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故乡行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五)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五)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

故乡行(五)

作者:杨多思

       6日清早,我又迎来了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阿典开车来宾馆接我,到他家开的“冯家小食店”吃早餐,阿典也是有意精心挑选了沿途的路线,让我能看到兴隆山、看到太阳河,让我能有新旧景象对比,我这人拥有对大自然热爱的情怀;对绘画艺术热爱的深情;对怀念年少时光的真情,知我者——阿典也。

       坐在阿典的小食店里背靠太阳河,我对阿典说:“下面河段就是我们读中学时经常下去游泳的地方,也是住校男生傍晚洗澡、洗衣服的地方”。阿典笑了笑,我又说:“你这里风水真好啊”!阿典又笑了笑,阿典说:“上次有三条鳄鱼跑下太阳河里,抓回了两条还有一条找不到”,这让太阳河更加充满神密的传奇色彩。
 早餐过后我出去活动活动,会会其他老朋友,傍晚阿典又开车来接我到他的小食店吃晚饭,阿典的儿子已经二十多岁了,阿典准备让他儿子到部队当兵锻炼锻炼,正在办理入伍的事情,我对小吉米说:“你看大哥哥不怕苦、不怕累,要当解放军”。小吉米:“我才不要当解放军”。阿典的儿子铿锵有力的给出了军人式的回答:“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不亏是“昂捞书(海南话:冯老师)”的后代,“昂捞书”是阿典的爸爸也是我父亲的同事,“昂捞书”对子女一向都是要求很严格的,我从小就知道。阿典也是很顾家的好男人,不像我从来都不安份守己,一走,一离开海南,在外漂泊就三十年了,忙忙碌碌,寻寻觅觅,也没画出什么伟大惊世的艺术作品留芳百世,小吉米常揭我的老底对外人说:“爸爸画的那些画,是画的不错,但都是画破鞋、烂手套,破破烂烂的东西,我一点都不喜欢,画画有什么好”。

       在阿典小食店的河边上,有许多荧火虫在芦苇从中飞来飞去,小吉米以前在深圳翠竹公园,看过一次一只很小的荧火虫在草丛里飞,这次在海南看到河面上,有这么多的荧火虫飞来飞去,高兴的要命。还看到一只荧火虫飞过眼前地面上,突然被一只赖蛤蟆一口吃掉。望着星星闪闪点点流动的荧火虫,让我体会感受古人“轻罗小扇扑流荧”的诗词意境,更让我心中响起了一首《虫儿飞》的儿歌。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这不就是艺术人生的写照吗!尤其是“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一生都在东奔西忙“咪咪摸摸(兴隆话:忙来忙去做也做不完)” ,不管它结果如何,重要的是享受过程带来的快乐。

       伴着虫鸣蛙叫声,来自大自然的天籁之音,眼前的景象多么富有诗情画意啊,看来艺术家创作是绝对离不开他所生活的周边生存环境,没有触景怎能生情呢!艺术家一定要多深入生活,与生活零距离亲密接触。师造化,得心源;自然是我师,我是自然友,我为自然而代言。

       在上午的私自行动中,我带小吉米拜访了阿桃、应红,以前小吉米还是BB时,阿桃、应红还住在淡水时经常过来看小吉米,还带兴隆的炕饼、火筒饼给小吉米吃,他们很相熟。告别阿桃、应红后,我又去药物站找中学时的好朋友阿彬和海建,阿彬带我和小吉米,在药物站的药用植物林里转转,以前我和阿彬经常在这片林子里面玩,现在植物林里规划的更好、更有特色、更具规模。有棵巨大非常珍贵的紫檀树,故宫皇帝坐的龙椅、睡的龙床都是紫檀木做的,用硬的东西插入紫檀树会流出紫红色的血很奇特。树林里还有沉香树、木桂树等稀有珍贵树种。

       走到树林边上我问阿彬:“以前我们经常在河里玩跳水的地方好像就在这里”。阿彬指着河对岸芦苇丛说:“那!就在那里喽”。我又问起阿彬一些人和事:“以前的晏平呢”?阿彬:“死喽,喝酒喝死喽,一天到晚喝酒,说‘没所谓,喝死就算’,结果最后喝酒喝死的”。

       晏平,兴隆人都叫他“椰刨”,因为他嘴里上一排牙齿长得“沙(兴隆话:露)”出来,大部分牙齿露出上嘴唇,像兴隆人家里刨椰子肉做糕点的“椰刨”,兴隆人创造、形象的给晏平取了一个花名免费送给他,大家都亲切的叫他“椰刨”。

     “椰刨”在兴隆地区也是大名鼎鼎,谁人不知,无人不晓,是个痞子性格的人,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阿彬,对阿彬是毕恭毕敬,阿彬也经常“鸟(国骂:严厉批评人)”他痞里痞气不像样,“椰刨”见到阿彬就像汉奸见到太君那幅德性一样。

       有一次,父亲踩单车去兴隆街上买菜回来,路上刚好碰到“椰刨”,“椰刨”一看是阿毛的爸爸,“椰刨”加快速度踩着单车追了上来,嘻皮笑脸的问父亲:“杨老师,买菜啊”?父亲:“是,买菜”。“椰刨”没等父亲问他,“椰刨”就神气得意的对父亲说:“杨老师,我最近在学空手道……”。“椰刨”说到空手道时,双手放开握着单车的车把手,双手用力做了一个所谓空手道的动作,就在这一秒钟时间,单车车头方向没有手握着,突然左右拐来拐去,整个人和单车要摔倒下去,吓得“椰刨”一身冷汗,敢紧握紧单车方向把手,认认真真踩单车,“椰刨”又大声对父亲说:“杨老师,叫阿毛有空来玩啊”!“椰刨”就掉头走掉了。

     “椰刨”是“官二代”,父亲是药物站的站长,药物站隶属北京中央药物研究所驻海南的唯一一个研究站,那时要县长才有北京吉普车坐,药物站配有一辆北京吉普车,是“椰刨”父亲的“专列”座驾,很是威风。兴隆农场有重要外宾来没有辆像样的汽车,都要到药物站借“椰刨”父亲的座驾——北京吉普车,做做样充当农场的门面。

     “椰刨”的弟弟晏辉跟“椰刨”性格、个性一点都不相像,晏辉聪明好学,上小学时在农场场部的戏台上,小晏辉就在戏台上字正腔圆的唱京剧《杜鹃山》选段:“杜鹃山上摆战场……”,有模有样有动作,戏台下上千的农场职工看着他唱京剧。我们一见到晏辉,就做了个他在戏台上经典的双手向前一摆:“杜鹃山上摆战场……”的动作,晏辉很不好意思的说:“阿毛不要学我啦”。不仅我学他很多人都学他,他更是不好意思,他不仅唱过一次,而且每次农场一有什么演出节目,这个节目非他莫属,他是逃也逃不掉的,他已经上台唱过了好多次。

     “椰刨”的妈妈是个很亲切的人,我每次去阿彬家玩见到“椰刨”妈妈,她都很亲切的笑着问我:“哎,小毛你来啦”。“椰刨”妈妈比较喜欢“椰刨”的弟弟晏辉,有次我在旁边听“椰刨”妈妈,因为家里的一件不太好的事问晏辉是谁做的:“是你做的,还是你哥做”?晏辉一直在辩解说:“不是我做的”。“椰刨”妈妈轻声细语亲切的跟晏辉说:“以后家里的好事都是你,你哥尽做坏事”。晏辉高兴的笑起来,并露出了一颗歪一边的小虎牙,那颗小虎牙和影星巩俐的那颗一模一样。

     “椰刨”妈妈是药物站的首席科研员,我从科研楼门口看到“椰刨”妈妈穿着白大挂在做试验,旁边有很多显微镜,柜子里还有很多大瓶浸泡的植物标本,我一看心想:“哇,科学家喔”。我问阿彬:“你们科研楼里的研究员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些人”?阿彬说:“喔,这楼里现在一大堆全是博士以上学历的,没有一个博士以下学历的研究员,站长也是北京的,一会在这里,一会又回北京,来来去去”。

       我又向阿彬问起兴隆另一个如雷贯耳的大人物——李大头,阿彬说:“噢,李大头啊,还在兴隆啊,不过现在很难找到他,不知道他躲到哪里,以前给人家看场”。我又问:“他还是不是和以前一样威风”?阿彬:“喔,他上次被人打破头,满身都是血,现在兴隆出现比他厉害的人多的是,现在兴隆已经不是李大头的时代了”。我一听心凉凉的,兴隆呼风唤雨的人物早已重新洗牌。

       想当初,李大头横空出世,在兴隆街上大摇大摆,恰同学少年,英姿勃发,意气风发,一代枭雄,有自古英雄出少年之气派。时过境迁,江河日下,一代新人压旧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消失在沙滩上,果真是“强龙压倒地头蛇”。李大头不是被别人打倒,他是被时间打倒;他是被时代打倒;他是被他自己打倒,任何人都斗不过时间,都不可以逆潮流而行,是英雄都有末路的日子,唯一明智之举就是激流勇退、隐居江湖,做“寓公”,“独钓寒江雪”,学学中国文人士大夫独善其身的精神。那些老当益壮不服老的老江湖人士,最后的下场必定会死的更惨,结局更可悲,这就是李大头用他惨痛的人生经验教训,带给我们行走江湖、为人处世之启示。“大头,兄弟我挺你”!

       晚上我到场部机关拜访母亲五十多年的老朋友——金友阿姨,在深圳我们见过好几次,金友阿姨身体还很好,老伴去年走了她不愿意到深圳跟她儿子住,主要是她舍不得离开她这个家,加上兴隆这里有很多老朋友,她每天早上三点钟就睡不着,去广场锻炼身体,天亮又到“锅B”店喝喝“锅B”,然后买点菜,中午午休下午又出去走一走,和老朋友聊聊天,天天如此。小时候每到过年,我和母亲都要到金友阿姨家吃“木炭火锅”,铜火锅中间放木炭,自己做的肉丸,她们一家人加上母亲和我,其乐融融笑声不断,她们是马来亚归侨,待人也是超级热情。

       我辞别金友阿姨后,打电话给中学时的好朋友阿川,约他出来一起“夹锅B(海南话:喝咖啡)”,我们坐在“瓦东里”(“瓦西里”的东面就是“瓦东里”),二十多年没见面自然有许多想说要说的话,我特别点了一杯不放糖的“锅B”,我要的就是这杯里的苦味,一小口一小口的“锅B” ,可以把过往岁月的记忆一点一点的逼出来,也有忆苦思甜之寓意。我和阿川小学时都是农场羽毛球队的队员,我在体育方面一点天赋都没有,球技是队里最臭的,应该是第一名吧,倒数第一名。

       中学时,我们又一起骑车访友,串联一大帮同学经工厂,去八管区南旺“目妹仔(兴隆话:偷看女孩子)”,然后过三十二队,看到马路边是邬雪兰同学的家,我们就像电影《平原游击队》里的汉奸狗腿子一样,单车“铃,铃,铃,铃”一直摇着响,“走,我们去邬雪兰家”带头大哥说。“好喔,好喔,好喔”跟随小弟呼。“邬雪兰,邬雪兰”我们喊。“唛宁喔(客家话:是谁啊),噢!是阿川、永丰、阿毛、阿煌拔、李亚雄啊!快,快,快,快,快点进来”邬雪兰招呼我们。其实我们来邬雪兰家是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到中午了肚子“叽哩咕噜”响了,该搞点吃的了;另一个是邬雪兰家是“女儿国”,她家“妹仔”多。“川,吸嗨卯喔(客家话:吃了没有喔)”邬雪兰问。我们答:“卯喔(客家话:没有啊)”。邬雪兰说:“采咧喂吸喽(客家话:在这里吃喽)”。大家不出声。“劏该,劏该(客家话:杀鸡,杀鸡)”邬雪兰说。邬雪兰姐妹多,一下子一桌饭菜做好了,有黄(鸡肉),有绿(蔬菜),有黑(酱油调料),有白(鸡汤),色香味俱全。我们互相看了看心花怒放。“挫,挫,挫,挫(客家话:坐,坐,坐,坐)”邬雪兰说。一下子一帮小纯爷们,一帮“哦鬼(客家话:饿鬼)”不由吩说乒,乒,乓,乓动起了碗筷,“嗲,嗲,嗲,嗲(吃饭嘴里发出的声音)”,“嗲嗲嘴”吃的又快、又香、又有味道。有时两双筷子同时出手,同时夹到鸡腿肉,有时没看准,筷子一下去,夹到眼前刚要放嘴里,手突然停了下来,不对是“喽咬(广东话:鸡屁股)”“该唏福(客家话:鸡屁股)”,筷子夹上来了,放回去又很不好意思。脑筋急转弯,像领导关心下属,给下属夹菜一样说:“阿毛,你看你这么瘦,你应该多吃点肉”。一下子我还没反映过来,还真以为“领导”关心我,“该唏福”不明不白就飞到了我的碗里,这“玩意”吃又咽不下去,还有一种怪味道,当着主人面丢掉又不太好,身边又没有广东人,广东人最爱吃这“玩意”。“魔铃,魔铃,变,变,变(咒语)”,有样学样,“领导”可以关心我,我也可以关心他人,发扬互相关爱精神嘛。“来,来,来,来,你看你一直低头吃白饭,都没有夹菜吃,这块肉是特地夹给你的”俺说。受惠者说:“谢谢,谢谢”,刚要把肉放嘴里,一看吓一跳,不对,“阿毛,你搞我啊,没想到你这么坏啊”。一块肉就这么神奇免费环桌旅行了一圈。“嘞,嘞,嘞,嘞,吾吸癌吸,优唛丐喔(客家话:来,来,来,来,不吃我吃,有什么喔)”邬雪兰说。“哈,哈,哈,哈”大家笑的不停。

       我在和阿川谈过去,聊往事之时,小吉米在旁边另一张桌和几位阿姨聊天。陈明源书记也过来“瓦东里”喝“锅B”,陈明源书记和小吉米聊天,我远远问小吉米:“你在做什么”?“我在谈生意啊!”小吉米一本正经回过头对我说。原来陈明源书记问小吉米会不会画画,小吉米说:“会画画”。陈明源书记要小吉米现场画一幅画给他看,小吉米拿笔就在画画,事后我问小吉米:“你到底跟陈书记谈了什么吗”?小吉米说:“我和陈书记谈生意”。我问:“你们谈什么生意”?小吉米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说:“这是我和陈书记谈生意赚来的一百块钱”。我又问:“你们谈什么生意嘛”。小吉米:“陈书记问我会不会画画,要我画给他看,我画给他看,他就奖我一百块钱,这是我赚来的”。小吉米又把红包在我眼前得意的摇了摇,晃了晃,笑了又笑。

       夜正深,情更浓,“锅B”越喝越有味,世界上没有不散的相聚,只有永远的思念。我跟阿川两手紧紧的相握,“老哥,保重身体啊,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我们还会再相聚的”我说。“老哥我身体硬朗着呢,你放心好啦,不信?咱俩比试比试,来回再爬几次兴隆山,没问题”阿川答。“老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说。两个“太领囊(兴隆话:大傻瓜;东北话:傻B;北京话:傻帽之意)”“锅B ”店里二十多年后相见的激情对话。“对目,对目,呼鼠对目(海南话:睡觉,睡觉,回家睡觉)”。我们各自消失在深夜黑暗狭窄的兴隆街头巷子里。

 

Posted @ 2013/10/10 0:28:02  阅读( 2609)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九)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八)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七)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六)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五)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侨友乐
    得到快乐、知识和财富!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总部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