤外。這里經常召開各生產隊干部會議,有時召開職工大會,這里經常放映電影或文藝宣傳隊節目。

     “雙夏”農忙

     “雙夏”即夏收夏種 。每年五月下旬到八月上旬,即農民最忙碌的“雙夏”,要完成夏收井連續作戰完成夏種,是一項艱巨的生產任務,大家每天都要起早摸黑,延長工作時間,拼命苦干,才能完成雙夏任務。

      夏收時晚上要加班將一部份割下的水稻運到晒谷場用電動打谷機脫粒。為什麼說是“一部份”呢?因為一方面是隊里打谷桶不夠用,割的快,打的慢,田里留下一部份水稻沒打完,要運到晒谷場電動機脫粒。一方面是運輸能趕不來,稻草要回田作肥料,運來運去不合算,所以只能打“一部份”。

       農場工交站也有一部份“東方紅”收割機,但這收割機是適合大塊田作業,不適合華僑農場小塊田作業。因為它割不到四周田邊,要另外派人清理,麻煩多。再說它收割一天或半天機件就壞了,要入廠維修,停停打打,沒意思,有時找不到零件,要派人到河南洛陽原拖拉機廠采購零件,那就等下季再見吧。

       六隊共有勞動力一百四十多人,其中下鄉知青五干多人(全場知青四百多人,他們有多年下鄉耕田經驗,他們指導歸僑各種耕田知識。)職工家屬也有一百多人。除了負責食堂、種菜、養豬、放牛、託兒所、放水員共三十多人,駛牛班十多人,晒谷數人,餘下不足一百人,分成四個班,每班二十多人,但班內有老弱病和請事假者,實際每班到生產第一綫是十多人。生產任務不計其他什糧,僅水稻任務是早造五百多畝、晚造六百多畝。在兩個多月連續作戰中共要完成約一千二百畝夏收夏種任務,平均每天二十畝,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新歸僑剛下農場時對彎腰拔秧、插秧、割禾很不習慣,腰酸背痛。夏收時田里有水,不能蹲下割禾,只有靠堅強的毅力鍛煉,逐步適應這艱苦的勞動。

       戰鬥打嚮後,田里氣氛很熱鬧。班與班之間展開競賽,宣傳員鄭慧晴、張化輕到各班表揚好人好事,讀報,宣佈各班生產進度,帶領職工唱革命歌曲,鼓午士氣,提出各班的戰鬥挑戰。

       歸僑雷銀新大娘和知青李少雄是隊里的勞動模範。農忙期間,雷大娘一貫早出晚歸,早晨天麻麻亮,她已在田里干活,中午吃了午飯,立即下田干活,晚上干到天黑才回家。李少雄年輕力壯,他從不計較個人得失,那里有困難就到那里去,全隊都收工了 ,他要幫最後尚未完成工作的職工完成工作,最後收工。他是真正做到“毫無自私自利的人”。因為他“無私”,所以也“無畏”。在學習會上,他敢於對錯誤思想進行批評鬥爭。他的模範事蹟成為全場下鄉知青的模範標兵。

       農忙其間,食堂每天特地供應涼茶,點心,挑到田頭,讓職工們吃得飽、喝得夠,加油幹。

       六月下旬,基本割好早造。七月上旬即進行入夏種高潮,晚造秧地是干的,太累了可以蹲下來拔秧。為了趕季節,准時完成任務,有時晚上要加班點着馬燈下田拔秧,以備明天派更多人插秧。平時差不多是一人拔秧供一人插秧。

       夏收夏種時田里有水胵(吸血虫)為害。水胵是生長在水溝邊草里,它隨着灌水而流進稻田,但如果翻耕時下些石灰或尿素的田,水胵就較少。水胵會靜悄悄叮在腳踝或腳指綘,吸飽血後跌下逃走,但它刺進皮膚時會有一陣痛,有人帶一小瓶監,把它丟進瓶里可消滅之。有人用草根把它翻轉身丟在路上晒乾,有的隨便亂丟,等會兒再見。要准時完成夏種任務,一定要提高插秧的速度,而插秧快不快是有訣竅的,關鍵在“分秧”,開頭歸僑不懂分秧,進度得慢。隊長指導︰每顆秧約8-10條,距離4x6吋,要插得穩,不可太深也不可太淺,深了妨碍秧苗生長回青分葉,淺了會浮秧,浮秧多了要補插。

       問題在8-10條及4x6吋,剛學插秧時每插一顆秧會看看太多或太少,距離太寬或太窄,這樣一天是插不到二分地。要學會“分秧”左手抓起一把秧,葉上根下,姆指一推,右手一撕,約略就是8-10條了。遇到壯秧,兩條就夠了,眼睛一路是盯在水面要插的位置,右手就照神指示地點插下,眼神不可回頭看左手分秧,一來一回就慢了,眼神要一路揩示插秧的位置,左手再推,右手再撕、再插……,這樣一天可插6-8分地,高手可插1畝或1.2畝地。這就要靠熟練的手勢和眼神了。一班年青的歸僑幹脆帶了幾把苗回家,在家里學分秧,很快就學會了。但有數位海外當木匠的師傅,始終學不到插秧的技巧,因為他們一輩子講究准確的呎吋,製造精緻的傢具,對這種靠眼神度量的呎吋和左手一推的條數不能置信,只好派他們去拔秧挑秧。

       八月上旬插好秧,鬆了口氣,但隨着尚有中耕、施肥、殺虫等多項田間管理工作。當插完秧時,前頭插下的水稻已長出草了,管理不好會失收的,仍要繼續努力,奪取豐收。

1999.8.3

 

水利工地(華僑農場之三)

       甲子河由陳江公社流經華僑農場二隊、五隊、四隊、三隊、十隊,往東江河流去。三隊又稱獅頭嶺,河水經三隊地界形成一個馬蹄形另灣,阻慢了河水流速流量。1970年1月是冬天旱季,場領導決定全場動員,包括三個集體隊都上馬,打一場人民戰爭,爭取在七天內打通馬蹄形底部,讓河水直流。

       元月六日上午在工地召開動員大會,龔副書記親自掛帥,他以軍人性格指揮這場戰鬥,各隊領導都上台表示決心,一定要在七天內完成戰鬥任務,當天中午即刻動工。六隊隊長到縣里開會去了,由二班班長黃某領隊,帶領四十多位青年人投入這場戰鬥。

       河道寬38米,長約300多米,分成十三個隊,小隊約20多米,大隊約40-50米,要挖深四米多。工地上一片紅色的旗海,戰鬥的歌聲沖雲霄,大家你追我趕,氣氛非常熱烈。

       冬天無雨,水位穩定﹐在上下游兩端留下隔水牆,河的中心挖了一條中心汋,它必須走在工程的前頭,讓兩邊工地的水都匯集到中心溝,在下游用抽水機抽掉。各隊都在本隊范圍內分塊分班開展競賽。由於時間緊迫,龔副書記多次在工地召集各隊領隊會議,決定拉電燈夜戰,早上六點半開工,晚上九點收工。中午在工地休息。各隊食堂都派人將飯菜點心挑到工地上,喝的開水就近取甲子河水在工地築灶煮開,甲子河上下游都有農民放養鵝鴨,河水混有少量鵝鴨糞,華僑農民已鍛煉克苦耐勞生活,不計較此等小事,大菌吃小菌,習以為常。

       六隊離工地約五、六公里,太遠,必須借宿工地附近生產隊,職工們打起背包,帶着簡單的棉被衣物到十隊宿營。宿營地是空置平房,大家用稻草舖在地板過夜。宿營地在獅頭嶺工地要走二、三公里狹窄的田晆小道。晚上九點收時天是黑壓壓的,伸手不見五指,前頭要由一人提馬燈(即尼印帆船上常用防風燈)領路,後頭四十多人一個緊跟一個,像趕着“羊群”上路,遇到溝渠或土堆障碍要提醒一聲,一個傳一個往後傳,否則就會踤進水溝。到了宿營地又忙着找稻草煮水沖涼,洗衣服,吃點心已是深夜十一點才就寢,零晨五點起床潄洗進早餐,六點整隊出發,冬天的六點天還是黑壓壓的,仍然點羊馬燈趕“羊群”上工地。

       六隊知青池喊廣力壯如“牛”,他的一把似風火輪鋤頭所向披靡,平時負責鋤泥包泥的職工與挑泥者是一比一,即一人鋤泥一人挑泥,如果遇到硬則要三比二,但池某一人可以對一班十多人,他輪起那厚板鋤頭像哪吒的風火輪一陣風似地旋轉飛舞,滿地都是掘鬆的泥,隨後十多人跟着裝挑,還是跟不上他的風火輪。他的力氣可媲美魯智琛倒拔垂柳。

      二隊歸僑陳會品也是力壯如“牛”,他乾脆一次挑兩擔或三擔泥。有一次,他在眾目睽睽之下表演他的鐵肩膀,一次挑五擔泥。每邊五個裝滿粪簧叠高,找一枝特大扁擔,一次挑起五擔泥,約重150-200公斤,博得全 場職工熱烈掌聲。

       工程最艱巨是在最後階段,由於開工挖河時沒為日後工程設想,應當將泥土倒在劃綫以外十多米處。大家貪都將泥土倒在界綫邊沿,工程到中期就要爬高二、三米倒在泥堆後。到後期要爬高四、五米倒在泥堆後,而由河面到河底是四米多,這樣每擔泥就要爬高八、九米才能倒在泥堆後。河底又不斷滲水,河泥是一團一團濕的,黏在糞簧倒不乾淨,要挑着笨重的糞簧往回走,在河斜坡的梯級也是濕滑滑的,真是一步一個腳印。

       經過幾天的激烈戰鬥,由八隊奪得全場冠軍,六隊次之,七天工程三天半完成,再以半天時日夜支援未完成任務的兄弟隊。元月十日,馬蹄形河下端打通了,河水暢通了,甲子河以更快的流速、更大的流量向東江河流去。

       指揮部在工地召開慶功會,總結這次水利工程的經驗,表揚先進的生產隊和積極分子。各生產隊領導給提前完工的工地職工休假二天或三天。

1999.8.11

颱風、洪水(華僑農場之四)

       1969年7月下旬,中央氣象台已預告,將有一股強颱台袭擊廣東省H縣一帶。農場也已作好防颱風洪水准備,運來一批松枝、草麻袋等,各家各戶准備一些乾糧應急。

       7月28日,電台宣佈颱風已接近H縣海岸線,隊長宣佈今天必下田,到食堂學習。中午,整個農場好象真空、凝固。空氣非常悶熱,樹上的葉子都靜悄悄動也不動,牆角的甲由跑來跑去,鶏鵝鴨、貓狗坐立不安。下午三點多,颱風開始袭來,它象猛虎下山一樣,一陣虎嘯沙沙作嚮,飛沙走石,樹葉紛紛飄下﹐颱風木是從東南方登陸袭來,但它是旋轉式,到了華僑農場,卻是由西邊袭來。一陣風後,停下來過一陣,再來一陣風,再停下來。逐步加快加大,接着就是天崩地裂、龍騰虎嘯、呼呼怪叫,一陣強過一陣。食堂叫大家提早打晚飯,以免颱風大了走不動,打不了晚飯。但這时到食堂打飯,經過一片開闊的確是寸步難移,前面好像排山倒海的巨浪層層壓來,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走到食堂打飯。

        傍晚,風力更大了,隊里一排排木麻黃、苦煉樹、相思樹都隨風飛舞。入夜,狂風夾着兩水劈劈啪啪,房子好象汪洋大海中一葉扁舟,屋瓦和門窗不停震動,不停嘶叫。有個別住家的屋瓦被颱台掀翻了,隊里的青年突擊隊趕快用麻袋裝泥沙鎮壓着缺口,以免整個屋頂被吹翻。半夜,雨越下越大,雨水不停滴下,家里的鐵桶、面盆、搪瓷碗都拿來接水,整晚都忙於搯水倒水,那風嘯聲,震動聲太可怕了,令人整晚不得安寧。

        颱風一直割到早晨才較為減弱,接着是不停地下大雨。

        7月29日晚上,近甲子墟的南灌站發現缺堤,大水不斷湧進甲子圍內。隊長姚光興、李少雄、陳只雨率領全隊青壯年男女職工扛起松枝、草麻袋、床板、大木錘等工具趕往現場搶救,缺口已沖開二、三米寬,水深過腰。陳只雨指揮︰大部份職工築成人牆,頂住洪水,以防缺口擴大,一部份人將松枝插進缺口、用大木錘打桩。有部份人裝沙包,待打好木桩即將床板架上,再填上沙包壓住缺口,經過數小時艱苦戰鬥,終於將缺口鎖住,確保甲子圍內居民農田免於水患。

1999.8.18

 

天橋(華僑農場之五)

        這里說的天橋,不是城市十字路口的天橋,而是華僑農場甲子河上的“天橋”。

        1970年,華僑農場原有一位僑委會派來的水利專業技術員,是泰國華僑學生蔡小姐,聽說是北京水利學院畢業的。

        但在當時的林彪四人幫極左思潮指導下,出生不好的大學畢業生被指為知識分子、臭老九,派到農場中學當老師,不給她當技術員。另選了一位農民出身的章姓中學生當農場水利技術員,結果在農場鬧出幾宗笑話。

  1. 早期,農場中學建在農場北面原畜牧場舊址,而居民點多建在農場南面,中間隔着甲子河,學生上下學要繞大圈經職工醫院大橋,路途遙遠,極不方便。農場領導決定在四隊附近甲子河上另建一座鋼筋水泥人行橋,方便學生上下學。此工程交給章某設計施工。章某經過一輪選址測量設計審批后,即着手在橋基附近灌注鋼筋水泥橋樑預制件。到了冬天枯水季節,即堵河准備施工架橋,誰知卻遇到橋基是流沙,打不了橋基。只好改選附近適用河床為橋基,但這里較原先設計處為高,而鋼筋水泥橋墪已預制好,只好麻麻虎虎架上去,高出地面約二米,兩邊橋頭再上木梯接駁,過橋要上下梯,學生稱之為“天橋”。

  2. 甲子河堤外有一片農民集體隊耕田,雖然也修築堤圍防水患,但大雨時仍有水患之慮請章某設計施工興建一座電力排灌站,要求是大雨時可排澇,乾旱時可權溉。章某接受了此項任務,負責設計和施工。由於章某的知識有限,擔不起此大任,結果建好的排灌站卻是大雨來了要趕快把抽水機吊高,以免沒頂。乾旱時抽水機打空轉,因為水位低於抽水機。

      這就是唯成分論在華僑農場留下的標記。

 

惠州西湖(華僑農場之六)

       華僑農場之東廿公里惠州市,是當時H縣府所在,但與惠州市政府無關。縣府於九十年代遷移T鎮,在該鎮設立縣政府。

       早年,惠州市區不大,人口僅十多萬。市內只有 一條主要街道,街邊種槙白蘭花,真是鳥語花香、清靜幽雅的小城。這里的西湖風景區和街上幾間餐館冰室卻是華僑必到之處。

       惠州是東江流域第一大城,具有兩千多年歷史。自從北宋詩人蘇東坡被貶到此,它的名氣便大起來了。

       惠州市環境優美,北面東江河穿市而過,八十年代興建了兩座跨河大橋,通往廣州、河源等市,東南面通往汕頭市、梅州市、樟木頭、深圳等大幹線公路,現已陸續建成鐵路網和高速公路多條,交通方便。

       中國各地有許多個西湖,但以杭州西湖最著名,惠州西湖之次。惠州西湖包括平湖、南湖、豐湖、菱湖、鰐湖五部分,但以中心平湖最大,景色最佳。我們由市內惠州賓館旁蘇堤漫步進西湖公園,這里遊客最多,湖邊有出租遊艇,一家人劃艇湖上,樂也融融。沿堤走往孤山,登泗洲塔,俯瞰西湖美景。由塔頂可望到孤山、西山、西湖全景、惠州市區、東江河、羅浮山盡收眼底。當楓葉盛開季節,孤山上萬綠欉中點綴片片紅艷,真是人間仙境。

      泗洲塔旁有詩人蘇東坡侍妾王朝雲的墳墓和蘇東坡紀念館,展出蘇東坡的字畫劇石拓片及有關的圖書和全國蘇軾研究學會的論著、詩詞、晝法、繪畫等,內容豐富。紀念館前有一座蘇東坡石雕像,供人瞻仰。

       沿湖邊小徑前行到點翠洲公園,上九曲橋到點翠洲,這是西湖最大的小島,島上有“留丹亭”,為紀念1913年馬鞍戰役辛亥革命烈士,門前原有對聯是︰“殿角生微涼,呼吸湖光飲山淥;; 天地有正氣,留取丹心照汗青。”後改掛廖承志寫的詩劇︰“破堞樓頭來復去,留丹亭畔恣徘徊。悠悠夜月東江水,忍望天南剩刧灰。”

       島上有一株申出水面上的古老大榕樹,遊客多在此留影。尚有一座古老迴廊式長亭,在此休憩拍照。欣賞湖山光色,悠哉悠戰!若遇上小雨時,你可領會蘇東坡春雨遊西湖寫的一首詩︰“黑雲翻黑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捲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

       由點翠洲過小石橋往枇杷州,此洲有許多種類樹木,郁郁葱葱,空氣清新幽靜,樹影婆娑搖曳,一對對情人樹下喁喁細語。過了此洲,沿曲折而長的偃龍橋,通往芳華洲,這里有座道觀,古時蘇東坡常到此交友賞湖。

       過芳華洲小橋,沿西湖邊小徑往西走約20分鍾,到菱湖。夏天這里是一片盛開的荷花池,;木中有一“荷花亭”,為紀念清代惠州人清官江逢辰而建,故此亭亦名“孤桐”,在這里享受四周圍荷花的香與色,令人陶醉。

       平湖之東尚有石橋連接湖中小島的“紅棉水榭”及“百花洲”博物館,都是景色優美之處。紅棉水榭乃因島上有十多株英雄樹(木棉樹)而得名,當春天木棉花開季節,一大片火紅色木棉花爭妍鬥麗,蔚為奇觀。

      

       南湖豐湖在西湖南面,湖面灣曲連綿,景色秀麗。

       現在西湖湖畔有“惠州賓館”及“西湖賓館”,旅客在此湖邊酒店享受西湖的美色美食。

       以前農場職工逢假日,三數知己相約往西湖一遊,踩自行車約一小時一刻,搭巴士當時每程四角三分,早上六點半開往惠州,下午四時半回程。

1999.9.30

 

學大寨(華僑農場之七)

       1979年,H縣水稻大豐收,多個公社大隊產量達到跨網要或超網要生產指標,即年畝產八百斤為跨網要指標。華僑農場有三個生產隊跨網要(二隊、八隊、九隊)十隊產量超千斤,都上了光榮榜。

       1972年9月H縣書記帶領屬下公社書記第一批前往大寨大隊參觀學習。10月20日,縣華副書記帶領第二批各大隊隊長二百多人浩浩蕩蕩前往山西省昔陽縣大寨大隊學習。

       10月20日,觀光團到廣州旅店候車。22日啟程,24號到達鄭州市轉車,25日到達山西昔陽縣,宿於縣招待所。招待所睡房像部隊式一列排開,一室可睡十多人。浴室是開放式,男女分開,集體沖涼,大家都脫得精光,將山西黃泥沙沖個痛快。浴室門口掛着幾塊布條遮風,也遮羞,十月的秋風呼呼叫,室內爐火燒得通紅,服務員大嬸們跑來跑去,忙着為客人打水燒水,得是忙碌。

       招待所食堂很大,可容數百人,每人每餐供應饅頭三個、每個二兩,是麵粉、玉米、高梁混合制成,廣東人不習慣吃這種饅頭,有的吃兩個,有的只吃一個。同桌的山東人多多益善,把我們吃不下的饅頭都要了,他們每人吃四五個。另外每人還供應一大碗豬肉大白菜麵條,可算豐盛了。

       山西人不吃豬內臟,飯店的豬內臟非常便宜,幾毛錢可買到一大盤,益了廣東省代表團。每天下午參觀完畢,跳下貨車,就爭先恐後賽跑往市集飯店搶購豬內臟。

      10月26日開始參觀,每天站在大貨車上﹐車斗上用大麻繩捆個廾形,隔開六格,大家都鑽進其中一格,抓緊車皮或大麻繩,以免山路顛簸踤倒。貨車每天行駛數十公里,參觀了大寨大隊、武家坪、留莊、刀把口、西固壁、杏莊水庫、界都河、石坪、X落、白洋峪、南思賢、胡蘆溝、趙壁公社、南腦、厚莊等十多個公社或生產大隊,印象非常深刻。在白洋峪大隊,H縣全體參觀團與抗日英雄老游擊隊長王殿俊合照。10月29日參觀結束,而山西省的公路確是惊險萬分,很多公路旁山上巨石嶙嶙,搖搖欲墜,實在可怕。

       綜合上述各公社大隊的先進經驗,主要體現在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精神。

一 .開山造田。山西的山多是石頭山,要將石頭山凿成層層梯田,再從幾十里外挑泥來舖上一層可耕種的田,這股精神是何等偉大。

二 .填構造田。在一條十多公里的大山構上,用數以萬計石板架設一條高寬都二、三米的水道,此水道可容吉普車通過,水道四周填實泥土。水道上填上一片十多公里長耕地,每隔50-100米築一個一米平方氣洞,讓田里的水排進氣洞,在大水溝上耕種。

三 .凿山引水。在刀把口石頭山凿出一條一千多米大引水洞,高宽約三、四米,可通行貨車,以利引水灌溉。

四 .圍河造田。將境內宽廣的河道兩岸築起長堤,堤內填上泥土,開創大地農田耕種。

五 .修建大量大中小型水庫,既可防洪,又利灌溉。

        大寨人的苦幹精神確實令人惊嘆﹗這是具體體現中國古代寓言“愚公移山”的精神和毅力。只有到現場親眼看到他們那種移山填海改造山河、改變自然面貌的雄心壯志和堅定不移的意志力,才能深感大寨人克苦的崇高精神。

        我想這就是我們的祖先,包括華僑先輩們的傳統精神。在當時中國的機械化落後情況下,是要學大寨。

參觀完畢,華僑農場參觀團順道往北京、長沙韶山一遊。

1999.9.30

 

學哲學(華僑農場之八)

       1966年,一踏上國境-廣州,就離不開學習,從三元里僑所到華僑,農場,幾乎每天都有安排時間學習,也參加了不少次批判會,增廣見識。

       平時學習班,多是學習毛澤東著作、語錄、報紙社論、重要文章等等。但有一次學習班卻是令人畢生難忘的,那是1970年9月20日,由場幹部曾子飛領隊的生產隊輔導員參加的學習班,共十五人,到馬安幹校學哲學,教師李肇旗老師,學習了15天,收獲甚豐。

        以前,我對哲學是一竅不通,覺得它很玄,好像很深奧,干詭不去碰它,不必傷腦筋。

        參加了這次學習班後,令我大開眼界,初步認識到原來哲學這根鎖匙可以開啟各式各樣的鎖頭。它又像顯微鏡望遠鏡,在這千變萬化、虛偽難分的大千世界,從各種不同的方向角度,看到事物各種不同的形象色彩,經過認真分析從而看到事物的原貎和本質。

        學習了哲學,使我們看問題不致片面性、情緒化。在工作或生活上遇到困難挫折時不氣餒、不失望,設法排除困難克服困難,在得意時不驕傲、不自滿,戒驕戒躁,爭取更好的成績,更好的生活。

        李老師沒有長篇闊論,他很簡要列出這次要學習的十個論點(大概如下,因時隔太久,可能有錯漏)︰

  1. 矛盾、對立統一、一分為二。

  2. 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3. 敵我矛盾和內部矛盾,矛盾的轉化。

  4. 主觀和客觀,片面和全面。

  5. 感性和理性,實踐和認識。

  6. 量變和質變,內因和外因。

  7. 相對和絕對,否定與肯定。

  8. 辨証法、形而上學、中庸之道。

  9. 好事變壞事、壞事變好事。

  10. 精神變物質,物質變精神。

           李老師以農村的生產鬥爭、階級鬥爭的現實問題指導學員掌握逐條理論的實際意義,理論聯系實際,大家很快就明白每個理論的要點。分散小組討論時,大家都搶着發言,激烈辨論,力求對每個論點得出正確的認識。

           哲學的核心是“矛盾論”,而矛盾論的核心是“對立統一”。這一條大家爭論最久,最激烈,最不易理解,這一個結打開了,以下幾個論點就較易理解。

           為什麼說敵對兩方存在一個統一體內,既對立,又統一;既鬥爭,又相處;不斷鬥爭,又不斷進步呢?例如一個家庭,丈夫與妻子、子女之間幾乎每天都有矛盾,有爭論。爭論的結果正確的勝利,錯誤失敗,家庭就有進步。一個國家有正確的意見與錯誤意見之爭論,有人民群眾與貪污枉法等犯罪分子之鬥爭,鬥爭結果人民群眾也必定勝利,貪污犯罪分子必然失敗,社會也進步了。

           一個世界也有侵略與反侵略、壓迫與反壓迫、真理與邪惡之鬥爭,鬥爭的結果也必然是反侵略者、反壓迫者獲最後勝利;必然是真理戰勝邪惡。社會不斷鬥爭,不斷進步。這就是既對立、又統一;既鬥爭,又相處的道理。

           其他恕不一一贅述。

    1999.9.30

     本文就寫到此,錯漏之處,請老場友多多指教

Posted @ 2016/8/1 15:48:04  阅读( 2523)  评论( 0)  
最新更新
  • 人猴共舞黑风洞
  • 秋游马来西亚皇宫
  • 台山海宴华侨农场潮阳知青下乡四十周年聚会
  • 70后侨二代给我们诠释的师生情、农场味
  • 如不是亲身潜海,绝不会相信印尼美娜多如此惊艳!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