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记实小说【卢山与他的爱犬】11~13节

原创记实小说【卢山与他的爱犬】11~13节

          

  

                                                                       (11)
 

       1961年冬季,县征兵工作拉开了序幕,很多归侨子弟都踊跃报名,他们参军的目的非常明确,除了保家为国,其次想通过一年一度的征兵,希望能摆脱贫困和艰苦的生活环境。
       阿源是我家里六个弟兄中身体最捧的一个,他和他练功的师兄师弟们在卢山师傅鼓励下加入了报告行例,今年招收的兵种是海军,农场只有三个名额,通过内科、体重,视力等各项体验要求,阿源各项体验名例前茅。山伯和他的徒弟们都为他体验合格而乐不可支、笑逐颜开。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一但梦想眼看就要变成现实,人就会变得欣喜若狂。一贯争强好斗、脾性暴躁的阿源就这样每天都及不可侍地等待理想的到来,但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无情,也应征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叫着;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久,农场征兵工作结束了,应征的三个名单上没有一个侨生。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卢山极其愤怒,他领着暴跳如露的阿源找到了县武装部,回答的是政审没有通过,道理很简单,处于政治因素,上级有明确指示;归侨不属于征兵范围。
       卢山和他的徒弟们难以与现实相融,渐渐把质问、不解、责怪成了他们的习惯,鼓励和赞许在那个年代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废品!四哥似如激情燃燃的火焰一下跌至冰点,那种失落、疑惑,彷彿把他推坠万丈深渊,愤怒像一把木棒狠狠地抽打着他的灵魂,以至伤心时流下的已不是泪水,而是冰川………。

       真是祸不单行,阿源老实本分的大哥这些天来也开始怅然若失,茶饭不思,整日浑浑噩噩闷闷不乐,父亲百思不解,只好求之于老前辈们无比信赖的山伯,卢山很快找到了长得清秀,温文尔雅的杜姑娘,终于揭开大哥为何变得如此郁郁寡欢的迷底。

       杜姑娘和大哥同一个班组,大哥为人憨厚、坦荡诚实,杜姑娘的温婉贤淑优雅大方,俩人很快相爱了,他们爱的真诚,感情与日俱增,不久杜姑娘在场里做司机的党员父亲知道他们恋爱关系后,开始极力反对。最后杜娘姑哭着向卢山道出一个不为所知的秘密;印尼侨胞即将回国前夕农场已作了大量迎接归侨到来的工作,同时场党委在动员大会上立下三条规定:(1)任何人不得向归侨索取食物和衣服。(2)不能收取归侨送给的任何礼物。(3)老职工子女不可和归侨子弟谈恋爱,特别是党员以及干部首先要起好带头作用,以上三条规定,一经发现违规,要作严肃处理和批评教育!卢山听完杜姑娘的哭述后怒视地望着天空,没有再说什么……。
       那天晚上,天空一片漆黑,卢山家里坐滿了老的少的侨友们,呼呼寒风从门的间隙中吹进,把吊在室中央那盏暗沉沉的灯泡吹拂的摇摇晃晃,山伯情绪异常激动,大家第一次看到他那可怕的脸上怒目横眉,第一次听到他歇撕底里,怒不可遏的吼叫;归侨怎么啦!难道我们不爱自已的祖国?!!

 

                                      (12)

 

  1.       农场优越的是那一片肥沃的红土地,侨友们学着当地人利用大自然给于的独特资原,在自家房前屋后的空地上,种植香蕉、木薯和地爪。归侨们在三年自然灾害洗礼中巳学会懂得如何适应与之抗衡,渐渐走出当初让人彷徨歧途、茫然四顾的困境,使他们变得更加坚强,漂浮了两年不定的情绪开始得到平伏。
          傍晚,山伯家的收音机又开始响起昔日从那里播出动听的流行曲了,围坐在他家的侨友仍然是那一张张中老年人熟悉的面孔,马战也开始饱尝着从这些客人中带来的食品,牠更加懂事地用牠毛绒绒的身体、摇着机械般的尾巴亲昵地在他们小腿间来回窜动,时尔爬在客人身上伸出热呼呼的舌头漆着他们的手和脸颊,一会又发出咦咦声跑出家门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卢山已注意到爱犬的一举一动,他心里面很清楚;马战在寻找那一帮常练功又常带牠到森林般的橡胶园里打猎的侨生们。
         夜已深沉,山伯望着体弱已进入梦乡的爱妻,为她把被子掩实,轻手蹑脚从床上爬起,走出房门,马战像个忠诚保镖紧跟其后。卢山走向家旁那片平坦草地中央停下脚步,这里已经久没听到喔呵喔呵的练功声了,空旷的草地上除了忽隐忽现各种昆虫的细小吟唱,四周一片娴静。山伯抬头瞭望着没有像夏季里璀璨夺目和闪烁星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徒弟们渐行渐远躲避着他,他理解他们,是因为他犹如严父般的呵喝,才让这些年轻人的举止变得更加诡异。自从卢山知道有个像印度尼西亚的资本主义社会就在离祖国南大门一桥之隔的香港,又因为农场这两年来对归侨不可理喻的种种因素,山伯不再用严厉的言词呵喝这些年轻人,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辽阔的天空就任他们自由飞翔吧!
         看似归侨们都已平伏的外表,然而里面却暗藏着不为人知的玄机,囤积在归侨中那些被视为调皮捣蛋,落后的青年,在他们的心里,正在紧锣密鼓酿造着即将发生的一场风波……。
        1962年的寒冬过得漫长和严寒,农场那年的春节没有一丝阳光,整个节日都是在寒风呼呼伴随着朦胧的细雨绵绵中渡过。
        三月的红土地终于熬出了久违的阳光,凋谢的桃花,随着细雨飘旋而去,留下最后的身姿,迎来大地最灿烂美丽的季节。
        像兵菅的农场宿舍排列的整整齐齐,当地人深有感触;这些昔日杂草纵横、垃圾遍地的营地自从归国侨胞到来后变得干干凈凈、焕然一新。
        卢山居所后的一排民宿,突出在瓦房上的烟窗里冒出一缕缕青烟,归侨林老伯夫妇因昨晚一夜未眠,今天请了病假没有上工,他疲倦的脸上露出一圈紫黑的鱼眼袋,妻子蹲在炉灶旁一边生火一边偷抹去从眼帘中流下的泪水,林伯翻箱倒柜像在找着什么东西?
           林伯夫妻俩肓有五男三女,除了三个大儿子和大女儿工作外,两个已长得婷婷玉立的漂亮女儿和两个幼小的儿子仍在学堂里就读。
           林伯终于找出回国时竟剩存的一条金链和一对母指大的金介子,手握着金子,老人脸上露出不知是苦还是甜的神情,在他的眼前一切都变得一片茫然。前些日子林老伯因大儿子毅龙和次子毅虎打伤了管理他们的干部而受到全场严厉批评和通报,让他蒙受极大的耻辱。他想起早几天大儿子毅龙突然告诉他一个惊天秘密。毅龙悄悄地说;“爸,妈,据可靠消息,近期“英国女王诞辰,香港边境将大释三天,这是天赐大好良机,我已和我的那些师兄师弟们商量好了,我想带着毅虎和毅强一起偷渡逃港。”老大突如其来的决定使得林伯不知所措,他顿时沉默无语,头脑像翻江倒海汹湧而至的浪淘,他想了很多,特别是想到回国两年后一些不开心的烦事,特别让他想的更多的是;孩子的坏名声已在这里衰满全场,毅龙胆识过人,又练过武功,不让他出去闯荡,呆在遍地荒蛮的红土地还有啥前途而言,出去闯的话兴许会有一片新的天地。
            林毅龙没想到老父亲很快又如此果断同意了他的选择,父亲的赞同反倒让他感到忑忐不安,他一边不停地安抚一边用手轻轻抹去不断从眼睛里涌出泪水的母亲;妈你放心吧,我们去的是香港而不是印尼,那里离祖国很近,不好的话,我们还可以回来,如果好的话我们弟兄仨人将来会把你们都接过去,妈妈你…要多……保重……。”话没说完倔强的毅龙最终流下
    再也无法强忍的泪水。
            明天,林伯的三个儿子就要偷渡去传说中他们想往已久的花花世界,老人把紧握手里沉甸甸的金器塞到毅龙手里,他说:“龙儿,这是你们兄弟仨人的盘缠,路途要照顾好你的两个弟弟,金器该用到时决不要吝啬,不行的话你们就赶紧回家。”那天晚上,母亲抱着兄弟三人哭得撕心裂肺。

                                                        (13)  

           逃港,这名词在上世纪五十年至七十年代未额外流行,新中国成立后,大陆与香港分属不同的社会制度,那场逃港风直至八十代初才基本结束了大陆居民非法越境进入香港的行为,最初起因为政治因素,后来主要是经济原因,但随着大陆改革开放之后,这种行为巳成了回忆。
           1962年3月9日,祖藉江门的年轻归侨梁兴强一早敲响了林毅龙家门,俩人交头接耳在说着什么,不一会兴强就离开林家,临走前只听他说了一句:“你通知下何永昌还有阿茂,我现在就去找阿源和阿迪。”俩人神神秘秘让人诡秘莫测。
           梁兴强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仍在印尼,当年鬼使神差只和上中学的妹妹一同随那波潮流回国,在国内除了妹妹锦兰和居住祖藉江门的二叔外,所有亲人均居国外,前几天接到二叔的来信,信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传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英国女王诞辰,香港边境将大释三天”, 已有不少逃港成功者,若有新情况会电报通知。”
            锦兰刚出门上学不久,师兄师弟们就陆陆续续来到了梁兴强的居所,他用妹妹从印尼带回的沙龙把窗门掩的严严实实,再一次把头伸出门外东看西瞧,最后把门轻轻关上。
              梁兴强把昨天下午刚接到二叔发来的电报打开,上面只有四个字;“越快越好”。他又把前几天二叔的来信读了一遍。

  2. “我们要走的只有两条途径,1;游泳,2;租船,大家备好盘缠,没有金器的手表也行。”梁兴强接着说道。
           整个房间烟雾弥漫,大伙窃窃私议,最后达成一致,决定后天凌晨四点出发,暗号是三声鸟叫。
    “要不要和山伯师傅打声招呼?”林毅龙丢掉烟头把留在口里含着的烟吐出后说道。
    他的提议立即遭到梁兴强的否决,他说:“这件事除了自已父母,任何人都不可透露,包括自家的兄弟姐妹,否则我们将全功尽弃,搞不好还得进班房。”
            阿源把他打算逃港的想法偷偷告诉父亲,没想却遭到老头子的坚决反对,他只好求助老实本份的大哥,其结果和父亲一样,阿源的举动很快让全家人知道了,只有三哥赞成他的想法,他开始避开大哥悄悄游说父亲,阿源彷彿在水里突然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他把囤积在心中的怨气向父母发泄着;从艰苦的生活和日复一日的辛苦劳作,最后又提到报名当兵的事儿。本以为一通怨气会得到双亲的理解,可是一切都成了徒劳。
    “要活就活到一起,要死就死在一块,除非不认我是你的母亲!”妈妈的一句话彻底击碎阿源的梦想。    

  3.        虽然脾气暴躁、但阿源十分孝敬父母,他不再和俩位老人争辩,却偷偷找到似如统一战壕里的三哥,他说:“看来我明的行不通只好走暗道了,后天凌晨我们就要动程,父母就交给你们了。”他们的私语竟然让坐在不远处正埋头做着作业的小妹听到,她很快把听到的消息告诉了父母。
            何永昌得知阿源的处境竟然和自己相似,不同的是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终于得到父母的理解,更没想到父亲一不做二不休,居然同意让大儿子永昌闯荡,何不带上二儿子一同前往,俗话说得好;打虎不离亲兄弟。
            阿源为何永昌有这样豁达明事的父亲感到高兴,同样永昌为阿源父亲的极力反对而为他感到惋惜……。
             1962年3月10日,工地上,林毅龙独自一人抽着闷烟,看上去心事重重,而二弟林毅虎却是另一番欢乐景象,他正在和同组的妇女们打情骂俏,几个肥胖的妇人齐力把毅虎压在地上,用她们肥大的屁股坐在他的双脚,有的坐在他肚脐上不停地在上边扭动肥厚的腰枝,还有的干脆一屁股坐到他的头上,林毅虎被压得嚎嚎大叫大声求饶,四周一遍欢声笑语。毅虎从地上爬起,看着这些可亲又可爱的姐妹们,虽然嘴巴上哈哈笑着,但眼睛里却含着闪闪泪光,妇女们都以为他是笑出了眼泪,可谁曾想到,林毅虎的泪光里包含着什么?他看着这些与他一同回国和朝朝暮暮相处的侨友、好姐妹,而明天就要和她们不道而别了,这一别也许今天的快乐场面将成为留在脑海里的永恒记忆,这一别又或许今生成了永别……。
           临近傍晚,梁兴强杀了一只鸡,买了两支白酒,他叫上隔壁平时相处的十分要好的老乡罗信仪夫妻,身材高大的罗信仪为人憨厚,对人赤诚相待,在407位归侨中口碑很好,是一位乐于助人完全可以值得信赖的大好人,梁兴强把妹妹交给夫妻俩照顾是最好不过了。酒足饭饱后,他编造了一套善意的谎言,他告诉夫妻俩说二叔病得不轻,而二叔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他得回一趟老家照顾他老人家,这段时间拜托老兄帮忙照顾妹妹锦兰。
    罗信仪毫不犹豫就答应他的请求,他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把锦兰交给我证明你心里把我当大哥,居然这样,我就会像大哥一样照顾好她,放心去吧,最要紧你把二叔照顾好,去多久都没问题。”
            梁兴强往罗信仪的杯子里倒满了酒,然后又往自己的碗盛得滿满当当,他突然双手抓起大碗对着罗信仪夫妻大声说道:“大哥,大嫂,我梁兴强这辈子永远会感激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会报答你们的。”说完一饮而尽,随着他像小孩般嚎啕地大哭起来……。
           夕阳渐渐失去它的光辉,夜色及不可待地拉开序幕。阿源父亲一直没有回家,这下可急坏了家人,兄弟姐妹们开始分头去寻找爸爸,阿源和四哥来到了自家的菜园,借着夜空微弱的星光,一个黑影坐在一棵木瓜树下抽动着身体,并从哪里听到隐隐约约细小的哭泣声,兄弟俩朝着哭声走去,哭啼声变得越来越大,阿源知道父亲伤心欲绝的痛哭都是为了他,此刻的心就像一把利刃插在心头钻心的痛,他一下跪拜在父亲跟前嚎啕大哭;“爸,回家吧,是孩儿不孝,我不走了,我会陪伴你一辈子!”
              话说回上一节提到林毅龙母子四人抱头痛哭,此时林老伯走了进来:“你们都别哭了,要是惊动四周就坏事了。”
        看着眼睛里含着泪光的父亲,虽然老人家嘴上一直在劝说大家都别在哭,其实林毅龙知道爸爸的心里同样在扣心泣血。兄弟三人这么一走,今后就只有年迈的父母和大姐扛起这个家了,可是大姐已经恋爱,而且很快就要出嫁,想到这里林毅龙开始变得犹豫不决,他说:“爸妈,我想放弃逃港不走了。”
    “你还是个男子汉吗?咋说变就变,我最讨厌没有骨气的人,”林伯对儿子刚说出的话感到生气,他突然想起在场里做司机的未来女婿阿明,接着又道:“你未来姐夫已向我表态,等你姐嫁过去后,他们会常来照顾我和你妈,还有你的弟妹们。”林伯看着站在林毅龙身后的毅虎和毅强:“龙儿,你要照顾好毅虎和毅强,家里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放心走吧,记住,到了香港赶紧给家人报个信,不行的话就赶紧回来。”林伯刚把话说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4. “谁?”
    “我是阿明。”
    林毅龙上前把门打开,大姐梅香紧跟着阿明走了进来。毅龙看着大姐红肿的眼睛赶紧把头低下。
    “放心走吧,家里还有我呢,对了,明早我把车开到场路口,送你们一程吧。”阿明望着一直低着头的毅龙说道。
    林毅龙看着个子高高长得风神俊郎的未来姐夫回道:“谢谢你了姐夫,帮我照顾好父母,拜托了。”
           将近凌晨,父母和大姐在厨房里正忙着为他们的最亲的人赶做着途中的干粮,眼看就要和亲人离别了,毅龙、毅虎和毅强弟兄三人内心非常纠结和不安,他们悄悄走进母亲房间,看着两个漂亮的妹妹和两个可爱的弟弟睡得如此甘甜,兄弟三人心中不于涌出一般油然而生的怜悯之情,他们一会摸摸妹妹们的头,一会亲亲两个弟弟的脸,豆大的泪水在兄弟仨人的眼睛里一滴滴地流淌着………。
              人生最大悲哀莫过于求而不得,舍而不能,为某种因素而放弃自己的信念,放弃自己的理想,可理想不是实惠的东西,不去努力又怎能带给你尘世的享受,这种心境只有历经的人才能体会到他的痛与苦,阿源也许就是这种心态;身体棒不能当兵,想跑又遭父母极力反对,嘴角勉强撑起微笑,心里却在滴血,做人做到这种份上与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时间一分一秒就这样流失,阿源整夜难眠,同住一间卧室的三哥也没有入眠,听到四弟嘴里久不久发出的叹气声,他知道四弟此刻的心情,他干脆从床上坐起轻声说道:“阿源,你还是出去闯,家里还有我们兄弟们姐妹,父母是怕你在外受苦才不忍心让你走,我们一个大家庭不能全都呆在这片荒芜贫穷之地,何时才能熬出头?只有闯,兴许是另一番世界,我也很想与你一起走,真不想呆在这种鬼地方,可是我不会游泳,不然我也要走。”
    “三哥你说的对,我们不能全呆在这片荒芜贫穷之地,得有个人出去闯,我也想过,我走后父母一定很伤心,但我想那只是暂时,只要我去了香港站稳脚跟再想办法把你们接过去。”
           东方巳渐渐呈现鱼白肚,悬空的明月已变得越来越暗淡,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鸡呜。
    “快四点了,”三哥看了手上的表说完接着脱下塞到四弟手里,他说带上吧,也许用的上。
           阿源把早巳备好的简单行装放到门边,现在只等那三声暗号了。黎明静得让人发慌,静的似乎能听到手表里传出滴滴声响,兄弟俩把耳朵紧贴在窗边,这时窗外好像有了动静,不久,呜,呜,呜三声猫头鹰发出的叫声在一片宁静的夜色里显得格外悦耳。
    “糟糕,谁把门外的门锁上了”阿源燥急地把提在手里的行装放下说道。
    “不会吧” 三哥边说边上前用力推了推门。
    兄弟俩从门缝隙间发现有个黑影坐在房门槛上,着实把俩人吓了一跳,紧接着黑影里发出两声沉闷的咳嗽声,
    “这下完了,”阿源从嘴里吐出一口冷气,他带着可怕和凝视的目光怒气冲冲地瞪着三哥:“老爸是怎么知道我今天要跑?那天我只对你说我今天凌晨四点就动程,不是你去告密父亲怎会知道?”
    三哥委屈的一头雾水:“傻了你,我要是告密我还劝你跑干嘛?”
    “那就奇怪了” 阿源自言自语。
    “肯定是你”
    “我发誓真的不是我”
             兄弟俩的话说的越来越大声,门外又响起咳嗽声,而且比刚才声音还大。
            梁兴强点燃一支香烟,借着光亮看了一眼手表,已经过去五分钟了,这小子怎么还不出来。他有些纳闷了,平时阿源做事可不是这样磨磨蹭蹭的。
    “阿迪,再给阿源发去信号。”梁兴强说道。
    “强哥,我已经发了六次了。”
            梁兴强看着身边人心里在想;原定六个人相约一起逃港,看起来阿源是有原因不能走了,可现在除了他不但人没有少还多出两人。
    “再等几分钟吧,”这时何永昌忍不住了。
    梁兴强看了一眼天色,他非常了解阿源的个性,他判断这小子一定是受到极大的阻碍才如此失约,他果断地说道;“不等了,我们走吧!”
           八个回国才两年多的年轻侨生,他们带着一颗坚定的信念,踏上重返资本主义社会的征途,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东边的天际上方隐约镶着几颗残星,已无力地闪烁着它那渐渐弱弱的微光,阿源绝望地看着渐渐发亮的天色,他就像一只困在牢笼里的猛兽,感到愤怒与绝望并发出歇斯底里的撕嚎!

  5.                                (待续)2012,12,18

  6.  

 

 

                       

 

 

Posted @ 2014/12/19 13:04:26  阅读( 1601)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三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