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散文(重拾破碎的岁月)

原创散文(重拾破碎的岁月)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四十三年前倘然留在我磋跎岁月里的难忘趣事,迄今,一直没有让它如流水一般将记忆冲刷。我会像一个画家;用细腻的线条把已经变得模糊不清的青春岁月,重新描摹出它的斑斓色彩。我会像一位雕塑家;把已经远去的青葱步伐,重新精雕出它留下的痕迹。

 


                                                   (一)

 

        从中国的地图上,你可看到有一个伸向大海呈长条形状的版块,它与海南省隔海相望。由于三面环海,因此称之谓雷州半岛,哪里就是祖国大陆最南端的地方了。
       雷州半岛隶属海洋气候,因此夏季时非常酷热。哪里的土地呈深红色,于是人们都叫它红土地。红土地非常肥沃,种啥得啥,但还是让很多人讨厌哪里的红土。讨厌旱季来临时到处尘土飞扬,讨厌大雨过后一片泥泞的景象。我一点没有夸张;倘若在行进的路上,你一定会被这些像501胶水的泥浆粘的寸步难移。哪里有句俗话说得非常彻贴:“徐闻徐闻,落雨单车骑人。”

       记得每一年七月的到来,是生产队里所有年轻人最惧怯的季节。酷热的夏季,每隔一天, (注/另一天割胶)我们都不可避免地顶着火焰般的烈日,在一望无际的花生地里铲草施肥。我们又不得不履行着不可抗拒的繁重劳作,无法躲避夕阳西下时,从自己、包括别人身上散发出那一股股让人窒息的浓浓呛鼻汗臭味。
       那个年代,不竟工作繁重,连吃饭也让人苦不堪言,那些年,我们吃的都是些囤积了几年后所谓的备战米,队里的饭堂,吃的几乎都是那几样不变得菜式。我最不愿看到的就是那些霉气冲天的酸菜、像首乌般黑色的大头菜,还有黄土色的萝卜干。不过,我们偶尔还能吃上一回冬瓜、南瓜、通心菜和老掉牙的豆角,心里会舒坦一阵子。可是,这些看起来五花八门的肴菜,到了手上的饭盒后,你怎么也无法嗅觉出一丁点油腥味儿。从星期天开始,我们就期盼著礼拜六的到来,因为只有那天的晚餐,我们才有机会吃上“甲菜”,(一小勺几片小肉块/五毛一份)几片小肉块就能让大伙乐的心花怒放,笑逐颜看。
          那个季节,每天收工回来,只要一嗅到酸菜味,或者又是吃大头菜和萝卜干,我们就开始怨声载道,这些菜肴如同当年天天讲天天斗的阶级敌人,会马上让年轻人产生一种怨愤。它们仿佛像个妖魔在变着戏法,把你已经饥肠辘辘的肚子一下子弄得没了胃口。我们还很讨厌在吃午饭时,听到队里的广播,尤其是队长一开始就老是“喂,喂,喂”的开头白。我们不愿听到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多。记得那时,只要听到场部放映队今晚要来队里放映“革命样板戏”的通知后,整个下午,年轻人都不寒而栗。那个以政治统率一切的年代里,每个人似乎都被这些因素束缚的不能自己,生产队里的干部们都心如明镜,但也无可奈何,倘若不是这样,我相信那天晚上,整个蓝球场,观众一定寥寥无几。几乎每一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在梦游中看完这些已经让大家能背会唱的样板戏。


                                                (2)


       记不清是七月的那一天了,那天夜里和往常一样,我还是在梦游中看完豪情壮志的革命样板戏后,在往返宿舍途中,我的双脚像灌满了铅,走起路来酒醉似的趔趔趄趄,那个劳累了一天的身躯、疲惫的神情,别说躺着,站着都会让人睡着。
         真弄不明白,也不知道什么时侯,我突然就和队里那个长着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一幅仿佛永远都挂在她脸上甜甜的笑容、名叫阿美的女青年恋爱了?怎么又会那么奇怪;我们俩一拉着手就能够在空中飞翔?怎么瞬眼间她就变成像仙女一样独自在云里飘浮?噢!原来恋爱是那样的奇妙。不过很快,这种景象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我还没来得及去回味刚刚才发生的幸福情景,自己怎么就坐在离生产队不远的山塘边上垂钓了?阿美坐在我身边,整个头依偎在我的肩膀,静静地看着水面上的浮标,我感觉出自己的心;每一刻都是幸福的,陶醉的。噢!原来恋爱不竟奇妙还那样的温馨,那样的甜密。
         我变得越来越迷糊了,明明自己是在垂钓,怎么突然在水塘里捕捉起在脚边游来荡去的鱼儿?“这里的鱼真多呀,”我很快就捕捉了一条很大很大的鲤鱼,高高地举起大声呼唤着阿美:“快点,快点把胶桶递过来。”
“前面的乌云飘过来啦,前面打雷啦,快上岸吧。”阿美并没有把胶桶递过来,她站在不远处拚命地呼喊着我赶紧上岸回家。
         夏天的雨,总是那么突然又那么的疯狂。雷公公和电婆婆仿佛像是一对夫妻,他们从远方呼啸而来,然后开始噼里啪啦的大吵起来。好像要吞没整个世界。
          整个天空瞬时变得一片漆黑,紧接着一道道闪电,我被一阵阵轰隆声惊醒了。真是虚惊一场,原来是队里的起床割胶钟敲响了。我很不情愿的慢慢爬起,坐在床上,片刻再次躺了下去,我使劲努力去寻回刚才的美梦,但怎么也无济于事了,外面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和胶桶碰撞声交集在一起,在一片宁静的夜色里显得格外清脆。只是短短几分钟,它就被沉睡的大地淹没了,同时也淹没了我的春梦…
         以前,我总觉得人类只有在酐睡时才是最幸福的,因为哪里没有劳累,哪里没有饥饿,哪里没有烦恼。然而,我们并没有享受这种幸福的权力。夜半钟声会突然敲碎你的黄梁美梦,你的梦境又像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瞬时间吹得无影无踪。

哎!在那个陋巷菜羹艰苦的岁月里,除了茫然若失,更多的是无奈。
                                           

                                        2012年8月20日初稿
                                        2016年9月24日修稿

                        

Posted @ 2016/9/24 14:13:53  阅读( 977)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大年初一去拜年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7) 

    ~春暖花开~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