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成功)不倒翁寻亲记《大团圆》~寻找失散半个多世纪的大姐

(成功)不倒翁寻亲记《大团圆》~寻找失散半个多世纪的大姐

   

                                                                                            

                                                                                      ()

 

         我把昨天在商场里新购买的大相册从黑色的塑料袋里取出,打算把装在小相册里的相片取下搬进更新更大的新居,突然一张2010年照的相片定格在我眼帘里;那是一张对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来说意义非常深远的珍贵照片;那是我们苦苦寻找的亲人;那是我和我的两个哥哥在广州侨友社朱锡章会长引领下第一次前往花都华侨农场会见兄弟姐妹苦苦寻找了半个多世纪的大姐……。

          
   
    打懂事起,就常听父母提起我的七个姐姐中的大姐和三姐,还在幼女时父母就把她俩送给了别人。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上隐藏着一个愿望;期待有朝一日能找到俩位我从末谋面过的姐姐。
      文革过后,也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有一天父亲突然说大姐也回国了,听说在惠州定居,而三姐仍在印尼。我清楚记得父亲和大哥们曾托亲友在惠州登报寻找,再后来又听说大姐没有回国,而是去了新加坡。父亲又托印尼的亲友打听三姐的下落,结果都了无音讯犹如石沉大海。一来二去的折腾,让我的家人感到迷惑。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九一年六月,父亲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悄然离逝,走的是那么突然,我没有赶上为他送终,老人家就这样安祥地离开我们。
       在太平间看到父亲时,我的泪水止不住像泉水般涌出,老人家眼睛微微睁开,我想他一定是临终前没能获悉俩个女儿的下落而感到内疚,也许如常言里所说的那样“死不瞑目吧。”
       弹指一挥间,历史车轮迈进了二十一世纪,已进入高新科技年代的中国大陆,人们的生活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兄弟姐妹们都富裕了,几乎每家都有了私家车,有的还拥有小别墅。这一切的一切变化,始终有一条;寻找俩个大姐的信念永远在我的兄弟姐妹心中无法改变。
       我们每次去探望生活在东莞己九十高龄年迈的母亲时,老人家越来越不停地叨唠着她的俩个女儿,我理解母亲此刻的心境;她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时日无多了。我也清楚她在想着什么;她的愿望简单又不荷刻,她是期盼有生之年能知道她的俩个女儿如今的下落,那怕再也无法见上一面,她都会心滿意足。哎!遗憾的是新世纪后的第五年,我的母亲,始终无法实现她的愿望,带着她终身的内疚和遗憾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让她操劳一生的儿女们……       
       母亲的离逝,犹如一棵轰然倒下的大树,我们就像聚集树上的鸟儿,开始各奔西散。从此再也没有母亲在世时那样时常欢聚一堂。兄弟姐妹见面的次数渐渐变得也越来越少,有时一年都难得见上一面,我常常在想;是大家都在忙吗?道理很简单;那不是忙的缘故,而是母亲的这棵大树巳不复存在。       
       每当夜深人静,我会常坐在阳台上静谧中沉思,回忆起那无拘无束,没有烦恼的童年,兄弟姐妹总会围绕父母亲身边,享受着大家庭的天伦之乐。如今,怎么会变成像一群无主的龙群、变得像散落一地的一盘散沙?这种感受越来越在我心中囤积,每每会释放出一股股凉意和一阵阵衰伤。最后我还是明白了一个不变道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也许这就是人生,就是千百年来的人间悲欢离合。      
       父母不在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继续踏上寻找姐姐的征途,就在母亲逝世第二年,居住香港的三哥通过印尼的亲朋好友终于获悉了仍居住印尼勿里洞的三姐,这一消息让我彻夜难眠,不久三哥带着兄弟姐妹筹集的资金,由他打头阵前往印尼探望三姐。
       三姐和姐夫感情深厚,林姓姐夫早年去逝,这对三姐精神上带来沉重打击,由于过渡悲伤和思念,从此姐姐变得少言寡语,精神变得异常晃悠,所幸她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非常孝敬,她们的生活都过的很好,因此我们都感到幸慰。         
     一年后,兄弟姐妹们正筹划找个适当时间去探望我们还没出世父母就送人的三姐时,哎!不幸消息传来;三姐逝世了……。
       那段时间让我一直沉闷不乐,好不容易找到三姐还没见上一面,她却永远离开她从未见过的兄弟姐妹们,而我们也永远再也看不到她了。我很后悔,心里一直不停地责怪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和三哥一同去探望她呢?留给我终身遗憾的同时,也留下丝丝安慰,尽管喜悲交加,来的突然又走的那样仓促,但毕竟已找到了我们苦苦寻找了半个多世纪的三姐,更让人庆慰的是我又多了五个外甥。
       我们最后只剩下的一个目标和愿望;继续踏上艰难寻找大姐的征途。世界之大,人海茫茫,就像大海捞针,我们无从作手,但不管寻亲道路有多艰辛,我们的那一颗心,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常在想:在这人海茫茫的大千世界里,要寻找我们从未谋面的大姐何谈容易,除非出现奇迹了。“大姐;您在哪里啊?您现在是否还健在?”我脑海里时常浮现出这些念头……。
       我偶尔会到离我最近的二哥家聊天,有时在聊天中,二哥会拿出父亲遗留下的一本小小本子,上面记录着我们兄弟姐妹出生的年月日,写在最前面当然是我从末见过的大姐的名字,她的名字让我感到亲切又是那么的生疏。有时自己在暗暗琢磨;如果大姐健在,她已有八十多岁了。


                                                     ()
 

       2010年,我开始学习电脑了,很快就学会在电脑里看新闻。一天晚上,我无意中看到了侨友网和侨友乐这两个宣传(侨友、归侨、华侨、华人、海外华侨、华侨农场)的媒体网页,让我兴奋不已,由于是初哥,那时候根本不懂得如何申请加入会员,只会每天打开侨网,阅览里面形形式式的人生和五味杂陈的故事,还有千奇百态的精彩视频,不久我就像吸烟那样上瘾了,每一天,那怕再忙都要抽点时间进去溜达,那里真像个温暖大家庭,让人留连往返。 
          2010年10月,在朋友的指引下,我学会了申请入会, 并很快获得批准。成了会员的第七天,在一个月色明媚的夜晚,我又一次打开电脑,
不经意中从侨友的一篇“侨友亲亲连连”文章里,一幅彩照让我眼前一亮,心中的海洋瞬时
变得波涛汹涌。照片里的老人怎么那么熟悉?一脸慈祥的面容让我倍感亲切,怎么和母亲长得如此相似?
       深巳深沉,晃然中我突然隐隐约约闪出一丝念头,它就像刚点燃的一盏汽灯,慢慢变得越来越炽白明亮。我拿出母亲的照片,从抽屉里取出放大镜,一篇又一篇反复对照着彩照里的老人,握在手里的放大镜不停地在我手里颤抖,莫非她是…?我不敢再往下去想,赶紧叫醒已熟睡的妻子;“快看这照片里的老人像谁?”太太毫不犹豫地回道:“这么那么像你妈妈?”那一夜,我彻夜未眠,总感觉时间过得特慢,仿佛己经停留,好辛苦才熬到天明,我拔通了侨友乐许站长手机,站长听完了我的陈述后,很高兴地说照片中另一位手里拿着红色利士包的高大老人是广州侨友社姓朱名叫锡章的会长。那一天他们到花都侨场慰问归侨老人。最后许站长答应会尽快联系他,很乐意为我搭起一座寻亲桥梁。
       很快我的手机响了,对方传来了讲着浓重印尼客家方言的声音。原来他就是许站长提到的朱会长,他说你要打听照片中的老人确实在她还很幼小时亲生父亲就把她送给罗姓人家收养。她现在已退休,居住花桥镇(原花都华侨农场),名叫罗新妹。朱会长还说了他和她从小就已经是好朋友,非常了解你要打听的这位老人的情况。此时,我的脑海里渐渐在朦胧中仿佛看到黎明前出现在天际边上的一束曙光,更让我高兴的是,当朱会长在听完我存留在脑际里父母提供的信息资料后,对方响起了朗朗笑声,我清晰地听到他大声的说道;“是了是了,八九不离十她就是你们要找的大姐了。”最后我提出了元旦期间否能安排去会见这位极像母亲的罗新妹老人,没想对方似乎比我更着急,他说:“不行,元旦太久了,我马上联系罗新妹家人,尽快安排你们见面。”我放下手机,心里五味杂陈,又一次拿起母亲的遗照心里喃喃自语;爸爸,妈妈,保佑我们吧,千万别不是我大姐……。
       不久朱会长又来电话了,他与联系上那位叫罗新妹的家人,她和她的儿女们都非常欢迎你们过去见面,我们先约定汇集地点吧,后天我带你们去见他们。几句简单的话语,已让我热血沸腾。我放下手机立即拔通二哥和三哥电话,由于过于激动,我有点语无伦次,他们好不容易才弄明真相,过后都觉得唐突和偶然,至于这突其而来的喜事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天方夜谭,不可思议。而他们恰恰忽略我的另一种看法;那就是在我们每一个人身边,随时都存在着奇迹发生。当我通过彩信和qq向兄弟姐妹们发送那一幅彩照后,我的手机接二连三响个不停,我知道都是看了罗新妹老人的那副彩照后震撼了他们的心。

 

                                                    (三)


       2010年10月27日,阳光明媚,天空一片蔚蓝,我一早从深圳驾车来到位于广州南沙三哥家那套小别墅,不久,朱会长和他居住香港的妹妹也到了,我第一次见到了身材魁梧,平易近人的朱锡章,己经七十多岁的会长和我三哥年龄相仿。我们在三哥家只停留片刻,我和朱会长兄妹,还有我的五哥踏上三哥他那辆早己停在家门口的黑色商务车,朝花都方向奔去……。
       朱会长和三哥一路上谈的都是回国前在印尼勿里洞的少年往事,当然聊得最多还是有关彩照中极像母亲的那位老人,特别是罗新妹小时的辛酸史,我静静地坐在后面听着,不时在想着很快要发生的事情,此时,许站长的话重复在我耳边响起;你们要作好思想准备,很多侨友通过侨网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不少案例是对方明知道是自己亲人都不愿相认,这种心态往往是他们对亲生父母早年送人被误为是对自己的抛弃,因而造成心灵上创伤演变成今生都无法饶恕和原谅,留给他们的只有无限的憎恨。但我的这些担忧很快从朱会长的聊天中消失,朱锡章先生讲述中的罗新妹老人,还有她的儿女们都是非常善良的一家子。我开始学着努力去放松自已,默默祈祷奇迹的发生,但又害怕变成泡影,兴奋与忧虑掺杂的让人忐忑不安。
“到了,前面就是她的家了,那群人都是罗新妹的儿女和孙辈们。”我顺着朱会长指的方向看去,那里已站着不少人,有大人也有小孩,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上,手掌心直冒出汗颜。
       车子稳稳地停在一棵高大的芒果树下,车外的人围了上来,三哥和朱锡章先下车,我刚把一只脚踏出车门就听到人群里有人窃窃私语,“很像妈妈,”后来我又看到有个女的走到三哥面前叫了一声“舅舅,”
三哥笑着回道:“你咋知道我是你舅舅?”
“因为你长得太像我妈妈了”女孩说的很果断。
我猜这女孩一定是罗新妹老人的女儿,我对着仍没下车的五哥回眸一笑;看来我们又有外甥了。
       我们一行五人在他们簇拥下上了二搂,我从门口往里看去,一位满头银丝的白发老人从沙发上站起,慈祥的容貌淀放出灿烂笑容,整个客厅坐满了人。朱会长互相介绍完后坐在老人身边,三哥和五哥开始和老人家聊着家常,话题渐渐变成询问,罗新妹老人似乎对她的亲生父母当年把她送给罗姓人家前的往事,记忆似乎全都变得模糊不清,唯有三件往事至今对她来说仍记忆犹新。我从三哥和五哥眼神里看的出俩人都急不可待地等待着那三件让人难予琢磨的往事,我非常清楚这些对于即将发生的变化对我们兄弟仨人来说是多么的事关重大,我很耐心并全神关注地等待着奇迹的发生。罗新妹老人说的第一件事让我们脸上顿时流露出笑容,因为我们的父亲正如她说的那样,当年确实是在荷兰人开的锡矿场工作。第二件事当老人家刚说完,我已注意到三哥眼帘里已经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他望着朱会长含泪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时坐在老人家身边的五哥忍不住抢着说道:“对对对,我们的妈妈以前是买豆腐的。”最后一件事因客厅突然出现的喧哗声,罗新妹没有再继续往下讲,此时,坐在我身边与我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突然对着我们兄弟仨人说道:“我们还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常说起她有个妹妹叫“桂兰”妈妈常唠叨着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妹妹,不知道她现在在哪?”我知道他肯定是罗新妹的儿子了,当他说到“桂兰”这个我们都非常熟悉的二姐的名字时,我想三哥和五哥的心里一定和我一样,心中已经有数了。       
       罗新妹老人在朱会长提示下继续讲述她一生中永远都忘不了的第三个故事,她说:“在我幼小时亲身父亲就把我送给罗姓人家抚养,让她记忆犹新的是七岁那一年,突然有一天,有位中年男人(过后才知道是生父)领着一位小女孩前来探望她,他指着身边的女孩对她说;这是你亲妹妹,叫桂兰,我马上要带她回唐山了…。”虽然只见过一面,见面时间又是那么短暂,然而她对她眼前的这位亲妹妹连同她的名字却永远铭刻在她幼小的脑海里,今生都无法忘怀……。 
       我从罗新妹闪烁在眼里的泪光中,似乎看到了这位慈祥老人的内心世界;她对她的亲姐妹一直都深藏着浓浓思念之情,她把她叫着“桂兰”妹妹的短暂一幕、已深深埋藏心中,并把这份深情传递给她的子孙们。我强忍将涌出的泪水朝阳台走去,我立即拿出手机拔通居住深圳的二姐电话:“桂兰姐,我想问你一件事……。”
“父亲带我回唐山前,是去看了大姐,那时你们都还没出世,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二姐带着哭腔说道。
       我回到客厅里,内心像翻江倒海的汹涌波涛,再也无法控制心中日夜苦苦思念的大姐,眼泪像洪水般一直在眼帘里涌动,我走到老人面前突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抱住罗新妹嚎啕大哭:“大姐,我们终于找到您了,爸爸妈妈临终前都在念叨着您,兄弟姐妹们找您找的好辛苦啊!”大姐也抱着我哭了,三哥和五哥哭了,大姐的儿子、媳妇、女儿还有她的孙辈们也哭了,朱锡章会长和她的妹妹把脸转向一边,不停地擦拭着不断涌出的流水……。

                                   (四)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更加坚信这世界上无论在那个角落,只要有一颗恒心,奇迹都会在你我身边发生,我要感谢侨友乐,感谢侨友网页,感谢许站长和朱会长,如果没有你们,没有【侨友】这条链把我们的心连在一起,今天就不可能在寻找大姐的这条艰难曲折的征途中出现预想不到的奇迹!

      

       

       

    (前排左起哥、五哥、大姐、三哥和我后排是大姐的儿)   

          

                 大姐生日

 


                                   (五)

        2011年2月7日(年初五)阳光特别灿烂温暖,蔚蓝天空清爽怡人,在一个被玫瑰花环绕的院子里,气氛特别热闹沸腾!
       我的兄弟姐妹们将在三哥家里与失散五十多年的姐姐第一次团聚,第一次欢度新春!
       一大早我的兄弟姐妹带着各自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孙女汇集成50多人的大家庭欢聚一堂。气氛和谐美满,其乐融融。我们怀着感激之情,邀请了侨友乐的许慧凌站长和广州侨网的朱锡章会长夫妇参加了温馨的聚会。
       衷心感谢他们为我搭起这座寻亲桥梁,感谢苍天,让我们兄弟姐妹终于圆了半个多世纪的寻亲梦。

      

                                        大姐和二姐

       

                                                     兄弟姐妹大团圆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QyNTIxNjUy.html

Posted @ 2014/11/18 23:53:42  阅读( 2626)  评论( 1)  
最新更新
  • 口哨:美丽的梭罗河
  • 快乐一家亲沙巴之旅:第二集
  • 不倒翁口哨∶红河谷
  • 不倒翁口哨专辑(六)美丽心情
  • 赵本山被春晚毙掉的爆笑小品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