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纪实中篇小说《卢山与他的爱犬》7,8节 完整版

原创纪实中篇小说《卢山与他的爱犬》7,8节 完整版

          psb_meitu_1.jpg

                                

        

                           (七)    
 
    1961年冬季,县征兵工作拉开了序幕,那个年代当兵是众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梦想,卢山动员他的徒弟们踊跃报名,他希望他的徒弟、那怕只选中—个他都会感到自豪,这个荣誉不仅代表他个人或家属,而且代表的是407位归侨。今年应征的兵种是海军,分配农场只有四个名额。卢山的徒弟中,一个叫阿迪的年轻归侨,中等个子体格健壮,相貌还特别俊朗,通过内科、体重,视力等各项体验要求,在众多报名者中名例前茅。山伯和他的徒弟们都为他体验合格乐不可支、笑逐颜开。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一但梦想眼看就要变成现实,人就会变得欣喜若狂。一贯争强好斗、脾性有些暴躁的阿迪,就这样每天及不可侍地等待理想的到来,但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无情,也应征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叫着;“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不久,农场征兵工作结束了,四个已经获得应征的名单上,结果没有一个归侨。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卢山极为愤怒,他领着暴跳如露的阿迪找到了县武部,可是得到的答案是政审没有通过,原因很简单,上级有明确指示;归侨子弟不例为征兵范围。卢山和他的徒弟们在觉得不可思喻的同时,理想与现实的相融,让他们渐渐把质问、不解和责怪形成了他们的习惯。鼓励和赞许,在那个年代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废品。阿迪犹如一把正在熊熊燃燃的火焰,一下跌至冰点,那种失落、疑惑,彷彿把他推坠万丈深渊,愤怒就像一把木棒狠狠地抽打着他的灵魂,对他来说,以至伤心而流下的已不是泪水,而是冰川…。同时,卢山还注意到一个叫阿楠的徒弟,这些天来整日浑浑噩噩闷闷不乐。阿楠怅然若失茶饭不思的神情,让焦虑的父亲不得不前来求助于无比信赖的山伯。卢山很快了解到事情来源。原来,阿楠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老职工的女儿,姑娘温婉贤淑优雅大方,阿楠为人憨厚、坦荡诚实,俩个年轻人很快陷入爱河,正当俩人爱得热火朝天时,姑娘突然提出中断了恋爱关系。卢山很快找到那个姓杜的姑娘,杜娘姑哭着向卢山说她在场里做司机的党员父亲,知道他们恋爱关系后开始极力反对。双眼已经哭得红种的杜姑娘一边抽搐一边低着头,她说父亲并不是因为阿楠的人品而反对他们恋爱,其实让父亲感到压力山大的是一个不为所知的秘密,杜娘姑继续哭着向卢山说道:“印尼侨胞即将回国之前,农场在大量做好迎接归侨到来的工作的同时,场党委在动员大会上还曾立下三条规定:第一条任何人不得向归侨索取食物和衣物,第二是不能收取归侨送给的任何礼物,最后一条老职工的子女不得和归侨子弟谈恋爱,特别是党员和干部,务必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以上三条规定,一经发现违犯,将作严肃处理和批评教育! 
    听完杜姑娘的哭述后,卢山突然似乎明白了很多老职工为什么都婉言拒绝了归侨们送给他们的礼物。山伯怒视地望着天空,没有再说什么…。“为什么侨归子弟就不能当兵?为什么会有这些让人无可理解的条条框框?为什么要制定出那些束缚人们自由的规定?”这些疑问成了那天晚上汇集在卢山家里的归侨们的议论话题,人们百思不解。那天的夜色一片漆黑寒风呼啸,呼啸的寒风不断吹向吊在院子里那盏暗沉沉的灯泡,电灯被吹拂的摇摇晃晃。山伯情绪异常激动,大家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可怕的脸上怒目横眉,第一次听到他歇撕底里怒不可遏的怒吼;“归侨怎么啦?难道我们不热爱自已的祖国吗?   

   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能够让农场人感到幸慰的还是它哪一片肥沃的红土地,优越的地理环境,使得人们开始学会穷则思变。归侨们学着老职工利用大自然赋以的独特资原,在自家房前屋后的空地上,开始种植香蕉、咖啡,木薯和红薯。他们已经适应和懂得怎样与困苦抗争了,他们已经从三年的自然灾害洗礼中,渐渐走出了当初那一种让人感到彷徨歧途、茫然四顾的困境,他们已经变得更加坚强,漂浮了两年不定的情绪终于得到平伏。
   记不清是从那一天傍晚开始,卢山家的收音机又开始响起了昔日动听的流行曲了。围坐在他家的侨友们,从他们那一张张开始渐渐变得滋润的熟悉脸孔上,流露出已经久违的笑容。马战,它也开始饱尝着这些客人们给它送来的礼物,它似乎也懂得如何用它那毛绒绒的身躯、摇着机械般的尾巴报答这些善良的人们,它总是斜着身体勤快亲昵地在客人小腿间窜来窜去,时尔爬在客人身上伸出热呼呼的舌头漆着他们伸出迎接它的双手,马战还不停地强吻着这些向它投去满脸微笑的客人脸颊,一会儿它又发出咦咦的叫唤声跑出家门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或等待着什么?卢山站在爱犬身边,一直留意它的一举一动,他心里面很清楚;“他的爱犬是在等待和寻找着那些以往常来家里练功又常带它去橡胶园里打猎的哥们。
    夜已深沉,卢山望着体弱已进入梦乡的爱妻,为她把被子掩实后,轻手蹑脚从床上爬起,他轻轻打开房门,马战像个忠诚保镖紧跟主人身后,向家旁那片平坦的草坪上走去,他习惯地站在平时传授功夫地地方。这里;已经很久听不到喔呵喔呵的练功声了,空旷的草地上,除了只剩下各种不知名的昆虫细小吟唱,四周一片娴静。卢山抬起头瞭望着没有像夏季里璀璨夺目的闪烁星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徒弟们渐行渐远地躲避着他,他能理解他们,也许是因为他犹如严父般的呵喝,又或许存在年龄代沟,年轻人的思想境界,真的有些让他难以捉透了…”

   卢山徒弟们的举止变得更加诡异了,自从他知道有个像印度尼西亚的资本主义社会就在离祖国南大门一桥之隔的香港,又因为农场这两年来,那一些不合情理的条条文文,那一些让人不可理喻的种种因素。卢山,终于放弃不再用严厉的言词去呵喝这些年轻人了,他明白一个道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辽阔的天空就任他们自由飞翔吧!
   看似归侨们都已经平伏的外表,然而,在有些人内心深处;却暗藏着不为人知的玄机,囤积在人们眼里的那些被视为调皮捣蛋,落后的归侨青年,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酿造着即将发生的一场逃港风波…。
                 

                           (八)  
        

    1962年的冬季仿佛过得特别漫长和严寒,农场那年的春节没有一丝阳光,整个节日都是在寒风呼呼和细雨绵绵中渡过。
   三月的红土地终于熬出了久违的阳光,凋谢的桃花,随着细雨飘旋而去,留下它最后的身姿而迎来大地最灿烂美丽的季节。
   像兵营似的农场职工宿舍,排列的整整齐齐,让许许多多老场员深受感触的是;这些昔日杂草纵横、垃圾遍地的营地,自从归国侨胞到来后,变得干干凈凈、焕然一新。
   这些平房平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只有在上工的钟声敲响后,才会变得鸦雀无声。卢山居所后的一排民房,靠西边那一间瓦房上的烟窗,仍然冒出一缕缕青烟。老归侨瓐聊(化名)夫妇因昨晚一夜未眠,今天请了病假没有上工。夫妻俩人疲倦的脸上,露出一圈紫黑的鱼眼袋。瓐太太蹲在炉灶旁,一边生火一边抹去从眼角里流出的泪水。瓐聊却在房间里,不停地翻箱倒柜,像在找着什么东西。     
    体格非常壮硕,六十出头的瓐聊,有些驼背,他和妻子肓有六个儿女,除了三个儿子和大女儿已经工作外,另外已长得婷婷玉立的两个漂亮女儿,仍在农场的学堂里念书。
   瓐聊终于找出他急着要找的东西了;“好彩回国时这些像筷子般大的金项链和一对母指粗的蓝宝金介子没有因饥荒时全部拿去换红薯充饥,没想现在急需用上时能派上用场。”瓐聊想到这里,感觉有些幸慰。紧接着他又想;“眼前即将要发生的一切,到底是好事呢还是坏事?”此时,他紧握着这些金子的手开始有些擅抖了,他变得一片茫然。自从前些日子大儿子瓐毅龙和次子瓐毅虎打伤了管理他们的干部而受到全场严厉批评和通报后,他一直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压力,夫妇俩终日在指责和脸面扫地中度日。
    长得高大威猛,虎头熊背的大儿子瓐毅龙昨天晚上突然告诉他一个惊天秘密后瓐聊和妻子一夜难眠了。那些话直到现在还一直在他脑海里回旋:“爸,妈,据可靠消息透露,近期,英国女王诞辰,香港边境将大释三天,这是天赐大好良机,我已和我的那些师兄师弟们商量好了,我想带着毅虎和毅强一起偷渡逃港,这件事千万别泄漏出去,特别不能让山伯知道。”
大儿子突如其来的想法和打算使瓐聊不知所措,他顿时沉默无语,头脑像翻江倒海般汹湧而至,瓐聊想了很多,他一会想起回国后两年来所遭遇的困境,想起一些杂杂碎碎不开心的烦事,特别是别人说他思想落后,说他教育孩子无方,让自己落下坏名声,如今坏名声已在这里衰满全场。一会他又想是不是自己太好胜了、太要面子了,很多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或根本就无关紧要或还未发生的,总是会去回味、猜疑,会去想象。静下心来想想事情,也不一定不好,就像天气一样,有时下雨,有时太阳高高挂起。毅龙胆识过人,又练过武功,不让他出去闯荡,呆在贫困、丝毫无半点声息的农场还有啥前途而言,让年轻人出去闯荡的话,兴许会有一片新的天地呢。”瓐聊是个理事分明的人,他就像在印尼时做生意一样,有的时候要谨慎 ,有的时候要果断。瓐毅龙没想到父亲那么快就同意了他的选择,父亲的果断和支持,反倒让他感到忑忐不安起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样去安抚已经伤心欲绝的母亲,眼前仍贫困的生活,如果兄弟仨人就这样一走了之,落在父亲的担子就更重了,而大姐呢,又马上要嫁人去了,家里还有两个需要照顾的妹妹。是放弃呢还是坚持下去?瓐毅龙内心纠结不安,要是平时他早就去找他的师傅了,可是这件事情,非得要做到绝对保密,除了家中亲人,没有任何条件和理由去告诉任何人,这是他和师徒们定下的规矩,否则秘密泄漏出去,那就全功尽废了。瓐毅龙突然想到父亲昨晚深夜里对他说的那些话;“一个人当选择好自己的道路时,不要犹豫不决,有的时候往往因为犹豫会让人后悔终生,坚持信念也许会改变人的一生,况且,现在要去的是香港而不是印尼,那里离祖国很近,不好的话,你们还可以回来,好的话将来有机会你们弟兄仨人就把我们全都接过去,至于你的母亲,不是还有有我和你大姐吗?还有你们的未来姐夫,我们会一起去安慰你的妈妈和照顾好你们的两个小妹妹。”想到这里,倔强的毅龙终于放下心中的忧虑,外逃的信心更足了,他很感谢明事理的父亲,不单没有指责他还支持他坚定不移走自己应该走的路,在他人生征途感到迷茫时,在他的命运走到十字路口时,能为他指明方向。

   瓐毅龙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那样的心情,看到什么都是那样的顺眼,路上,经过他身边的人都觉得这个平时像牛脾气暴躁的人,突然间怎么变得不像以前了,怎么变得那样平和?说起话来还带着一脸的笑容。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瓐毅龙主动和人打招呼,这个人平时从对面走过来时,大家都有意无意间绕道而走,避他而去。大家都怕他,他爱惹事,动不动就发脾气,动不动就打人。
   不一会儿,瓐毅龙来到一户人家的家门,他只敲了一下,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身材有点胖、粗眉大眼,一脸络腮胡子的人,他侧着身子让瓐毅龙进门后,往外四周张望了一下,随后就把门紧紧关上了。
   络腮胡子的人叫林盛强,他是卢山徒弟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他没有像师弟们那样,身边有爱他们的父母,有爱他们的兄弟姐妹,他很后悔;回国那年,也不知道从那里涌出波涛汹涌般的激情,离开父母和亲人。他还很自责;为什么要带上还在念书的妹妹跟随那股浪潮踏上回国征途;是心血来潮?还是中了邪呢?这个念头都是回国后一直在他的脑袋瓜里不停的唠叨。
   林盛强脾气很好,处事冷静,鬼点子多,他不单待人友善还很讲义气。除了师傅卢山,师弟们都很尊敬他。屋子里的窗门被林盛强用他妹妹那条沙龙掩的严严实实,除了烟蒂发出的点点星光,窄小的房间暗暗沉沉,屋子里挤满了人,早已烟雾弥漫,让人感到有点窒息。
“大家都准备的怎样了?”林盛强开始说话了,声音很小。
“我爸没有反对,还非常支持。”瓐毅龙是第一个抢先回道。“虽然看不清脸,但肯定是满脸喜悦,”林盛强心里边想边点了点头,他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郭敬明和何永昌,说﹕“你们呢?有没有问题?”
“我父亲没说反对,也没说同意,但从他的口气判断,应该没多大问题,”个子不高,皮肤有点黝黑的何永昌把烟蒂弄息后接着又说:“现在最大的障碍应该是我的母亲了,不过,我还是有办法说服她的。”何永昌语气很自信。
“我爸爸说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只要有前途,自己看着办吧!”皮肤白里透红、头发梳理的油光发亮、长相非常英俊的郭敬明说完,心里和瓐毅龙一样,满是喜悦。
    现在只剩下阿迪和阿明了,个头矮小的阿明,他的母亲早几天刚被安置在广西柳州
华侨农场的大哥接走,他现在是一个人生活,从这点去分析,他应该也没有问题。可是阿迪呢?父亲思想进步,家教又严,估计他的阻力不小,他至今还拿不出方案去应对这些问题。当兵的事,所受的委屈,肚子里面还装着满满的一股怨气的阿迪对逃港的事仍信心十足,不管父母反不反对,我一定要和你们一起走,他最后说。
    师弟们的情况都基本清楚了,现在只剩下自己的问题了。其实,林盛強的压力比谁都大,因为他还有个上中学的妹妹。是带着妹妹一起走呢?还是把她留下?走,就意味着要冒极大风险,留下的话,就得找个适当的人来帮忙照顾。这个让人纠结的亊情,而且还要在很短时间内去处理完毕,如果处理不好,他也不可能带着不安的心离开这里。屋子里除了烟雾迷漫,开始变得一片肃静了。大家都期待着大师兄,期待下一步的路该如何进行。林盛強沉思片刻,他点上叼在嘴上的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随手打着手电筒把放在桌子面上的一封信打开。他神秘地说:“信是上星期他二叔从江门写来的,信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传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英国女王诞辰,香港边境将大释三天,现在已有不少人聚集边境,准备逃港,若有新情况会电报通知。”林盛强说完把信收起,从裤兜里拿出一封电报打开,说:“这是昨天我二叔从江门发来的电报,”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电报里只有四个字“越快越好!”
“我们要走的只有两条途径; 1游泳,2租船,另外每个人都得备好盘缠,没有金器的手表也行。”林盛强收起电报最后说道。
“强哥,我们是不是和卢山师傅打个招呼?”瓐毅龙丢掉烟头把留在口里含着的烟吐出后说道。
“不行!”他的提议立即遭到林盛强的反对:“这件事切记要做到保密,否则我们将全功尽弃,搞不好还得进班房。”
   屋子里面的人开始窃窃私议,最后达成一致,从现在起,各自回家做好准备,不要再碰头了,起程时间是后天凌晨四点,集合地点在农场牌坊出口,暗号是三声鸟叫。(待续)

 

    

 

 

 

          

Posted @ 2016/5/30 1:27:47  阅读( 1426)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三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