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原创记实小说【卢山与他的爱犬】1~7

原创记实小说【卢山与他的爱犬】1~7

    

                                                                                《引子》

       这是五十多年前发生在南国“红土地”上一位老人与他的爱犬的真实感人故事!
      1960年,主人翁从印尼回国时已年属七十,年轻时功夫了得,曾在印尼做过警察,还是个教官。老人家严气正性,还有点盛气凌人,很多人即怕他但又很敬重他。持别是调皮的年轻归侨,总喜欢结队到他家里学功夫,拜他为师。

          他的妻子是个地道印尼人,俩人没有儿女,回国时他们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带着滿满当当家具和日常用品,夫妻俩除了一台收音机和一些简单日用品外,唯有一样让他们视为珍贵的活宝,那就是一只还嚎啕乱吠待哺的幼小狼狗,在他俩眼里;爱犬视如爱子、犹如心肝宝贝。
          文革到来,厄运彷彿从天而降,从此打破他安闲自得的生活,无情风暴吹向这位老人,造反派说他是美蒋特务,家藏电台,说他经常招聚一些不务正业,思想落后的年轻人收听反动电台,贯输资产阶级腐蚀思想,教唆他们偷渡逃港,还在他家挖地三尺寻找电台,结果什麼也没找到,这并没让他摆脱专政对象,被打成“反革命”期间残遭批斗,斗得死去活来……。
       不久与他相濡以沫的爱妻永远离开了他,老太太死后,唯一最亲的只剩下与他相依为命、一直忠心耿耿的爱犬了。延续两年的风暴不停地摧残着这位早已饱经风霜的老人,在老伴去逝后不到一年,他也含寃离开人间。
       一间空荡荡的房子只剩下老头儿那条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爱犬,虽然很多人都很怕牠,但对牠深表怜悯,人们从牠嘴里发出的哀嚎声彷彿看到了牠内心在扣心泣血。不少人时常给牠送去食物,可怜的牠不吃也不喝,不久,老人的旧宿搬进新的主人,从此他的爱犬不见了。后来在农场的公墓地里,很多人常见到老头那只已饿得瘦骨嶙峋的爱犬,牠一直守候在他和他的爱妻的坟墓旁,我们偶尔会送点食物给牠,可牠始终不吃不喝,再后来就再也没见到这条狼狗了、也许饿死又或者被人杀了、、、。

  

                                        (1)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印尼历年排华风暴,唯有六零年那场排华浪潮,是新中国史上首次大规模派邮轮前往海外迎接侨胞回国。
            四月十五日中午,印尼雅加达(PRENSEN PAREK快乐世界)广场,集满了即将回国的华侨。下午一时,有位老人怀里抱着仍哺乳期的灰白色幼小狼犬,带着妻子一同与2100多名归国侨胞登上了早已停靠在雅加达码头的一艘“俄罗斯号”邮轮。豪华邮轮上,船舷两边挂着两幅巨大红色横幅,左舷横幅写着“与反华势力斗争到底!”“右舷横幅上写着“社会主义祖国人民当家作主!”红色横幅在炎炎烈日下显得格外耀眼。 “歌唱祖国“和“社会主义好”能掀起人们无比激昂的嘹亮歌声响彻云霄……。 
       傍晚时分,邮轮四周低低飞翔着几只海鸥,岸上的一排椰子树也在海风的吹拂下摇动它的绿叶,如巨大圆盘的夕阳渐渐顺着它的弧线徐徐落下它的生晖。
       五点二十分,一声长长鸣笛声像奏响赤子回家的交响曲,邮轮终于起航了,船舷两边站满了回国侨胞,有人高声欢呼:“再见了雅加达。”也有人挥手向前来送行的亲人洒泪惜别,每个人内心里都惨杂着喜怒哀乐、五味杂陈。邮轮上反复播放着让人激动的歌曲足足伴随着归国侨胞们七天七夜的航行,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时,侨胞们终于回到了祖国………。
 
                                         (2)

        转眼间那段历史己整整跨越了半个多世纪,最近有一股说不出的力量一直在鼓动我去探讨当年被安置由种植橡胶为主的南国红土地上的407位归侨,在这些人群中,有些人早已被人们遗忘,有些事我至今仍百般不解,这些人群中;有独自一人,也有兄妹三人,也有抛弃儿女、夫妻俩一起回国的,当年是什么魔力吸引这些人如此激情万丈,如此忍心离别父母、离开妻儿和自己的骨肉同胞?
        近年来,五花八门的聚会空前频繁,一个接一个的活动让人感到疲惫不堪,气噎喉堵。很多时我都会很纳闷,奇怪每次相聚都没有一个人会想起一位老人,大家似乎都早已把他和他的爱犬还有那段让人为之动容的感人往事忘得一干二净。 
        我时常会不停地翻阅存在脑海里那本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的相册,翻阅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与我一同乘邮轮回国、一起分配到南国红土地上的407位侨友那一幕幕早已窸窸窣窣、变得支离破碎的历经往事,一页页去把他复原。  
       每当看到有人吃狗肉时,我会非常厌恶,会突然想起407位侨友中的那一位老人,想起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年他和他的爱犬远去的往事,他(牠)们的故事实让人没齿难忘,感人的一幕幕使得我永远也不会把他(牠)们犹如一台再也无法修复的机器扔进大海,不会让他变得无影无踪。

                                       (3)

       小时候,大人们总爱在调皮的孩童们面前大声说:“别闹了,山伯来了。”大家会调头拼命往外奔逃,一哄而散。
       叫山伯的人姓卢,名字叫卢山,中等个头,身材清瘦,一双像猎鹰般锐利眼睛炯炯有神,从他清朗的外貌特征可以想象他年轻时一定长得俊朗潇洒。
       1960年在他刚渡过七十岁生日后不久,带着印尼藉妻子随着当年印尼排华风暴踏上回国征途,卢山回国时带的东西不多,除了那台每到傍晚从他家传来“澳洲广播电台”播出的流行歌曲的台式收音机外,唯有让俩位老人视为活宝、时常把牠抱在怀里的那只幼小狼犬。可爱的小家伙双目很像主人那双猎鹰般锐利眼睛、炯炯有神。每当有客人来到牠家和牠的主人聊天时,都喜欢伸出手对牠一番抚模,牠高兴的时侯会在主人怀里撒娇,也会伸出牠那长长的舌头舔你,不高兴时牠会瞪着锐利双眼,对着你虎视眈眈,让你感到生畏。 
       和我年龄相仿的儿童都很害怕这位老头子。老人手里老拿着拐杖,另一只手牵着一条虎视眈眈的灰白色狼犬,还常常戴着一顶牛仔帽,走起路来举步生风,时而轻手蹑脚。他爱把头剃的光秃秃,胡子是白色的,连眼眉毛也是白色的。每次出门,还喜欢戴着一幅圆圆的墨镜,长相很像电影(平原游击队)里的松井,因此孩童们都叫他松井卢山,而大人们都叫他“山伯”。我们不但怕他,还非常讨厌他,总觉得他是个老坏蛋。


                                           (4)


       山伯回国后只工作一年就退休了,他的印尼藉妻子由于体弱病多一直在家休养,老俩口靠微薄的收入加上自家菜园里种些瓜果蔬菜,小日子总算过的平平坦坦,打那以后不管白天昼夜,卢山的家开始显得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407位侨友中除了山伯的印尼藉妻子外,还有另两位也是地道印尼人,左脸上有一大块黑色胎记的郭太和独身一人绰号叫木瓜婆的老妇人,仨人就像亲姐妹一样时常聚在一起聊着似乎聊不完的话题。她们还常做些美味可口的印尼菜和各色糕点,偶尔还一起唱着故乡的民谣,仨人穿着让本地人觉得很奇特的民族服装,跳着让他们目瞪口呆阿娜多姿的印尼舞蹈。她们不会讲中文,但都喜欢结伴到商店买些日用品,当然每次出门,在仨人身边总会出现一两个会讲国语的归侨少女。
       每当夕阳西下,山伯家那台收音机不时传来从澳洲广播电台播出百听不厌的时代曲,通俗优雅歌声打破了宁静的夜色,山伯会和一群喜欢唱歌跳舞的侨友们围在一起尽情欢乐,快乐气氛确实给当年仍闭塞、低俗、生活贫困的红土地增添了不少斑斓色彩。


                                         (5)


       卢山的那只小狼犬己经长得虎虎生威了,山伯想了一夜,最后决定为他的爱犬起了一个名字叫“马战”,马战是印尼语老虎的译音。马战立竖双耳,神采奕奕的眼神,长而有力的口吻,有时会微露在外的舌头,眼睛也从蓝黑色过渡到深棕色,构成了一个难于抗拒的迷人头部,其实,马战最迷人的地方,不是头部的外貌,而是在这迷人头部里面,所以牠不但能作为卢山的爱犬,同时也在生活中给俩老带来无穷的乐趣。山伯开始策划训练马战的计划,半年后马战深棕色双眼渐渐变成浅红色。同时,牠优越的智能,敏锐的感官,灵活轻快而耐久的体能,越来越体现出马战勇敢的秉性,毛发也变得短密光亮。尾巴细长短毛,笔直不弯曲。下颚骨发达,嘴部粗壮变得宽大,眼眶深陷,眉骨高,从颅骨至两眼间有一道沟槽,毛色光亮,肌肉发达。常来山伯家唠嗑的侨友们从此谁也不敢像过去那样随便抚摸可爱的小狼犬了,马站也似乎明白这些常爱抚牠的家中客人,是因为牠变得强悍而对牠感到畏惧,马站像已成年懂事的汉子,开始主动向前来牠家的前辈们投去热情的目光,牠会把立竖双耳向后弯去,露出小时候撒娇的态势,拼命摇晃着尾巴,在牠的客人面前一会嗅嗅你的脚一会又舔舔他的手,彷彿在和你套近乎,马站的好客很快打消牠的客人那颗恐惧的心。

                                       (6)


       常到卢山居所的侨友不竟竟是中老年人,越来越多年轻的侨生也喜欢来到犹如会所的院子里凑热闹,其中有一部人目的很清晰,他们并不像前辈们那样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唱唱跳跳,而是冲着山伯的功夫而来。
       自从来到这一片远离市区、贫穷落后和偏僻边远的红土地后,农场与城市之间的距大反差,导致年轻的侨生对初时那颗建设社会主义的信念产生动摇,很快从他们原有的一股心潮澎湃的激情瞬时变得茫然若失,之间发生的变迁和惆怅随着时间向前推移,变得更加疲惫、迷茫、彷徨直到愤懑。他们开始责怪父母;为什么要把他们带回祖国?父辈们只有摇着头不知所措又无可奈何,其实有谁愿意过的好好的日子会无缘无故地离开,你们要怨恨的是印尼当局,要责怪的是印尼政府。
       从此,有那么十几个调皮的年青侨生开始把这些迷茫和愤懑发泄在工作和生活中,他们吊儿郎当,偷鸡摸狗,打架斗殴。也许曾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感染的不良风俗,他们身上都喜欢藏带具有攻击性的匕首,有段时间很多周边的老百姓每当谈及这些归侨后生,都有一种谈虎变色的感觉。


                                         (7)


       山伯招收徒弟条件有点苛刻,他约法三章(1)不收思想落后和工作吊儿郎当的(2)不收常打架斗殴的(3)练功时间只能利用晚上和休息日。
       卢山的约法三章并不是硬条条,他有着一整套计划,他是想利用教功夫的当儿,设法如何用他的章法去挽救这些调皮捣蛋和具有反叛心态的年青人,利用他们即想学习功夫但又不符合三章法中的规定去束缚他们,因而改变他们的坏毛病,从根源上改变这些近来在农场所发生的不良风气。山伯的这一创举很快有了见效,不久,他们在向卢山提交保证书后,在离他家不远的一片平平的草坪上,每到晚上,都能听到一阵阵从哪里传来喔呵喔呵的练功声,每逢节假日都能看到一位头剃得光溜溜,戴着一幅圆圆墨镜手握一条龙头拐杖的老人,在他的身边蹲伏着一只虎虎生威,双眼铮亮、虎视眈眈的威猛狼犬。


                             (侍继)2014年12月3日

Posted @ 2014/12/12 21:17:03  阅读( 1470)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深圳中心公园
  • 印尼舞蹈跳进社区舞台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五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四章
  • 原创长篇爱情小说(残叶飘零)第三章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