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

                 第五章

    这里九月的气候,白天还是像七八月那样酷热,但到了晚上就感觉出夏季已经过去了。

上午,四个人被一个叫周子福的老职工领着在生产队四周清理杂草。都是从农场土生土长过来的年轻人,平时在家时又常帮助父母锄自家的自留地,所以使用起锄头来,个个都轻车路熟。几个人不停的把杂草铲除后堆积起来,再弄些干草干枝叶点着,据说这些草烧成灰土后,是耕种花生时最好的肥料。那个一脸黝黑,个子不高,还有点驼背的领队似乎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不爱讲话。一开始晓岚还像个小麻雀吱吱嘎嘎,问这问那,可是问一句,他只答一句,晓岚觉得无趣,不一会儿也就不说话了,只有锄头落地声,整个工地死潭一片。玉茗注意到那个人自从开工后,就一直不停地工作,连停顿一下几乎都没有。上工已经两个小时,她已经感到很累,手撑心开始有些发热发红。王振明很狡猾,他上了两次厕所,说肚子不舒服,每次都花上十来分钟。好不容易到了十点,领队才让几个年轻人歇会儿,他说这是队的规定,每天上午劳动都会有半个小时让大家休息。

    收工后,王振明和昨天一样,约她们一起上职工食堂。玉茗打完饭后和晓岚直接回宿舍去了,她们不习惯王振明他们那样,随意找个地方蹲下来就大口地吃。完后随意在饭堂里找个地方把饭盒放好。

    她们的宿舍前,有一根铁线被捆扎在两个木桩上,大概有四五米长,铁线上晾晒着衣服,从服饰形状看,全都是女的,王振明宿舍那边,也有两个木桩,两头同样捆扎一条铁丝,上面晾的衣服全是男的。到现在玉茗才知道;八间集体宿舍,一半是属于男生,另一半就是她们女生的。吃过饭后,晓岚说要上趟公厕,把饭盒放好就出去了。玉茗想把昨晚洗好的衣服晾在外面去,但不知道晾衣服的地方是不是别人家的,于是走到邻居的家门口,询问了一个年龄大概在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子,她说我想把洗好的衣服,晾在外面的铁丝上可以吗?那个女的笑着回道:“没关系啦,这些都是公用的,你看哪儿有空位就拿去晾吧。”“噢!知道了,谢谢!”玉茗笑着谢过后,把晓岚和她的内衣、毛巾都拿到铁丝上晾起来,这时,她突然看到靠近王振明那头晾衣的地方,也有一个男青年在晾着衣服。由于背向着她,无法看到这个人的面容,但从他的身材看去,长得很好看。玉茗想起小时候和琼芳她们经常跑到农场的大礼堂里观看机关干部们跳着中苏友好时期流行的交际舞,男士们如果身材好,就算动作不够完美也会很好看,体形不高的男士,就算跳得再好,她们都觉得不好。晾衣服的那个人身材高挑,不胖也不瘦,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花格短袖衬衫,花纹很奇特,这些装饰和她家四队的男归侨穿的一样,宝蓝色的裤子像是被烫过那样笔直。如果这个人会跳交际舞一定很会好看,莫非他就是冯俪娟说的那个苗迪生?怎么昨晚开会时,整个会场都扫遍了,就是看不到像眼前的这个男生!玉茗边晾着衣服一边在想,等到她把最后一件衣服晾好后再抬头一看,那个人不见了。“他一定也住在这幢宿舍里,问题是不知住在哪一间。”玉茗提着铁皮桶边想边返回宿舍,此时才感觉出有点累了。于是脱了鞋子往床上一躺,打算休息下,不一会儿晓岚回来了,她不习惯午休,却坐在床边发呆,玉茗见状对她说:“晓岚,你还是抓紧时间躺上一会吧,那怕睡不着,闭上眼养精蓄锐,下午还要出工呢。”玉茗说的也挺有道理的,闭目养神总比坐着强。于是她正准备脱鞋时,两个人被俪娟妈妈的突然到访弄得不知所措。“是你啊阿姨,真不好意思,这屋子里什么也没有,你就坐床上吧。”玉茗一脸尴尬地说道。打过招呼后,她告诉晓岚说这是冯队长的爱人,也是她同学的母亲。俪娟妈并没有坐下,她笑着对她俩说:“我姓梁,名叫碧珍,以后就叫我碧姨吧,现在夏季过去了,晚上洗澡时,水凉,特别是女孩子更不能洗冷水了,下午放工后,你俩就上我家去洗澡吧。”晓岚嘴巴很甜,不停地说谢谢!也许是怕影响到她们休息,梁碧珍只聊了一会就走了。

   可能是午间休息,补足了身体所需的能量,所以下午干活时大家都觉得没上午那么累了。周围的杂草不久被清除的干干净净,之前所囤积的杂草还冒着青烟,一股草腥烟味散满四周。下午并没有作息时间,不过该做的工作都已经做完,看来领队很滿意这几个年轻人第一天工作的表现。离收工时间还早,于是他说你们都回去喝口水休息一下吧,半小时后把刀石和镰刀带上,到木板桥下的清水河学习如何磨刀。以前在家时所用的农具都是父母磨好后拿着用就是了,现在几个年轻人才晓得原来磨刀还要讲究技巧。

   晚饭后,晓岚说咱早点洗澡吧,趁太阳还没下山我们去木板桥哪里散步,哪里的风景实在很美,她好像对昨天下午的情景还耿耿于怀,意犹未尽。玉茗觉得晓岚的提议不错,哪里确实是个散心的理想地方。于是她赶紧把晾晒的衣服收回来,两个人提着崭新的铁皮桶往俪娟家走去。

   冯队长今天回家特别早,但并没有进家门,他叫来正在农中念书刚回家的十五岁儿子朝后院出去,哪里是他家的自留地,小菜园四周用竹子围起,里面种了些蔬菜和红薯,还有些玉米。他们把后院搬来的红砖,在家门外的右侧,搭建一个简易炉灶,儿子把一口大锅放在炉灶上盛满水,冯队长这才开始烧火。“吃饭啦!”这时堂屋里传来老伴的喊声。

    一张一米长宽的小方台,台上摆放两盘菜,一盘是从食堂里打回的小菜心,一盘是自己炒的葱花炒鸡蛋。“嗯,今天的伙食还不错,特别葱花炒鸡蛋,真香。”冯队长还没吃就夸起了梁碧珍。虽然六十年代初新中国遭受一连串的自然灾害,恰恰又碰上中苏决裂,苏联迫债,国家三年还债让它的人民生活变得极度困难,幸亏农场土地资源丰富,不会像农村那样,有时为分土地的事儿争的脸红耳赤,这里的所有人没有因分配不公而生产矛盾,每户职工家后面的空地上,只要在范围内,用竹子围起,那里就是自已的自留地了,爱种啥没人干涉,但是有一条,当你被调房后,这些菜园子就不在属于你的了。有了自留地,加上每家都养有家禽,所以在三年的艰苦日子里,农场人就这样熬着过日子,虽然撑不饱,也饿不死。吃完晚饭后,冯队长对老伴说道:“我说俪娟她妈,碗筷你就先放着,待会儿让我来洗,锅里的水马上烧开了,你再去趟玉茗宿舍,叫她们过来洗澡吧。“我这就去。”梁碧珍把碗筷放进木盘里,正打算出门,“冯队长,碧姨,你们都吃饭了吗?”玉茗和晓岚已经站在家门口了,“快进屋来,快进屋来。”冯队长放下手中的碗和老伴笑着迎了上去。晓岚不同玉茗,她第一次到领导家,多少有点羞涩。“这是我儿子,”碧姨指着站在她身边比她还高出一头的男孩对她们说道,“俪娟的弟弟,今年刚到农中念书。”梁碧珍说完对儿子说“这两个是新分配来工作的职工,这个漂亮姐姐是你姐的同学。”俪娟的弟弟长得很秀气,涨红的脸就像个大闺女。一听说“农中”玉茗仿佛热血开始沸腾起来,她不停问起学校最近的近况,可是俪娟的弟弟就像以前她在农中念书时所遇见过的男生一样,低着头都不敢瞧她们一眼,这时玉茗突然才真正感觉出自己成熟了,为什么在校时男女之间就像宇宙和地球的距离,那怕是同学,都视如陌生人,可是一旦离开学校走进社会,就像脱胎换骨,变得另一个人,王振明就是个例子。幸亏不一会冯队长从厨房里拿着泡好的茶走了出来,尴尬的场面才得以缓解,俪娟的弟弟趁机溜出门外。

“水已经烧开了,你们那个先洗,”梁碧珍一边在炉灶旁添加柴火边说道。晓岚看到队长正和玉茗说话,于是说:“玉茗,你们先聊吧,我先去洗澡。”说完提着铁桶出去了。屋里剩下冯队长和玉茗两人。
“第一天工作累吗?”冯队长微笑着问玉茗。“不累!”“想家吗?”“有一点,”玉茗一听说家,心里面开始紧张起来,她很怕再这样聊下去,队长肯定会问起家里情况,比如父亲叫啥名?做啥工作!这一些对她来说都是最畏惧的,万一真的问上了,该怎样应对,上次就因为这些,她才无奈地编造谎言上厕所。正当无措可施时,充满惧怕和不敢去想的事情,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老杨是个硬汉子,一身正气,是个好人,可是他坏就坏在自己的嘴巴上,见不得不合理的东西,”“你认识我父亲?”玉茗一脸惊讶。“我不仅认识,咱俩还是好朋友,当年农场初建时,我们都在一个分场里工作,一同生活,你的父亲知识面广,一肚子墨水,写的文章行文如流水,语出惊人,一针见血。”冯队长又说当年农场会议讲稿,宣传策划,所有的文章都由他负责。五六年你父亲被调回总场,我仍留在分场,要不是五七年那场大鸣大放大辩论运动,他早已是总场干部了,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了。“哎!”冯队长一声叹息,最后说道“老杨最大毛病原则性太强,自己认为是对的就要坚持下去,脑袋一根肋,看不清形势,太不值了,太冤屈了。”此时的玉茗眼泪像缺堤的洪水般地涌出,没想到冯队长和父亲关系原来那么密切,他所说的一切,母亲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至于父亲过去的一些事情,要不是今天俪娟父亲那么对她说起,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父亲为什么会成了阶下囚。“老杨是个硬汉子,一身正气,是个好人。”冯队长这句话深深震撼她的心灵。记得小时候父亲常教导她;做人要诚实,守信,因为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诚实守信,那怕再聪明、再能干,其实早已失去了做人最基本的原则。父亲对她十分严厉,他从来不会用语言去表达爱,他把对家人的爱融入到行动中。记得有一次,她在学校的诗朗诵会上捧了个一等奖,可是父亲却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说:“这也能得一等奖?”听他这么一说,她当然很不高兴,本以为父亲会夸奖她一番,他见了我听了这话时的滿脸不悦甚至有些愤怒,都会听到他的这样一句话“父爱如山”,那时候还小,根本不懂得这句话的含义。后来慢慢长大了,才懂得父亲的用心良苦,母亲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父亲和母亲一样,是世上最可敬可爱的人。父亲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父亲教会了我们做人的道理;父亲引导我们走向知识的大门。就是这样一位坚持不懈,不辞辛苦的父亲形象,给予了她深深的感触。玉茗一直擦拭着不断涌出的泪水,她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特别想念父亲。
                     作者 不倒翁
 (待续)

                       

 

             

Posted @ 2016/11/27 11:13:16  阅读( 916)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大年初一去拜年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