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短篇小说《命运》第三节

原创短篇小说《命运》第三节

                                                                                                                                                                                               (三)  

 

    每次回家,我都会背上一大包脏兮兮的衣服,让姐姐和妈妈去洗,为这事,大哥每次都少不了对她们一番指责。他总是说:“这个小弟,现都成年了,生活还不会自理,连衣服都不会洗,都是你们给娇养放纵的。”
    我的童年,虽然生活在艰苦的环境里,但过得无忧无虑,由于我是家中么子,父母视我为心肝宝贝。家里活从不用我去沾边。至今,仍让我感到羞涩的是,十岁那一年还不会洗澡,姐姐老说我洗不干净,每次都用硬邦邦的洗衣刷子,重复刷的我鬼哭狼嚎。大哥说的有理,我真的是让她们给娇纵惯了,直至参加工作后,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
   1974年9月过后,家里兄弟姐妹筹钱为我买了辆“永久牌”自行车,我不再为每星期的休息日,像往常那样,艰难徒步回到离生产队八公里远的父母身边了。姐姐觉得有些奇怪;“现在弟弟骑车回家,都是一身轻装,莫非真的长大了?成熟了?可以生活自理了?”
   日月如梭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又快过年了,每到春节前夕,队里的知青们都获得探亲假,他们带着一颗无比兴奋的心,早早整理好简单行装,一个接一个踏上征途,回到他们日夜思念的亲人身边。
   艳多姐还是和往常一样,每天似乎一到傍晚,都会来到我的宿舍。我已经学会了自理,她也很难找到我能让她洗的脏衣服了。我宿舍的地板干干净净,床上的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那天晚上, 我并没有让她对我的赞扬而感觉高兴,反而让我感到纳闷的是;都快过年了,从她的举止中,咋看不到她要回家探亲的迹象?
“艳多姐,”我有些奇怪地说道;“队里的知青全都回家过年了,你怎么还不回去?马上年三十了。”

             

                      

“家,”她沉思了一会;“这里就是我的家啊!”她苦笑地说。
       我被她说的这句话给弄糊涂了,我动了动嘴巴,但接下来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也许不想让我对她刚才说的话感到莫名其妙,接着又说:“是这样的,今年呢,我就不打算探亲啦,”
“艳多姐姐,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过年,你不觉得冷清孤独吗?要不这样好吗”我说:“你到我家和我们一起过年吧。”
       李艳多这个时候露出的笑脸,看得出来,她是打内心里面发出的,全然没有像刚才那样,挂在她脸上那种苦笑的表情。
       为了能让她开开心心上我家过年,接着我又说:“我的三嫂子也是你们广州知青,我还有几个姐姐,年龄也和你一样,到我家,你一定会觉得像回到自己家一样,温馨和快乐的。”
“啊,之前我是听说过,我们广州有个女知青,第一个嫁给当地归侨知青,原来就是你三嫂啊,”艳多姐先是惊讶,过后是惊喜。
“好,这个年,我就在你家过。”李艳多很干脆答应该了我的请求。
       年二十九那一天,生产队开始杀猪宰牛了,中午时分,操场里,摆放着一份份分好的大蒜、猪肉和牛猪,除此外,还有红薯。李艳多叫上我一起到操场里领取过年的“礼品”。在哪里,我看到了不少老职工,他们见到艳多姐,有的说艳多,今年你又不回去探亲啊?又有的说,你上我家过年吧?
       除夕那天,我的父母、哥哥姐姐们,特别是我的三嫂,为家里新来的漂亮客人感到无比高兴,家人的热情、温馨和欢乐的气氛,让艳多姐喜笑眉开。
       天色渐渐暗淡,我家的小厨房开始热闹喧哗,妈妈和姐姐们开始一边全神关注,一边聚精会神,学习李艳多和三嫂传授广州人包油炸角的技巧。她们也同样目不转睛,学着母亲和姐姐们做的印尼糕点。
       除夕夜的鞭炮声特别响亮,久久在充满温馨与快乐的夜色中回荡。团圆饭过后,我和几个哥哥吹着口琴,演奏着印尼民曲“星星索”。艳多姐第一次,学着姐姐们跳的印尼舞蹈。很快,全家人为她的轻盈优美舞姿欢呼喝采 …
      夜,已经深沉,我家小厨房里,还亮着微弱的煤油灯,煤油灯被厨房土墙缝隙外的寒风,吹拂的摇摇曳曳,妈妈和姐姐,还有妈妈的广州媳妇,大家围在艳多姐身边,开始聊起家常。
       从那时起,我才真正了解到艳多姐的悲惨身世;原来她祖籍在湖北武汉,父亲是资本家,文革时期被造反派斗的死去活来,至今还在监狱里接受改造,母亲在她童年时就离开了人世。她六八年就读广东华侨中学,同年十一月,初中毕业后,她和千千万万的年轻人一样,开始踏上了上山下乡的艰难征途。
       艳多姐的一段话,让我的母亲和姐姐心酸落泪,在广州,除了牢房里的父亲,她再也没什么亲人了,所以,下乡六年来,只回过一次广州,过年了,都是在生产队里,一个人冷清度过。
“孩子,别难过,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就是我的女儿,他(她)们就是你的兄弟姐妹。”母亲抹去她从眼睛里流下的热泪,安慰地说道。
     艳多姐接过姐姐递给她的纸巾,擦干了流淌在她脸上的泪水,在她秀丽端庄的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真实故事)                              
                                                   待继                      

Posted @ 2016/4/9 17:43:24  阅读( 1185)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三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