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原创长篇小说(残叶飘零)

                        第四章

                      作者 程福荣

 

南丰农场所有的生产队,房子建的都是同一个模式,队长家和职工家一样,这里没有特权。玉茗的家很小,只有一间房,面积大概才三十五平米左右,房间里摆着一张大床,比单人床大,比双人床小,一张已经发黑的桌子摆在窗口边,屋子里只有一张一米长的板凳,家里没有衣柜,只有一个旧木箱和一个用藤条编织的箱子。妈妈和妹妹睡大床,玉茗自己睡较小的单人床。也许是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妈妈很爱干净,所以家里每天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晚上,玉茗家里的煤油灯很昏暗,只能勉强看得见眼前里的摆设。等妹妹已经睡了,一脸深沉的母亲才拿出新买的牙刷、牙膏还有一条毛巾,放进她的布兜里。明天就要到新的岗位了,正式成为一名农场职工了,玉茗不知道母亲对于分配工作的结果,内心是怎么想的。对于这个事情,她并不觉得奇怪,也没有多少失落。其实早就预料到了,可能是父亲的原因,才没能和琼芳她们那么幸运。唯有失落的是没有被分回四队和母亲一起生活,共同撑起这个家。但是有一点,她还是感到挺幸运的,幸好没有被分到离场部更远更偏僻的其它生产队。二队离场部很近,哪里风景很美,而且还有一个说话绵言细语的队长,特别是琼芳和俪娟都在场部工作,想见面也不难。想到这些,玉茗完全看开了。很快,简单的行李已经备好了,这时,玉茗往坐在床边上的母亲走去,她想安慰母亲不要为她的分配结果难过,或者不要想不开,没想反被母亲安慰自己来了,她说父亲明年就可以回来了,不要为家里操心,不要对分配工作的事情过于悲观失望。母亲还说:“人生只有经历磨练,经历苦难交锋,才能学会坚強。”看到母亲心胸那么开阔,比她还要开明,玉茗感到很安慰了,原来心中还留有的一些杂念,一下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吹的不见踪影。 
    1964年9月7日上午九点,按照通知书报到的时间,玉茗提早一个小时已来到二队队部门前的操场上了,不久,另外两男一女,同时被分配来的应届毕业生也陆续到来。个子矮小,叫王振明的男生是玉茗的同班同学,他是印尼归侨。没想到从来没和她说过一句话的王振明这时会向她打起招呼,玉茗感到唐突又很亲切。另外一男一女是另一个班的,虽然在校时常见面,但没有交往。几个人站在哪里,话儿多了起来,也许是环境不同了,以后都要在一起工作和生活了,这种变化来得很突然,让人始料未及。
    这里没有任何欢迎仪式,整个二队一片宁静,四个人一直站在操场上,看着面前用茅草搭建起的茅房,茅房门口挂着一个小牌匾,上面写着“国营南丰农场第二生产队”。这幢茅房的房顶比职工宿舍高很多,茅草盖的也很厚,以前玉茗听老职工说过,由于南方的气候到了夏季很酷热,茅房每一年都要往上加一层新的茅草。所以茅房盖得越高越厚,里面就越凉快。别看房子有点丑陋,但通风透气,冬暖夏凉。
     一直开着的队部大门,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个身材消瘦的人,玉茗一眼就认出是冯俪娟的父亲,她告诉王振明说这个人是俪娟的爸爸,也是这里的队长。冯队长站在大门口对这几个人,笑着说:“你们都来了,欢迎欢迎,大家都进来吧。”一行人才提着行李涌进队部。户外的光线从四周的窗户里照射进来,整个屋子很敞亮,四个人跟着冯队长的身后一直往里面走去,中间的通道左右两边都摆放着长长的有靠背的木板凳,通过板凳后是一个有点像舞台的平台,上面都挂着马克思、恩克斯、斯大林和毛泽东四个伟人彩色肖像,肖像下面写着八个大字“团结紧张严活泼”。平台右侧有一扇门,一行人进去以后,看到里面摆放着四张办公台,和学校教室里的桌子一样。一台黑色的手摇电话机摆放在靠近窗户里的桌边上,墙壁上贴着各种工作守则,还有每月的生产报表。一台老式挂钟从一进门的墙上发出滴答滴答声响。冯队长招呼大家坐下,屋里五个人,可是只有四张椅子,幸好里面还有一张床,于是玉茗朝哪里走去,床上铺着刚洗过的床单,摸上去像纸板一样硬硬的,不像布料。被子折成一个三角形,她琢磨了半天,都没琢磨出这究竟是怎么折出来的。她们四队的队部里也和这里一样,摆着一张床,据说是干部们值班时用的。这时冯队长开始介绍队里的一些情况;二队共有三十一户职工,三户印尼归侨,其中有一个是从印尼回国念书的,也是农场三个从省城里的华侨中学毕业后分配来的其中一个。整个生产队的职工包括四个干部,共六十七人。冯队长介绍的很详细,他又说:“支部书记和文书一早到场里开会去了,出纳员去了仓库处理些事情,办公室只留下他迎接他们的到来。尽管冯队长刚才没有说出那个从省城里分配来的人的名字,但玉茗知道他指的那个人,一定就是苗迪生了。由于队长说话特别温文尔雅,很快打开了这几个人胆怯的防线,气氛慢慢变得炽热起来,玉茗一直在想着法子向冯队长打听那个叫苗迪生的人,是不是如俪娟所说的那样,他的手风琴拉得很好听?于是她说:“冯队长,生产队平时有没有搞些娱乐活动,比如唱歌跳舞的?队里有那些人会吹笛子或者拉二胡?”玉茗有意不提手风琴。“当然有啊,那几户印尼归侨就很喜欢唱歌跳舞,还有…”冯队长刚想说下去,这时出纳回来了。他马上转过话题,指着刚进门的中年妇女向大家介绍起来。玉茗一眼就看出她一定是印尼归侨,在南丰农场,不管走到哪里,从形态或者言行举止里,很容易让人辨别出那一个是印尼归侨,那一个不是。名叫陈丽娥的出纳回国已经四年了,她的气质仍然高雅,一头烫发和着装搭配的非常得体,人也长得挺漂亮。想必也是经常接待来访客人,她说话很健谈,也很和蔼可亲。她一直称赞说玉茗的美是纯天然的,在南丰农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职工子女。玉茗本来已经很白皙的皮肤一下变得白里透红,模样显得更加迷人。
      按照冯队长的吩咐,首先得安置好这几个新人的住宿,于是丽娥带着四个人走出队部,她边走边介绍生产队周围的环境,她说二队不单环境优美,离场部又近,平时去购物或看电影很方便,她就像个称职的导游,说话滔滔不绝。上个星期才来过俪娟家,所以玉茗对这里并不陌生。四个人紧跟在出纳身后,不时东张西望。不一会儿,一行人来到一幢宿舍前,丽娥停下来说这房子是去年才建好的,被安置在这里的基本都是青年人。玉茗数了一下,整幢宿舍共有八间房,和后面的三幢宿舍相比较,看得出才新建不久。新舍离木板桥很近,可以听到河里哗哗的流水声。玉茗和那个女生被分在靠西边的第一间,王振明和那个男生被分到东头的第二间。女出纳把钥匙交给他们后说道:“很快就要收工了,你们赶紧把床铺好,收工钟声响后,就上饭堂打饭,下午没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在队里走走,熟悉下周边环境。”说完回队部去了。玉茗接过钥匙,和新伙伴互相报了姓名后,打开房门,里面摆放着两张木板床,床板被两张长凳子垫着,面积虽然和家里一样大,可能是东西太少,又可能是错觉吧,总感觉比自己家要大的多,也敞亮的多。叫徐晓岚的女生个子不高,圆圆的脸蛋有点像现在商场厨窗里摆设的布娃娃,看上去与她的实际年龄有点不相符,要不是刚才她说已经快十八了,还以为她才十三四岁呢。晓凤性格活泼,从刚才在操场上,在办公室里说起话来吱哩哇啦,嘴尖牙利,玉茗猜想她一定是个非常厉害的吵架能手。很快,两人就把床铺好了,除了两张床,别说桌子,连一张凳子也没有,晓岚一脸不高兴,脸腮子鼓的通红。
      中午时分,收工的钟声响了,不一会整个队里热闹起来了,玉茗听到了锄头的碰撞声和开门声,也看到了不断出现在她眼前的新面孔,这些人的年龄看上去要比她大一些,但也小不了多少。这时,王振明他们过来了,手里提着暖水壶。也许是新来乍到,对周围的人不熟,大家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羞涩,为了装胆 ,所以过来约她俩一起上食堂打饭,四个人好像被捆在一起的蚂蚱,谁也离不开谁。
  吃过午饭后,玉茗躺在新床上想午休,这是她的习惯,不知道为什么老是睡不着。晓岚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久,她又回来了,也不知她从哪弄来的铁锤和钉子,还有一张长凳,她站在凳子上叮叮当当把钉子敲进墙壁里,一边敲进一枚,她说下午再去弄条铁线。原来晓岚的做法是准备用来晾挂衣服和毛巾的,玉茗开始觉得晓岚不单嘴巴厉害,而且还是个很能干的人。下午两点过后,职工们上工去了,队里头又变得冷冷清清,这时候王振明他们又走过来,他站在门外说我们出去走走吧,玉茗本想呆在宿舍里看书,可是晓岚命令式的语气她又不得不服从,于是她把刚拿在手里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放回布兒里,和晓岚一起往门外走去。
      四个人来到木板桥,并没有往上走,几个人顺着岸边一路往东走去,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布满整个河床,玉茗觉得这里是个洗衣服最理想的地方。这里的风景很美,河水清晰见底,偶尔看到一群群鱼儿不停地追逐,一会儿钻进石缝里,一会又游出来,有点像调皮的小孩子在玩捉迷藏的游戏。这条小河不深,王振明干脆卷起裤脚下河去捕捉那些调皮的鱼儿,那个瘦瘦高高叫黄健的男生和晓岚紧跟着也下去了,刚开始三个人还很认真地想围捕这些游来游去的小魚儿,但它们太狡猾了,转眼间都不知道躲哪去了,后来几个人开始玩起了打水仗,徐晓岚被王振明弄得哇哇尖叫。玉茗坐在一块较大点的石面上,看着晓岚一会大声尖叫,一会追逐矮个子王振明,三个人不停地嘻嘻哈哈,玉茗被他们逗得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两个在学校时从来不敢和女生说一句话,连抬头看一眼都会脸红的男生,怎样现在一下突然变得那么大胆?就好像老朋友那样无拘无束。玉茗一直琢磨很久,始终找不出原因。王振明提议继续往东走,于是三个人淌着河水一直向东走去,晓岚和黄健一边跟着王振明,学习用印尼语唱着那首“河里的青蛙从哪里来…”。玉茗因大姨来了,妈妈说过月经来后不能接触水,所以她只能坚难地跨越那些石头慢慢跟着前行。他们越走越远了,没人知道这小河到底从哪里流过来,又流到哪里去。
    太阳慢慢失去它的光芒了,西边的天空出现了一朵朵像蘑菇状的云团,渐渐由白色变成桔红色,一天很快就要过去了,玉茗她们吃过晚饭,洗完澡后,夜幕已经降临。二队因靠近场部,已经率先装上电灯,可是能照明的时间很短,整个晚间只能享受两个小时的待遇。晚上生产队没有在操场开会,也许九月后天气没那么酷热了,所以都进了茅房里举行。四个人总算在大会上与整个生产队的职工照面了,玉茗在会场上看到无数人的眼睛,特别是年轻点的男同志,老喜欢朝她望去,由于灯光昏暗,她看不清他们的脸,但她还是觉得这些人里头,没有一个像俪娟所说的那个苗迪生。从夜幕降临直到躺在床上准备休息,玉茗还是没有听到手风琴的旋律,除了昆虫不停地吟唱,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待续)

                    故事纯粹虚构

                  2016年11月6日深圳

 

 

Posted @ 2016/11/6 14:36:12  阅读( 1107)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大年初一去拜年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