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短篇小说《命运》完

原创短篇小说《命运》完

                    

 

                                                (六)

 

        1968年那场上山下乡运动,知识青年犹如舞台上的演员,他们在鼓乐齐鸣里拉开序幕,从衰乐声声中走下舞台。曲尽人散后,带着残留在这些喜乐悲衰的所有记忆,走向未知的人生旅途 。
        从此,生产队的蓝球场,没有了他们激烈的竞争,水库里,没有了欢乐的嘻耍喧哗,黄昏里的屋檐下,再也看不到他(她)吹拉弹唱的身影了。

          

       高大榕树下,满地残枝落叶,代替了昔日排练时那种紧张而又陶醉的场面,一切,从车水马龙昔日夸,变得门可罗雀今朝愁。
       随着时光向前推移,随着中越战争爆发,“血染的风采”,“最可爱的人”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和思维中的话题,新鲜事物的掘起,从而取代了“知识青年”和“上山下乡运动”。一首“十五的月亮”家喻户晓,唱遍祖国山河。“到农村去,到边疆去…”这个在六十年代未最响亮的音符,最终在人走茶凉寒刺骨,曲终人散夜未央中消失了。  
       屈指可数仍留在农场的知青,很难想象;他们是如何在悲哀、痛苦和茫然若失中苦苦挣扎,他们是多么期待在极度焦虑和困惑中出现柳暗花明。
       艳多姐离开生产队两年多了,刚开始,她还会常回来看看大家,随着队里的知青一个个都回城了,渐渐地,生产队里,再也没见过她的身影。
       在越来越多本场职工子弟,从自家的生产队分配到另一个生产队的同时,我终于以照顾年迈的父亲为理由,离开了整整生活了六年的生产队。
       记得办完了调动手续后,那一天,我骑着那辆已经变得有些破旧的自行车去找艳多姐,除了想告诉她,我已经被调回父亲身边了,更重要还是希望能听到她何时回城的好消息。
“群英池”的上空,依旧从那间茅房上挂着的广播喇叭里传出已经变得沙哑的女中音。我终于见到了历经磨难和身心疲惫的艳多姐,她不竟变得寡言少语,从她憔悴的脸上,再也找不到昔日的笑脸。
       我很难过,尽力强忍着不让泪水涌出,她已经够痛苦了,这个时候,我更不能在她的面前,流露出难过样子,否则,更会让她难受。我低着头,不停地用手扯着指甲,茅房里一片沉默,我非常同情,也理解她,她一直艰难地在这个偏远的鬼地方,默默无闻硬撑着苦苦挣扎…。
       我不想就这样痛苦地僵持下去了,最后我说:“姐,我要走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身体。”
    艳多姐没留我吃饭,只是难过地说道:“路上小心点。”她的声音沙哑、微小,甚至还有些颤抖。
       我离开了“群英池”,当回过头望着她时,艳多姐仍站在门口,向我挥手道别,接下来的举止中,我知道,她一定是哭了。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平日里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照,回想起在我遇到挫折和困惑时,对我的开导,想起在生产队的日日夜夜,经常能听到她那甜美的歌声和阿娜多姿的舞蹈,如今,再也看不到昔日存留在她脸上的青春与阳光了。多才多艺,正值风信年华的艳多姐,早已被无情的风霜雪雨,摧残的风韵不在。我的心,像万箭穿刺,悲痛欲绝! 
       那一天,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艳多姐,也是最后一次听到她从广播喇叭里传来那疲惫的沙哑声,从沙哑声中;我仿佛听到的是世道对她不公的发泄,听到命运对她残酷无情的呐喊。
       1979年10月,我回到父亲身边后不久,农场就把我借调到工会工作。农场文化宫,会议室,每个生产队的办公室里,挂满着各式各样的美丽画景,我和我的师弟,可以每天在一起,把我们的绘画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

                         

                           (右师弟蓝华清,背景是我俩已完成的作品)

 

          就在我为命运的转折而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命运”,既然和我开了个玩笑。第二年临近开割前,我又从工会回到生产队。在农场里,我的才华就像往年艳多姐那样,犹如摆设在厨窗里的奢侈品,中看不中用。在这些操控者眼里,我,只是他们的一个棋子。同样,到了第二年的冬季,我又一次接到场工会通知,和上一年一样,以“借调”的名誉,做些和上次一样的工作。不过,这一回,我拒绝了,我不会再和过去那样,像个羔羊任人宰割了。
“春天的故事”这首优美和振奋人心的歌曲,终于在祖国大地,全面掀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
           中国开启了当代历史新时期,实现了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性转变 如何使自己尽快地摆脱贫困和落后,这是中国面临的重大课题。
          1980年,深圳,成为了打开国门的一个窗口,特区成立后不久,我和很多年轻人一样,离开了荒芜贫穷的农场,那一年,艳多姐,终于带着12年来的心力交瘁,也离开了农场…。
           我终于在28岁那一年成家立室了,经过五年的闯荡生涯,我又回到了农场,开始和在医院工作的妻子,还有她的父母,生活在一起。那一年,我也正式成为了农场新建立的防腐厂的一名工人。
          随着时光的日月流逝,随着好日子的到来,“知青”,还有我们和他们在那些艰难困境中度过日日夜夜的往事,已渐渐在人们脑海里变得暗淡,模糊。那些带着无奈和身心俱疲离去的身影,也许,永远也不会在这片红土地上重现了。
          1986年,场里突然成立了文艺宣传队,在我毫无知情的情况下,被通知成了乐队一员, 在成立大会上,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让在场的队员们喜笑眼开。
“知青”要回农场啦!知青回场的消息,不经意中一下传篇了整个农场,每个农场人,在他们喜悦的心中,无不欢天喜地,大家都翘首企盼,盼望那一天早日到来。
          让我永生难忘的是农场与回场知青举行的第一次联欢晚会,我终于看到了当年那个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艳多姐,她又回到农场的舞台上了,不同的是,如今她已显得曲眉丰颊,变得更加高雅,成熟。

 

                 

                            (艳多姐魔术表演)

 

           那天晚上,我俩没说上一句话,也许,她没认出我,又或许,她正在聚精会神表演节目,她的诡异般的魔术,博得满场喝彩。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停在农场招待所门前的三台大巴,它的周围已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知青们今天要去参观当年与老职工一同日夜奋战,农场著名的“群英池”。

        

                

                    (李艳多八六年回场照片)

 

           艳多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终于看到了我,她滿脸春风地向我迎面走来。

“爸爸妈妈身体好吗?”她笑着问道。      

           我还是像第一次刚认识她时那样,脸一下子红到脖子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如此胆怯和羞涩,这些天来,不是每时每刻都渴望早点见到她吗?可是,现在她就站在自己面前,怎么瞬时间就变得这样拘束。我觉得自己很自悲,就好像城里人和乡下人聊天那样隔阂。
“姐姐和三嫂都还好吗?”她接着又说。

          我停了片刻,眼睛一直不敢正视她:“妈妈,三哥和三嫂都在香港,姐姐都成家了,有的已离开农场。”我低着头回道。
“爸爸呢?”艳多姐接着又问。
“爸爸身体很好,早己退休了,现还在生产队里。” 

“你结婚了吗?”

“去年结婚了。”

          当她知道我已成为人父时,感到特别高兴, 看得出来,家里人一切近况让艳多姐感到欣慰。

“这样吧,”她笑着说:“明天我抽空去探望爸爸,顺便也去看看你的宝贝女儿。”说完后登上那辆巴士,前往曾经让她饱经风霜、备尝艰苦的地方。
           短暂的闲聊,都是她
问我答中结束,过后,我有些后悔了,怎么不去问下她回城后的情况呢。
           后来,我才知道,艳多姐回城后不久,下海经商了,她用人生道路与苦难交锋中所累积的精神财富,广结善缘,短短几年,成为农场知青中出类拔萃的商人,成了大型纸箱厂的大老板。如今,又成了美国赛班岛的新
华侨
           我的父亲和家人,最后还是没有见到艳多姐一面。我心里很清楚,那一年的春节,她那优美舞姿和大家庭的欢声笑语,将成为唯一能留给我们家人对过往的美好回忆。
           那一年年底,我终于离开了整整生活了二十五年的农场,踏上人生新的征途。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随着年岁的逐渐增长,我对过往不可复制的艰辛往事,变得越来越淡忘。
           光阴似箭、岁月如流,不知不觉四十年过去了。经过将近半个世纪的艰苦拼搏,“命运”早已经为我铺垫好一条温馨,幸福之路。在我的人生观里;幸福,并不一定需要拥有富贵,只要在成功或者失败时,用快乐和平常心去面对,平淡的生活,同样可添加一缕缕温暖的阳光,让生活过的更加灿烂。
            2007年11月8日,我突然被同城队友,叫余向阳的惠州老知青打给我的电话,让我已经平复多年的心境,瞬时掀起层层涟漪…。
“李艳多”这个熟悉的名字,却让我整夜难眠。“她不是移民美国了吗?怎么现在又回来广州定居?而且已经生活不能自理?”带着这些疑问,我索性从床上爬起。走向窗台,倚在窗前凝视着远方,心中百思不解。
           我答应了老余的请求,第二天一早驾车与他一同前往广州,参加在艳多姐家举行的小型本队老知青小聚活动。

          一路上,老余讲述了李艳多回城后的一些情况。谁也不曾想到“命运”仍然摧残着这位坚强的女人。
           民间创业从1979年以后开始,体制外出现了民营企业家,包括了农村中创办乡镇企业的人,还有插队回来没找到工作的知青。
          李艳多赶上了改革开放的第一趟列车,回城后不久,她看到了民间创业的好时机,她知道做生意,要先学会做人,学习社会各种礼仪和如何交际,她知道人品,诚信,在人的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最后,她凭自己的聪明智慧,很快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艳多姐用她的聪明才智,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从初始的小型纸箱厂,渐渐地发展成大型企业。事业成功后,她广结善缘,仍不忘矜贫救厄。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她事业如日中天之时,一场灾难突然降临在她的头上,那一年,她才十一岁的宝贝儿子,突然遭劫匪绑架了,最后,在一个防空洞内残遭杀害。真是祸不单行,不久,家庭婚姻开始亮起了红灯。

           与她一同生活,一起创业的丈夫,最终选择了与她分道扬镳 。身心又一次遭遇摧残的艳多姐,在痛彻心腑和万般痛苦中,选择了远走他乡。
           从此,她开始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孤独地坚强生活,不甘寂寞和永不退缩的性格,造就她重新创业,最后她选择投资泰国。她从美国塞班岛居移泰国后, “命运”之神终于怜悯了这位多灾多难的人。
           一位原友队,同样与她一起上山下乡的广州知青,从香港来到了泰国,最后,俩个经历过艰苦磨难的同命人,走在一起,牵手走向幸福生活。

           本以为美滿幸福的日子,从此迎接着她走向未来。艳多姐,这个不幸的坚强女子,又一场恶运正悄然无声地向她走来。这个一生遭遇“命运”坎坷的人,灾难又一次降临在她的头上。
           她中风了,一个天生聪明快乐,能歌善舞的人,从此就这样,将坐在轮椅上,渡过她最后的人生。
          老余又说:“多亏叫红一司的老战友,(艳多姐丈夫)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始终如一,不离不弃。
“月是故乡圆,”李艳多和她的丈夫,最后把俩人的归宿,选择了回到故乡广州,因为,哪里有他们的同学,哪里有一群曾经把青春热血挥洒在哪一片红土的老战友…。
           11月9日上午九点多,我终于在广州猎德村,见到了离别整整21年的艳多姐。不算很大的客厅里,她坐在轮椅上,高兴地迎接我们的到来,从她的脸上,我已经找不到她从前婀娜多姿,青春靓丽的影子了。虽然青春无存,但精神饱满。
           艳多姐抬起头,双手握住我的手,艰难颤抖地说道:“你…是…谁?”
          由于发音不清,她知道我一定没法听清楚,于是她又一次重复地说道,后来,我还是听出她的意思。艳多姐已经完全认不出我了。
“艳多姐,您还记得一个叫阿荣的人吗?”我弯下腰,双眼含着热泪贴近她耳边说道:“我就是当年,您老是让我用口琴吹奏白毛女那首曲子的阿荣弟弟啊。”
           我的手被她抓得越来越紧, 从艳多姐的眼睛里闪烁的泪光中,她,终于认出我这个叫阿荣弟弟了。
“爸…爸…妈…妈…还…好…吧,”她一字一句吃力地说着。
“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强忍着泪水,痛苦地抬起头。这时,队里的老知青也一个接着一个敲门而进,借着这个机会,我挣开了艳多姐紧紧握住我的双手,以上洗手间为借口,离开了已经变得热闹非凡的大厅。
          洗手间里,我拼命用清水冲刷着不断涌出的泪水,我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了当年连队里的广播,想起了那个让人感到亲切的女中音,想起了阿娜多姿的优美舞蹈,想起了那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鸡蛋面…。
           我和老余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艳多姐走出电梯,我们又和她的丈夫一起抬起轮椅走下阶梯,在我们的身后,是一群曾经同甘共苦、一同披星戴月,一起在沧海桑田里,并肩奋斗过的老知青。我们一同迎着温暖的朝阳,朝宽阔平整的大街上前行。
           此刻的艳多姐,虽然从企业家做回平凡人,虽然过得平平谈谈,可她早已懂得了怎样去快乐地生活,懂得如何掌握自己命运。

           我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艳多姐,在她坚毅的脸上,绽放出充满幸福和灿烂的笑容,她早已领悟出什么叫幸福,在她心里;幸福不需要像大海那样轰轰烈烈,也不需像泉水那样沉寂无闻,她只需它像清澈的小溪,虽然是涓涓细流,以足够让心温暖。 

                                               《完》

                                         2016、3、24

                    广州电视台《1986年知青首次回场》录像

             http://www.56.com/w58/play_album-aid-3037350_vid-MTAyMjI0OTc.html

                

Posted @ 2016/4/12 22:19:39  阅读( 1917)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三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