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故乡行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三)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三)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

故乡行(三)

作者:杨多思

       古村不古,最多也只是和农场的历史一样长罢了,但古村在兴隆还是比较有名的,因为它迎接过好几位重量级的大人物,来咖啡园里察看咖啡种植生长情况,其中就有周恩来总理亲自走上小山坡上,向农场农作物技术员祥细了解咖啡的种植生长情况,周总理希望兴隆咖啡能替代国外品牌,国家就不用花大量的外汇,从国外进口昂贵的咖啡招待贵宾。周总理在咖啡园视察时,父亲也在旁边近距离荣幸见到了周总理,父亲马上作了首歌颂周总理视察兴隆农场的诗歌,随即发表在《羊城晚报》上。

       在兴隆华侨农场…… (三章)  (一) 总理来到我们农场,他信步走到咖啡山;咖啡第一趟花正在开放,领袖带来了美好的春光!总理来到我们农场,他站在木瓜树下眺望,眼前是一幅历历的图画,山川、碧树,整齐的瓦房! (二) 总理走进托儿所,他满意地笑了笑;他夸奖孩子懂礼貌,见面就叫叔叔好!他和孩子一起照了像,临走几十只小手空中摇:“叔叔再见”,“叔叔再见”!总理满意地笑了笑。 (三) 激动的握着总理的手,印尼回来的老华侨呵!眼泪象珍珠断了线!他说:在海外飘泊了一生,种了四十年的胡椒;没有找到要找的金山,反而把青春丢掉!激动的握着总理的手,印尼回来的老华侨呵,眼泪象珍珠断了线!他说:如今的世道变了样,毛主席是个好当家;再不用漂洋过海去找,幸福就在自己的土地上!
后来李富春副总理、蔡畅、康克清等中央领导人也到过古村视察,父亲当时在古村作畜牧技术员,也在旁边近距离见到了好几位中央领导人。

      “啯,啯,啯,啯”“三啯该”来到了古村路口,古村最重要的标志就是路口有几棵大榕树,树龄可能都有上百年了,也许古村就是当年建场时,从这几棵古榕树边盖的茅寮小屋,因古树得名——古村。

       进了古村我下车问我要找的人,都说不认识此人,我想找一些上了年纪的人问,问到的结果是那家人搬到医院边住了。“掉头,继续前进”。“啯,啯,啯,啯”“三啯该”载着我们,来到了医院边的居民住房,我走上前敲了一家人房门,出来开门的人让我回想起童年时一个同龄人,原来是汉昭,几十年不见没想到敲门找人竟然找汉昭的家,汉昭大概因小时候生病得了一种大概叫“马骝(广东话:猴子)病”,人瘦得像块木板。小时候,我跟汉昭还挺熟的常逗他玩,他现在根本不认识我了,我问他什么他就摇摇头不出声不讲话,我只好继续寻找我要找的人。

      “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我想去左边这家问问,几只大狼狗冲到门栏边上狂叫,我想去右边那家问问,又几只大狼狗凶恶的冲到门边狂叫,再往前走也是大狼狗猛在狂叫,狗声四起危机四伏,我只好打退堂鼓——走人。刚好有个过路人,一打听过路人说:“你要找的那家人就住在前面,我走上前喊了好多声院子里面的人,好几只大狼狗又冲到门边对着我狂叫,过一会主人出来,我认出了是我要找的那家人,我与他打招呼介绍了我自己,主人一时想不起我是谁,我又继续讲述,主人才慢慢想起了我是谁:“噢——,毛毛!噢——,毛毛!噢——,是毛毛!进来,进来,快进来”。小吉米看到这么多条大狼狗不敢进门,主人说:“不怕的,不怕的,它不会咬人的”。小吉米还是不敢进门并说:“爸爸,你抱我”。我把小吉米抱了起来,主人的女儿说:“这么大还要爸爸抱,男子汉还这么怕狗”。

       进了主人家,主人九十四岁的老母亲搀扶着拐杖弯着腰,弱小的声音一直在问:“你是谁?你是谁”?主人说:“毛毛啊,毛毛啊,杨老师的儿子啊”。“杨老师是谁”?老人一直在问,从状况来看老人家已经没记性了。小时候我来老人的家,她都会满脸笑容的拉着我,要我在她家吃了饭在走,他们是印尼归侨待人超级的热情。

       老人的丈夫老苏已过世几十年了,老苏与父亲还有林坚、林强的爸爸林启仁老师都是“肤紧囊(福建话:福建人)”,经常坐在一起“夹爹,夹工呼爹(福建话:喝茶,喝工夫茶)”。父亲以前也是住在古村,主人的父亲老苏也几十年一直住在古村,林启仁老师也是从古村搬到兴隆中学,与我家成隔壁邻居。过年过节老苏来林启仁老师家“夹爹”,都会带上几只自家养的咖啡山地走地鸡,送给林启仁老师和父亲。走地鸡味道鲜美,肉质弹性有嚼劲,家里“劏该(客家话:杀鸡)”,随便在锅里煮一煮香飘出屋,屋前屋后,左邻右舍都知道这家人有鸡肉吃。当时鸡肉可不是天天、个个星期都有得吃的,一个月也吃不上一次,要过年、过节或谁家小孩过生日才有鸡肉吃,一般鸡养了都是让它下蛋的。

       老苏家住在古村的山坡边,屋前屋后都是咖啡地,早上把一大群鸡从笼子里放出去找虫子吃,傍晚一大群鸡自己回笼里睡觉。有一次老苏家的鸡在咖啡山地里被人设计抓走了好多只,傍晚几只鸡孤零零很凄凉的走回来,哭着向老苏述说同伴不幸的遭遇,老苏很心痛的跟父亲说了此事。

       每到过年前就是农场人自家养的鸡,大量失踪的黑色恐怖月份,有时小偷干脆半夜一、两点,悄悄的摸到鸡寮边,将鸡寮的小木条撕开手慢慢抻进鸡笼里,突然用力一抓、一拖就跑,鸡被吓得慌乱惊叫,我们在半夜梦中会听到有人大喊:“有人偷鸡喽,有人偷鸡喽”!

       老苏的儿子一直在老北区猪寮养猪,我每次去祖祖家玩都要经过猪寮,也会见到他都和他打打招呼,后来他在兴隆医院搞清洁卫生工作,还“包埋(广东话:全部包完)”一条龙服务,就是送人送到底,让人走的荣耀,走的有尊严,善始善终。他很平凡却干着不平凡的平凡事业,兴隆有多少权贵、草根百姓走到最后,双眼一反白——紧闭;两脚一登天——拜拜;亲人两行泪流干——“上路,走你——”!

       仙人你睡里头,老哥我肩上抬,颠颠簸簸扁担荡悠悠。仙人我睡里头,老哥你在路上走,我俩的情我俩的谊,在扁担上荡悠悠噢荡悠悠,你一步一叩首啊,没有吭一声气,只盼抬着我仙人的柩哇,跟你并肩走,噢……噢……,老仙人我睡里头,老哥你在路上走,我俩的情我俩的谊,在扁担上荡悠悠噢荡悠悠,你汗水洒一路啊,苦劳在我心里记,只盼日头它落西山沟哇,把你吓个够,噢……噢……。

       试想没有他你就走的不安稳,你就走的不舒坦,你就住的也不舒服。父亲特地交待我要去看看老人家一家,他们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交情了,我在兴隆还陶醉在聚会欢乐的喜悦之中,父亲就打了几次电话问我去看老人家没有,我现在就坐在老人家的家里,父亲的心愿也了了。

       告别老人家后,陈宇锋老师一家请我和小吉米吃了顿丰盛的午餐,我们既是师生又是多年邻居,也有二十多年没见面了,陈宇锋老师还是那么的健谈、乐观、豁达,让人觉得“谈笑有鸿儒,往来有大家”。

       兴隆时间下午三点正,琉璃时光值千金,应兴隆本土草根歌唱家邬雪兰小姐的邀请,我带着小吉米还是坐着“啯,啯,啯,啯”“三啯该”,来到邬雪兰小姐的家——三十二队。我刚出生时家就搬到了三十二队的学校,三十二队生产队开会,我还不太会走路,母亲就抱着我去开会,邬雪兰小姐的妈妈也抱着她来开会,两个母亲坐在一起就在下面“嘀嘀咕咕”“唠嗑(东北话:聊天)”,她们怎么就没想到给一对“金童玉女”订娃娃亲呢,失误啊!失误。长大后邬雪兰小姐学音乐,我学美术。邬雪兰小姐现远嫁上海,做了上海媳妇,“麻雀变凤凰”成了“阿拉”人,我也北上逃往深圳,成了“来深建设者”、外来劳务工。

       我在广州华南师范大学艺术系学习时,艺术系音乐专业开始招生,我赶紧写了封信,把音乐专业招生信息告诉邬雪兰小姐,我怕邮递员忱误信件,特别在信封的封口处画了三根鸡毛,我是学电影《鸡毛信》里的情节,表示此信紧急重要,明示邮递员尽快将此信送达到收信人的手中,邬雪兰小姐说那封“鸡毛信”她至今还一直保存着。后因邬雪兰小姐事先报考了海南大学艺术系音乐专业并被入取,所以未能成行来广州报考华南师大艺术系。两个兴隆本土草根艺术家在同一时空,不同地点去努力追求,实现他们的人生理想与目标。

       邬雪兰小姐的家就在进三十二队右转的路口,她家马路边原是一片油棕林,毛夫人——江青曾在这里,亲手种下了棵油棕树并留了影。现在油棕林和江青亲手种油棕树的那块地,早已被盖成了房子消失的无影无踪,越来越少的人知道这里,还有留下这么一个故事,只有少数还健在的老人和当时现场见证的人,才知道江青来过这里,我和父亲当时也近距离见到了江青。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亲王也乘车,从这里去看农场的农作物,西哈努克亲王从车窗里,向三十二队的职工挥手致意,我当时也站在“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人群队伍中,挥着小手跟着大人呼喊。

       在邬雪兰小姐家门中,菠萝蜜树上挂着一个像小孩一样巨大的“芒葛(兴隆话:菠萝蜜)”,我赶紧叫小吉米过来看:“你看,爸爸没骗你吧,兴隆的菠萝蜜有小孩那么大,不像深圳的刚一长果就掉地下了,快过来照张像留念留念”。

       进邬雪兰小姐家门口,邬雪兰小姐问我:“毛,吃不吃竹薯粉”。我一听到竹薯粉两眼就发亮:“吃,吃,吃,这可是个好东西,小时候我一肚子痛,我妈妈就煮竹薯粉给我吃”,竹薯粉对肚子痛可有疗效 ,我马上推荐给小吉米品尝,小吉米吃一小口感觉像浆糊滑滑的就把碗推开:“不吃,不好吃的”。“你不懂这才是好东西,爸爸小时候,奶奶经常煮竹薯粉给爸爸吃”我说。几十年没吃到竹薯粉了,一口吃下去小时候什么记忆都涌现出来,飘到脑海里浮现在眼前,这就是正宗童年的味道,是我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寻找的味道,现在这味道就在嘴边,在舌尖,在味蕾里慢慢的渗出。

       我对身边的吴师标同学说起一段陈年往事:“阿标,当时你爸爸就是三十二队的生产队领导,是我们的父母官,每次生产队开会,我妈妈带我去开会,你爸爸吴金铎就在台上面‘牙沙沙(兴隆话:牙齿暴露出来)’,口水乱飞来飞去,嘴角边还有夹着白色的唾沫,在比手划脚讲生产队的事情,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阿标对着我笑了笑。

      “同学们,现在这样我们跟着陈锋源去陈清源的家,今晚陈清源宴请我们老同学吃饭,他每年都要请好几次,春节我们回来老同学也全部去他那里吃饭,走——”!邬雪兰小姐用她那歌唱家专业的嗓音,发出了前进的号角。“陈锋源摩托前面开路开路的有,出发!”邬雪兰说。一群人又塞满了汽车里,嘻嘻哈哈向着椰林深处,向着有槟榔村寨的方向开开心心的“杀”过去,“等下还有大部队在后头呢”!看来今晚又有一场美食“攻艰战”,又要“大顿(兴隆话:大吃一餐,饱死为止之意)”一场,“我的妈呀”!

 

Posted @ 2013/10/10 0:16:04  阅读( 1956)  评论( 0)  
最新更新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九)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八)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七)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六)
  • 海南,海南,我可爱的故乡——故乡行(五)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侨友乐
    得到快乐、知识和财富!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总部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