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忆童年(二)

文:吴士奇

        我们在深山里过了三年多的岁月,期间有些事,我会常忆起它。

        有一次妈妈带着我外出办事,走在树林中小道,不时我会看见一些小动物和飞禽,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只母野猪,带着一群猪仔在林中寻觅食物,相当有趣,一点都不惧怕人。路过一印尼人的住家时,妈妈向女主人乞讨水喝,女主人热情地邀请我们上她的高架木屋,坐下后她倒水给我们喝,还拿出煮熟的木薯招待我们吃。我注意她,看到她腮旁下长有肿瘤,样子极难看,我有点怕怕的。不管怎样,当时的印尼族人对我们华人是友善尊重的。

        晚上有时会听到青蛙咯咯的叫声特别欢和特别多时,爸爸会带着我和哥哥去抓他们,到池塘边、浅溪边、洼地积水处去寻抓。有一次哥哥看见田鸡跳走,追上去一抓,拿上来看,连蛇带青蛙都一起抓上来,吓了一跳,赶快甩手,又好笑又吓人。田鸡抓回后放在大缸里,用重盖盖住,要吃时抓上来,煎、炒、煮都可以,味道特别鲜美可口。有一次我在溪边行走时,突然发现一条很大的鲶鱼(塘虱),约有四斤重,在浅溪中游走。我赶紧回家和兄弟妹们拿了簸箕就来捉它,我们合力把她捉上岸带回家,实在好玩且刺激呢。爸爸高兴,妈妈且不喜欢吃淡水鱼,她说太腥臭。所以我钓回来的鲫鱼、斑鱼、鲶鱼、杂鱼……等,大部分都拿来喂鸡鸭猫狗了。

        有一天父亲有事出外不在家,恰巧玉妹有病,妈妈抱着她走二、三十里路出外求医。上午出发,直到天黑还没有回来。森林里的夜晚,像黑锅一样罩着木屋,屋里没有大人,只有我们几个小孩。强弟还不到一岁,不知是怕黑,抑或是母亲不在的原因,哭个不停。云妹抱着他,带哄、带讲、带唱、带亲、带摇、带走、带喂都无济于事。兄弟妹们想尽办法哄他,也都无效,照哭不止。云妹可能感到无法哄停强弟不哭而伤心地哭起来;接着引发荣弟也哭了;感染到我也哭了;坤哥禁不住也哭了。在昏暗的油灯下,我们五个小孩哭成一团。此时孩子们是多么需要妈妈啊!又担心妈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回不来。互相触动了此种心灵感应,孩子们哭得更大声,更凄烈伤心。真有点惊天动地、天昏地暗的境地。

        这哭声引发了屋外各种唧唧的虫声,呜呜的犬叫声,“哦呀、哦呀”的婴兽啼哭声。这种奇怪的交响乐,响彻山野森林,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更显得凄切悲凉。在这四周无人烟的地方,有谁知道并帮助这些可怜的孩子们呢。也不知哭了多久,妈妈可能是心灵感应抑或是听到孩子们的哭声,三步并着两步摸黑赶回来了。我们一看到妈妈带着疲惫的身子、憔悴的脸容、内疚的神情、点点泪珠还留在眼眶里,我们都停哭了。强弟一到妈妈的怀里,听到妈妈的声音,闻到妈妈的气息,就安静下来了。

        日本投降后,我们全家搬到名叫双凤的地方。这里有一条小河流经此地,河宽约12米,深约4米,有时有鳄鱼出没其间。这里的人常在河边栅栏内洗澡,也常在伸出河岸约二米长的宽木板上洗衣服,我也常在河边游泳或钓鱼。河的两岸长着青青的灌木,萋萋的青草,五颜六色的野花、菜地、木薯地、番薯地穿插其间。岸这边住着几户人家,我家就住在这里;岸那边有一个叫“隆邦”的地方,住着唐山来的单身汉,我常会去玩,听矿工们讲故事或见闻。不很远的地方,有一个锡矿场,我也常去看矿工们采锡矿,只见工人用手把持操纵着几米长的大水龙头,急速地射出强力的水柱冲垮矿场的泥墙,激起水珠四射,水雾弥漫,伴着声响,把夹矿的泥沙冲刷下来,流向集沙处,经过沉淀、收集、振筛、过滤、取矿砂、烘干、包装等工序,装成50公斤一袋的锡矿砂,装车运走。冲刷后废弃矿场就变成深约十几米的湖泊,勿里洞有很多这样的湖泊。

        那时我妈的肚子又凸了起来,怀孕着雄弟。有一天风和日丽,上午8点多妈妈要到河边洗衣服。我、云妹、荣弟、玉妹、强弟也跟着去玩,顺便看看妈妈洗衣,小花狗也东窜西跑地跟着来。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到洗衣处。一看已有一个唐山婆和一个妇女在洗衣服,于是三个妇女或蹲或坐在木板上洗起衣服。弟妹们站在旁边看或玩,我提着钓竿在不远处钓鱼。我聚精会神地看着浮标,突然传来弟妹们惊恐的哭声,小花狗汪汪的叫声,我吓了一跳,快速跑过去,看到弟妹们有的急促地跺着脚,手乱指河中,喊着“妈咪”大哭起来。我看到那妇女的脸露在水面上,在那里挣扎,唯独不见了我的母亲。约10岁的我,意识到妈妈掉进河里,有危险。没脱衣服,立即跳进河里,潜入水中,到处乱摸乱抓,想把妈妈抓住把她救上岸来。弟妹们看到妈妈和哥哥都没有浮起来,四个小孩哭得更大声、更惊恐、更悲切,脚也跺得更急促有力。小花狗也团团乱转,乱踏后腿,汪汪叫得更急厉。终于惊动了上帝——唐山婆,她一手抓牢木板柱樁,一手去摸抓我母亲。真是命不该绝,幸运地抓住我母亲的衣服,把我妈妈拉上岸来。此时我妈脸色铁青,昏了过去,经救治后才清醒过来。事后听妈妈说:“那个妇女以为我会游泳,要我下水,我说不会,她不信就把我拉下水了。我在水下一面挣扎,一面还抓着她的衣服不放。而唐山婆以为我和那妇女下水游泳,不在意只顾洗衣。后来听到小孩们哭声厉害,看到亚奇(吴士奇)不脱衣服就跳进水里,才意识到事态严重,才下水救我。不然亚奇来救我,被我抓牢,三条人命就完了,想起来都很害怕。”

 

相关链接:吴先生寄给侨友乐的一封信

吴士奇先生作品:我的故乡行
                            我的故乡行(续)
                            印尼第一位华裔市长
                            忆童年(一)
                            忆童年(二)

 

Posted @ 2008/12/11 23:09:36  阅读( 5465)  评论( 1)  
最新更新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20)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GiGi
不是侨友,却在侨友乐里混,只因快乐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总部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 好文共享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评论排行榜
点击排行榜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