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短篇小说《岁月留痕》

原创短篇小说《岁月留痕》

         

                                                                                     

 
                                                                                           (1)
 
        学校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很快就要拉开序幕,这些天全校每个班级都在紧锣密鼓投入备战中。
       邓均宝为去年全班耻获倒数第一仍耿耿于怀,一直冥思苦想。马上就要中学毕业走出校门了,千万可别在最后一年又像去年一样,不然真的就像同学们所说的那样;永远留下耻辱的回忆。
        他很快想到了他的邻居、同学兼好友陈成,这小子很有音乐天赋,喜欢吹口琴,当年在知青雷大哥三年多的辅导下,完全能挥洒自如、炉火纯青地演绎一首首动听的曲子,他经常听他演奏,特别是那首白毛女,从那清亮的音色抒情的旋律中,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扰伤情感,让人有一种惹愁绪、浓浓悠思催泪下的感觉。邓均宝暗下决心;一定要劝说陈成报名参加学校的文艺比赛。
 
                      
 
       俩位情同手足的同学,他们家后面有座不是很高的小丘陵,从丘陵上可俯视整个生产队队貌,丘陵的另一侧是一座水库,每当正月十五,圆圆的月亮就会在天与湖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温馨的月亮用银色的光辉将夜幕中的万物装扮得分外寂静,神秘。
       一星期前,在一个即将又是月色明媚的夜晚,阿宝借口约陈成到丘陵那一片草地上看月出,其实从那天晚上起,就悄然实施他的一整套计划,开始用尽全力去游说陈成。
       晚饭过后,夜幕已经降临,陈成看了一眼渐渐变得黑沉沉的天空,取下挂在门背的书包,和母亲撒了个谎说道:“妈,我到阿宝家去复习功课”说完往门外走去。
“早点回家,别太晚了,小心看路。” 母亲在他后面不停地唠叨着……
       陈成很快来到阿宝家,从门里伸进头四处张望,只见邓妈妈在晕暗的油灯下洗刷着全家人刚用过晚餐后的锅碗瓢盆,此时邓妈也看到他了,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
“哟,是陈成这孩子来了,吃饭了吗?快,快快进屋呀。”邓妈妈一脸笑容,说话非常温馨。
 “邓姨,晚上好,我是来找阿宝的,他在吗?”
 “喔,阿宝刚出去,要不你先进来坐坐,他马上就会回来。”
 “不了,谢谢邓姨。”陈成说完转身离开均宝家。他有些纳闷了,这小子约我到丘陵上看月出,现在人却不见踪影,还要我带上口琴,这小子葫芦里到底装些啥药?
       俩人终于在丘陵上那一片柔软的草坪里会合。聊天中,聪明的阿宝并不急于直入正题,而是东拉西扯扯些班里同学们的趣闻,最后渐渐把话题扯到最近学校将要发生的一些事。
 “哎!我们就要毕业了,看来今年全校文艺比赛,咱班又要重蹈覆辙喽。”阿宝装着无奈又很悲哀的样子,边说边偷偷窥视站在身边的陈成。
“哎!光靠叹气也没用,我们班就这水平,也怨不了谁。”陈成俯身趴在松软的草地上,双手枕着头,望着天空那几颗忽隐忽现的微弱残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邓均宝为自己的计划在慢条厮礼的行进中暗暗感到自喜。
“不能说我们班不行,而是我们没去挖掘存在的潜能,只要大家多动动脑精,办法一定会有,而且定能马到功成!”
“那你说出个理由来,只要能为我们班争回荣誉,我会一百个支持和赞成。”陈成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阿宝回敬道。
       阿宝觉得火喉快到了,但冷静一想还是再忍一忍吧,这样会更有把握说服这小子。
“说句心里话,只要能为咱班争一回光,为班主任争回个面子,哪怕前面是刀山是火海我也愿意上,愿意去闯,前面是粪池我也愿跳下。”阿宝表演的天衣无缝。紧接着又道:“陈成,你敢吗?”他开始用激将法向陈成展开攻势。
        陈成看了一眼稍有点胖的好朋友,心里在想这小子真会吹,他要真敢上刀山下火海,那我也敢下油锅,反正站着说话不腰痛。
“阿宝,你真敢上刀山闯火海跳粪池,为了咱全班同学,为了那可怜的刘老师,我也敢下油锅。”陈成边说边站了起来。
       邓均宝笑了,笑的很诡异,不过他还得用他天赋般的演技继续演下去,他突然装着很激动的样子上前对着陈成一阵熊抱,随后大声地说道:“好!很好!我的好同学好伙伴好邻居好兄弟,有你刚才这句话我们班有希望了。”
        陈成让阿宝的激昂一下给弄懵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他猛地推开他往后退了两步;“看你激动的忘乎所以语无伦次,难道我们上刀山、闯火海、跳油锅就能改变咱班的命运?那是现实而我们是梦想。”
 “我可以把梦想变成现实,但前提下你要配合我,我们班,还有那可怜的刘老师,现在只有你,才能改变一切,也只有你,才能把梦想变为现实。”阿宝的声音很大还带着沙哑。
        陈成又开始懵了,这小子今天莫非吃错药,咋听来听去都是像在说糊话,在做白日梦,我有什么能耐可以把梦想变为现实?又有什么能耐可以改变全班今年在全校文艺汇演比赛中不再重蹈覆辙去年的耻辱?
        全、校、文、艺、汇、演、比赛?陈成想到这里一下犹如梦境中突然惊醒。哦,这小子也够奸诈的,他终于看穿了阿宝葫芦里装的是啥药了,陈成开始觉得后悔,后悔刚才说下油锅那句话。
        邓均宝从陈成的眼神里看出这小子此刻已看穿今天他约他来的意图,这戏看来是无法再演下去了,也是时候向他摊牌了。他收起笑容,认真、庄重地对着眼前长得非常清秀的好友说道:“陈成,你口琴吹得这么好,今年的学校文艺汇演你得报名参加,为咱班特别是刘老师争回个面子,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不能就这样给咱们全班留下失脸面的遗憾。”
         陈成听了这些话后更加后悔不该跟着这小子信誓旦旦的表白,今天中了他的奸计了,但现在又拿不出任何理由去推辞,只好沉默无语。他并不是惧怕他的口琴吹得不好,而胆怯的是长这么大还没登过舞台。
         阿宝目视着举棋不定的同学仍苦口婆心地劝说道:“我要是有你那首白毛女吹得那么动听,我会义不容辞报名,让全校人刮目相看。”
“我有点胆怯,”沒登过舞台的陈成一手挠着后脑勺说道。他看了一眼阿宝接着又说:“要不这样,你来吹笛子伴我的口琴,咱俩一同登台。”
         阿宝一眼就看穿这小子是胆怯,他伸出右手竖起因手术过而变得弯曲的食指在陈成面前说着:“看见没,就因他,我笛子都学了几年至今还五音不全。”均宝沙哑的口音变得越来越重。
       其实俩位少年打小就酷爱音乐,自从知青来到农场后,俩人才有机会见识知青们从家里带来的各种乐器,邓均宝喜欢笛子,原因很简单,这种乐器只需几毛钱就可在商店里买到。陈成即喜欢上口琴,因为它清灵悠远的琴音仿佛能给人带来美丽的憧憬,时而又会油然而生在你的心里升起一种破碎的感伤。不过口琴对于身无分文的儿童来说它的价格却让他们望而却步。
“别在犹豫不决了,要是雷大哥知道,也会像我一样支持你的。”邓均宝似乎己没别的退路,心里在想这回得豁出去一定要说服这小子。
“不去报名,你就对不起雷大哥,对不起他花那么多心思教你学琴,更对不起他送给你的这把口琴。”阿宝最后的话像一颗重磅炸弹把陈成心里的凝虑和胆怯炸的粉碎。
       陈成小心翼翼从书包里拿出一长方纸盒打开,轻轻掀开巳褪了色的红布条,一把已露出铜板色的蝴蝶牌轻巧口琴展现在俩人面前。 他变得沉默无语,站在身边的阿宝从陈成眼眸里似乎巳看到了希望,同时又从他眼帘里闪烁的一丝泪光,他知道此刻的陈成一定是想着广州知青雷晓能大哥,阿保更加胸有成竹了,他的“阴谋”即将成功。
       不出所科,陈成慢慢把口琴重新包好放进盒子,又慢慢抬起了头,望着已升得越来越高的明月说道:“好吧,我报名参加。”
 

                                      (2)

                                            
       学校办公室里,初三(1)班班主任刘俊明老师手里的钢笔一直在左右摇晃着,呆若木鸡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坐在对面的初一班女数学老师梁惠珍看在眼里,心里却偷偷乐着;刘俊明又开始犯傻了,学校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过几天就要拉开帷幕,按过往的历经,他所教的班级,毎年都是在全校文艺汇演结束后,几乎能评上倒数第一。梁惠珍把细长的脖子伸过来笑着说道:“老刘,很快咱学校又有好演看了,你们毕业班今年不会又………”
 “去去去,你烦不烦人。”刘俊明没等梁惠珍把话说完,不耐烦地回敬道。他从梁老师带有几分讥笑的语气中可以看出她简直是不怀好意,是在有意刺激他那根失落的弦。
       说实在每年一到这节骨眼上,刘俊明真的开始犯傻,他最怕的是参加评选,评选会上,他会如坐针毡、无地自容,恨不得脚底下有个地窖一头钻到里面去。
       放学的玲声响了,各班的教室门口,突然涌出像蜜蜂般的学生,他们跑着跳着,尖叫、打闹和追逐声响彻整个校园。同学们三人一组五人一群搂肩搭背地开始离开校门,最后从各条路上分道扬镳。原来喧哗的校园才一袋烟功夫就变得悄然无声。一群麻雀不知从何处飞来,落在校园里的草地上吱吱喳喳叫个不停,校办公室的墙角边仍有两位学生一直徘徊着。
        阿宝一手拽着陈成胳膊使劲往办公室里拉。
“走啊,咱都讲好的,别再磨磨蹭蹭,能不能拿出点男人汉的气概来,就算我求你了好不。”
       陈成被拽的走走停停,犹如在拉绳比赛,一会进一会又退。
“阿宝,我们还是先回家吧。”陈成实在拿不出勇气在全校几百号人面前独自站在舞台上,况且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他用乞求的眼神说道。
       刘俊明手里拿着一本书从办公室走出正准备回家,转身就看到他的两个学生在不远处又拉又拽,像是在打架斗殴,把他给吓坏了,刘老师三步并两步边跑边大声喊道:“嘿,嘿嘿,邓均保、陈成,都放学了,你们不赶紧回家,竟然够胆跑到学校办公室外打架!”
       听到喊声,阿宝仿佛掉进河里突然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心里暗暗庆幸刘老师来的太及时,这回看这小子还能往那跑。
       刘俊明来到两人面前,定眼看着邓均宝一手正搭在陈成肩膀,俩人一脸笑容,这下可让他心里犯糊涂了,刚才明明看到他俩拉拉扯扯、推搡扭打的不可开交,咋现在一点也找不他们打过架的痕迹呢?
“你俩都给我站好了,快如实说说干嘛放学还不回家,干嘛拉拉扯扯的?”刘俊明双手背在后腰上说道。
       陈成用手拉了拉阿宝的上衣角,暗示他赶紧走吧,阿宝悄悄甩开陈成的手走到另一边,望了望四周确定没人后说道:“刘老师,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只能和你一个人说。”
刘俊明走到均保面前:说吧。“
       陈成看着阿宝和班主任交头接耳,虽然一句也没听到,但不用猜他也能知道俩人在说些啥。不一会,刘老师脸上露出灿烂笑容,还时不时看着他笑。
“你俩,”刘俊明指着陈成和阿宝说道:“都跟我去一趟我办公室。
                                

                                   (3)   

       母亲注意到她这孩子打进家门到现在一直满脸舒展,笑逐颜开 。
“今天咋地啦,学校又有啥喜事新闻?”妈妈问的很温馨又很亲切。 
       陈成很佩服母亲,不管发生什么亊都满不过她那对锐利双眼,他从书包里拿出他获得的奖品,满脸喜悦地回道:“妈妈,我们学校上午在校礼堂举行的文艺汇演,我获得了一等奖。” 
      母亲接过儿子递过来的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和一支黑色“中华”版钢笔,笑得合不拢嘴:“什么节目让你得了一等奖?” 
“口琴独奏” 
“是白毛女那首曲子?” 
“是的。” 
       陈妈妈脸色慢慢变得深沉,她想起了雷晓能,想起了那些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当年是他们打开农场人脱离低俗的天窗,是他们唤醒农垦人在那蛮荒之中的心灵。没有他们的到来,陈成这孩子就没有今天获得的荣誉。她把奖品递回给儿子说道:“如果你雷大哥知道该有多高兴,这功劳应该属于他。” 
       通红红的夕阳渐渐映红了一朵朵像蘑菇般的彩云,晚霞在余晖的衬托下万物变得色彩缤纷。 
       俩人又一次相约来到那座丘陵上,俩人背靠背坐在一起。 均宝俯视着只有几十户人家的生产队,夜色慢慢吞食整个大地。 
“又一户人家的灯亮了”阿宝无聊地数着从农家窗户里亮起暗沉沉的灯火说道。 
        陈成目不斜视望着水库尽头,一轮明月渐渐从水面上升起。
“阿保,快看,”他用紧握口琴的右手指着如巨大圆盘的月亮:“多美的月光。” 
       阿宝把身体转向水库一边,俩人并肩坐在一起。
“嗯,真的很美,今天是十六了,听大人们说十六的月光比十五的更圆更亮。” 
       黑色终于拉开了帷幕,不久,生产队的钟声响了。 
“又开大会了。”陈成说完抬头望着上空隐约闪烁的几颗星星,把口琴镶在口中。
“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想念毛泽东……”清灵悠悠的琴声,并带着少许伤感回荡在空旷的夜空中。 
       阿宝不停地翻阅着崭新的红皮笔记本,一会儿又凭借月光抚摸明光锃亮的黑色钢笔,陈成这小子今天真棒,刷去了去年的耻辱,终于在毕业前为全班同学、为刘老师争回荣誉。他满脸笑意走到陈成面前:“今天真让人高兴,我早就预料到,只要你报名参加校里文艺汇演,定会让全校惊喜,让更多人对你刮目相看。你有没有注意到,原来一直喧哗的大礼堂,是白毛女优美动听的旋律让整个会场舜时变的万赖俱寂、鸦雀无声,”邓均宝边说边手舞足道。 
“今天的文艺汇演,唯独就我一个人演奏乐器,那是山中无虎候当王,给我检了热豆腐才得到一等奖。”陈成放下口琴谦虚地回道。 
“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阿宝显得很不高兴,紧接又说道:“全校那么多人,还有坐在前排的几位评委老师,难道他们全都是聋子?滿场的掌声,还有我手里的这些奖品。”均宝一跃从柔软的草地上站起,高高举起笔记本和钢笔在陈成面前一边晃动一边说道:“这就是有力的见证!” 
       陈成察觉出脾气暴躁的好友真的有些生气了,赶紧平身站起走到均宝面前笑着说道:“你别生气嘛,我真没想到会有这么热烈的掌声,刚演奏完自已都懵了。” 
“呵呵,你没看到班主任自始至终嘴巴都合不拢嘴?“阿宝笑了。 
       陈成脸色却突然变的愁眉不展,他重新坐下低着头说道:“哎!可惜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登上学校的舞台。” 
“是啊,我们马上就毕业了。“ 邓均宝也跟着陈成坐起,伤感地说道。 
       气氛很快变得异常低迷。为缓解这种局面,聪明的阿宝很快把话题再次转回今天学校文艺汇演上。
“陈成,我们全班同学都站起来为你喝彩,在全校师生长时间的掌声和雷鸣般的呼唤声中,你又为大家吹奏另一首叫什么星?不过也挺好听的。” 
“叫抬头望见北斗星。”陈成收起口琴,用那条褪了色的红布巾边包边回道:“那是雷大哥教我学吹口琴的第一首曲子,也是当年知青们最爱唱的歌曲。” 
       陈成目视丘陵四周,一片俱寂。此时他非常想念遥远的雷大哥,大哥离开农场已好多好多年了,不知他现在如何?也不知巳经离我们远去的知青大哥哥大姐姐们,他们可都好?
       陈成慢慢俯身又一次趴在草地上,双手垫着头,他望了一眼身边的好友。阿宝不知何时早已躺在他身边了,只见他把笔子本放到头下枕着,架起了二郎腿。 
       微风吹拂着两位少年的脸宠,宇宙清澈月明星稀,圆盘大的月亮变的越来越小。 
“陈成,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今天获得的荣誉应该归功雷晓能大哥,如果他还在农场,我一定会把这些奖品送给他。”
“你呢,现在想着啥?” 陈成反问道。
“我在想着每到正月十五,这里成了知青们快乐的天堂。” 
“是的,记得那时我们才八九岁,这里四周都坐满看热闹的孩童,看着知青们用各种乐器吹拉弹唱,真让人感到快乐。特别是雷大哥的口琴,张铭和大哥的二胡。”陈成接着说道。
   
            
 
             
“我喜欢听吴少雄大哥吹的笛子,特别是他和扬大卫大哥用扬琴合奏的那首北京的金山上,太让人兴奋了。”邓均宝说完伸出变得弯曲的食指,他想起了“师傅”吴少雄大哥,他感到内疚的是当年吴大哥不厌其烦一遍遍教他学吹笛子。可每一次都让他失望。他非常崇拜吴少雄,每当夜色降临,从知青宿舍,从丘陵上飘来的袅袅笛音,吴大哥吹的笛子仿佛吹出精心编织人间真善美的音符,会让他陶醉在笛音王国里。 
       在他们眼里,这些知青大哥大姐们虽然不是专业乐队,但他们演奏的所有乐曲有板有眼,特别在蛮荒、无知和贫困的年代,他们的到来,农场的天空从此再也不会感到寂寞。 
       陈成比较衷情于雷大哥和张铭和大哥两人合奏的曲子“白毛女”,他说:“我觉得他们合奏的所有曲子,最好听的就是“白毛女”。 
“我喜欢听吴大哥和扬大哥合奏的“北京的金山上”邓均宝摇着二郎腿悠哉游哉地说道。 
陈成坐了起来:“还是白毛女的曲好听。”说完又躺了下去。 
还是“北京的金山上好听,”阿宝放下二郎腿不服气地坐起回敬道。 
       陈成性格温和,他不想和好朋友无休止地争论下去, 索性闭上眼睛享受阵阵从水库清晰的水面上吹来的涔涔凉风。一片恬静的茫茫黑夜 ,远处偶尔传来几声“咕,咕”不知名的鸟鸣声和水库四周一片“咯咯”叫的青蛙声,大地变的更加深沉。 
“陈成,睡着了?” 
“没有啊。” 
“在想什么呢?” 
“在想傍晚时路过张铭和大哥家,奇怪了,门是开着的可人却不知跑哪去?” 陈成边说边平身坐起。 
       阿宝侧过脸面对着陈成语气深沉地说道:“知青们刚来那几年,整个生产队每天都是一片其乐融融,蓝球场,水库里到处一片欢腾。后来他们一个接一个离开农场,生产队慢慢变得曲终人散, 冷冷清清。现在只剩下张铭和大哥一人,有时觉得现实是多么残酷,老天怎么对他这样不公,看到他整天一个人闷闷不乐,全队人都觉得很心痛又很无奈。” 
“听说他父亲以前是资本家,后来被定性为反革命,因成份不好,所以不能回城。” 
“还听说现在他在广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月亮渐渐退去它明亮的光辉,满天繁星开始争先闪烁点点亮光。 
“陈成,睡着了?” 
“没有啊。” 
“又在想什么呢?” 
“在想着和知青的哪些日子!”
       陈成已沉思在与知青哪渐行渐远的岁月中,想着永存在脑海里已经越来越遥远的岁月痕迹……。   

                                                    完
 
                                     2012年4月13日作于深圳


 

编后语; 知青回城,显然让很多农场职工和他们的子弟感到失落,这一些确实很多知青是没有想到的。农场职工,农场职工子弟与知青的那种深厚情结,是永远也隔割不断的。  

 

                                                                                      多谢您的光临

                   


                                                       
                                       
Posted @ 2015/4/13 20:36:05  阅读( 1891)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三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