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感悟 > 为契约华工树碑,替“草根人物”立传

为契约华工树碑,替“草根人物”立传

        为契约华工树碑 替”草根人物”立传

 —-读许琼玲新作《风雨南洋未了情》有感
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东南亚研究所教授 温广益


        归侨作家﹑巴中60届校友许琼玲创作的另部一小说《风雨南洋未了情》,又于今年5月问世了。和前一部短篇小说集《椰子树下的故事》不同的是,这是一部长篇小说,是以印尼勿里洞和棉兰日里种植园契约劳工的苦难史和抗争史为主题的。我于较短的时间内读完了这部小说,甚觉获益不浅,感触良多。 在仔细拜读这部长篇小说的同时,由于作者不时提到拙著(实为合著)《印度尼西亚华侨史》所提供的一些资料,不由得使我想起当年我们编写该书时的一些尘封往事。

        大约距今30多年前,在粉碎“四人帮”之后不久,有关领导号召侨史工作者抓紧时机,适时写出一部南洋华侨史,或美洲华侨史,以正视听,为海外华侨华人立传,说明他们是以劳动人民为主体,他们都有一部苦难史(或曰血泪史)和斗争史,为当地经济的发展繁荣做出过贡献,他们的事迹曾彪炳青史;不要一提到华侨华人就误认为是资产阶级,穿的必定是西装领带,如此等等。当然,如果地区华侨史范围较大,一时收集资料有困难,编写费时,亦可先易后难,先简后繁,先写一国华侨史,然后水到渠成,再写出有分量的地区或世界华侨史。

        当时我在厦门大学南洋研究所工作。该所成立于1956年,是为研究东南亚的现状及当地侨情为主的专设机构。该所书报、杂志以及调访等资料较丰富,而且还有一些当地知名归侨在那里从事研究和翻译工作;就资料而言,又以印尼的中外书籍尤丰,加之印尼归侨亦较多,于是先编写《印度尼西亚华侨史》的任务,便历史地落在我们的双肩上了。

        用三年多的时间,我们完成了编写《印度尼西亚华侨史》的初稿工作,由于资料丰富,其中不吝笔墨,单辟一章“苏门答腊日里和邦加、勿里洞的契约华工”,以彰显他们的苦难、斗争和对当地经济发展的贡献。经审核到正式由北京海洋出版社出版,则拖至七、八年后的1985年始问世。由于此书是解放后由新中国培养的学者写出的第一部华侨史专著,其喜悦心情自不待言,但更令人高兴的是通过此书保存了一些难得的侨史资料,其中就包括了契约华工的资料。

        早就听闻许琼玲要在《椰子树下的故事》的基础上再写一部有关华侨内容的长篇小说,我们都在翘首以待,并予鼓励。没想到不到两年的时间,这部长篇小说就问世了,更没有想到的是,这部小说是以印尼契约华工的苦难史和抗争史为创作主题的。我们除了表示衷心祝贺外,还要对她怀着时代使命感的精神,以顽强的意志,不懈的创作欲望表示敬佩。

        是的,诚如她所说,到了退休之年的人们本应当“大部分时间是在公园健身或过着闲适的生活”,可她为了写这部小说却常常引起失眠,还要跑图书馆抄资料,甚至研读起《资本论》等马列著作的某些章节,这确实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闻之令人肃然起敬。

        19世纪中叶以来,荷兰殖民者在经营邦加、勿里洞锡矿和棉兰日里种植园时,大量使用了契约华工进行开发,到20世纪40年代二战结束,这个罪恶的契约华工制度才逐渐消失。换句话说,这个沾满华工鲜血、对华工进行残酷剥削压榨的契约华工制度存在了一个世纪。时空跨度如此之漫长,期间在国内经历了鸦片战争后清廷走向腐败怯弱,列强恣意蹂躏,只知一味割地求和,东南沿海民不聊生,不得不远走他乡,外患内忧,一齐向古老的中国迎面扑来,革命志士前仆后继,唤起民众,出现了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建立了中华民国,以后又是军阀混战,天灾人祸,民生凋敝,最终迎来抗日战争,中华民族空前大觉醒。而在国外,在荷属东印度则出现了对殖民地大开发、大掠夺,一伙弱势华工群体遭到践踏鱼肉,无处伸冤,终于殖民者又抵挡不住日军的侵略占领和大肆掠夺资源,如此等等。

        在这部小说里,在契约华工身上都得到细致的反映并从中让我们看到华工的苦难与抗争,在革命志士领导下得到成长。而要做到这一点,如果作者缺乏国内外(包括印尼)历史知识,肯定是很难写好的,这不能不说是这部小说的一大特点。

        在佩服作者丰富历史阅历的同时,我们还看到作者具备天文地理方面的丰富知识。且看她在“苦难”篇第一小节里叙述契约华工被拐骗、漂洋过海下南洋时,海上二十多天的漂泊所遇到的各种折腾,读之令人感同身受。又如第二小节里一伙契约华工被分配到岸东(Gantung)开矿,他们是徒步花了12天从勿里洞西岸的丹戎班兰(Tanjung Pandan),边走边开辟小路的,一路险象环生,还碰到猴群、蟒蛇、野猪等险情,他们风餐露宿,栉风沐雨,体力透支,读之也让人感到身历其境,并透过时光的隧道,仿佛看到当年华工们筚路蓝褛,开启山林,辟出荒岛上第一条人行小道的艰苦过程,如此等等。

        许琼玲说得好,“历史小说不是史料的堆砌”,文学创作和史学著作总是有不同的分工,前者要敢于发挥想象,后者则追求论从史出。如果我们拘泥于史料,例如因为没有看到有关辛亥革命后革命志士在印尼一些地方组织契约华工学习和争取合法权益抗争活动的资料,就会不敢写出革命志士张石在勿里洞为契约华工及其后裔办各种学习班以及组织他们和矿主进行合法权益斗争的情节,那样就会使契约华工的苦难史和抗争史变得苍白无力。

        顺便提一下,在“抗争”篇的第17小节写到革命志士张石到岸东为华侨办中华学堂时,从准备各类教具、选址、自编课本,到开设儿童、少年、成人和职工四个班,第一次上课,只有一个老师在几个班错开跑动,可谓写得绘声绘色,细致入微,有如在看电影一样,而这不正表明作者对生活的深刻观察和文笔之细腻吗? 由于作者善于发挥想象,使得史学著作里的“死材料”都变成了活材料。

        通过文学创作,使我们看到了华工们丰富的内心世界,看到他们早期如何在原始的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劳动被折磨至死的场面,其中五斤染烂脚病不得医治而自残;王黑子被骗赌欠下一身债而饮恨吊死;老华工土生差半天就可自由却因锡窑塌陷而遇难;来顺被活活溺死于泥潭;柱子身挑百斤锡沙走过摇晃的桥梯而失足摔死;特别是登贵父子18年后在矿区才相见相认,却双双死于塌方,死时父子俩紧紧抱在一起的惨状;如此等等,读了直撼人心,可谓大大补充了史学著作的不足,让我们感受到有血有肉的契约华工的血泪史。作者还写出了以张天成三代人为代表的契约华工及其后裔的栩栩如生的苦难史、抗争史和成长史,使我们看到整个契约华工制从兴起、发展到消亡的历史过程,更是史学著作所难以表达的。

        不忘叙述华印(尼)两族之间的友谊和亲情,是许琼玲进行文学创作时经常予以重视的主题。在前篇《椰子树下的故事》已不乏这方面的事例。笔者也曾指出,“华族与印(尼)族杂处或相处,历史悠久,……彼此间产生友情、亲情甚至爱情,是很自然的事”。

        在这部长篇小说里,这一主题得到更好的发挥。由于契约华工与当地劳动人民没有根本利益的冲突,且同受荷兰殖民者的压迫和剥削,彼此之间互相同情,于是出现当地人古农(Gunung)帮助因“违纪”而延长契约期的魏三牛成功逃跑的事件,让三牛以后过上人的生活。古农还帮助刚落入锡矿区的望洋找到生父天成,以后望洋还与古农的女儿茉拉蒂(Melati)结婚,古农成了天成的亲家。结婚喜庆之日,把全村的人都请来,热闹非凡,从结婚仪式,新娘衣饰到饮食,作者可谓发挥得淋漓尽致,对印尼的美食,甚至如何烹饪,简直如数家珍,了如指掌,让人读后回味无穷,同时也看到华印两族亲如一家的温馨场景。

        我想,如果作者没有在印尼生活多年,平时与当地人民多有交流接触,注意观察各种生活细节,肯定难以写出如此动人心弦的故事,这不能不说是这部小说的一大亮点。 作者还使用对比的手法揭露殖民者、公司矿主住的小洋楼,与契约华工随意而安用树木、竹子、棕榈和椰子树叶搭成的排屋,两者住宿条件之间的天壤之别。且看矿区之外,在山坡的一角有几幢白色的小洋楼,镶嵌在红花绿叶丛中,这里僻静,风景如画,宛如世外桃源,锡矿公司的总经理就住在这里。辖区前有荷枪的门卫把守,闲杂人员,休得入内。洋楼内厅宽敞,雪白的墙壁,落地大玻璃窗垂挂着缕花的纱幔,紫檀木的家具,豪华富贵。……主人在场,土族佣人端送任何物品都必须双膝跪下,而平时走过也必须屈膝弯腰,……在殖民者作威作福的那些岁月里,以上的描述一点都不为过。这是一幅在殖民制度下,通过残酷的压榨,在华工们的血汗和尸骨上才能维持的局面,而这一点在史学著述里是难以表达的。

        总之,许琼玲的这部新作可谓源于资料又高于资料,与史学著作的资料堆砌、读之令人乏味,可相得益彰。半个多世纪前契约华工们过着毫无尊严任人凌辱的日子虽然已一去不复返了,但阅读这部小说,重温那段历史,仍让人震撼不已。如今中印两国都已走上繁荣富强的康庄大道,中印两国人民携手共进,应是今天时代的主题,而从这部小说散发出来的感情,相信读后定可体会到作者的初衷的。

        末了,赋诗一首,以结束此文:

        国弱受人欺,百姓当猪仔。
        漂泊下南洋,矿园做苦力。
        有冤无处诉,惨死无人理。
        度日有如年,契约无了期。
        反抗加斗争,脱身人无几。
        矿园日月异,矿主肥自己。
        正义存民心,浩然溢天地。
        漫长一世纪,终有尽头时。
        时代在进步,冲击殖民制。
        华工自由日,中印结友谊。

       2011.8

Posted @ 2011/8/9 15:37:52  阅读( 3827)  评论( 2)  
最新更新
  • 在清远华侨农场的日子
  • 故乡勿里词洞岛的沧海桑田
  • 我读《风雨南洋未了情》
  • 深切悼念同学好友-印尼归侨丘垂谦
  • 关于恢复集美华侨补习学校独立办学的诉求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侨友
    祝大家快乐每一天!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各地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