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专辑 > 锡岛风云回忆录 > 《锡岛风云回忆录》后记

《锡岛风云回忆录》后记

后 记


       笔者编着这本书,完全是心血来潮,凭自幼年至老年的脑子里,还能记忆的一切,不管是民间风俗,工会动态,华校简介,矿场见闻,怀念故友等,杂乱无章的逐条写下,贻笑四方,由于笔者非文学家,也不是作家。只凭几十年来,在矿场﹑挖锡船的一段工作中,涉猎了不少也听了不少唐山兄弟们的故事,他们有斯斯文文读四书五经的老学究,会题诗作对。有的武术很好,虽不是十八般武艺齐全,但刀枪剑棒是很灵活的使用。有的会变几套魔术,也有会搞杂技,有些会讲故事,讲三国﹑讲水浒﹑西厢记﹑红楼梦,无所不谈,这些唐山兄弟真是文武双全。

       在当店员的时候,老板命令你先学煮饭烧菜,然后才企店面,学做生意,殖民时代的工资是五盾,扣雇佣税两钫,得四盾八钫,老板的脸孔,对顾客必恭必敬,对伙计带怒带骂,早上七时开店,晚上一边糊纸角(纸袋),一边做生意,晚上九点关店。

       在文教界执教时,接受了不少前辈老师的谆谆教诲,学到了不少的新鲜事物,丰富了自己的头脑。在搞工运期间,更认识了资方的丑态,不惜以殖民时代的卑鄙手段,对付手无寸铁的锡矿工友!在组织青年活动﹔如合唱团﹑文娱组﹑龙队及乐队等等时,出现了很多人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比皆是,增加了我对青年界的智慧,他们都是有很好的明天。

       社会就是大学,在这个大学里,形形色色,能使你变好,也能使你变坏,只要我们有坚强的意志,力求上进,增加对人世间百态的认识。清廉良善,这种人我们在社会上不妨多接近,他们都是清白纯洁,明白事理,知道羞耻,品行端正,不贪污,天生好良心的人,有责任感,直言劝告,有慈爱的友善。相反的,奸刁枭恶的人,我们要敬而远之,如表面和善心地险诈是奸。狡猾﹑刁顽﹑刁钻古怪为刁。猫头鹰头圆,嘴短,上嘴勾曲,爪锐利,性情凶猛,夜出捕食小动物,类似猫头鹰的人专门以大欺小,欺骗敲诈,更凶的敢于绑票,如要求不逐,也敢撕票,是为枭。不好的人也居心不良,用暴力和权势去欺压和掠夺人民的财物的人为恶。

       以上奸刁枭恶的类型人物的素描,只是举出一点一滴而已,当然还有很多可怕的人物,各位读者比我更加了解。

       笔者出生于勿里洞岛的山城岸东埠的一个贫困家庭里,父亲是一个地道的「猪仔」工人,母亲虽然出自书香世家,但自己却是一个文盲,这是旧社会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的牺牲品,我居长,有四个弟弟都先我而去了,四个妹妹也只存下两个,一个在中国,一个在印度尼西亚,父亲已在一九五一年去世,母亲于一九八三年仙游。

       在岸东埠的家庭里,还有叔父﹑堂叔及两位堂兄(都是「猪仔」) 等住在一起,叔父﹑堂叔﹑堂兄等「猪仔」期满后陆续转唐山去了,而我父亲已成了家,留下来在锡岛渡过一生。

       我开始读书在岸东中华学校,曾举家搬到新路埠,在新华学校念过书,之后搬回岸东埠,也在玛纥的华侨学校念过书,在玛纥念书时是一早乘长途巴士车去上学,下午又坐该巴士车回家,我也曾回到中国广东省梅县读过书。

       荷兰殖民时代,第一次到八打威亚 ( BATAVIA ) 旧称吧城,是从丹绒埠乘K P M  轮船以六盾的船票,只一个晚上到丹绒不绿码头,在码头上很多「行丁」旅馆派来招客的职员,我不知是什么旅馆的,这些「行丁」多数会讲客家话,我选了一个,他吩咐一辆客车载我到旅馆,并交代我给司机一盾就够了,旅馆里的一些工作人员都是印度尼西亚人,自己不会讲印度尼西亚话,只好用手势,成了哑巴,第二天一早我写了一个要找人的地址问旅馆办公处,他们很好,告诉我路线,怎么乘车,同时还要我小心提防扒手。我照着他们的指示,坐上往老巴杀的奥不烈车(现在的米格罗烈),我先告诉司机要到沙哇勿杀,司机听我讲的番话很别扭,用客家话问我是外岛新来的吗﹖我说是啊!很对不起,我不大会讲番话,他说住一个时期就会。车到了沙哇勿杀,司机说可下车了,你要找的那个招牌就在对面,我还他钱,他说小意思不必了,你过马路要小心,也要小心扒手,我只好一声谢谢,大都市碰见好人真是一件难得的好事,自己想今天真好福气,遇到的都是好人。

       终于找到了出门时父亲交代找一位乡亲在沙哇勿杀开菜馆的,那位老叔还认得我,一进菜馆就问我几时到的住在那儿﹖我说昨天刚到,住在旅馆,老叔说不行,赶快回去把行李搬来这里,这里还有一个空房,住旅馆很贵的。不错,住旅馆很贵,一天五钫,我出门时,身上只有十三盾,船票用了六盾,车费一盾,还剩下六盾,能捱多久﹖当天下午就搬到菜馆里住,住了四五天,白天无事做,帮忙招待顾客,替他收钱,菜馆不大,摆五六张抬,有男女佣人,还有女招待一名,接待食客,来菜馆的人,川流不息,早十点开店晚十点关店。过两天,碰到一位老同学在店前经过,坐谈一会,我要他带我到老巴杀找另一位同学,他是在一家商店工作,试试看他店里还要不要用人,见到了那位同学,由他介绍在该店工作,第二天开始工作,有吃有住,生活是安定了,到月底发薪时,只有五盾的工资,扣雇佣税两钫,剩下四盾八钫,工作并不轻松,不是呆在店里招呼顾客,而要送货,货少用脚踏车,货多用三轮车。虽说有吃有住,但早点自理,每早在咖啡摊喝一杯咖啡乌一仙,一个面包一仙,一个月六钫,礼拜天大家伙计到快乐世界逛逛,四个人去,一辆的士,车费一盾,中午在里面的餐馆吃一盾四味,一盘饭两仙半,雪茶一杯一仙,有时还到中华游泳池游泳去,入门票每人五钫,直到下午四五点才回店,又一盾车费,这些费用四人平分,一个月两次,就化去三盾,加早点六钫,等于三盾六,工钱四盾八减去三盾六,还有一盾四钫,有时多用一两盾,那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袋里空了到时是要游泳回勿里洞的。算来算去,再干一个月辞职不干,第三个月也不出去了,存下该四盾八钫,连同本钱凑够六盾船票费,余存的为车费零用,走为上策,不然的话,一直下去就要卖身了!

       我也到过新吸岛,是廖属群岛之一,也是锡岛,乘荷兰KPM  轮,船票七盾,初到新吸岛,人地生疏,那边都是广东人多,以兴宁县梅县人特别是揭阳河婆人多。在一上码头,走出栅门,一眼望去,一条直直的公路足有两公里左右,尽头是锡矿公司办事处,有医院,有警局,有荷兰人的高等住宅区,那条直街中部向左转的一条横街,那是华人的商店区,市场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百货公司,有亚弄店,有糕饼店,有菜馆,有咖啡座,有菜市,有海鲜,有肉类,更有缝衣铺,理发室和金铺等等。货物除土产外,样样新颖,都是从新加坡进口的,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电影院。新吸岛主要靠锡砂,也盛产红树胶。

       我在那边一家姓陈的商店里工作,月薪叻币六元,殖民时代使用叻币,我在店里工作很复杂,一早起来开店扫地迭货,来米时在米仓里迭米,整整齐齐,堆得很高,只有两个人,我和老板的侄儿,我还要炒咖啡磨咖啡,磨好的咖啡粉用赤纸做好的纸袋,一袋袋的装,有半斤庄,一斤庄,在店前摆着来卖,每天晚上九点才关店睡觉,拖着疲乏的身躯,倒在硬板床上,很快就睡熟了,一觉到天光,这样的工作挨了三年,三年来结识了好些新朋友,还有一些乡亲,现在回味起来,感慨万千,我回勿里洞时又乘荷兰的 K P M  轮,在海上漂了一个晚上,那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爆发了,船上灯火管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在甲板上吸烟,即使很小的一点火光,也会被船警拿去丢掉,不准有半点火光,好容易挨到天亮,船也到了勿里洞港口。*   洞岛沦陷,锡岛所有的荷兰人都走得干干净净,倭寇接管勿里洞,大抓壮丁往巨港当日本义勇军,也有抓到巨港油田工作。抓壮丁的工作交由各乡村的鲁拉(村长) ,华人则由淡光头(侨长) 进行,岸东的华侨青年被抓了一批,而我还未被抓到,于是和一二位友人到岸东义盛巴力做巴力,满以为在山地里的矿湖工作,可平安无事,可是意想不到,整个隆帮的工友,老也好,年青更好被迫载往丹绒埠郊外建筑飞机场,直到跑道基本完成,鬼子的轰炸机﹑运输机能上能下才回家 。

       南岛重光,勿里洞中印人民雀跃万分,隆帮里的工友,组织狮队﹑武术队到处表演,庆祝胜利。锡矿公司的碧眼儿卷土重来,东山再起,恢复采锡砂的工作。但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后,只能在锡湖和挖锡船可以工作外,矿井则被日寇南侵时炸毁了,整个矿井中的七个坪径都浸满了水,不能再使用。锡矿工作的中印工友照旧上班,殖民时代的工作制度也照旧实行。

       工友们﹔醒来了,不再是待宰的羔羊,工友们组织了自己的工会,第一任会长徐俊芳 (已故),搞了一个轰轰烈烈的一百零五天的大罢工,牛刀小试,虽然资方仍冥顽不悟,但却已心惊胆战,他们没有料到,也不敢再轻视,工友们的「团结就是力量」!

       在第二任会长卢秋生 (已故) 与四个劳工分会主任的同心协力下,为谋求,为争取工友们的合法权益,合理的待遇而斗争,与印度尼西亚工会的全体印度尼西亚工友兄弟们,组织成为一个「工人阵线」,中印工友们联合起来,为工友兄弟们最低限度的合理要求,与冥顽的殖民时代的锡矿公司斗争到底,胜利的花朵是为中印工友们而开的,更好的明天为中印工友奠定了基础。

       笔者在成立工会时,是岸东劳工分会的收捐员,脱离了与锡矿公司工作,以后他们安排我在岸东的中华学校执教,两年后,迁往玛纥中正学校执教两年,新中国成立了,风起云涌,掀起了一番波涛。之后﹔另成立爱华学校,我被任为该校第一任校长,也帮忙玛纥劳工分会处理一些会务,又被调往新路埠主持新民学校,只过了一天的校长瘾,由于荆棘满途,最后调到丹绒埠主持中华劳工分会。

       笔者曾两次身系囹圄,第一次是一九五一年的八﹑一六大逮捕,关了三个月又两天,无罪释放。第二次是九卅事件被捕,开了四天,为前勿里洞中华总会主席张锋锻先生保释出来,但须天天报到,半年后才自由,虽两次为阶下囚,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现在我已耄耋之年,回忆过去,为工友﹑为农民兄弟﹑为社会大众﹑为培植后一代,一直坚持 下去,虽然一生坎坷,从不后悔,能把记忆的锡岛风云都写下了,并蒙及致于衷心感谢的老同事,把我写得糊胡涂涂的草稿,花了他宝贵的时间,花了很大的精力去整理,用中文计算机替我打成一本书,给有关方面,给各华社,给勿里洞的华人大众,同时也为把建设及繁荣经济的勿里洞锡矿工友,农民弟兄,华侨华人大众,作出了伟大的贡献,劳苦功高的精神,永垂不朽!

《陈老萍,二00三年春节前夕》

 

请点击目录阅读更多:《锡岛风云回忆录》目录

 

Posted @ 2009/11/24 0:26:45  阅读( 5268)  评论( 0)  
最新更新
  • 《锡岛风云回忆录》后记
  • 第七章 第九节 惊涛骇浪─海上历险记
  • 第七章 第八节 饮水思源
  • 第七章 第七节 一群小鬼
  • 第七章 第六节 勿里洞的华人习俗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侨友乐
    得到快乐、知识和财富!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总部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