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旅游 > 原创短篇散文小说《萦牵飘香》

原创短篇散文小说《萦牵飘香》

                 

     

     每一个人,在他人生旅途的舞台里,总会遇上忘难、甚至刻骨铭心的无数插曲,有喜乐、有悲哀,有甘甜,也有苦辣。
       人老多忘事,这是不变的定律,但奇怪的是;当年岁越高,囤积在脑海里的陈年往事却变得记忆犹新,而刚刚说过和做过的事,一瞬间却忘得一干二净。人的这种奇特功能我无法解释,这些唯有留给医学界去研究,去探讨了。
       高新科技与新世纪并肩迈进了新的世代,生活的变迁,人们的话题也开始转向吃与喝、玩和乐。
       以前听到的话题大多是贪血和营养不良,而现在我所听到的都是些高血压和富贵病的话题。
       今天我讲述的是一个与吃有关的故事,也是我人生旅途中,犹如电影里的胶卷通过细选的一个画面。
       “坑仔炒粉铺”足足让半个世纪,一个与我童年一起渡过的农场两代人,老归侨、老知青、以及十里八乡的人们,永远也无法忘怀的往事。它那己经远去的萦牵飘香,至今仍停留在我们的嗅觉中久久都难于飘散……。

 

                                                     (1)
                                 
       太太的一句话言之有理;一碟三十五块的炒河粉和当年只需五毛钱一碟的坑仔炒河粉,无论从色泽到味道,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我用筷子夹着女儿盘子里仍剩大半的三鲜炒河粉,只吃上一口,心里面已暗暗默许太太的评语。
       一个是近年来早已盛传各地,家喻户晓、鼎鼎大名的“名典咖啡”,一边是萦牵飘香已远久而闻名赫赫、誉满十里八乡的“坑仔”炒粉铺。看着眼前摆放的那份黑黄色、湿漉漉的三鲜炒河粉,回味着那已经久远但仿佛还能闻到油腻腻、香喷喷灼烧成金黄色“坑仔”炒河粉,我变得沉默无语。
       夜已深沉,妻子的话一直不停在脑际里回荡,我索性从让我无法入眠的思梦床上爬起,坐在放置在凉台上的摇骑上,望着楼下大街边那一排高高扞立在电杆上的昏沉路灯,亮光穿透着长得茂盛的观赏树,树叶随阵阵微风映现出稀疏斑影,影子东摇西摆。今晚月色格外明亮,我从摇骑上站起,双手扶住防盗铁栅,凝视着远方空旷的天空,一架夜航班机一闪一闪发出耀眼的光点从眼帘中缓缓飞过,不久就消失在茫茫黑色里……
        我重新坐到摇骑上,点燃一支香烟,此时妻子的话语再次触及我那敏感的神经,一股强烈热流撞击着我那早已变得模糊不清的往事,晃然中又把我的思维带回到“坑仔炒粉铺”。痞脚李,还有他那肥胖的女儿;还有李师傅的徒弟“俄子”。仨人的模样在我的朦胧记忆中、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已经流逝的时光又一次重新倒流,陈年往事犹如咫尺之遥。随着晚风习习,那股久远的飘香仿佛又从远方飘来,飘进我的鼻腔,涌入我那无法平伏的心房……。

 

                                                   (2)
 

      
“坑仔街”,即不像城里的街道,又不像当年的大队,更谈不上人民公社,到底是什么?很多农场人至今也弄不明白,大家只知道那里是一条只有百来米长的窄小又像条土路的“街道。”街道两旁是一排低矮茅房。红土地的街面凹凸不平,烈日下到处尘土飞扬,雨季来临时会变得一片泥泞。 每逢墟日,集市上的吆喝声和此起彼伏的讨价还价,也只有这一天,十里八乡的人们才会汇集成一条密密麻麻的人流。原来大人们都喜欢用这种场面称为“热闹非凡”去形容人声鼎沸的盛况。
        从幼稚童年的朦胧记忆里我就开始老听大人们说 :“走!去坑仔街炒粉吃”。直到我能记事的那一年起,才真正懂得那里可是个热闹非凡的地方,同时也让我渐渐明白什么是墟日,什么叫着赶集。
        六十年代初,大伙都穷的叮铛响,那时候不存在贪富差距,唯一能衡量差距的就是农场人与农村人的区别,农户争的是工分,而职工领的是工资,而且吃的是皇粮。当年农场的优越可让不少周边公社社员非常羡慕和向往。
        时间过得真快,快得我回国后连一句中文都听不懂到学会讲还没来不及回味是怎么回事,新年又快到了。生产队开始忙碌着,但这回可不是忙生产,而是忙着杀猪宰羊分大蒜。家家忙着料理过年吃的东西,户户都开始清理房屋,把院落打扮得整洁、漂亮,处处充满过年喜气。这一切都是大人们的事儿,而添新衣戴新帽那才是我们童年翘首期盼、又让孩儿们最快乐的一件大喜事。
        晚饭过后,母亲的一句话让我眉开眼笑,然而今年未能添上新衣的七姐却哭的怆地呼天,但我仍忘乎所以地戏弄着已伤心欲绝的姐姐。最后还是妈妈答应帮她实现她梦寐以求的一条带着花边的小小手帕。微薄的代价很快让七姐消除心中囤积的乌云,在她的心空里瞬时变的睛空万里。
“姐,坑仔街到底是怎么个样?那里好玩吗?有好吃的吗?”我开始用祈求的口气哓哓不休询问着姐姐,七姐仇视地看了我一眼,随即翘起一幅高傲的小嘴巴。直到她那两条扎得高高、一直晃动的小辫子随着她欢跃的蹦跶中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七姐开始学会采用无言和鄙视,运用如此高傲的方式报复我,让我怒目切齿、七窍生烟。“啍!不说拉倒,反正明天我就知晓”我喃喃自语着。那一夜,兴奋与极度难受,让我自懂事起第一次饱尝到彻底失眠的煎熬。

 

                                                     (3)

 

 

        鱼鳞斑的晨蔼,稀稀疏疏的晨星捋平夜的皱褶,平平仄仄押韵于初醒的缄默。早晨的温馨,一如年轻妈妈怀襟的乳香,涟漪般扩散。宏亮的鸡鸣和脆润的鸟啼继而叩开宁静天空上的第一扇门扉,奏响出一轮和谐美妙的双重音符。    
        我的晨起让母亲感到惊讶;平时太阳长得竹竿高,千呼万唤都不愿起来,今天是咋地啦?不过母亲很快平伏下来;这小子也许因第一次要去坑仔街赶集兴奋的一夜难眠。
        一条蜿蜒小路,它穿插于一片片橡胶园林,一会越过溪流沟壑,转眼间又走向田埂地头。暖洋洋的太阳一路伴陪我和姐姐紧随着母亲左右前往让我朝暮己久的“坑仔街”。都说童贞没有隔夜仇,这话一点不假。七姐似乎已忘记了昨天我那忘乎所以,幸灾乐祸的挑逗。姐弟俩手牵手走向路边一片四季都开满各色烂漫山花旁,一同蹲下身去采集姹紫嫣红各色花朵,久久不愿站起。
“你们还想去不去?”母亲的吆喝声让我俩触电般跃起,随后蹦跳着冲向前方……。
“小心别摔倒”,母亲的呼唤声在我俩身后变得越来越思绪微弱。
我和七姐站在高高丘陵上等待着母亲到来,“快到了!”姐姐手指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
“那里就是坑仔街吗?”七姐微笑着点了点头。晃然间一股热流直涌心头,我摔开她那紧拉着我的小手,朝着那早让人朝思暮想的地方奔去……。
        一条凸凹不平的红土路展现在我眼前,土路两旁是一座座紧挨一起的低矮茅草房。七姐紧牵着我的小手步履蹒跚地紧跟在母亲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停在我眼前和身边穿梭往来,我很快从七姐说话中知道这里就是昨晚让我一夜兴奋到难眠的地方;一个老听大人们常说起的“坑仔街”了。
       七姐感觉到拉着我的小手变得越来越沉重,瞬时间变得轻飘飘,当她完全回过神时,才发觉我已停留在一间低矮的茅房前,一股从茅房里直往外飘来阵阵油腻腻、香喷喷的香味已弄得我神魂飘荡,我像是给妖魔符住双脚一动不动,这种香味是我从来都没有嗅到过的,它不竟让你神魂荡扬,又像魔法般让你瞬间饥肠辘辘,垂涎欲滴。
街的尽头是一间只有四十平米,也是整条街面唯一的瓦房店铺,里面摆满五金、日用品和一些食品,简直像个杂货店。记忆中那个年代没有这种称呼,人们都习惯称谓供销社。
        我一直仍被那股像魔法般的香味迷惑的朦朦胧胧,自己是如何被母亲和姐姐拽进供销社又怎么被拉出来已全然不知。也许妈妈早知道我被迷惑的原因在哪,还好,她一手拉住我的小手终于又回到让我着了迷的地方停下脚步,只是停了片刻,最后领着我和姐姐跨进那魔力般低矮的茅屋里。
        炒粉店厨师一脸清瘦个子不高,让我一直奇怪的是平坦的店铺里这个嘴上叼着烟卷的中年汉子走起路来咋地老一踮一踮的,他和母亲非常相熟,俩人都同样说的是客家话。不一会一大碟油腻腻灼烧成金黄色的河粉摆在我的面前, 母亲要来了一只小碗,只见她往碗了夹进一两口金黄色的粉条,把留在大盘里面的分为七三开,妈妈指着较少一边对着姐姐说道:“吃吧。”七姐似乎为母亲的分配不公感到不快,鼓起的小嘴又用像酒醉似的双眼对着我直瞪眉瞠。 
       望着炒的香喷喷、锃明发亮的河粉我急不可待地夹上一口,一开始有点烫,但烫的有点爽,嘴里迸发出嗤嗤声响。
“别烫着了,慢点吃,”母亲看到我如此狼吞虎咽笑着说道。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七姐,只见她吃的慢条思理津津有味。
“快看,一只苍蝇……”姐姐诡异般的举止让我把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而她把手里的筷子电光火石般伸向了我的盘子里……。
“你看,又一只苍蝇,”可这回七姐并没这么好彩,她那双还没来得及从我盘子里缩回去的筷子,却给我抓的正着,我突然像个发了疯的雄狮,从嘴里发出歇斯底里的撕嚎,随后重重把手里的筷子往她身上砸去,妈妈并没有因我的粗暴指责我,反而还帮着我呵喝着七姐,姐弟俩就这样边嚷着大哭起来。不过粉条最后还是让我们吃的精光,盘子锃光瓦亮。
       我就是这样第一次吃上誉满十里八乡的“坑仔”炒粉,虽然很香,但心里总有点酸楚楚、苦涩涩的感觉。

 

        

                                  【右图当年供销社商店】

 

                       

 

                                                                《第1~3节完 》


                          2015年2月9日 不倒翁 作于深圳

Posted @ 2015/2/27 2:22:52  阅读( 900)  评论( 0)  
最新更新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不倒翁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香港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评论排行榜
点击排行榜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