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感悟 > 我读《风雨南洋未了情》

我读《风雨南洋未了情》

我读《风雨南洋未了情》

广东曲江 黄英勇

        作者许琼玲查阅了很多关于当年南洋华工的历史资料,《风雨南洋未了情》所写的华工简陋的生活条件、粗砺的食物和极其艰苦并且是险象环生的劳动环境,都是真实的,读起来,如历其境, 祖辈父辈当年受尽压迫和剥削的情景,跃然纸上。小时候我就在“隆帮”(矿工的集体宿舍, 小说里有详细描述)附近长大, 我经常到隆帮里玩。

        人老了往往爱怀旧,儿时的经历常在闲暇时浮现在眼前。我1939年出生在勿里洞玛纥,父辈是契约华工。到三十年代,荷兰人允许老矿工成家或带家属,在隆帮以外搭建亚答屋居住,他们的孩子长大后,有的仍然在巴力(锡矿)当矿工,这样,荷兰人还省去从中国沿海运华工的费用,有的华工连续三代都在巴力劳作,荷兰殖民者给他们最低廉的报酬却榨干了他们几代人的血汗。那时我们全家八口人,靠父亲在锡矿当工人的微薄收入养活一家,父亲每月配给粮食24斤,配偶和未成年子女每人10斤,一家人都是面黄肌瘦皮包骨。我们小孩子在母亲的带领下,开菜园种各种菜瓜,解决自家吃的菜,还养几头猪、一窝鸡,猪养大了杀来卖,也留一部分自家吃,还种一些果树,这样才勉强度日。日本占领勿里洞时,抓劳工去修建机场,矿工家属也不能幸免(小说里有描述),大哥、二哥为躲避被抓去,逃到山里,自己开荒种地,后来他们十几岁就去做工,我很幸运能去读书。父亲希望家里有个“秀才”,全家省吃省用,我初中毕业时,家里愣是省出了买船票的钱,让我乘荷兰“芝”字轮回中国大陆。父亲在巴力里是干到老死的。

        我回国后在山东济南读完高中三年、大学五年,一直享受国家的助学金。在济南三中有几十位归侨学生, 当年的学校生活至今仍历历在目。六十年代初困难时期,粮食定量,星期日只吃两顿,但是意气风发的我们,整日在足球场上踢球也不知道累和饿, 其中来自勿里洞的就有七位,他们有的和我一样五年大学也在济南度过,我们戏称“留学齐鲁”。我在大学学的是工科,却希望看到反映南洋华工史的文学作品,这类书或电影看后会使我记忆犹新。我看过的有:20年前新加坡电视剧《雾锁南洋》、不久前播放的三部移民剧之一《下南洋》,更早些是我只花2元从旧货摊“淘宝”得到的陈嘉庚写的《南侨回忆录》,而最近是我看到的归侨作家许琼玲写的长篇小说《风雨南洋未了情》。这“四南”中,首推《风雨南洋》这部描述勿里洞锡矿工人和棉兰烟田工人的百年血泪历史小说最使我动情,以至特地几次打长途电话去北京和作者联系,让她把书分别寄给上海、福州、济南等地的老同学,他们是我当年在济南共度青年时代的老乡,有的也是勿里洞矿工子弟,我们一起经历风雨和冬雪, 一起饿着肚子在足球场上挥汗如雨却乐此不疲, 此书是给他们的最好礼物,我相信此书会引起他们的共鸣。果然, 他们读后来电话说,早就希望有反映勿里洞华工的文学作品问世,别让先辈那段苦难经历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这本书实现了这个多年的期盼,他们和我一样读后感触良多。

       书中出现“木鼓”有八次之多,木鼓现今在勿里洞恐怕早已消失了,能说清它的人可能也不多, 我对此物还有印象。隆帮居中一个大房间作为食堂,安置一个木鼓(有的把木鼓摆放在隆帮前的空地),木鼓形如腰鼓,中间较粗,大约1米长,直径约30厘米,中间挖成空心,整段树干刨成,用两根鼓锤用力敲击,就发出“咯,咯”的声音,木鼓放在专门的支架上。我读到书中提到的木鼓,脑海里就出现儿时见到隆帮头吴样击鼓的情景:他中等身材,却颇壮实,懂一些拳脚,常在舞狮队里表演打拳。击鼓时,他双手紧握鼓锤,用力敲击木鼓,时快时慢,响声很有节奏,催促矿工们干活。此物客家话叫“壳”,潮州话音“哭”。我在电脑上搜索,云南佤族有使用木鼓,也是用整段树木凿成的,和勿里洞的木鼓大致相仿。不同的是,佤族的木鼓被视为神圣之物,敲响木鼓是吉祥的祝福,人们便围着篝火载歌载舞。而勿里洞隆帮里的木鼓一响,矿工们就得列队出工,那是催命鼓。中国古代称为“柝”(音tuo)者,其实就是木鼓。《木兰辞》中有“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的诗句。

       读着《风雨南洋》便钩起许多儿时的回忆。我记得隆帮食堂(就是作为厅的地方)正面竹篾墙上贴着红纸,书写着“大伯公神位”,其前摆放一长香案,案上放置一个插香用的竹筒子。“大伯公”即土地神,每逢初一、十五要焚香。华工们背井离乡流落南洋,心系祖家和亲人,只能用这种传统的焚香拜神的形式来寄托他们的想望。书中也有写到主人公给死去的同宗兄弟祭拜,表示对亲人的哀悼,还有写到巨港到处可见与家乡相仿的庙宇,让我们感受到华夏文化和民间的传统习俗是随着这些几百年陆续下南洋的唐人在不经意间就被带到南洋各地,并在那里繁衍生根。如果说书中有欠缺之处,我觉得那是关于勿里洞的华工从家乡带来的民俗被作者遗漏了。作者写了他们的亲情、乡情、母子父子以及夫妻、兄弟情,是那种同甘苦共患难的真情,读来催人泪下,也写了过阴历年听到爆竹声才知道又是新年了,这些描述都很真实。但是,我想起儿时在勿里洞有三个节是人们最重视的:除了过阴历大年,还有清明节和阴历七月十五的“盂兰节”,也称鬼节。 2003年我离家几十年后第一次回玛纥探亲,正巧遇阴历七月十五,在当地重温了鬼节的盛况。玛纥埠的福德祠俗称大伯公庙,是鬼节祭祀活动的中心。香案上摆满规定的各种供品,光是烧猪就有十多头,各种瓜果应有尽有,这些供品都是善男信女奉献的。烛光跳动,香烟袅袅,蜡烛最粗的直径有15厘米、一人高。鬼王塑像高高端坐中央,善男信女摩肩接踵。人们相信所有回不了家乡的游魂散鬼,这一天都会齐聚此处,享用人们的祭念。那些屈死的华工,他们的魂都无法再漂洋过海回家乡,因此,鬼节也就成了对他们寄托哀思的重要活动。那天,来自邦加槟榔的舞狮舞龙队也来助兴表演,还有传统的中国功夫对打、棍棒、刀、戟等,引来阵阵喝彩和掌声。 离庙不远的空地上,还举行印尼民间的体育游乐活动——爬槟榔树比赛。砍伐下来的槟榔树干被刮得溜滑,涂上了润滑油,再把它竖立在广场中央,顶上吊挂着各种礼品,最高处是红包包着的奖金。勇士们一个个爬上去又滑下来,引得观众阵阵欢笑。历经一个多小时,不知滑落了多少人,润滑油也被勇士们的衣服抹干净了,最后是用叠罗汉的方式才登上20多米高的树干,扔下礼品,群众一阵哄抢,而大红包则由众勇士瓜分。鬼节可以说是当地中印民众共欢乐的节日。

       我设想:假如《风雨南洋》写进这个节日,是否能增加些民间色彩呢?作者没到过勿里洞,对民俗民情难免不知情,相比作者对人物细腻的心理描绘,她对当地的风光的描写就显得比较粗线条。 粤北的初春乍寒乍暖,今年寒潮频频,阴雨连绵,比往年潮湿寒冷,只得缩手缩脚,我读着《风雨南洋》仍放不下手,心潮澎湃,仿佛置身于当年的隆帮,听到大海呼啸,林涛依旧,夹杂着依稀的柝声,两眼因书中的情节而潮湿...... 几十年没写过文章,更不会写读书笔记,因有所感,写了以上杂乱无章的文字,只想对远在南洋的乡亲们说一句:《风雨南洋》是本好书,就像勿里洞同乡联谊会的出版贺词所题的:“书载乡愁 文传四海千秋在,卷记乡情 名扬五洲万代存”,感谢许琼玲为我们锡矿工人的后代写出了反映父辈的艰辛生活历程的长篇小说。

 2012年春季于粤北

Posted @ 2012/5/31 22:32:40  阅读( 2885)  评论( 3)  
最新更新
  • 在清远华侨农场的日子
  • 故乡勿里词洞岛的沧海桑田
  • 我读《风雨南洋未了情》
  • 深切悼念同学好友-印尼归侨丘垂谦
  • 关于恢复集美华侨补习学校独立办学的诉求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侨友
    祝大家快乐每一天!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各地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