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感悟 > 只有善种才会播出良果

只有善种才会播出良果

只有善种才会播出良果

讲述“人鬼”、“牛神”的来历——陈俊求(原名: 陈应谋)

       五、七 干校后,接着,那些尚有问题的人就要下放到农村去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人鬼”是资产阶级的典型代表人物,是属“污泥渣滓”,必须要夹着尾巴好好地改造改造,才能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下放前,早有材料先送达村党部,消息风驰电掣般地来到该村,村民们时刻在戒备,连小孩都害怕这个“洪水猛兽”的到来,所以,这“人鬼”被安排到离村子约1公里远的旷野,近森林的无人居住区,限二十天内自己要在那里盖好茅草房;村长借出砍刀、镰刀、斧、锯、锤、铁铲、及其它工具给他,允许他去森林砍树、割茅草。

       刚到,暂住在一个农民的空房,下面养着一头牛,上面可以住人,有梯子。谁知上了梯子一看,啊呀呀,真叫人毛骨悚然,里面虽有一张空床,但旁边还摆放着一口空棺材,“人鬼”忐忑不安,心跳还没平息,突然间,一条约一米长冬眠的蛇从棺材旁边爬了出来,它怕这个新到来的 “人鬼”。同样,“人鬼”更怕牛、棺材(鬼)、蛇及神。当天夜里,不得了了,几乎彻夜未眠,在油灯下看书、学习,想弄通马克思主义;不过,此时怎么也读不进去了,虽然已经进入严冬,由于惊吓,仍然汗流夹背,还好,还没落得屁滚尿流的地步。第二天夜里实在太累了,一倒下就睡到天光,一看什么都没有发生。先前本来就死过一次了,早已把生死置之于度外,所以很快就适应,不怕了,觉得:“本是同类物,何必相畏惧?”,下面还有活牛相伴,何惧耶?寒冬的天气冷得刺骨,第三天“人鬼”进入棺材里试试,觉得很不错,四面不通风,就挪开棺材盖子,干脆进入棺材里睡去了。

       房子盖好了,就开始接受监督劳动;可是,几天前受伤的左脚开始发炎、肿胀、生脓了,走路很艰难。为了改造,坚决不下火线,只好砍了两根有叉的小树枝节做扶杖,就跟着大伙上田地里去劳动了;回家时,顺便捡回扁平的吸血蚂蟥,洗完脚,就把它放在伤处,让它来吸脓血,果然效果极佳,次日就痊愈了,完全可以甩掉扶杖稳健地走路了,人们感到很惊讶,不讲话,用神奇的目光望着这个“人鬼”,怎么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两种人了?

       房子选盖在进森林的一块空地,目的是为了便利、快捷,减少扛运,加上周围有池塘水环绕着,野兽过不来,也可省去担水,只需用粗藤条做个小桥,便可进出又安全。住进自盖的家的第三天夜里,正见鬼,忽然听到“喔哇、喔哇”婴儿的啼哭声,是阎罗王派“婴鬼”来招魂还是给我做伴的?哭声不断,此起彼伏,很悲切,似乎在求救。想想自己活在人间却似若无人,过着孤独、无助的生活多悲惨、难受,有个伴多好!可是,周围没人,夜间森林里哪来的婴儿啼哭声呢?百事不得其解,太蹊跷了,越想越害怕,经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才想起“小祝姐姐—(以后专有讲她的故事)”离别前的谈话,她说:“只有埋下的是善种,方能结出善果来”,是呀!自己没做亏心事,何惧半夜鬼敲门?现来了不伤人的“婴鬼”来做伴,何乐而不纳呢?真心实意,鬼神也会感动的。根本没有利害冲突的“婴鬼,”,和“人鬼",可能就成为所谓的“善种结出良果”吧,为自己鼓起了勇气,就带着手电筒和床单过桥朝啼哭声去探个究竟,果然就在一颗约四米高的小树杈上安放着一捆包裹,声音是从那儿传出来的。顾不了那么多了,爬上去先看看,婴儿若是冷冰冰的,那是鬼,若这样带回家,不仅带回了“婴鬼”,而且还会引来“妈鬼”来纠缠,这个家就将永远要闹鬼,这叫做:祸不单行;然而,上去一看,却是个约三、四个月的女婴;一摸,还是热乎乎的,放心又高兴,确定了她是人,那就把她用床单背在身后,拿下来带回家,可是,事隔不久,婴儿倒没哭了,却嘴唇发紫,白眼朝上翻,虽还热乎,但无呼吸的迹象了,怎么了?真吓死人了!可能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哭了那么长时间,导致上气不接下气、缺氧而再次休克吧。怎么办?当然不能按压她的胸口做人工呼吸,因为她的胸骨太软了,只能口对口一呼一吸地帮她做人工呼吸了,随而掐她的人中,约半个多小时后,她苏醒了,终于“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顿时高兴地脱口放了个洋(鬼)屁“Bravo!”—妙哉,天助我也!接着,就为她煮点米粥汤,顺便也给她洗个热水澡,换换新尿布(“人鬼”撕下的旧衣),并开始推测:这女婴,先天有心脏病,长时间休克(假死)不醒而被误为“死亡”, 趁日落前被送进森林里天葬;夜间禽兽的怪叫声把她惊醒而哭泣,后来就被“人鬼”救去了。若再迟一步,无疑会被禽兽叼走不假。整个晚上“人鬼”几乎没睡,观察她的呼吸,摸摸她是否还热乎乎的?绝不能冷着发烧。还好,晚上只起来四次,给她吃了、换了尿布又安详地睡去了。第二天,吃过饭后,就拎着装着米汤的热水瓶、碗、勺子、尿布就背着她出工去了。在田地里,好奇的妇女们围上来看看这个从天上赐给奇人(人鬼)的女婴,可是,在这村子里她们没见过这女婴,很觉得太神奇了,下班后,先去供销社,买婴儿的奶粉、奶锅、奶瓶、奶嘴及背婴包后,一窝蜂都来走访参观“人鬼”的窝棚及他救出婴儿的那颗树,看了后,有个妇女感慨地说:“他们说:‘牛鬼蛇神’就是从外国回来的华侨专门来干坏事的,他们表面是人,背地里是鬼,所以叫“人鬼”,好听点的叫“牛神”—牛鬼蛇神的简称;现在看来,是人为的‘把人当成鬼'。救人、干好事的叫做鬼,那么,陷害人的又叫什么呀?”。另个妇女说:“这个女婴肯定是外村人的,怕死人的阴魂不散又跑回家来,所以,丢来我们森林里。那么,明天,我们要分头到附近村子里去说说、问问是那家的;不然,这个好华侨会被累伤、拖垮、甚至又要受冤枉。大家看到了他不是搞破怀的;他是真正的大好人啊!”。她这一发动后,明效大验,就在第四天的下午,突然出现一男一女从外面一直朝着那背着孩子正在田里劳动的“人鬼”走去,到了跟前,双双跪下磕头、嚎啕大哭道:“感谢救命恩神!感谢救命恩神!……!”“人鬼”扶起两人起来,他们不起来,“人鬼”解释说:“你们向我下跪,上面领导要斗争我。”旁边人也在劝说,终于夫妻俩才愿意起来。经过大家的询问,认准女婴确实是他们的,才放心拿给他们。他们刚走出几步,“人鬼”扑倒在地痛哭流涕地也嚎啕大哭起来,哭得那么伤心,妇女们被感染也都哭了起来,几个铁石心肠的汉子也为之流了同情的眼泪,走过来安慰道:“共患难结成了亲缘,一时是难于被割断,会很难过的;可是,你是在接受改造,上面派有专人监督,想开点,善良的好人。”

      “能把死人救活”的消息传开来,有外伤的妇女都前来求医,“人鬼”本来就不是医生,可又不好拒绝,正是哭笑不得,骑虎难下,怎么办?只有绞尽脑汁,用善良慈爱之心去开出美丽的花朵吧。摸索、实践,最后总结出:凡发炎、生脓、还有囊肿的,用蚂蟥吸血来治; 对刚扭伤的,採用冰块或冷水湿毛巾外敷,这主要要先使筋脉伤口止血,不动,两天后方可按摩,然后,再用热毛巾天天外敷,助血液循环,将瘀血排出体外;对软组织损伤的,要用夹板固定,不能活动,可适当按摩,同样,天天要用热毛巾外敷,不动。这种软组织损伤较难治,最快也要两个月方能痊愈。按摩就是用自身健康的部位与对方进行比较对比后,再来矫正对方的毛病,轻轻蠕动以达化瘀康复。伤风感冒的教给他们刮痧;风湿关节疼的用拔火罐并告知他们睡前用热水泡脚半小时,不仅好睡,还可防百病缠身,促血液循环,有百益而无一害。

       转眼间,六月份到来,这时候是云南最多雷电的季节。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有一根高压电线被打下来了,到处都是电,人们远远地呆在原地,只要向前一步,就会触电,夜幕就要降临,真急死人了,怎么办?大家都束手无策。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有一则声音在跟村长说话:“让我冒险进去尝试吧。反正,我是残渣余孽、社会渣滓,没用的垃圾,死了也不足惜也!”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正在接受改造的“人鬼”;就在此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叫喊;“不行!那是会触电死人的呀!不能去!”。

       “人鬼”走到那妇人面前,向她鞠了一个躬,安慰她说:“不要紧,毛主席教导我们:为人民而死,要比泰山还重。”这话他引用语录不当,导致妇女们的更加误解,认为这个人真不要命了,真的要做出儍事了,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其她的妇女们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声震天,惊心动魄,有的女人怕看到现场的惨状而后退背离而去,“人鬼”深受感动,卷起裤脚,说时迟,那时快,单脚就跳入电场里去,很快几十双眼睛聚焦到那个人身上,局促不安地拚住呼吸看着他一跳一跳地独步往前,一直跳到那高压电线被打断处,仍悬挂着一只脚,用随身带着那干燥有叉的绝缘体扶杖(平时用来见着蛇时把它挑开)捡起那被打断的高压电线绕在木杆上,反复多次缠绕,致使电线完全脱离地面,然后,才把他的那一只悬挂的脚放下来,验证确实地上没电了,才宣告;地上没电了,平安无事了,可以走过来了。

       顿时,欢呼声响彻大地,“成功了!”、“真神奇了!”、“神仙哪!”

       几个妇女脸上还挂着泪水走过来,紧紧握住“牛神”的两只手久久不放,凝神看着“人鬼”,从头到脚看了又看,真的没有问题,才露出慈祥的笑脸。有一个较年长的妇女热泪盈眶地对他说:“你不是坏人; 你是神仙,你,这个华侨人,才是真正的好人。”听了这话,“人鬼”心领神会,感到很欣慰,觉得乌云遮不住蓝天,太阳就要出来了;也深深地体会到:人言可畏,造成了舆论,就像“九雷轰顶”,耸人听闻,太可怕了。要扭转它,确实要比上刀山、下火海还难。即使有慈善意识,但无一定的条件是不可能实现的。这又使我回忆起小祝姐姐好像向我请教什么“能量转换原理”;其实,她明明在暗示地教育我:遇难时,要自己努力寻求机会,机会就是重要的条件,定要尽力用慈善的行为去完成它,这才能挽救恶运,甚至还会改变面貌。所谓:能量转换原理 :就是要在一定的条件下才能实现,满足了条件,一种能量才会转换成另一种能量。也就是说,“厄运”会转变成“幸运”。反之亦然。

       第二天早晨,“人鬼”的家门口摆放着四个小碗,内有馒头、窝窝头、熟番薯、水果和一柱香,旁边站着一个约十岁的男童守着,当“人鬼”刚走出大门,男童说:“神仙,赶快把这些东西吃掉;不然,我回去要挨骂的”。

       问:“谁派你送来这些祭品的?”

       答:“今天是我妈;明天可能是王大婶;后天也许是李大姨。”

       接连五天“人鬼”享受着她们送来的祭品。一想,不对头,可能她们这些七大妈、八大姨还会继续没完没了地供奉下去,必须给她们讲明科学道理。“人鬼”下意识地跟第五个孩童相约,下班后,请她领他到那些送过祭品的婆婆、奶奶、大妈、大婶、大姨家里去,回送给她们每家各一口新买的脸盆以表谢意。告知她们,倘若这事被省里机关知道了,“人鬼”又将会招来更大的麻烦,请求她们从明天起,停止这个祭祀活动。其实,触电是因为一前一后的脚产生了电位差,有电流通过,所以会触电;单脚就没有电位差,没有电流通过,所以就不会触电。电位差就好比水,要从高处流向低处那样;电流就像水,有高,有低,就会流动,有电流流动就会触电。讲清道理后,就给五个孩童理发,表示也对他们的感激。没料到后来连党委书记也请我帮他理发,剧烈的阶级斗争缓和下来了。

      “人鬼”,即:“牛鬼蛇神”却变成了“神仙”,这是个大突变,是一个大飞跃。这个秘诀就是:“仁慈”,即:人善之,我善之;人不善之,我亦善之;人恶之,我避之。小祝姐姐说:做人要像水那样,始终流向低洼,其实,它是大自然的“生力军”,哪怕是天寒地冻,它照样不露声色而一飞冲天地蒸发予平衡大自然。干大事的人,都是襟怀坦荡、不以功名所迷、大公无私,能以德报怨,默默无闻,像水那样地柔和却无休止地时刻在做奉献。

       以后面说的“人不善之”可以解读为: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理解我,听了惑众的谣言,才对我不友善,一旦他们了解我了,他们就不会对我不友善了,因为我们之间无冤无仇,所以“我亦善之”乎;对那些实在要和我敌对的,那我可避之。的确,做人难,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间自我的反复间。善恶都是自作自受导致的。恶缘会演变成人与人之间永无法解脱的仇恨逐而演发成流血事件。所以,要得到平安又如意,那就要自己远离祸患了,对吗?小祝姐姐说:“宁可人负我,我绝不负人”是很有哲理的。与世无争,起码可消灾免难。所以,平时,静坐常思自己过;时刻,言谈莫论他人短。

       理发是在五、七干校时学会的。看到这些“难兄难姐”,皮肤晒得黑黑的,头发又是长长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怜情油然而生,才自掏腰包,买了些理发工具,而后专给他、她们理发,没想到,学到的这个技术,到了农村插队还是后来又回到城里都顶管用。多行善积德,可永保平安,这绝对不会有错的。

       光阴似箭,不知不觉插队落户已有四年了,忽然,有一天,收到了来自省里的通知,可以回城里与家人团聚了。村长用三轮拖拉机亲自送“人鬼”到汽车站。村民们夹道送别,喊道;“神仙,要常常回家来看看”,妇女们送别时更为激动,呼喊道:“我们喜欢你!我们需要你!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希望你常常回家!最好就别走了!”一直跟随着拖拉机走出大马路,场面十分感人,大家眼眶里都充满了泪水,依依不舍,还有外村人也来送别。送君千里,总是一别。到了大马路,拖拉机要开足马力奔跑了,她们边招手边呼喊:“再见吧,神仙!别难过,莫悲伤,祝福你一路平安吧!”;“华侨、华人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山里人热爱她(他)们!”多么朴实、憨厚、情深义重的群体呼声,可惜却无人问津。问苍天:何时才能出资改造这穷山恶水、贫困落后却世世代代刻苦又勤劳的人群?求求苍天可怜、可怜他(她)们吧!

       回到城里,原工作单位已被合并而没了,加上插队时已被除名,虽错案、冤案得到了昭雪,如今没有单位,没有工资领,更谈不上补发了,只有耐心等省组织部重新安排,在这期间,就靠理发手艺到郊区农村去混饭吃。 

       经调查分析,了解到郊区农村为了理一个发,无奈要到城里,一天一元的工分没了,城里理发五毛钱,来回坐车费两毛,共一块七毛没了;倘若我去田里给他们理发,每人只收两毛钱,他们每人仍有八毛钱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想别人之所想,利别人之所利,给人方便又收益,诚然,反过来,也对自己有利。一个生产队每天平均可理三十个头,一天有六块钱的收入,一个月三十天下来就有一百八十块钱,比原工资五十五块要多出两倍多。

       平时行善积德,会学到不少的东西,尤其人情世故太重要了;遇难未必是不幸,要学会处人处事,要相信:好有好报!        

Posted @ 2010/11/6 23:05:27  阅读( 12287)  评论( 38)  
最新更新
  • 在清远华侨农场的日子
  • 故乡勿里词洞岛的沧海桑田
  • 我读《风雨南洋未了情》
  • 深切悼念同学好友-印尼归侨丘垂谦
  • 关于恢复集美华侨补习学校独立办学的诉求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8)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侨友
    祝大家快乐每一天!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各地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