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专辑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杨多思(六)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杨多思(六)

接上一篇: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五)

       灯光是越来越暗,曲调是越来越柔……,只能凭借窗外的月光,月光被窗外的树影舞弄的若隐若现,真是“月朦胧,鸟朦胧……”,最后月光被乌云遮住……。老王搂着刘平;老詹抱着小芬;罗文勇拌着曾毅;“伟哥”牵着陶黎……。“刘平,我把脸放在你的脸上……”老王轻轻的柔柔的耳语,刘平默默的……,老王情不自禁,顺势而上……。小虞9点钟时与陶黎斗酒,一心急着想把陶黎“搞掂”,“心急吃不着热豆腐”,结果自己醉得不成人样,败在女人的跟前脚下,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被永远的踢出局。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同情弱者,不相信眼泪,鲜花总是献给勇士与成功者。小虞10点钟就回去宿舍睡了一天两夜,事后一副红肿的脸出现在画室……。真正的舞会现在才刚刚开始,此时此刻:零晨2时。郭润文老师上午上课时说:“要跳‘贴面舞’才有意思”。学生也会有超过老师的时候。3时、4时……,舞会进入尾声……。画室里只剩我和老王,“多思,你看出什么了吗?”老王说。“什么?”我故意装傻问,其实我心里一清二楚。“你没看出什么吗?,今晚谁是大赢家?谁是真正的英雄?不就我老王吗!”老王接着说:“我双手搂着刘平的腰跳着‘贴面舞’,你也看到,后来陶黎一直和我跳,陶黎不够高,碰不到我的脸,慢慢的她把头贴在我胸上,哎呀!那感觉呀!真是……”。老王啊!老王,我早已看到了,我又不是瞎子,你不说出来,我还能容忍,你一说出来刺激了我的神经,胸中就一团火,些时此刻,我真想揍你,你这“吃着碗里看在锅里”,吃里扒外、欺男霸女的“鬼东西”,西安家里的老婆、孩子亲人还在冰凉的坑上等着你、盼着你早日学有所成,凯旋而归,光宗耀祖,你那陕北老家培养出一个艺术家容易吗?老王啊!老王,你却在广州美院干了些什么?虽然我们俩是哥们,但我还是克制了我内心的冲动、急燥与不安,老王没察觉到,还拼命的用刚学了点酸溜溜的广东话说:“养——多——西,你也不错嘛!你的那个独舞也是今晚最精彩、最大的亮点节目,只有我和你今晚最出风头了”。老王说了这几句话后,我心理才舒服点。

       在高研班,由此开始出现了一对一对,似恋人非恋人的“梦幻组合”:“东北三虎“的小“三虎”衣鹏与“湘妹子”小春;河南“小娃娃”韩伟华(徐唯辛老师每次直叫他“小娃娃”)这“小东西”(“小北京”何香玉叫“小娃娃”为“小东西”)与“耗子”何香玉一对(我们叫“小北京”何香玉是“耗子”,她特别能吃、会吃、爱吃,常叫别人请她吃麦当劳,“耗子”常不客气的使唤“小东西”为她做这做那,跑上跑下,“小东西”惟命是从,不敢抗命,任劳任怨);史健与成教学院的郭玲一对……。高研班是最好的“情感加工厂”,也是“大染缸”,再冰冷、坚硬的钢筋、铁管,再无情的英雄豪杰,在这里都将被“爱的魔力”给熔化。“没有爱,我就不会画画——!没有爱,我就不能画画——!我要表现——!……。”史健在为“爱的宣言”向世人狂呼。史健这鸟人怎么有我10多年前的影子,怪也?舞会从此是一个接着一个,逢周末必舞,高兴必舞,异彩纷呈、高潮迭起,一直舞到圣诞来临,将欢乐、和谐与大团结推向了新的最高高潮,画室里不断的听到:“吉米,吉米,吉米!来呀,来呀,来!嘀,嘀,嘀,嘀,嘀;吉米,吉米,吉米!来吧,来吧,来!依,依,依,依,依;吉米,吉米,吉米!来呀,来呀,来!呀,呀,呀,呀,呀……。”的欢乐舞曲声。当“伟哥”与老王商量圣诞节搞什么活动庆祝时,老王脱口而出:“化妆舞会”。全班一片欢腾。老王也因成功筹备、策划、主持了这次圣诞化妆舞会,名望、人气、地位直线上升,为他之后竞选班长,夺掌高研班的大权多了一个重要的筹码,我立即表态拒绝参加今晚的圣诞化妆舞会,舞来舞去就是你们这些当官的在抢机会与靓女调情,我既使来也要给你们泼泼冷水,扫你们的兴,灭你老王的威风。

        当晚,7时正,灯光、旋律、美酒,佳肴……;俊男、靓女、公主、王子、贵夫人、佐罗、罗宾汉、阿里巴巴、海盗船长、各路英雄豪杰侠客、流氓地痞恶霸、三教九流……,恶心死了,我会给你们泼冷水的,走着瞧。“此时此刻……。”又是老王那老掉牙的破烂声调,我没在场我也想像得出。此时此刻,我早已坐在图书馆里。10点正,一位不速之客悄悄来到了舞厅,他包着头巾,两眼发黑,满脸尘灰,四肢又瘦又细,天这么冷,穿着破背心,烂短裤,背着一个布袋,拿着一个碗,驼着背……,“行——,行——好!行——,行——好!老爷、夫人、小姐们、先生们、女士们、老板们,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大家觉得很奇怪,这么欢快的场面突然来了一个乞讨要饭的,真他妈的扫兴,真他妈的可恶,但仔细看他背的布袋又很熟悉,经常看过的:“喔——!”大家异口同声:“是居士!哈——哈——哈——”,一片欢腾雀跃:“来,来;来,来,‘要饭的’,这个给你”;“这个是你的,看你千辛万苦,一路上从大老远跑来广美要饭也挺不容易,怪可怜的”。大伙争先恐后,一时美食、佳肴装满了碗。陶黎此时此刻乘机拨乱,拿了一瓶酒往我嘴里一塞,直往口里灌:“这也是你的,‘要饭的’,多喝点”。陶黎这招挺损的;挺残忍的;够狠心的;够歹毒的,只有陶黎这个“美女蛇”才做得出来,“最毒妇人心”嘛,硬把我给呛得难受。吃饱了,喝足了,佐罗、海盗、公主、贵夫人们都争相与‘要饭的’留影照像。“哈——哈——哈!今天的最高高潮非居士莫属了,10点了我们都以为舞会的高潮已经过去了,没想到居士为我们又掀起晚会更高的高潮,居士总是带给我们高潮”大家都说。“养——多——西,呀!太精彩了!太捧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呀!养——多——西”老王如是说:“你帮我把晚会搞得那么轰动,那么意外,难怪你上午事先说不参加,你是‘声东击西’,是为了‘出奇制胜’,真是太绝了!养——多——西”。我说:“老王,我也想你呀!我怎么能把兄弟们忘了呢!我们是哥们啊!”。“呀!太让我感动了,此时此刻,养——多——西,来!此时此刻,让我们大家围在一起好好的庆祝,把那舍不得吃的一锅焖猪腿揣上来,哥们!来呀!酒!干!”老王激动的继续说:“这么多的猪腿是乔雅买来的,她一个人下午在默默的拔猪毛,这就是情呀!她一个人拔了这么多的毛,这就是情呀!……。”老王说到此时此刻,再也控制不住了,只听到老王:“喔!喔!我这是怎么啦?呀,喔——喔!我一想到乔雅一个人在拔毛,就感觉到那份情,喔!喔!”老王哽咽流泪的说。

 

待续……

 

Posted @ 2010/3/6 22:53:05  阅读( 3760)  评论( 0)  
最新更新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杨多思(十四)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杨多思(十三)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杨多思(十二)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杨多思(十一)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儿——杨多思(十)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侨友乐
    得到快乐、知识和财富!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总部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